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64章 瞻佛盛会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不管印度教在尼泊尔占据了多大的基础,但这里终究还是释迦牟尼的诞生之所,这是不可争辩的荣耀之事!当瞻佛盛会之事见诸报道之后,整个尼泊尔都为之彻底沸腾,不分昼夜,都有盛大的庆祝活动进行,都有无数人在街头膜拜祈祷。

佛骨舍利的种种传闻在尼泊尔传扬不已,各大佛家寺庙此时都已是人满为患,各大书店的佛经之类的书籍,更是销售一空!不少尼泊尔人直到此时才突然发觉,好像自己这些人往日对这个诞生于本土的宗教,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热忱。

尼泊尔政府的高层当初在弥提罗的会晤下,对哈努曼多卡宫下究竟有着什么东西可谓是心知肚明,但现在却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华夏和缅甸要送佛骨回佛诞之地展览,这种抛下成见的事情可谓是宗教界的盛事,他们如何阻拦得了。

而且此时弥提罗已死,就算他们想要将哈努曼多卡宫下镇压的华夏气运收为己用,却也是无计可施;而且先前在宗教界出了弥提罗和贾南德拉勾结,虐待幼女这样的惊天丑闻,也的确是该来些盛况把这件事情降低些关注度,是以他们只能任由事情这么缓缓发展下去。

十天之后,从华夏法门寺地宫发掘出的佛真身指骨舍利和缅甸仰光大金塔内供奉的佛门四样圣宝几乎是同一时间抵达加德满都机场。

从清晨开始,无数身着迷彩服荷枪实弹的军警人员便将机场牢牢守护起来,饶是如此,但还是有数以千万计的民众从四面八方纷纷赶来,将机场围了个水泄不通,都想亲眼观瞻一下佛骨舍利的模样,希望能够将这份观瞻到的吉祥带回家中,庇护平安。

此时此刻,在加德满都的街头,更是人头攒动,无数彩色旗帜在空中飘扬不断,街道处处皆是檀香点燃,吟唱佛经之声不绝于耳,也直至此时,这佛祖诞生之地,才真有了那么一点儿传说之中人人礼佛的佛家圣地之感觉。

而担当迎接佛骨舍利领衔僧侣的伽释僧,此时更是着了一声纤尘不染的白色袈裟,上面更是用白金丝线织出种种经文法相,在阳光辉映之下,光芒大作,犹如是在他身周起了一层朦胧的光圈,着实将他衬托的如罗汉转世,佛陀重生般神圣。

等到伽释僧缓缓从随行而来的华夏高僧和大金寺主持尤查帝拉手中接过这些佛宝,缓缓转身面对围观诸人之时,街道上响声雷动,‘阿弥陀佛’之声此起彼伏,如同一道长长的巨龙般,冲向四面八方,蔚为壮观。

但和此处的盛况不同,那些印度教的庙宇此时却是门可罗雀,只有那么大猫小猫三两只,就连一些道心没那么坚定的供奉,都是跑去瞻仰佛骨看看热闹。不管经文之中再说梵天神圣,但终究都是虚妄,可佛祖释迦牟尼却是真实存在,两相比较,孰优孰劣,自然可辨!

“释迦牟尼佛七彩脑舍利,一切佛始发心,皆有四类:一云未度令度;而众生界未尽,我愿亦未尽。故于真如界中大悲心内,现起化身,广度众生。虽示灭度,而留舍利,流布世间,令瞻奉供养,发心生善。故云愿力故犹在。”

伽释僧看着身前如潮水般涌动不停的人群,缓缓将佛宝放置于供奉的佛龛之后,面容沉肃,缓缓念诵出佛家经典《涅经》之中的篇章。宝相庄严,声如洪钟,振聋发聩,直叫人闻声便从内心生出通达之感,往昔心中迷惘之事尽皆得出解答。

“你这么做可是帮了这伽释僧一个大忙!他本就是打算让此处变成人间佛国,这佛宝舍利运到此处,却是从印度教手中争取到不少信徒,只要他能坚持本心,守住心性,传播善意,这愿望恐怕未来真能被他实现!”从酒店高楼处望着下面的场景,陈白庵不禁慨叹道。

“若见如来舍利,即是见佛!出现这样的场景倒不在我的意料之外!”林白微笑着摇了摇头,道:“陈老您其实说错了,这些事情既不是我帮了伽释僧的忙,也不是他自己的缘故,你想想看,有着弥提罗那种人的信仰,如何能不衰落?正是他们这些人在给伽释僧机会。”

“尤查帝拉那老家伙倒是真会装,嘴里念念叨叨,还穿着这么花里胡哨的袈裟,上面不知道镶了多少宝石,这是等着要给道爷我送一份大见面礼啊!”张三疯看着街道上宝相庄严,冲诸人不断颔首示意的尤查帝拉,在那嘬着牙花子道。

当初没能从大金塔附近弄走些金砖,让雁过拔毛的张三疯至今都觉得有愧于心,如今好不容易又见到尤查帝拉,如果不从这老家伙身上弄走些好处,实在不符合自己的做事风格。

“师兄你还是见好就收,不管怎么说人尤查帝拉也算是帮了咱们一个大忙,少搜刮点儿就行了!”林白摆了摆手,然后看着陈白庵正色道:“陈老,既然佛宝舍利也到了这里,咱们今天晚上就开工吧,省的夜长梦多,事儿忙完了,我得尽快回燕京一趟!”

当初从燕京离开的时候,自己可是给廖曼羽打了包票,等她快要生产的时候,不管手上有什么事情,都要尽快赶回燕京。老爷子电话里说预产期可能提前到最近这段时间,虽说已不是初为人父,但仍旧让林白心中生出急迫之感。

不过林白心中此时却还是有些担忧,他和弥提罗那晚斗法之时偷窥之人,到如今还没有查出丝毫蛛丝马迹,谁也不知道那些居心叵测之人会不会在这节骨眼上闹腾出什么事情,而且林白隐隐然感觉,那些窥伺之人极有可能就是不动声色已久的赵宋后裔相师。

也不知道披着这身袈裟前来的尤查帝拉听到这师兄弟已经把他当成肥羊宰割的话后,心中会作何想,陈白庵苦笑着摇摇头,然后笑道:“既然佛骨舍利到了,咱们是得抓紧些时间!不过你小子也得抓紧些时间啊,现在还只有嘉尔和漫云生了孩子,你可不能有松懈的苗头!”

听到陈白庵这话,林白如何不知道老人家这是拿当初刘老爷子在电话里的那句话开自己玩笑,面皮不禁又是一红,不过他心中却也是有些感慨,诚如两位老人家所说,只有廖漫云和贺嘉尔怀孕,其他几女心中难免会有些不平衡,这次会燕京的确该广施一番雨露了。

不咸不淡的又开了几个玩笑,思虑了一些晚上开启阵法之时要注意的事项后,不知不觉天色却是已经暗淡下来,不过街头上的人群却是没有丝毫减少,不少人更是在存放佛宝的哈努曼多卡宫外用香油点起了长明灯,在那默默守候,等候明天重瞻佛宝异象。

林白等人早就跟尤查帝拉和伽释僧二人面授过机密,是以当天色黯淡下来之后,陈白庵等人便没有受到任何阻拦,便走进了哈努曼多卡宫中,那些守候在四下的民众,看着几人的模样,心中不由得艳羡不已,恨不能跟随着他们一道进入,受到佛祖光辉照耀。

说句老实话,这也是林白和陈白庵等人第一次看到华夏法门寺地宫下挖掘出来的那枚佛真身指骨舍利,真身灵骨为乳黄色,长一寸二分,上齐下折,高下不等,三面俱平,一面稍高,中有隐痕。色白如雨稍青,细密而泽,髓穴方大,上下俱通。

释迦牟尼佛于公元前485年涅槃,这枚指骨传承至今,已然历时将近二十五个世纪,能够如此完好的存在,不能不说这就是一个奇迹。虽然有些许裂纹,但表面还是光滑如玉,有一层淡淡的蜡质感,仿佛随时随地都在朝外散发出柔和的圣洁光芒。

而且只是看上一眼,便叫人心中多出许多清净之感,所有的浮躁烦杂心绪尽数被抹除干净,忍不住便从心头生出叩首膜拜之感,着实是神异至极。

“有生之年能够让小僧得以瞻仰佛真身指骨舍利,在我心中种下福田,林施主之恩惠,伽释定然永生不会忘怀,以后每日更是会在佛前诵经祈祷,保您平安!”朝佛骨舍利看了眼后,伽释僧双手合什,对林白感谢不已。

佛骨舍利向来珍重无比,纵然以后他有机会成为尼泊尔佛门领袖,但能不能得见佛真身指骨舍利却也是未知之数;而且在瞻观舍利之时,伽释僧更是觉得自己在佛法一道的修为明显提升了不少,他心知肚明这百年难得一遇的机缘乃是林白所赐,如何能不感恩?!

“这是你自己的机缘,与我无关!不过大师你以后莫忘了,当日我跟你说的话,不要这般说话,不然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眼瞅诸人听着伽释僧‘日日在佛前祈祷,保你平安’这话后,脸上都出现一抹诡异笑容,林白连忙抹去额头冷汗,谆谆告诫道。

伽释僧心思通明,哪里理解诸人的心思,疑惑无比,在那不停思考到底自己是何处说错。

“别想了,准备动手吧!”眼看伽释僧那模样,林白生怕他再说出什么怪话,让诸人心里边那些龌龊念头坐的更实,便急忙出声拦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