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54章 佛国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我要重创我师父的弥提罗尊者身死道消;我要皇家祭司从此绝迹于尼泊尔;我要这佛诞之地从此以后彻底变为佛国,千万子民从此只尊释迦牟尼世尊!”

伽释僧面上所有神色尽数收敛,向着四方各自走出七步,而后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做出佛诞之时所做出的天上下地下唯我独尊的模样,缓缓开口。

听到这伽释僧的话语之后,林白心中便咯噔一声。虽然早就想到这伽释僧前来找自己所要谋划的事情小不了,但他却是没想到居然到了这种地步。

弥提罗尊者想要让尼泊尔变成印度教的传承圣地,从此之后此处再无其他教派;而伽释僧这些人则是像让尼泊尔从此以后变成佛国。两人的谋划何其相似,但不管是哪一种,未来的尼泊尔恐怕都要陷入风雨飘摇之境,成为岌岌可危之局。

“抱歉,这是你们两教的争端,也是你们国内自己的矛盾,我既没有必要帮助,也没有这个能力帮助你们!”沉默片刻之后,林白缓缓摇头,断然拒绝了伽释僧想要联手的意图,然后冲他拱手行了一礼后,道:“大师襄助驱散心火之恩,没齿难忘,但此事断无联手可能!”

“普瑞蒂难道就是你华夏人不成?难道你不想知道释迦血脉与华夏气运的关系,难道你不想知道弥提罗的秘密,难道你不想知道哈努曼多卡宫究竟藏着什么秘密?”伽释僧听到林白的拒绝之后也不动怒,只是不动声色的将林白心中的疑虑尽数问了出来。

“大师你还是不了解我。”林白听着这些话虽然心惊,但还是缓缓摇头,轻笑道:“我帮助普瑞蒂不是因为她是什么国家的人,而是因为我不想让她受到强权的迫害!还有那些隐秘,这些也都是林某自己的事情,只要假以时日,必定能找出解决之法!”

“那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如果我功败垂成,让弥提罗真让此处成为印度教传承之地后,会导致多严重的恶果?”伽释僧朝林白扫了眼,轻声道:“我现在开始怀疑师尊临终之前说的偈语到底正确与否,他让我冒险寻找之人怎会是这幅模样。”

“你佛家让此处成为圣地便是正义,而弥提罗让此处成为印度教圣地便为邪妄,这是个什么理由?我和弥提罗之间不过只是私仇,和劳什子宗教没有半点儿关系!”林白听到伽释僧的话语后,缓缓停下脚步,轻声笑道,不过话语中却是有了点儿哂笑之意。

“此言谬矣,我佛家让此处成为圣地,要的是普化众生,让此处成为纯良真善之地,只涉宗教,但其他一切均不会去触碰!但你可知弥提罗若是让此处成为印度教传承之地又会怎样,他会拿出几百年前的种姓制来奴役此处民众!请问你现在可还觉得我和他所图相同?”

伽释僧面上也微微现出愠色,看着林白怒声发问,而且话语中更是用上了如佛家狮子吼般的功夫,声音轰隆,振聋发聩,直抵人心深处,拷问不已。

种姓制?!听到这三个字之后,林白惊愕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伽释僧,想要从他眼神中看出他所说的这段话到底是真还是假!

对于种姓制这件事情,林白曾经也有所耳闻。在种姓制度下,社会成员按血统和肤色分为四个等级,由高到低依次为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各种姓身份、地位世代相传,彼此之间禁止通婚,而且吠舍和首陀罗这两种阶层,对婆罗门和刹帝利要无比尊重。

在印度教中有这样的传说,梵天衍化万物时,将自己的口变成了婆罗门;将双手变成了刹帝利;将双腿变成了吠舍;将双脚变成了首陀罗。并为之规定了职责和义务。婆罗门是控制宗教的僧侣贵族;刹帝利是掌管军政大权的官僚贵族。

这种姓制虽然已然被官方命令禁止,但在如今的印度一些偏远之地仍旧还在沿袭使用。但凡是这种地方,民众生活均是困苦无比,而婆罗门和刹帝利两个阶层则是骄奢淫逸。

若真如伽释僧所言,弥提罗将尼泊尔变成印度教圣地后,重新使用种姓制,那后果不堪设想,此处的大多数民众恐怕都要过上困顿生活。而且林白觉得伽释僧此言恐怕非虚,因为昨夜他在房顶窃听弥提罗和贾南德拉对话时,说要恢复君主,那这种姓制也不是没有可能。

“如果不是为此,我师尊何苦日日夜夜与那弥提罗相抗,甚至使得自己圆寂之时,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又何苦在临终之前还要我继续去完成他未竟的使命!”伽释僧见林白面上露出思忖之状后,重又向林白发问。

听着伽释僧满是愤怒的话语,林白没有吭声,沉默良久之后,抬头看着伽释僧缓缓道:“我可以和你们合作,但是我只负责斩杀弥提罗,其他的事情我不会去管!还有就是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必须一五一十的告知于我,不能有半点隐瞒!”

“既然你我结为同盟,那这些隐秘之事我定然要如实相告!”伽释僧闻言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双手合什向林白行了一礼之后,看着林白正色道:“林施主你先前已经和弥提罗交过手,不知道你对他可曾有什么认知,又是否看出他有什么特异之处?”

“他不像人,倒像是一只猿猴!”思忖片刻后,林白心中不禁回忆起当初看到弥提罗赤身裸体,身上遍布绒毛的画面,沉吟片刻后,看着伽释僧带着些犹疑道。

“他是人,但准确的说,却又不算人!据我师父所说,这弥提罗似乎是人猿繁衍生出,拥有似猿的外表,人的智慧,还有猿的暴戾!当年哈努曼多卡宫中的老祭司将他抚养成人,传授他毕生所学后,被他暴戾斩杀,而后更是取代了他的位置!”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能召唤出哈努曼忿怒化身来进行神降!神降之术初级之时乃是借助外界的阴煞,但到了如弥提罗那般的层次,则是借助心中的情绪,混合阴煞,使施展出来的手段威力更是增添许多,而且对心境会产生巨大影响,心火便是其中一种!”

伽释僧缓缓将林白心中的疑惑解开,虽然他已不是第一次听闻此事,但如今讲述起这些事情之时,话音却依旧有些颤抖,仿佛仍旧心有余悸。

而林白在听到这话后,心中更是震动莫名。人兽杂交这种事情他先前也听说过,但却没想到居然世间真有这种事情存在。最重要的还是这皇家祭司传承的神降之术,居然能以心中情绪配合阴煞,这种术法在华夏还真是闻所未闻,殊为神异。

“那所谓的轮宝又是什么?释迦族的血脉和华夏气运的关联,还有那哈努曼多卡宫到底是有怎样的隐秘,才会让我无法勾动天地元气?”缓缓将心中的震惊压下,林白转头看着伽释僧将心中思虑已久的另外三个疑问沉声问出。

“轮宝乃是皇家祭司一脉传承法器,来历久远不可考证,但按照我师父的想法,应该是借助你们华夏气运温养而成,所以能使人心中的情绪尽可能的放大!”

“释迦血脉和华夏气运之所以能产生关联,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我释教在你华夏传播极广,也算分担了部分的华夏气运。释迦族乃是世尊的血亲后裔,冥冥之中自然能够分担余荫,也正是因为这种原因,所以才能和被镇压的华夏气运产生关联。”

“至于后者,即便是我师父也不敢肯定原因,不过他猜测可能出现此事的原因也和你们华夏气运有关,恐怕是当初布置阵法镇压气运之人为了提防后人对其进行破坏,所以特意在阵法中加入了部分效能,才导致了这些情况的产生!”

伽释僧一口气讲出三段话,将林白心中的疑惑彻底打开,话说完后,更是转头看着林白轻声道:“这些隐秘都是我师父以性命换回,我如今尽数讲出也算是对林施主坦诚相待,足见我本心,请问林施主你对我所讲所图之事,心中是否还有疑虑存在,又是否愿与我联手?”

“大师诚恳,我已尽数看到!”林白冲伽释僧拱了拱手,沉声道:“从此之后,你我二人便一起联手,不过还如我先前所说那般,我只负责弥提罗一人,至于传播信仰还有其他之事,都要靠大师你自己一力完成,却是莫和我扯上牵连!”

这倒不是林白不想伸出援手,而是宗教争端这种事牵扯太大,而林白所代表的的不光是他自己,还有背后的整个华夏,他若被摆在风口浪尖,少不得有人借此大做文章,着实不美。

而且到时候弥提罗这个首恶被除,能否传播释教,让此处成为佛国,那就得看伽释僧自己的本事,还有民众自己的判断,若是事情不成,那也无可奈何。

“林施主能够和我联手,对小僧而言已经是不胜之喜,其他哪里还敢要求更多!”伽释僧双手合什朝佛诞处的菩提树望了眼,坚毅道:“师尊,徒儿必尽毕生之力,让你夙愿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