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62章 乱局终止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哈努曼多卡宫中,此时狼藉一片,到处都是之前游行之人随意丢弃下来的纸屑和其他脏物,还有一些缺胳膊断腿,嘴角挂着血沫,躺在地上直哼哼的皇家祭司。

这些养尊处优的家伙,估计从开始当上这一职责开始,就没想到过,有一天居然会受到这样的待遇,这些往日视他们如神袛的民众,居然会生出这么大的胆子,对他们下如此重手。

但不管怎样,他们心里都明白一件事情,自己等人以后的日子绝对不会那么好过了!弥提罗已死,而他犯下的那些罪孽自然得有人替他承担才行,自己这些往日听命于他的皇家祭司,可以说是成为替罪羊的不二人选,少不得要去吃几年牢饭,再受一次众人的唾弃。

如果当初没有跟随弥提罗,而是选择去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该多好!这些身残心伤的皇家祭司在思前想后之后,心中不由得生出这样的慨叹。

不过不管怎样,这次纷乱之后,之前被弥提罗尊者藏匿的那些女孩儿,最终在一处地牢中找到,而且人数高达二十之巨,而按照这些女孩儿的说法,在她们之前,还有不少人因为不堪凌虐被迫自杀,而被弥提罗狂暴蹂躏至死的也不在少数。

找到自家丢失女儿的家庭虽然心中还有些感伤,但也算高兴;而那些没有找到丢失女孩儿的家庭,也为能为这些小可怜复仇而感到欣慰;不管怎样,这都算是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但现在的林白却是一丁点都高兴不起来,当伽释僧放手对付弥提罗尊者的时候,他便急忙朝之前斗法时自己感触到的那些有坐山观虎斗气息传来处扑了过去,但等到达那方位后,他却无奈发现此处早已人去楼空,根本找不到前人遗留下的蛛丝马迹。

这些神出鬼没之人让林白的心不由得又高高悬起。在斗法的最紧要关头他们没有出手,就说明这些人不会是弥提罗尊者的帮手;但这么匆匆离去,而又不留下半点儿痕迹,则说明也不是那些闲来无事看热闹的奇门中人。如果来人不是这两种身份的话,那就值得玩味了!

而且让林白感觉最为烦躁的还不是这些人的身份,而是这哈努曼多卡宫诡异莫名的布局,虽说有小黑猫从旁辅助,还有河图洛书这种至宝,但任凭林白使出种种手段,却均是无法找出破开束缚,打开八门锁龙局,释放出其中华夏气运的手段!

“祖师爷,您算无遗漏,怎么能这么玩我啊!小子我好不容易才把弥提罗这丧心病狂的家伙搞死,然后找了这么个机会解决!可您倒好,布置的这么缜密到底是为了什么啊!”等到确定除非以释迦血脉为引之外,再无他法引出气运后,林白不禁连连埋怨。

弥提罗尊者他们那些人就是打算用血祭之术来抽调气运,自己辛辛苦苦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拦阻他们的计划,若是现如今自己也跟他们一样以普瑞蒂的鲜血为祭,释放出其中镇压的华夏气运,那他和弥提罗尊者又有什么区别,不都是丧心病狂之人!

“费了这么多周章才把弥提罗这丧心病狂的瘪犊子给弄死,把那些小女孩儿给救了出来,即便是你师兄的血印也被咱们拿回来了!你小子怎么还是不停的叹气?”见林白脸色阴郁无比,前来寻找二人的陈白庵皱眉疑声问道。

林白轻叹了口气,朝着四下指了下,苦笑道:“陈老,您瞅瞅看有没有什么法子把地下的华夏气运给弄出来!虽然弥提罗死了,但是这封印仍旧还在!在我看来,除非是如弥提罗一般,拿出释迦血脉为引,否则这股气运还是要封死在这地方,您说我能不唉声叹气么?”

局面到了现如今的这地步,就像是那些淘金者,沿着河道辛辛苦苦上溯,终于找到了一处含量巨大的金沙矿存在,正想筛取金沙,但却发现没有携带筛金所用的工具。这种前功尽废,只能望洋兴叹的感觉,实在是叫人心头不爽。

“既然没办法,暂时就别去强求,反正气运留在这里也跑不了!咱们先带着普瑞蒂回蓝毗尼,然后把血引归还你师兄,再慢慢商量,总能找出来办法。”陈白庵朝四下逡巡了一番后,却也是得出了和林白一样的结果,只得叹息道。

虽说此次他们等于是替尼泊尔政府铲除了贾南德拉这个妄图颠覆政权,重归王朝的毒瘤,但尼泊尔政府好像并没有念他们的好,而且在民众围攻哈努曼多卡宫的时候,态度暧昧无比,甚至还派出军警守护,若是在这里多逗留下去,说不得会出什么变故。

其中的关节,林白如何能不明白,叹了口气后,也没再多做逗留,便回了蓝毗尼。

加德满都的事情如今早就传的沸沸扬扬,寻常人不知道在这些事件中林白等人起到的作用,但帕拉斯夫妇如何能不知道!见到女儿后,抱着痛哭一场后,对林白等人自是千恩万谢不已,甚至这夫妇还商量着要给林白见个长生牌位,以后上香膜拜。

九紫右弼桃花阵那次的事情可是把林白搞得够呛,这种聚集众生信力的事情,他是再也不敢尝试,好说歹说,才让坚持的帕拉斯夫妇放弃了这个打算。

“这一觉睡得可是真够久的,也不知道怎么会做了个从火山奔到冰原,再从冰原奔回火山的噩梦,差那么一点儿就把道爷我给坑死了!”血引归还张三疯体内之后,这货悠悠醒转过来,而后看着身边瞪着大眼睛的普瑞蒂看了眼,疑惑道:“小丫头,你怎么回来的?”

“师兄你这一觉可是睡了足足两天!这两天里面可是发生了不少事情……”看着张三疯一幅懵懂的模样,诸人不禁发笑,林白笑着摇了摇头,便将这两天之内发生的事情尽数讲了出来,虽然如今讲起来之时不过只言片语,但其中丛生险象还是叫张三疯汗毛倒竖!

“我说道爷怎么会做这么个噩梦,感情是有人阴我!还有那弥提罗也真特么不是个东西,居然连小丫头都不放过!伽释小和尚,你杀得好,扫除魔障,才能念头通达,照见本心!”张三疯感慨一句后,有些懊恼摇头道:“可惜道爷我耽误了,不然的话,一定好好收拾他!”

看着张三疯的模样,诸人更是忍不住笑个不停。大病初愈,尤其是从这种古怪无比的诅咒下逃出生天,一醒来就谈什么打打杀杀,恐怕天底下也就张三疯独一份了。

“林施主,弥提罗已死,贵师兄也已经醒转过来!我这就准备离去,周游尼泊尔境内,弘扬佛法,让人人信赖释尊!穷毕生之力使此处化作佛门圣土!”一阵玩笑开下来后,伽释僧双手合什,冲诸人行了个礼,而后低眉垂目,缓缓说道。

诚如张三疯所说,弥提罗死后,伽释僧心中仇怨尽数消解,心性空明了许多,以前佛法之中诸多无法理解的奥义,如今也都能得到其中三味。此次之事,对他而言,倒也算是缘法。

“释尊?!”听到伽释僧这话,林白心中却是一顿,而后眼中陡然露出精光,冲伽释僧沉声道:“不知道伽释大师认为释尊的舍利子算不算是释迦族血脉?”

“释迦族传承便是起自释尊,其血脉特殊也因此而特殊。连这些旁支都算,更何况是释尊己身精血所化的至纯至善舍利子。”伽释僧有些疑惑道:“林施主,你此话是何故?”

“算就好!不知道伽释大师你是想亲眼看一看世间唯一遗存的佛真身指骨舍利再去云游,还是打算放下此次机缘?”听到这话,林白眼中精光愈发明亮,轻笑道。

佛祖火葬后,遗下舍利一石六斗,其中有一块头顶骨、两块骨、四颗佛牙,和中指指骨舍利,84000颗珠状真身舍利子。而这些舍利一分为三,一份归天,一份归于大海,另外一份则是分散于诸多信仰释教的国家,然后被他们修建庙宇膜拜。

而林白所说的这佛真身指骨舍利,便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挖掘法门寺地宫之时,挖掘出的佛真身指骨舍利,此舍利传闻是玄奘法师西游时取回,供奉于法门寺内,历经数次灭佛、毁佛事故后,封存于地宫,为世上仅存唯一的佛祖真身指骨舍利,乃是佛界至高无上圣物。

此种至高神圣之物,如何能不让伽释僧这位佛门弟子心动,当即脸上便闪出一抹狂喜之色,盯着林白沉声道:“瞻仰释尊佛身舍利乃是我毕生之愿,林施主可不能说那诳话!”

“放心,我不诳你!而且此次前来的不单单是佛真身指骨舍利,还有佛发舍利,拘留孙佛的杖,正等觉金寂佛的净水器,迦叶佛的袍!”林白此时脸上的笑容就如同是个拿着棒棒糖右拐小女孩儿看金鱼的怪蜀黍般猥琐,“不过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别说是一个忙,就算是千个,百个,我都能帮!”伽释僧目光炯炯,紧紧的盯着林白,没有任何犹豫便一口应下,似乎担心自己承诺晚上半分,林白就会改变主意。

“你小子不会是打算……”看着林白奸笑连连的模样,陈白庵不由愕然,颤声道。

林白嘿然一笑,点了点头,道:“陈老您就请好吧,我看这次谁还能拦得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