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68章 星气如盖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这一夜对于守候在哈努曼多卡宫外的那些民众而言,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

八门锁龙局下镇压的华夏气运出世之时惊天动地的异象,再加上此时阵法破除之时,天地元气与阴煞交融,犹如无数星子凭空闪耀般的画面,都深深的刻在了他们脑海之中。

甚至有不少人都声称,这是佛祖舍利子回归故土之后,心中有所感怀才出现的特异情况。而且据后来伽释僧做出的不完全统计,因为此夜观瞻异象,而后改换门庭,膜拜释教的信众几乎达到百万之巨,一夜之间,使人信仰转换,不得不说这是一件亘古都未曾有过的事情。

但这些都是后话,暂不去提!此时身处阵法之中的林白身体颤抖的愈发严重起来,虽说找出了身周阵法的八门所在,但想要轰击开它可谓是艰难无比,而且胡百关更是将林白设置成了阵眼,单就这一条,就让他在破解阵法之上增加了不小的困难。

“精血为符,取代本体,分!”沉思片刻之后,林白陡然停下身躯,将食指咬破之后,借着涌出的鲜血在虚空凝炼而成的符箓上,书写下一道玄奥莫名的咒文。

看着林白食指如龙蛇飞舞般的动作,胡百关眼中满是惊惧之色,颤声自语道:“以精血绘画符箓,替代自身?!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符箓流传下来,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最后一笔画下,林白双眼陡然睁开,寒光凛冽,而后右手掐动印诀横于面门之前,口中轻叱道:“精血已成,符箓为体,爆!”

话音甫一落下,空中便传来砰然一声,只见原本悬浮在林白身前的那道符箓轰然碎裂开来,火光爆射极为耀眼夺目,而且其色更是如鲜血般艳丽!而且当符箓炸裂开来之后,更是没有丝毫残渣留下,无论是空中还是地面均是干净无比,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刚才的一幕。

喧闹的声音,夜风吹拂过树梢的哗啦声,还有檀香香油点燃生出的烟雾香味,一时间重新归于所有人五识之中。这些原本已经习以为常,甚至感觉极为无所谓的东西,在如今的诸人心中,却是觉得一切是如此的美好。

林白蹬蹬朝后倒退了几大步,脚下一软,噗通一声便跌坐在地。

唔~刚刚跌坐在地,林白便觉得胸腹间一阵翻腾,喉咙深处更是不断生出干呕之感,一阵阵腥咸味道若隐若现,不由得将身子朝前稍稍一弯,噗地一声便吐出两口鲜血。

虽说以本命精血绘制符箓,取代己身成为阵眼,但心神之间的关联却是依旧还在!阵法被破开之时的反噬,还是深深的伤害了林白的神识,也亏得他曾经服用过如太岁这般神异之物,否则的话,就不止是吐两口鲜血这么简单,怕是连生命本源都要遭到重创!

不过此时的胡百关却也是好过不到哪去,虽说阵法手段过人,但他在其他方面却是极为一般。阵法一破,心神登时便受到反噬,此时也是软软瘫倒在地,脸色青白,汗如雨下,全身上下的衣服尽数被带着血腥味的汗水浸透,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在血泊中打了个滚般。

“赶紧带伽释出去找医生!”陈白庵朝鲁燕赵和张三疯两人吼了一句后,疾步走到林白身边,轻声问道:“林白,你……没事儿吧?”

“放心吧,就是吐两口血,不要紧!”林白摇了摇头,然后把胳膊一伸,朝胡百关所在的位置扫了眼,沉声道:“陈老,您复我一把,把我带到胡百万那,看看他怎么样……”

“放心吧,那老家伙别的不行,可就是耐扛!要不然的话,这些年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陈白庵搀着林白走到胡百关身前后,见林白看着胡百关颤抖不止的身躯有些色变,轻笑着摇摇头,然后抬脚朝胡百关踢了踢,道:“胡老鬼,别在那抽抽了,麻溜爬起来,有话问你!”

“小子,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有本事!我胡百关行走江湖这么多年,阵法之中还从来没有一个人逃出生天过,你今儿倒是给我开了个先例!”伸手抹去额头上淋漓的汗珠,胡百关抬头看着林白,嘴角咧出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我不过是侥幸而已,前辈在阵法上的造诣的确已臻大成之境,假以时日,定然能够进入天道束缚之境!”林白冲他拱了拱手,恭维一句后,话锋一转,沉声道:“我只想问前辈一件事情,您一定要将我在此处束缚一夜,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不过是以前欠了那伙人一个大人情,如今他们叫我布阵束人来还人情,原因之类的东西,我从来不问!”胡百关也清楚自己和林白之间无仇无怨,而且从林白破阵的事情上,更是生出惺惺相惜之感,也不做隐瞒,径直便将话语说了出来。

见胡百关神色不似作伪,林白却是不禁皱起了眉头。赵宋后裔相师如此之久都没再做过任何动手之事,如今陡然出手,却是派出胡百关,想要以阵法将自己束缚在此处一夜,而且连八门锁龙局下的气运都没来抢夺,于情于理,都实在说不过去!

“胡老鬼,此事事关重大,我们不想与你多加为难,你可不要有所隐瞒,最好还是如实相告!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不讲当年的那些情分了!”陈白庵闻言之后,心中也满是疑窦,盯着胡百关厉声道:“你胡老鬼隐居那么多年,多大的人情能把你请出山?”

“多大的人情,要是有人当初救了你的命,然后过了多年之后,说有事要你相帮,你陈白庵会怎么去做,是先问问青红皂白,是非曲折,还是不加分说直接出手相助?”胡百关却也是个急脾气,听到陈白庵这话,脖子一梗,如连珠炮般厉声追问起来。

听着胡百关的话语,林白脸上露出一抹苦笑,此人虽然敌我未分,但却也算得上是个真性情之人,以这种人的性格,的确是不可能说出什么作伪的话来。

但越是这样,林白心中的疑惑便越是沉重,而且此时此刻,他内心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又无法把握这件事情的脉络轨迹。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多和胡前辈您纠缠!您老欠赵宋后裔相师们的人情这次也还了,以后最好还是不要再和那群狼子野心之人来往的好,不然的话,恐怕有性命之虞!”想了良久,实在理不清头绪之后,林白冲胡百关拱了拱手,轻声道。

“老子胡百关阵法从未失手的名头都栽在你手里了,这人情怎么着也能抵清了!”胡百关闻言摆了摆手,然后盯着林白,眼中带着一股审视猎物般的神色,道:“刚才从你破阵的手段中,我又想到了一些布置阵法的新谋略,你有时间就去峨眉峰找我,陪我玩两把!”

“只要有时间,我一定过去……”林白闻言脸上满是苦笑,胡百关这种人已然成了阵痴,无论说话还是行事,均是和常人截然不同。

不过对于这种人,林白倒是真有些佩服,研究阵法乃是一件无比枯燥之事,此人能如此耐得住性子,而且痴迷成瘾,也算难能可贵。而且以后若是真有了闲暇,林白倒是真想去找他走上一遭,好好印证一番阵法摆布,定然会有不少收获。

“你们快看,天上那颗星星怎么突然变大了这么多,而且如此明亮?!”就在此时,从哈努曼多卡宫外却是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

林白闻言抬头朝天幕望去,这一眼看去不要紧,却是叫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天幕之上繁星如织,但惟独有那么一颗,此时却是如探照灯一般明亮无比,甚至在这颗星子的周遭,更是起了一层朦朦胧胧的雾。而且这淡淡的雾气更是如同马车上的华盖般,紧紧的罩在这颗星子之上,使得它愈发朦胧,也愈发玄异。

“紫薇恒亮,星气如华盖,怎么可能,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看着林白惊慌失措的表情,陈白庵和胡百关二人也是不自禁朝天幕望去,一眼望下,二人不由瞠目结舌,而后更是异口同声的朝着林白同时发问。

别说是他们俩,就连此时在外的张三疯和沈凌风等人也是惊叹莫名,心神狂跳不止,不知道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才会导致星象起了如此之大的变化!

林白面色如纸,惨白无比,到了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赵宋后裔的相师宁愿不要气运,都要让胡百关将他在此处困上一夜;而且直到此时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赵宋后裔那些相师一直销声匿迹,不漏踪迹!

“陈老,咱们恐怕摊上一件大事儿了!”沉默良久后,林白缓缓转头,剧烈了咳嗽了几声,哑着嗓子看着陈白庵颤声道。

而且此时林白的神色居然如之前的胡百关般,似哭似笑,又有些手足无措,怪异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