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32章 浪花淘尽枭雄骨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8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孙星衍,朱师昇,你们输了!”

缓缓收敛脚步,睁开双眼,朝着山谷之上的孙星衍和朱师昇二人扫了一眼,林白淡淡道。

声音虽然很轻,仿若清风吹过般无痕,但传入孙星衍和朱师昇这两个作茧自缚之人的耳中,却像是凭空响起了无数炸雷,又如古寺中敲响的晨钟,将二人彻底惊醒。

输了……输了……输了……,仿佛又无数的回音在山谷内盘旋起伏般,叫人心头颤抖不已!朱师昇朝着山谷内已然烟消云散的阴煞气息扫了眼,一口鲜血喷出,旋即重重摔倒在地,从山麓上滚落下来,山峦之上遍布的荆棘将他全身尽数穿透,鲜血淋漓!

眼瞅朱师昇吐血倒地的凄惨模样,孙星衍再也无法压制胸腹之间那股躁动的气血,只觉得一阵翻腾,身子踉跄着坐倒在地,而后鲜血从他口中也是翻江倒海般吐出!

而林白也好过不到哪去,无论是先天太极的衍生,还是从索菲娅身上抽取阿尔卑斯山龙脉带来的帝命气运,都让他受到了不小的反噬。此时五脏六腑之内翻腾不止,喉头干涩欲裂,眼前金星直冒,脑海之中更是昏昏沉沉。

索菲娅看着林白的模样,急匆匆的跑到他身边,握紧林白双手,一双湛蓝的大眼睛怯生生的看着林白,心中七上八下,不知道林白这究竟算是怎么了!

“放心吧,我没事儿的,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看着小丫头关切的模样,林白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海,然后轻笑着安慰道。

林白很清楚,自己现在这幅模样其实已经算是烧了高香,而且这次能赢,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之前破除三阳换五煞阵法就已经消耗了极多的法力和体力,而后又是无尽的阴煞气息侵蚀。如果没有索菲娅和小黑猫,自己绝对活不下来!

没有索菲娅这个欧洲帝命之女,就无法从她体内抽取海量的气运以及阿尔卑斯山的地脉龙气来襄助昆仑山龙脉,抵抗阴煞气息的侵蚀;如果没有小黑猫,就无法抵挡刚才二人施展情道术法的反攻,就会导致孙星衍和朱师昇二人扭转乾坤!

因为在情之一道上,世间绝对没有能够出于这两人者!当然如果被那股情力彻底侵袭的话,也许林白不会死,但他却要变成被朱师昇和孙星衍操纵的行尸走肉,就像是一头发青的公兽般,只能顺着他们二人的调配,培育出不受天道反噬后代,来帮助两人完成任务!

可以说,这两人方才施展出来的手段是恐怖的,完全可以说是天底下所有相师和奇门中人的梦魇,只要还有人性存在,就不可能低档得住情力的侵袭!

但孙星衍和朱师昇二人千算万算,却是少算了一点儿,那就是小黑猫这个化形阴灵的存在!人有情,但小黑猫却只是个化形阴灵而已,准确的说,它是个天生地养的灵物!这种灵物,心思通明,什么情力或者幻象,对它而言根本就不存在!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儿,所以当初在国际相术大赛结束之后,才有那么多的奇门江湖中人想要谋取他手中的小黑猫!可以想象,如果有这样一个灵物在手,几乎可以说对所有的幻象免疫,虽然小黑猫能够抵挡的次数有限,但却也足够将人从生死线上拉回。

山谷之中一片静默,所有人都在回想刚才的一切,而且难免都有心惊肉跳之感!在这些人中,感触最深的非陈白庵莫属,此时在他的面颊上,已然有两行流淌的热泪!

不过这倒也并不为奇,一个压在心头二十余年重重的包袱此时彻底放下,所有的一切恩怨情仇都在今日做了了断!这让陈白庵觉得,就算自己今日死在此处,心中也没有遗憾了!

而在格尔木市,那些因为天象异变被惊醒的普通民众,此时终于也松了一口气!虽然天幕上还有那么星星点点的黑雾盘旋,那熟悉的昆仑山还是又在眼前出现,仍旧是那么神秘,也仍旧是那样的叫人敬服,也叫人心安。

无论是华夏相师界,还是世界各地的奇门江湖,那些心悬在嗓子眼的家伙也终于一颗大石坠地。华夏相师是暗自祈祷不止,庆幸上苍垂怜,没让地脉祖龙发生变故;

国外那些觊觎之辈则是叹息懊恼不已,而且在他们心中也坚定了一个想法,没事定然不能去华夏招惹是非。这些人居然能够扭转地脉祖龙,而且还有人能够将这种危机无比的局势生生扭转,这些人的手段实在是太可怕了!

距离昆仑山数十万公里的燕京西山,茅庵下的那些罗盘终于停止了喧嚣,只是在夜风中闪烁着淡淡的光芒!盘膝坐在罗盘前抱元守一清净身心的许叟,缓缓睁开双眼,眼眸之中没有什么异常的神色,深邃就如头顶的夜空,无穷无尽。

这段持续了二十余年的恩怨终于化解了么?许叟轻轻叹了口气,朝着天幕上重又看了眼,而后缓缓合上双眼,想要潜心养神,继续打坐。但过了良久之后,他却还是无法进入到往常那种心无旁骛的空灵境界,只觉得心中多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看着许叟的模样,柳闲鹤和李观鱼相视一眼,而后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但两人眼中却是比往常多了些解脱之意。二十余年的事情在他们心中压抑了太久,而今终于得到了解脱。

沉默良久之后,许叟缓缓起身,朝着身前的小溪不急不缓的走了过去!虽然外面暑热无比,但在这小溪之中,却是依旧清冷,双腿刚一浸入冰冷的溪水,先被寒意一侵,然后再听着水流哗啦啦的声音,便觉得整个人的心际都清明通畅了许多。

深吸了口溪畔清冷的空气,而后将胸腹间压抑了将近二十余年的浊气缓缓吐出,许叟仰起头,朝着天幕上闪烁不定的星光望了过去。

人,总是要死的!也许是现在,也许是以后,而自己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该死了。如果林白回到燕京后,要追究当年发生的那些事情,那自己就拿命相抵,将当年的事情彻底了解!

反正年轻的一代在林白领下,已经从老辈人的阴影中走出来了,都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栋梁,就算自己这时候撒手把事情全部抛下,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林清源,我这条命是你给的,如果你儿子想要把它回去的话,那我就还给他好了!不过生子当如林白,日后在华夏奇门江湖,乃至整个世界,怕都没人敢否认这一点!

……………………

山谷之内此时一片清明,天幕上的星月光芒将地面照的纤毫毕现。空气中更是开始有细碎的雨滴落下,开始将山谷内因为斗法导致错乱的天地元气抚平,使它重新回到先前的平静。

大自然总是最公平的,它不会管人世间的翻卷沉浮,无论你在其中留下什么印记,都能被他轻易的磨灭,让一切重新回到往昔,分毫没有改变。

“现在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林白伸手拭去额头上的冷汗,朝趴伏在地,嘴角不断往外溢出鲜血的朱师昇冷冷扫了眼,轻蔑道。

此时朱师昇七窍出血,身上更是被尖锐的山石刺的到处都是鲜血淋漓的伤疤,鲜血浸透了衣衫,面颊上也是多出了许多伤疤,那模样即凄惨又有些可怜。

“我输了!”朱师昇沉默良久后,终于开口,神色之间却是比先前多了些安静恬淡,许是人之将死,所以将以前的一切恩恩怨怨都看淡了许多。

正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陈彪按听到这话,朝他瞪了一眼,然后厉声道:“咱们华夏有句话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你朱师昇要不是跟着孙星衍这么胡乱作为,会有现在这样的下场?”

“输?!我们没有输,不过是两败俱伤罢了!”就在此时,山麓之上的孙星衍却是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擦去嘴角的血迹,脸上露出癫狂神色,狂浪笑道:“你们父子两代,都把我的精心布置打破,但结局也都一样,你们两个也都要死在我手里!”

“放你娘的屁!你也不看看你现在这狗屁模样,还能翻盘不成?!”张三疯闻言勃然大怒,朝山上的孙星衍怒骂一句,但话音刚落下却是突然觉得有些不大对劲,转头朝山上望去,颤声道:“这,这是什么玩意儿?”

话音刚一落下,诸人便只听见从头顶处传来一阵阵咔嚓咔嚓的声音,而且还有无数的冰冷碎屑朝着脖颈间坠落,叫人遍体生寒,而且等诸人抬头朝山上看了眼后,更是肝胆欲裂!

堆积了一天一夜的暴雪,此时竟然如爆发的山洪般,朝着山谷内疯狂倾泻下来,雪团如山丘,带着铺天盖地的毁灭之势,似乎是打算将一切彻底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