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36章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陈白庵闻言轻叹了口气,林白所说的事情的确是在他意料之内。

要知道孙星衍和朱师昇这二十多年来的布局所谋划的就是将昆仑龙脉斩断,待到华夏祸乱时,再缓缓图之。被他们俩这么一折腾,昆仑山就算是有再好的底子都得打点儿折扣,如今祖龙地脉只是在绵远流长滋润万物这方面出了点儿岔子,已经算是烧高香了。

“这事儿怨我,若是还能回头,打死我都不会跟孙星衍再来往,布置下这种害人害己的东西!”听到林白的话后,朱师昇脸上露出一抹惭愧之色,低头道。

从雪崩之后,林白没有丢下他独自逃生,而是一路生拉硬拽将他拖进山洞开始,再到方才林白冒着鏖战之后身体有恙,还要满足公羊寿的心愿为止。朱师昇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早年间的那些心结如今彻底放下,浑身上下再没了往昔那般的戾气。

“你早干嘛去了,现在想回头,也亏得是小师弟好心,若是换做了我,非把你丢在山谷里面,让你尝尝自己种下的恶果!”张三疯撇了撇嘴,寒碜道。

朱师昇闻言面色青白,头垂的更低了一些。林白见状轻笑道:“我这师兄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也别往心里去。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以前的事情就留到以前好了,人总还得继续走下去。至于龙脉亏损这件事儿,只要引回八门锁龙局的气运,应该能够将它滋润如初!”

“就是不知道赵宋后裔那帮子相师现如今到底是在谋划什么,这么久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着实叫人心里不踏实!”陈白庵点点头后,轻叹了口气,然后看着朱师昇问道:“你也是皇家后裔,知不知道有关赵宋后裔相师的那些事情?”

“孙星衍曾经和我说过这件事情,赵宋后裔的那些人曾经接触过他,但因为当时我们所图相同,所以才没有合作!不过按照孙星衍所说,赵宋后裔传承至今,能人辈出,高手更是数不胜数,他们如今不出手,恐怕就是在积攒实力,然后发动雷霆一击!”

朱师昇皱眉思忖片刻后,终于从记忆中找到些许有关赵宋后裔的事情。

“他有他的张良计,我有我的翻墙梯!管他什么谋划,到最后还不是要真刀实枪的干上一场!”林白轻笑摇摇头后,正色道:“陈老,我看事不宜迟,咱们还是尽快下山,然后就去尼泊尔,重新开始收拾八门锁龙局,既能尽早引回气运滋润祖龙地脉,也好打乱他们的布局!”

“如此也好,反正这边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再待在这也没有意义!”陈白庵点头道。

林白微笑看着朱师昇道:“你呢,接下来是想继续那什么未完成的使命,还是另有打算?”

“往日之日我再不想去提,咱们就此告别,以后我就去金陵在明孝陵做个守墓人!”朱师昇挣扎起身,然后冲林白拱了拱手,诚恳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铭记在心。不过你们若是去尼泊尔的话,最好去蓝毗尼这个佛诞之地看看,也许会有所收获!”

话说完之后,朱师昇步履蹒跚的便朝着昆仑山下缓步走去,山风凛冽,衣袂发丝舞动不止,而且从那凛冽风声中,更是传来朱师昇若隐若现的吟唱声:“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要是能早看透,能早看穿,也闹腾不出来这么多乱子!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这朱师昇也是个可怜人……”看着朱师昇在山风中萧瑟无比的背影,陈白庵不禁感慨道。

林白轻笑着拍了拍陈白庵的肩膀,道:“陈老,咱就别感慨这些了,赶紧下山好好休整休整,这段时间再山上,大家伙儿恐怕都馋的紧了,咱们还是赶紧去布日固德那好好胡吃海塞一顿,把这些日子损失的全部都补回来,才是正经事!”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一听到林白这话,张三疯是眉开眼笑,就连陈白庵都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这一段时间天天在山上泉水煮蘑菇,嘴里早就淡出个鸟来了,而且此时事情都尘埃落定,想想羊羔美酒的芳香可人,着实叫人垂涎三尺。

“下山,下山,我早就在这山上当原始人当烦了!”张三疯拍了拍手,将地上行李往肩头一扔,然后转头看着公羊寿祖孙二人,笑骂道:“公羊寿,你这大孙女我们也给你治好了,以后你们爷孙俩有的是时间唠嗑,现在就先歇会儿,下山咱们喝场大酒,好好庆祝庆祝!”

上山的时候所有人心里边都是藏着掖着事情,是以沉郁无比;但下山的时候,所有事情却都已经是完美解决,念头通达无比,心情也更是喜悦,连带着行走的步伐都快了不少,没费什么功夫,一行人便赶回了昆仑山口,然后乘车回了格尔木。

布日固德见到陈白庵等人安然无恙回归,心中悬着的大石总算落地,这段时间昆仑山异象变换不断,若不是碍着年纪太大上山怕出事情,他早就上山去寻找几人了。当下一见面,热情拥抱之后,布日固德便亲自操刀主厨,誓要给几人准备出一桌丰盛菜肴。

一切全部都是依照蒙古族招待最尊贵客人的待遇进行,香浓淋漓的马奶酒,金黄滑嫩的烤羊羔,又软又糯的手抓羊肉……诸人在山上馋肉早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此时好容易再遇到这么一顿大餐,那自然是忙不迭的大快朵颐。

看着诸人的吃相,手里攥着烟斗的布日固德满脸皱纹都快要笑成花了。陈白庵乃是他的恩人,恩人领来的朋友就是贵宾,这些人吃得快乐,那自己也就算是报答了些许恩情。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在这烤肉店里却是又迎来了一批客人,领头那人赫然就是马占林,不过这老小子而今已然完全换了面目,身上居然也穿起了搜救队那帮人的衣服,若不是林白等人当初在昆仑山见过他的落魄样,估计绝对想不到会是同一个人。

“怎么样,我说恩公他们肯定是在布日固德这里吧,你们还不相信我的话!”马占林朝林白他们看了眼后,得意洋洋的冲身边跟着的老李等人显摆道。

老李闻言急忙冲林白陪了个笑脸,然后道:“我们就是担心几位的安全,怕你们在山上又出什么意外,既然现在你们安然回格尔木了,那我就放心回去了,不耽误几位喝酒!”

不管怎么说,老李这帮人可都是林白他们的救命恩人,林白回到格尔木市之后,本就打算前去消防局找找老李他们好好感谢一番,此时几人居然寻到这地方,他如何会放过这个报答的机会,当即便伸手扯住了老李的胳膊,好说歹说让他坐到了首席位置。

布日固德刚开始还有些不明白,等到马占林将其中的关节讲述清楚,唏嘘一阵后,把袖子一抹,又重新钻进厨房,开始朝外一样一样的端东西,而且更是豪爽至极的宣布,只要他这烤肉店还开一天,老李他们这些搜救队员就能免费进来品尝。

高朋列座,哪里还能喝马奶酒,鲁燕赵当即便出门买了两箱茅台搬了回来,一通酒灌下来,这些搜救队员个个都是面红耳赤,心中原本还有的那点儿拘谨感也完全放下,拿出了戈壁滩人民独有的豪爽之气,和林白他们是聊得热火朝天。

“李老哥,我们打算去尼泊尔那边一趟,不知道选择什么方式能快一点儿?”林白端起一杯酒敬给老李之后,沉声向他询问道。

这老李身为搜救队员,对地理乘车什么的自然是再熟悉不过,皱眉思忖片刻后,便大着舌头道:“要说最快的,自然是从格尔木直接乘飞机飞到西藏那边的日喀则和平机场,然后出关就到尼泊尔。这条线路虽然都是军用,但是对您来说应该算不上什么难事!”

“多谢了!”林白闻言后,又朝老李敬了一杯。按照他原来的想法,要么是乘坐飞机到拉萨,然后再转车前往尼泊尔;要么就是转机香港,然后直飞尼泊尔。不过这两条线路转折却都是颇为费事,如今老李指出来的这条路线却是省了不少功夫。

布日固德到最后索性连生意都不做了,亲自坐下来跟诸人推杯递盏不停,老人很清楚这次一别之后,以后再想相见恐怕就要难上许多,和这份情谊比起来,钱什么的算个屁!

两箱茅台没费什么功夫便全部下肚,桌上这些人均是酒足饭饱,趴在桌子上便开始呼呼大睡,就连索菲娅和公羊晨这俩小姑娘都被灌了几杯,喝的是面红耳赤,原本就白里透红的脸蛋此时更是粉扑扑一片,看上去可爱至极。

“林白,若是以后回了燕京,许叟那边怎么办?”等到桌旁诸人都沉醉之后,陈白庵道。

林白仰头灌了口酒,抹去嘴角沾染的那些酒液,轻笑道:“老爷子,下山的这一路您老人恐怕都在想这个事儿吧!我就送您一句话,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那便是江湖恩怨江湖了,一切随风散去,再不去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