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53章 有僧自远方来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他奶奶的,这弥提罗尊者还真有两下子,居然能借助神降之术抽调出心火来攻伐!这施展神降之术的高手到了一定层次之后,还真是不敢小觑!”好容易用清心咒将体内那股无名邪火压制下去之后,林白缓缓睁开双眼,看着一边焦灼无比的张三疯,心有余悸道。

刚才的形势可为是惊险至极,也亏得张三疯跟随自己前来此处,若是墙下没有他接应,自己在心火焚身之下,势必要被那些人擒获。而且饶是他念诵如此多遍的清心咒,至今内心深处却还是有暴躁不安的气息不断流转,虽然随时间推移,会慢慢消退,但还是叫人心惊。

单单是一个弥提罗尊者便已经到了如此地步,若是再被这丧心病狂的家伙借助普瑞蒂体内流淌的释迦族血脉,抽调出哈努曼多卡宫下镇压的华夏气运培育一大批和他拥有相等实力的家伙,等到那个时候,就算是自己想要回天也乏术可行,自己这一行人是必要交代在此处。

八门锁龙局中,只有此处的气运与昆仑山相距甚近,如果不能顺利将这股被封印的气运取回华夏,那便无法滋养被朱师昇和孙星衍二人损伤的祖龙地脉,等到那时,没有龙脉一如往常的滋润,华夏势必会发生许多变故,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究竟是因为何种原因才使得释迦族的血脉能和被八门锁龙局镇压的华夏气运生出反应;而弥提罗尊者手中所谓的轮宝又到底是个什么来历;还有就是为何天地元气在哈努曼多卡宫中会受到如此强的束缚。这些疑问林白都没有找到合理的答案。

深沉夜色中的加德满都在林白眼里就像是一个处处都是谜团的疑惑之城。

“既然小师弟你心火也消解了一些,咱们还是尽快回蓝毗尼。陈老他们怕是要等急了!这些事情等咱们回去之后再细细思量,一定能够找出其中的缘由!”张三疯看着林白神色变幻不定的面庞,轻叹了口气,但不知为何,张三疯红润的面颊此时居然有些微微泛白。

林白也清楚,此时就算是自己一人绞尽脑汁,也绝对想不出什么好的法子!而且若是继续在加德满都逗留,等到天亮之时,哈努曼多卡宫中的人若是出来寻找自己,那时候就又是一个不死不休的结局,还不如尽快回蓝毗尼集思广益,好好推断一番。

也只有这样才能尽快找出解决掉弥提罗尊者的办法,将关在哈努曼多卡宫中的那些可怜孩子救出,让她们从魔窟中脱身,不再受那比水火还要煎熬的苦难,重新过上如寻常孩童那般的无忧无虑生活,再不受什么纷纷扰扰的纠缠。

晨光初升之际,蓝毗尼就真如绝世而独立的一处佛国般,无数的钟磬之音回响不绝,而且修建在此处的各大寺庙中更是传来震耳欲聋的年诵经文之声。这些佛音,再配上此处清水绿树红花,还有淡淡的白色雾气,若是初次前来之人,定然会生出到了西天极乐世界的错觉。

而林白心头那股仍旧有些躁动不安的心火此时在各处传来的佛音下,也消解了许多,熟悉的空灵和清净感缓缓重归于心,体内法力的运转也稍稍顺畅了一些。

“陈老,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着一个个怪模怪样的看着我……”但刚一走进屋内之后,林白却是发现,屋内的陈白庵等人神色怪异无比,一个个盯着自己就如同是盯着个怪物般。

陈白庵轻叹了口气,缓缓起身,朝着林白的肩膀重重拍了两下,道:“小子,回燕京之后还是让我尽快再给你检查一次看还有没有情劫的残留吧!而且你小子最好也检点一些,小丫头们缠着你我就不说了,可你也不能弄个大和尚填充后宫吧!”

“是啊,我们真是没想到林白你还有龙阳之好,现在想想咱们以前还在一个屋子里睡过,真就得起一身的鸡皮疙瘩!”沈凌风和鲁燕赵也是深以为然的点头不止,而且一边说着话,一边将衣服遮紧,仿佛是生怕被林白看到之后吃了大亏。

就连索菲娅也是一脸鄙夷的表情看着林白,伸手在鼻子上刮了刮,道:“羞羞羞!”

“我这脸上也没有什么脏东西啊,怎么着你们一个个都是一脸嫌弃的模样……”林白伸手朝脸上抹了把之后,转头看着陈白庵一脸不解道:“陈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就一晚上不在蓝毗尼,你们就这幅模样,还龙阳之好,这都是什么东西……”

“人家都巴巴找上门了,你就别抵赖了,还是老老实实和我们说清楚吧!”陈白庵缓缓摇头,一幅痛心疾首模样看着林白,道:“没想到你还是做了不认账的人,我真看走眼了!”

“……”林白彻底被这群说话没头没尾的家伙给弄得迷糊无比,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索菲娅也是一幅老气横秋模样,摇了摇头,不屑的瞥了林白一眼,道:“人家可是在房后的湖边那等了你一整个晚上,赶紧过去看看,可别让他等急了!”

看着诸人不怀好意的表情,林白心中此时也是充满了疑惑。难不成是在燕京的几女过来了,可若是他们的话,没可能这群没品的家伙会说什么龙阳之好;再或者是是刘经天、何少瑜他们过来了,这也没可能啊,这俩人都已经被远远调出去历练,怎么会来此处!

带着满肚子的牢骚和疑惑走到湖边,朝前扫了一眼后,林白的面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波光粼粼,野花烂漫,而在这花丛之中此时正坐了个一袭白衣,正在拈花发笑的白衣和尚。这白衣和尚不光所穿僧衣不染尘埃,就连肤色都是如雪般白净,眉目更是清秀无比,若是留长头发的话,恐怕绝对叫人无法分清性别,甚至比一些自诩美丽的女人还要漂亮上许多。

就在林白打量那白衣和尚的时候,这和尚却也是听到脚步声抬起了头,当看到林白的面容后,眉头登时皱起,缓缓道:“你在来之前和弥提罗尊者交过手,而且中了他借助哈努曼忿怒化身施展出的心火?这心火虽然被你以秘法压制,但没有化解根本,还有爆发的可能。”

目光一扫,便将自己身体的状况尽数描述出来,这让林白对这白衣和尚的身份变得愈发好奇起来,刚想张口询问这白衣和尚究竟是什么来历,却是发现他双唇开始缓缓翕动。

“稽首皈依苏悉帝,头面顶礼七俱胝。我今称赞大准提,唯愿慈悲垂加护。南无飒哆喃。三藐三菩陀。俱胝喃。怛侄他。唵。折戾主戾。准提娑婆诃。”

“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陀,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声如钟磬,虽然无比清亮,但却如扑面春风一般,叫人心中自然而然的生出一股清净之感。刚开始之时,林白还想抵抗,但旋即便发现,这声音一入耳中,心中那原本没有清楚干净的心火登时缓缓消退,心神彻底恢复清明,法力流转也变得通畅无比。

而且随着这白衣和尚的念诵,湖面之上的涟漪都变得平静了许多,而湖边草地上的这些野花更是在那缓缓晃动不停,仿佛受了那经文的渡化,变得清净无比。

“小僧伽释,遵师父临终遗命,前来寻找双木一白。想必施主就是我师父临终之时找出的天命所归之人,还请施主能够相助小僧,达成我师父未竟的心愿!”经文念完之后,白衣和尚缓缓起身,双手合什朝林白施了一礼后,沉声道。

听着伽释僧这没头没脑的话语,林白心里边着实是有些糊涂,不过却也明白此人绝对没有恶意,便以道家礼数还了一礼后,道:“大师消解我心中无名之火,也算对我有恩,但这种完成未竟心愿之事,林某着实有些不解,不知道您究竟为何而来!”

“雪动昆仑,龙起华夏,佛生之地,光芒重放!”伽释僧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悲色,缓缓念出一句偈语之后,低眉垂目道:“这便是我师父临终之前所说之未来,想必施主你先前也曾见到云虹之象,便是那日家师圆寂,归于极乐世界,成就罗汉果位!”

听到白衣和尚这话,林白眼皮不禁狂跳不止。当初云虹出现的画面他至今难忘,而且更是引动得佛祖诞生之地的那株菩提树无风摇动不止,当时林白和陈白庵二人便在心中思虑到底是哪位佛家大能圆寂,却是没想到那人竟然是伽释僧的师父。

不过越是如此,林白便越觉得这个伽释僧的来意绝对不会那么简单。一个拥有如此牛掰师承的和尚来找自己这个华夏相师合作,若不是那种天大的事宜,释家和道家勾搭在一起,这种犹如天方夜谭般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

“尊师法力精深,圆寂之时居然使天地生出如此感应,着实叫人敬佩!不过天命使然,这位大师还请莫要伤悲。”林白安慰了那伽释僧一句后,有些疑惑的看着伽释僧沉声问道:“不知道大师说尊师未竟的心愿究竟是什么,林某又如何能帮得上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