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45章 风云际会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在加德满都市中心约三公里之外,有一座斯瓦扬布拉特寺庙,此寺庙乃是亚洲最古老的佛教圣迹之一,建于公元5世纪。从始建至今,门前那条山路已经被每年接踵不断前来的佛教徒踩得古旧无比,处处布满石痕。

斯瓦扬布拉特在尼泊尔语中为“自体放光”之意。因为这里栖息着数百只由僧侣定时喂养的野生猴子,所以也有人将其称为“猴庙”。

塔基为覆钵式白色半球体,塔高10米。基座第一层的圆形象征“地”;第二层为方形,象征“气”;第三层是三角形,象征“水”;第四层是伞形,象征“火”;第五层的螺旋形象征“生命”。塔体为方座尖顶、金碧辉煌。塔身四面名绘一双尼泊尔神眼。

塔锥为十三层镀金轮环,表示十三种层次和知识,这是通往涅槃的途径,塔顶伞盖尖顶处嵌着一颗巨大的宝石,代表涅槃。站在苏瓦扬布上看加德满都全景是一种享受。天气晴好时,塔上可以看到喜玛拉雅山脉,落日时分,另有一番辉煌景象。

而且经过尼泊尔政府多年的修建之后,斯瓦扬布拉特寺内佛相庄严,石碑耸然,浓郁无比的檀香弥散其中,如织游人行走在烟云缭绕之间,真仿若是圣境般美妙绝伦。

但在这斯瓦扬布拉特寺内,有一处地方却是被无数塔林阻挡,而且命令禁止游客进入。

但若是隔着塔林遥遥朝内望去,却是能够看到塔林内部芳草如织,更有无数不知名的鲜花绽放,但在这清新无比的草地之上,却是没有搭建如外面宝塔那般华丽的建筑,而是简简单单修了一处茅庵,不过这茅庵虽然简陋,却像是带着一股劲气,横贯天地,慨然不倒。

而此时此刻,在那茅庵之外却是盘膝坐了一名白衣如雪般的年轻和尚。这和尚相貌寻常,但双眼却是清澈有神,其中仿佛有电光闪烁,又含着悲天悯人之意。此时他双手合十,正对着面前的几株野花发呆,似乎是在思索佛家经典之中,迦叶僧人拈花一笑时领悟出来的真谛。

“伽释,进来!”就在这年轻和尚一幅痴痴呆呆模样,嘴角快要有一丝笑容绽放之时,从茅庵内却是突然传出呼唤之声,声音细微如丝,几不可闻。

对打扰自己领悟禅机这人,这伽释僧没有丝毫表露出不耐烦之感,缓缓朝地上在山风中摇曳的那几朵野花合什行了一礼后,起身朝着茅庵内便走了进去。

茅庵的内部如外表一般的简陋,屋内只有一盏昏黄无比的油灯,虽然光芒微弱,但却叫人心中生出宁静之感,而在四周则是摆放着密密麻麻的佛经书卷,除却黄灯青卷之外,屋内剩下的摆设就只有铺设在地的两张蒲团。

而在其中一张蒲团上,也正坐着一位老僧。这老僧如伽释僧一般,都穿着一尘不染的清净白袍,不过那身白袍穿在地上这清瘦僧人身上宽松无比,山风穿透茅草吹入此间,便让白袍随风摇曳不停,仿佛他整个人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走。

这老僧眉须皆白,年岁已然不知几何,而且在他脸上更是密密麻麻的布满伤口,甚至有几处伤口更是还带着淋漓的鲜血,仿佛是刚刚出现在他身上没有多久。这狰狞的面容,再配上清瘦无比的身躯,若是寻常人看到,只怕就要以为这老僧是头僵尸。

但事实上他并不是僵尸,等到听到脚步声走到自己近前之时,这老僧缓缓睁开紧闭着的双眼,他的双眸也如伽释僧般,内里仿佛蕴藏了无数电光,而且眼神坚定无比。

朝伽释僧缓缓扫了一眼后,这老僧嘴角缓缓漾起一抹微笑。笑容慈悲无比,随着这笑容的出现,仿佛茅庵内的光线都明亮了许多般,叫人不自禁的便想生出参拜之意,而且这温和的笑容搭配他那张恐怖无比的面颊也不会丝毫违和感,反倒叫人觉得理应如此才对。

当看到这老僧身上穿着的白袍后,伽释僧原本微微带笑的面容登时便变得凝固起来,神色凝重无比,而后缓缓跪倒在另外那张蒲团之上,盯着老僧,沉默不语,眼角却有些发红。

“你方才在屋外观看花开花落,可曾领会到当年迦叶尊者拈花一笑之时的感悟?”沉默片刻,老僧缓缓开口,声音轻柔,没有半点儿波澜,就如同是一位指点晚辈功课的寻常师长。

伽释僧喉头耸动片刻,脸上满是悲容,轻声道:“世尊之法,焉能如此轻易便得,徒儿观思良久,虽然心有所感,但还没有寻到其中之真意。”

“世多良材,有人生而知之,有人至死仍惑!伽释你得了便是得了,没必要破了妄语戒,来糊弄我。我生而愚钝,虽然辛劳半辈,但终究一无所获,这些都是世尊降下的缘法……”

“师父您身上的伤势只要稍加休养便能复原,一定不会出事,寺外的一应师兄都去采集药材,过会儿我便去取来,师父您饮下药水之后,便能复原如初!”伽释僧缓缓摇头,朝着茅庵外扫了一眼,而后沉声开腔道。

老僧闻言微微发笑,而后轻轻抬手放于伽释僧肩上。在昏黄灯光的照耀下,这老僧双手此时已然枯瘦无比,骨骼外的皮肤更是如揉皱的纸张般,没有丝毫弹性于光泽。

伽释僧看到这双手的模样后,面上满是悲色,无声而泣,而那如有电光闪烁的双眼中骤然遍布悲戚之色,顺着眼角两滴清泪缓缓坠落在老僧那枯槁至极的双手之上。

“生、老、病、死 、爱别离、怨憎恚、求不得、五蕴盛。佛说人生八苦,我却是除了生苦之外,其他七种尽数品尝了一个遍!就算死,也算是心满意得。”老僧缓缓抬手,拭去伽释僧面上的泪水,脸上带着静默的笑容缓缓接着道:“你知道我叫你来,所为何事?”

“徒儿不知!”伽释僧颓然垂首,摇了摇头,想要尽力使自己的声调变得平和一些,但胸中的那股凄苦却是怎样都无法抹去,反而是让话语更多了些悲苦之感。

老僧微微发笑,而后道:“我圆寂在即,呼唤你前来,自然是交代以后之事。”

“几位师兄已然前去煎药,师尊您的痼疾定然能够痊愈,没来由的说这种话!”伽释僧摇了摇头,竭力想使自己脸上多些往昔的笑容,但强挤出来的笑容却是比哭还要难看。

“痴儿,人生之苦师父已经尝完,还有什么好留恋的!”老僧微微一笑,摆了摆手,微微咳嗽两声后,神色却是陡然变得凝重无比,看着伽释僧沉声道:“接下来我说的话你要牢记于心,而且要即可去办,不必理会我的后事!”

“雪动昆仑,龙起华夏,佛生之地,光芒重放!你去蓝毗尼,找寻双木一白,他会帮你完成我留下的事情。”老僧缓缓将十六字偈语念完之后,脸上重归平静,伸手轻抚伽释僧的头顶,缓声道:“假借四大以为身,心本无生因境有。前境若无心亦无,罪福如幻起亦灭……”

话语声渐渐渺茫,最后几不可闻,而后茅庵之内彻底归于平静,而这老僧双眼也缓缓闭上,身躯仿佛木雕石塑般,一动也不再动。

油灯光芒颤抖无比,而后缓缓熄灭,而在这茅庵背后的喜马拉雅山脉陡然开始迸发出阵阵轰隆之声,无数雪块朝下纷纷坠落,声势一时浩瀚无两。

斯瓦扬布拉特寺庙内的诸多僧侣在听到这雪崩之声后,面色登时大变,也不管那些游客如何反应,朝着茅庵便急匆匆的赶了过去。他们明白,这雪崩便是代表那位老僧故去。

良久之后,伽释僧缓缓伸手,颤抖的手指轻轻抚上老僧脸上狰狞无比的伤口,他的动作无比轻柔,仿佛生怕自己稍稍不够温柔,便会让这位故去的僧人感受到刺骨的痛楚。

做完这一切之后,伽释僧缓缓起身,再没有去理会身后的一切,也没去管茅庵外那些僧侣怪异的目光,朝着斯瓦扬布拉特寺外便疾步走去。

诸多僧侣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脸上露出一抹不解之色,他们着实想不明白,为什么平素最为敬重师尊的伽释僧师弟今朝怎么会变成这样,甚至连师尊故去之后的遗骸都不处置,就急急忙忙的朝寺庙外赶去,这一切实在是叫人无法理解。

……………………

蓝毗尼内,无数庙宇内的钟磬突然无风自鸣,而在释迦牟尼降生的那棵菩提树在风中摇曳不止,叶与叶相撞,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其声虽默,却是带着莫名悲戚。而在菩提树上空的诸多白云之间,则是突然多了一道五彩缤纷的彩虹。

“钟磬齐鸣,菩提树摇,彩虹贯云,这是尼泊尔的哪位高僧故去了?”看着天幕之上的种种异象,林白神色陡然大变,转头看着陈白庵沉声道。

陈白庵缓缓摇头,神色间却也是带上了一抹凝重,天降异象,接下来的又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