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16章 吞命山谷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烟,给我一根烟!”马占林沉默良久,颤抖着手向林白伸出,等到将烟点燃后,接连深抽了几大口,仿佛如果没有尼古丁麻醉的话,他就不敢再去回想三天前发生的一切……

从进山开始,这些偷猎的人就开始觉得不大对劲,原本山里面那些寻常可见的野兽居然没有发现一个,就连野兔和岩羊一路上居然都没见到几只,而雪莲这些药材也更是不用提起,连个影子,这些人都没有看到半个……

不管做什么,这种没有任何收获的日子总是叫人变得烦闷异常!而盗猎团伙领头的那秃头男人心绪也是变得极差,一路上对马占林父子几个来负担剥皮子之人更是打骂不断,说是因为他们父子三人倒霉的原因,才导致进山至今没有半点儿斩获。

在冲锋枪黑漆漆的枪口下,马占林父子是敢怒不敢言,只能任由那些盗猎团伙的人对他们肆意羞辱。刚开始的时候,这些盗猎的家伙还只是抱着玩笑的态度,对昆仑山出现的这种异常并没当回事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却是觉得越来越不对劲起来……

越进入山中,动物的影子便越稀少,到最后更是连仅有的野兔都再也看不到了。而这些盗猎者刚开始进山的时候,想的则是尽可能少的带干粮,一路上通过打些野兔山猪来补充口粮,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口粮却是日渐减少,这叫人如何能忍受得了!

又空手而归一天后,那领头的秃头男人恼羞之下,放出狠话,再朝山里找,如果再找不到东西的话,就把马占林父子三个杀了,来节省口粮,使他们团伙的人可以走出昆仑山。

枪口的威胁下,马占林父子三人还能如何,只能每日不停祈求,希望尽快出现些野兽什么的,也好让他们父子三个从这劫难中逃出生天。

也许是他们父子三个的祈祷终于感动上苍,再朝身上中又进发了几公里之后,诸人居然找到了一个山谷,而且在这山谷里面,密密麻麻堆积着各种野兽的尸骸,其中更是不乏藏羚羊和雪豹这些极为珍贵的生物,而且这些野兽身上毫无溃烂,皮毛保存完整,更叫人心喜。

虽然这些野兽死亡的方向都是朝着同一个方向,而且在海量尸体的堆积下,看上去更是恐怖无比,可是这些异常并没有让利欲熏心的秃头男人改变主意,他驱使马占林父子三个先行进谷勘探,确定无事后,才让所有人进入山谷……

蓝天飘着白云,河水潺潺细流,四周盛开着鲜艳的花朵,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这盗猎团伙在空手几天后,突然拥有了这样大的收获,心中欣喜若狂,便在山谷外点燃篝火,开始狂欢起来,只留下马占林父子三人协同部分小喽啰处理山谷中的野兽尸体。

剥皮子是一件需要极其小心的工作,马占林从小便有极大的烟瘾,向那小喽啰讨了根烟之后,想着如果烟灰落在皮子上,便又可能毁掉毛皮的品相,使这些毛皮没有办法销售出去,犹豫片刻便朝山谷外走去,想要在那抽口烟,休息一会儿。

但就在马占林刚走出山谷口,原本晴朗无比的天空却是突然阴沉下来,大块大块如浓墨般的乌云突然凝聚在一起,而且更是有巨大的雷暴声铺天盖地响起,还没等那秃头男人下令拿油布将山谷内的野兽尸骸遮盖起来,碗口粗的闪电却是突然在山谷中咆哮起来。

而山谷内马占林的那三个儿子在这节骨眼上,不但没有朝外走,反而像是看到了身诡异的东西般,朝着四下狂跑不止,而那几名负责监督的小喽啰则是端着枪,朝着天空瞄个不停,当时的那场景,要有多怪异便有多怪异!

马占林担心自己三个儿子的安危,见势不妙就想冲进山谷将他们拖出来,可是脚步还没迈出!雷暴却是已经彻底覆盖了山谷,到处都是刺眼的电弧,而最为诡异的是,除却那片山谷之外,其他地方则是没有半点儿雷电泄露出来。

雷电带着几百万负荷的电压,无论是野兽还是马占林的三个儿子,抑或是那些小喽啰,在狂舞的电蛇下,生生便被劈成了焦炭!

但这一切却还没完,闪电刚一停下,山谷内的地面便开始朝下塌陷,无论是那些焦黑的野兽尸体,还是人尸,均是沉陷入土,彻底消失不见。而等到尸体全部消失后,山谷内又重新恢复了平静,仍旧风和日丽,河水潺潺,花香四溢。

在这样诡异的画面下,哪里还敢有人在那里继续待下去,马占林想要进山谷去寻找儿子,但却是被秃头男人拿枪顶着脑门逼着离去。

“接下来的事情你们就全清楚了……”马占林颤抖着手将烟头塞到嘴间,深深的抽下一口烟雾后,哑着嗓子道:“可怜俺那仨尕娃,都还没结婚呢,这就没了!”

声音嘶哑,其中带着一股难言的伤悲,仿佛将这些事情讲出已经将他全身上下的力气尽数消耗干净了般,两行浑浊的老泪更是不由自主的顺着面颊往下流落。

“你这也一大把年纪了,做什么不好,要上山剥皮子……”张三疯见状,叹了口气,道。

马占林伸手揉了揉红肿的眼睛,苦笑道:“你以为俺想上山?那些羊羔、豹子在山里活的好好的被人打死俺不心疼?可是俺也没办法,家里老伴得了糖尿病这种富贵病,没钱拿什么给她换拿什么胰岛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么没了吧……”

听着马占林的话语,林白等人均是沉默不语,而张三疯到了嘴边的话也生生吞下肚子里,只是发出几声悠长的叹息。可恨之人往往也有可怜之处,如这马占林一般,如果不是因为自家老伴重病的原因,他又怎么会上山,又怎么会丢掉自己的三个儿子!

“你先去那边帐篷歇着吧,明天给你点儿干粮带着下山。到了格尔木去找蒙古烤肉店的布日固德,让他先支你点儿钱给你家老伴看病。记住,就说是陈白庵让你去的,他会把钱给你的!”陈白庵心善,看着马占林悲悲戚戚的模样,忍不住道。

马占林千恩万谢,而且不管诸人怎么拦都拦不住,又跪在地上磕了个头,然后便朝着陈白庵之前住着的帐篷便走了过去。虽然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中,但随着夜风还是传来影影绰绰的哭泣声,叫人听着潸然泪下,心中难受非常。

“这么大年纪丢了三个儿子,家里媳妇儿还得了那么个病,他也不容易……”朝马占林所在的帐篷看了眼后,张三疯感慨了几句,接着道:“小师弟,你怎么看马占林说的那山谷?”

“等下山了,我支点儿钱给他,让他好好给媳妇儿看病,别再做这些事情。”林白也是叹了口气,然后沉声接着道:“要我说的话,恐怕他们死人的那个地方就是咱们要去的那棱格勒峡谷,而且山谷内的那些情况,恐怕就是逆转五行法阵那些人折腾出来的!”

“娘的,这些生儿子没屁眼的家伙,什么法子歹毒,他们就来什么!也不知道这又玩得是哪一出,居然弄出来这么多死尸什么的东西!”张三疯想起来方才马占林那一幅凄楚的模样,心里边就觉得万分愤怒,捏着拳头,怒声叱道。

林白道:“不管他们做什么,肯定是没安什么好心,不过等到咱们到了那边之后,应该也就知道这些人到底谋划的是什么了!按照马占林说的,离那大峡谷那没有多远了,诸位还是早点儿休息,养好精神,接下来还有场硬仗在等着我们!”

山谷口还堆积着死人的尸体,空气中更是若有若无的飘着一股血腥气味,而且再想到那棱格勒峡谷那边的诡异事情,诸人又有哪个能睡得着,只是躺在帐篷里辗转反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白迷迷糊糊感觉身边有动静,扭头的时候,却是看到陈白庵缓缓起身,朝着帐篷外走了出去。林白心中犹疑,总觉得陈白庵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大对劲,便悄悄跟在他身后,想看看他究竟是要做些什么。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还没有三十年,怎么就又开始了一个轮回?”陈白庵走出帐篷后却是并没走远,选了块大石坐下后,看着天幕上闪烁的星子,自言自语不停,而且脸上更是带着一抹愁苦之色,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

见陈白庵神色有异,林白朝前走了几步,轻笑道:“陈老您兴致怎么这么好,大晚上的不睡觉出来看星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又是一个轮回是个什么意思?”

“睡不着觉,出来透透气。什么三十年,什么轮回?”陈白庵闻言转身,缓缓道。

林白犹豫片刻,轻声道:“您不想说,我也不逼您,您什么时候想说了,再跟我说!”

看着林白说完话后转身离去的背影,陈白庵黯然低头,叹气连连,那模样说不出的悲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