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25章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按照林白的吩咐,诸人便以他为乾向,按照九宫方位小心翼翼的守护起来。

公羊寿更是双眼睁得大大的,紧紧盯着林白所在的方向。虽然当初在格尔木市,他就已经见识过林白的手段,但当日的状况哪有现在这样盛大,虽然说他对相术只是粗通皮毛,但若是能够开阔眼界,以后出去厮混的时候,却也是能够更叫人信服一些。

一串串晦涩无比的咒语从林白微微开阖的双唇之中朝外吐出,而且随着他咒语的念诵,河图洛书开始微微转动起来,先后天八卦衍化不断,缓缓勾动谷内的天地元气,操纵它们朝阵法内渗透,想要找出这阵法的纰漏所在,以此来寻找消解之法。

随着天地元气的弥散,林白手上也渐渐开始捏动印诀,时而持剑诀,时而为拈花之态,每一个动作都是自然之中带着一股古朴之感,着实叫人眼花缭乱。而谷内更是起了一阵清凉微风,在这凉风吹拂之下,林白的身形变得影影绰绰,似真似幻,诡谲无比。

如果此时有能够观气的相师站在昆仑山朝此处观望的话,定然会发现,在此间上空,天地元气光华陆离,显现出各种诡谲之态,而且五行气息更是几乎凝聚成了实质般,无论是北方葵水之黑,还是南方离火之红,都显露无疑,叫人无比诧异。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变化,陈白庵心中感慨莫名!二十余年前的一切仿佛又重新真实无比的出现在了他眼前,只是当初那个慨然站在人群前方,替诸人抵挡住一切的人从林清源换做了林白,父子相承,薪火相传,历史和现实总是出奇的相似。

不过当初的林清源却是没有现在如林白这般的实力和手段。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从开始跟着林白出国游历开始,陈白庵便越来越无力的开始发现,自己和林白之间的差距越来越远,而林白成长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如果是在二十余年前自己那一行人若是遇到这三阳换五煞阵法的话,也许就算是出尽全力,恐怕也不会像现在林白这般应对自如吧?!

不过也正是有这样的年轻人出现,华夏相术的传承才不会断绝,才能够走向一个新的高峰,而同时也正是需要有这样的人,才能够挽救局势与水火之中,才能够让往昔无法完成的事情功成,才能够告慰当初为了这些事情献身的那些英灵!

三阳换五煞阵法在奇门江湖之中消失已久,就连河图洛书中记载的也不过只是只字片语而已,而且此阵法更是借助无数个小阵法汇聚而成,三阳转化成阴煞后,更是连纯阳都无法消融,想要破解可谓是痴人说梦,根本无从谈起。

心中思绪变化不定,但林白却是没有半点儿放弃的想法,口中依旧咒语念诵不定,而神识则是在不断推算这三阳换五煞阵法的九宫八门所流转方位,林白知道,只要自己找出其中一处方位,便能够将这阵法的变化彻底确定,然后找出破解之法。

“那小子有河图洛书,还有一只化形阴灵,若是真让他耗下去,说不准还真要被他找出三阳换五煞阵法的端倪,从而发现我们二人的所图究竟为何物!”就在林白等人这边火急火燎的时候,在山腹深处正在忙活不停的朱师昇却是突然抬头道。

孙星衍冷厉一笑,脸上刀疤狰狞,道:“放心,我已经安排下去了!陈三从欧洲招募的那群雇佣兵现在已经就位,现在应该已经要开始行动了!”

就在这二人的交谈刚刚落下之际,盘膝坐在地上的林白心中却是陡然一动,感觉有一股极为危险的气息突然在身侧出现。没有任何犹豫,林白就势在地上一滚,然后抬头朝方才头顶方位望了过去,这一扭头,却是发现,在山石之间居然多了几个持着开山刀的黑影!

“我操,摆这么多阵法就不说了,还要玩一出全武行,那俩家伙脑子是不是抽风了!”张三疯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朝后一退,沉声道。

也亏得林白反应机警,若是再发现的晚上一会儿,恐怕自己这些人都要被人家给包了饺子,等到那个时候,别说什么破阵了,就算是能把小命保住就已经是万幸了!

“有人掏钱买你们的命,我劝你们最好还是乖乖把脖子伸出来让我砍断,别做那些挣扎的无用功,一刀两断还能痛快,若是惹恼了我,可就不是一刀这么简单了!”看到林白等人发现了自己等人的行踪,那雇佣兵也不慌神,伸手一招,让身后藏着的诸人现身,而后道。

这些家伙尽数都是以那露着两眼的黑袜蒙头,手上提着寒光闪闪的大片刀,虽然还没动手,但林白却是已经看出从这群人头顶所在的方位均是朝上冒出一股浓厚无比的血煞气息,有这样气息的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善茬,手上恐怕沾染的还有人命!

“公羊寿,把晨晨的眼睛捂上,接下来的画面有些少儿不宜!”林白丝毫不惧,朝公羊寿叮咛了一句后,然后抬头看着那雇佣兵狞笑道:“小爷我刚想出了个血祭来使这阵法破解的方法,你们就巴巴的赶上来,真是小爷我刚想睡觉就送来软枕头!”

“废话少说,既然你们不肯伸脖子,那咱们就看看到底鹿死谁手!”那壮汉也不多说什么,大手一挥,朝着身后诸人怒声喝道:“还等什么,动手!”

话音落下,这群大汉就如那训练有素的军人般齐齐朝前跨出一步,一股杀伐气息随之出现,公羊寿颤抖着手赶紧捂住公羊晨的双眼,而他自己则是心惊胆战的朝林白望去。虽然知道林白相术手段惊人,但他却是不能确定林白能够控制住而今的局势!

“来得好!”林白冷然一笑,没有丝毫迟疑,迎头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壮汉便奔了过去,两人刚一相触,还没等那壮汉反应过来,林白反手一扭却是已经将他握着开山刀的手捏住,云淡风轻一扭,分筋错骨手使出,那壮汉登时便瘫软在地。

不对劲!领头的那壮汉,看着林白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手下解决掉一个,当即心中起了一丝犹疑,但却是丝毫没有畏惧,大手一挥,带着其余的手下,朝着林白就围了过去。

朗声一笑,林白反手便将那把开山刀握在手间,而后一刀朝抱着手腕在地上打滚不已的那壮汉劈了下去,一抹血线登时迸射而出,溅了冲过来的诸人一头一脸。

但凡是打过群架的都知道,不见血还好,一见血的话,便会叫人生出一股癫狂之意,变得愈发凶残起来。这群朝着林白扑来的大汉也是一样,被同伴的鲜血这么一侵袭,当即呜呜怪叫起来,身上的那股子杀伐气息也是愈发浓厚!

“我需要个人来当主料,刚才你不是说要让我们伸长脖子来等你杀么,那你现在就给我看清楚,到底是谁伸长脖子等待杀戮降临!”林白朝那领头壮汉冷冷呵斥一句后,手中开山刀高高举起,朝着一名正在朝陈白庵扑去的彪形大汉便迎了过去。

刀光如雪,只是一闪,便有一阵咔嚓咔嚓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而后那彪形大汉一颗大好头颅便朝着天空直飞而起,从他脖颈上那碗口大的疤瘌中朝外大蓬大蓬鲜血涌出。

这他妈还是人么?!领头的那壮汉看着林白这雷霆手段,心中满是恐惧,而且更是对当初自己接下这个任务感到后悔无比!从他开始当雇佣兵至今,还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就算是当初自己的师父,比起林白来说,也是差了不知道多少条街!

“既然你们自己不想周全,来触我的眉头,那我就不给你们周全了!”林白邪魅一笑,手中开山刀舞出一朵冷冽刀花,一刀将哇哇怪叫朝自己扑来的一名大汉胳膊斩断,而后脚尖一踮,那货便如断了线的风筝般直直朝外飞出。

刀光纷飞,鲜血朝着四下喷溅不断,将地上的雪泥尽数染成赤红之色!这是魔鬼!这一定是从地狱之中逃出来的魔鬼,被朱师昇招来的这群雇佣兵神色慌乱至极,此时已然没有了和林白继续抵抗下去的勇气,如果不是雇佣兵条例在,怕是早就退到了没影踪的地方。

“吾今与加持,一粒变河沙,十方鬼神共,饥渴永消灭,食之宴瑶池,今将施幽魂,普皆成大冥,拔度三途苦,施如九玄亲,灵坛受持自,诸天皆赞咏,幽魂升天堂,飞升朝上清,开经玄蕴咒,云篆太虚,浩劫之初,乍遐乍迩,或沉或浮,五方徘徊,一丈之馀!””

只是这么一眨眼的功夫,方才气势汹汹的那一大群雇佣兵已然尽数躺倒在了地上,只剩下领头的那壮汉颤抖着身子站在林白身体的正前方。

“大好头颅,此时不取更待何时!”林白冷哼一声,手中开山刀疾飞而出,直接插进那领头壮汉的腑脏之中,带着他重重扎在山崖上,“以鲜血为祭,天地为献,五煞开,三阳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