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43章 法螺之秘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手下留人!”眼见得林白就要暴起杀人,陈白庵心中一凛,急忙出言拦阻。

威逼一个弱小家庭的女孩儿成为什么活女神,而且更是拿出幻术这种手段,尤其是在刚才交手过程之中,林白更是清楚认识到了他使用的这所谓神降之术手段之邪恶,那一股血腥气息,显然是以活人性命祭献之后产生的煞气。

这样做事险恶无比,甚至草菅人命之辈,如果留下性命,说不得以后还要有多少人死在他手里,而且按照此人先前表现出的性格,更是那种纠缠不休之辈,留下他的性命,说不准还会闹腾出来什么其他的乱子,等到那时才更为难缠!

林白着实不明白陈白庵为什么要让自己留下此人的性命,不过虽然心中如此思忖,但他更清楚,陈白庵绝对不会做这种无的放矢之事,让自己留下此人的性命,定然有深意在。

思忖至此,林白虽然心念已转,但却是还想给这巴特拉伊一个教训,身躯微微一动,大脚仍旧继续飞出,一脚落地,登时烟尘四飞,地上现出一个巨大的深坑!而且这一击和巴特拉伊的脖颈之间,却是相差只有几毫米,着实是凶险至极!

看着这一脚踩出的深坑,巴特拉伊心中惊悚莫名,他完全不敢想象,以人类的身躯怎么可能会踩出如此恐怖的一脚,而且这一脚若是稍微偏那么一点儿的话,恐怕自己身躯和头颅此时就要彻底分家,而脖颈也要变成一滩肉泥!

不过如今的巴特拉伊实际上也并不好过到哪里,原本就削瘦无比的身躯,如今更是完全变成了皮包骨头,周身血肉仿佛都要干涸一般,而且原本歹毒无比的双眼,此时也变得有些昏黄,显然是方才相争过程中,精气损耗太剧,伤了身体根本。

“陈老,他的手段你也见识到了,这种小人还留他性命作甚,见一个杀一个,岂不快哉!”林白朝面色苍白,心有余悸的巴特拉伊冷冷扫了眼后,朝陈白庵不解道。

陈白庵闻言苦笑摇了摇头,道:“这里不是咱们华夏,也不是其他地方,所以此人绝对杀不得,你刚才给他的教训也足够了,应该能让他明白些事理!”

听到陈白庵这话,林白心中登时一凛,诚如陈白庵所言,这尼泊尔不是华夏,也不是扶桑和韩国那种地方,这里乃是宗教聚集之地,几乎百分之七十的民众信仰印度教,若是自己贸贸然便要了一名皇家祭司的性命,恐怕会激起众怒,那时所有谋划都要落空。

“既然陈老发话,那我就留下你这条狗命!若是再敢来这里捣乱一次,这地面上被我踩出的大坑,就是脖颈的下场!”林白朝巴特拉伊冷然扫了眼,厉声叱道。

许是看出了林白等人心中的所思所想,巴特拉伊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擦去嘴角沾染的血液后,面色阴郁朝普瑞蒂一家三口所在位置看了眼,然后盯着林白等人沉声道:“今日的仇怨我记在心中,不过我不过是皇家祭司中最普通的一员,若是大祭司前来,你们……哼哼!”

“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不要以为我现在放了你的狗命就是怕了你们,回去告诉你们那什么大祭司,若是不服气,大可前来,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还有什么手段!”林白闻言冷哼一声,双手印诀掐动,朝着巴特拉伊一指点出。

指尖耸动,登时便有一股阴冷至极的气息朝着巴特拉伊便奔袭而去,他有心躲避,但此时身躯精气尽失,哪里还能挪动,只得眼睁睁看着那股气息攻来。气息一进体内,巴特拉伊登时便觉得脑海之中一阵针扎般的刺痛感出现,身躯更是委顿了几分!

此时他身躯之中精气亏损无比,而林白这一指带出的更是河图洛书中汇聚的绝阴气息,这股气息入体之后,势必要将其身体根本尽数折伤,以后绝对再无法复原。

“陈老不让我杀你,但没说不能让我对你略施薄惩,别再待在这地方碍小爷的眼,麻溜的滚蛋!”眼瞅巴特拉伊口中鲜血喷溅,林白冷哼一声,缓缓道。

巴特拉伊咬牙切齿,但却又生怕惹怒这个杀神,勉强提起身躯内所剩的体力,弯腰想要将地上的法螺捡起。但他腰刚弯下去,林白却是冷声道:“我让你走,可是没让你带这东西!”

法螺虽然近在眼前,但此时在巴特拉伊眼中却是如天涯海角般永远不相逢,咬牙切齿在生存与法螺之间挣扎良久后,他终于直起腰转身离去。

“华夏人,你们等着!普瑞蒂已经是皇家祭司抉择出来的活女神,你们能拦得了一时,但拦不了一世!今日的仇怨,来日必有回报之时!”等到走出极远后,巴特拉伊缓缓转头,看着沉浸在夜色中的房屋和林白等人,捏紧拳头,心中暗道。

对于巴特拉伊这个手下败将的心思,林白哪里理会得了那么多,缓步走到那法螺近前,便将它拾在手中。华夏那些请神上身的手段,大多都是借助怪异难名的舞蹈来引动,但这巴特拉伊却是以法螺便能勾引,着实是有些奇怪。

而且林白感觉,巴特拉伊之所以能在请神上身后海保持神识的清明,恐怕和这法螺之间也有着不可言说的关联。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没让巴特拉伊带走此物。

将法螺在手中翻来覆去看了良久后,林白脸上的疑惑之色愈发深重起来!这法螺和华夏相师的法器相差无几,不过让林白诧异的是,但在他天眼的观摩之下,却是发现这法螺内部除却有天地元气和阴煞气息外,明显还有另外一股有些熟悉的怪异气息,叫人难明!

“陈老,您老人家见多识广,您来看看这法螺,我怎么总觉得这玩意儿内部的元气构造有些不大对劲!”思忖良久之后,林白却还是无法想出来其中的关节所在,皱眉思忖片刻后,走到陈白庵近前,将法螺递过去后,沉声询问道。

法螺乃是印度教和佛教之中常用的一种法器,采用的乃是一种只产于印度洋地区的海螺经过各种独特手段精心制成。而且在印度教中,这法螺更是三主神之一的毗湿奴所用法器,象征着‘存在之源,无所不在的虚空之音’,一向无比受到教众重视。

陈白庵闻言将法螺接在手中,左右观摩片刻后,便也看出了其中不对劲的地方!那股气息即熟悉又怪异,感觉谜底近在咫尺,但却又像是在千里之外般不可捉摸。

“看起来这些什么皇家祭司不一般,而且我隐隐然有一种感觉,这股气息似乎和八门锁龙局之间有所牵扯!”沉吟良久后,陈白庵缓缓开腔,而后转头朝惊魂未定的普瑞蒂一家人扫了眼,悲天悯人道:“被咱们这么一折腾,恐怕他们家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刚才那恐怖无比的一幕幕虽然无法被房屋周遭的一些普通民众看到,但那些阴冷的气息,还有凛冽的风声,以及林白最后爆发性的一脚,却都是被他们真真切切的感知到。此处民众平素老实无比,经过这样的事情后,恐怕以后敢和普瑞蒂家联系的少之又少。

“不管这法螺究竟是怎样,只要用心去查,自然能够将里面的弯弯绕绕找出来!到时候是不是和八门锁龙局有关系就一目了然了!”林白应了一句后,转头朝普瑞蒂的小脸看了眼,沉声道:“至于他们这一家人,我保定了!若是那些皇家祭司再来,我就痛下辣手!”

“按照刚才他们所说,这活女神乃是尼泊尔已经传承了近千年的习俗,如何能轻易就做出改变!而且你莫要忘记了,这群皇家祭司背后乃是尼泊尔政府的人,若是他们出面的话,就算是咱们又拦阻的能力,但又如何能够贸然插手!”陈白庵语重心长道。

林白闻言沉默,诚如陈白庵所言,印度教在尼泊尔传承之广不可估量,而且这么多年经营下来的能量更是不可小觑,他们随便编织出来些借口,那些信众少不得会人心惶惶,而政府在民众的施压下,的确有可能会出手干涉此事。

对付皇家祭司这些人林白还能够以雷霆手段,但若是政府的人出面,林白还痛下杀手的话,定然会惹出大麻烦,甚至可能会导致华夏与尼泊尔之间产生间隙,到那时候,形势恐怕就更加复杂,而找出八门锁龙局在尼泊尔的布置更是无从谈起。

“我不想做那什么活女神,我只想陪在爸爸妈妈身边,请你一定要保护我,不要被那些坏人带走好么?”就在林白思忖之际,普瑞蒂却是缓步走到林白近前,伸手扯着他的衣袖,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中满是希望和期冀之色,仿佛已将林白视为保护神。

索菲娅也是紧紧的盯着林白,生怕他拒绝自己这个刚刚认识不久小伙伴的请求。

“小丫头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林白伸手将普瑞蒂高高举起,朗声笑道。

房屋周遭顿时响起一阵如银铃般的笑声,仿佛所有的阴霾都已被这笑声彻底驱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