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71章 一个孩子引发的血战(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许叟,实在是没想到,你这个怕死的老东西居然也赶了过来!还有柳闲鹤和李观鱼,你们仨要是识相的话,哪远就给我滚哪去,别在这耽误我们的事情!”为首那人听到许叟的声音后,抬手示意身后诸人停下脚步,而后看着许叟桀桀怪笑道。

李观鱼闻言勃然大怒,握紧拳头盯着那领头之人,沉声道:“连真面目都不敢给人看的家伙,有什么脸面来跟我们谈勇气之类的东西!我看最好还是你们这些家伙识相一些,不要随便乱来,否则的话,来年今夜就是你们的祭日!”

“李观鱼,你果然还是和当年一样,只会争些口舌之利!虽然我蒙了面,难道你连我赵九思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还是你已经把当年的耻辱忘得干干净净了!”听到李观鱼的声音,赵九思仰头大笑,面上满是哂笑之色,言语中充满嘲讽意味。

李观鱼面色大变,急忙朝后退了一步,显然和这赵九思之间有着一段不想回首的过去!

许叟眼中冷光闪现,怒斥道:“没想到你这奸贼居然还活着,没想到,着实没想到,你赵九思居然还是赵宋后裔相师的余孽!若是当年早知道此时的话,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李观鱼,当年你妻子老小死在我手上的时候,可是跪地求了我不下百次,现在不如你也学他们再求我一次,说不定我一高兴就能放你一条活路!”赵九思脸上满是狰狞笑容,索性更是连面前黑布都扯下,盯着李观鱼冷笑道。

李观鱼浑身上下颤抖如筛糠,面色更是如土,眼中狂戾毕现,怒声道:“狗贼,此仇不共戴天,今天我和你拼了!咱们手底下见真章,看看到底谁才技高一筹!”

话音落下,李观鱼双手印诀狂乱掐动,勾动阴煞,心中所有顾虑此时尽数抛下,眼中只有愤怒的神色,心中只想将当年这个残害了自己一家老小的无耻败类斩杀!

“潜龙出世,事关重大!我本不想和你们这些老家伙们发生什么纠缠,但现在既然你们自己找上门来要拦我做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赵九思淡然一笑,从怀中摸出一件类似于玉玦般的法器,在手中缓缓催起,勾动身周天地元气护卫,阻挡李观鱼调动的阴煞。

“九思大人已经开始动手了,我们这些人还愣着做什么!”赵九思手上动作刚刚开始运转,他身后跟着的那一众赵宋后裔之人却也是摩拳擦掌,眼露凶光,道。

到了现如今这种情况之下,许叟和柳闲鹤二人清楚,今日李观鱼和这赵九思之间势必要分出一个生死,当即也不再多言,手上印诀掐动,持着法器,便拦下了几名想要前去助拳的赵宋后裔相师,也算是为李观鱼减轻一些负担。

“月叶妹妹,从你来华夏开始,我还没和你连过手!现如今好容易有了这样一个机会,不如咱们俩就来比试比试,看究竟是谁的手段更高明一些!”宁欢颜本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此时见到这乱局,心中更是欣喜,冲身边的羽山月叶沉声道。

羽山月叶在外人面前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酷模样,腰侧挂着的天之丛云慨然拔出,剑气出鞘,犹如这小树林内登时被透亮月光照下一般,登时便明亮了许多。而且绕着羽山月叶的身躯更是不断有阴煞杀伐气机汇聚,宛如一尊地狱出来的女战神般威武雄壮。

赵九思领来的这群人中,不但有精通术法的相师,更是有精通华夏古武传承的能人,见到羽山月叶这模样后,这些人朝着她便扑了过去。而且这几人身上杀气也是浓郁无比,很明显往日也是那种刀口舔血之人,手上恐怕更是沾染了不少人命!

“忘了你有这个东西,不过我也不输你,我手上也有一件这样所谓的神器!”看着羽山月叶杀气凛冽的模样,宁欢颜娇俏一笑,吐了吐小舌头,然后从手上摸出八咫镜,在身前缓缓摆动,勾动阴煞,朝着那群赵宋后裔相师便卷了过去!

八咫镜与天之丛云乃是扶桑神器,更是与其国运紧紧相连,若是被扶桑国中的那些奇门中人得知自家的几样神器,居然有两种都在林白的女人手中,心中不知该作何想!

医院之内本就是煞气汇聚之地,更不用说此时被诸人这么勾动,一时间在妇产科大楼外面阴风呼啸不止,其中更是间杂鬼哭狼嚎之声,病房内的一些灵识敏感的孩童感触到外界元气的混乱,一个个是大声哭泣不止,着实叫楼内的医生心生迷惘。

“小青姐,月叶和欢颜姐去哪了?”好容易把廖漫云安顿睡下之后,又去放置温室的门口出看了下,贺嘉尔这才舒了口气,但一转头,却是发现宁欢颜和羽山月叶二人不见了踪迹,左右逡巡一遍后,带着些疑惑看着夏小青沉声问道。

夏小青眉头微皱,朝病床上的廖漫云看了眼,然后拉着贺嘉尔走出了病房,轻声道:“欢颜妹妹说是感觉到外面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带着月叶妹妹出去了一趟,她们俩这么久不回来,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不过这事儿还是先不要告诉漫云妹妹,别让她担心!”

“唉……”贺嘉尔长长的叹了口气,不自禁的想起自己当初临盆之际遇到的那些事情,忧心忡忡的朝病房内的廖漫云看了眼后,道:“希望林白能够尽快回来,不然的话,出个什么好歹,我真不知道该怎么交代才好!”

“我去暖箱门口那守着!”夏小青也是跟着叹了口气,然后目光中露出坚毅之色,冲宁欢颜沉声道:“你去跟老爷子知会声,老人家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那小青姐你小心一些!林白不在,咱们姐妹俩是得把这个家的天撑起来才行!”宁欢颜闻言面上露出一抹苦笑,轻轻握了握夏小青的手后,朝着病房外背着手到处乱走不停的刘老爷子便走了过去,准备将刚才的事情尽数告知于他,让老人家想个解决的法子!

军区总医院乃是一处专门提供给燕京军区使用的专属医院,而且又有刘老爷子在,医院更是尽可能的确保了楼房内的安静。是以夏小青走到放置暖箱的门口时,四下更是寂寥无比,只有医院楼道旁的空调朝外嘶嘶出声,散发出一阵接着一阵的冷气。

林白,赶快回来吧!夏小青有些无力的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直到此时,她终于明白即便是女强人如自己,但也还是需要一个在苦难来临时依靠的臂弯;需要一个像林白这样,陪在他身边便能够感受到安全感的男人!

就在夏小青思忖这些事情的时候,楼道上却是突然走来几名推着担架车的医生,这些人脸上绑着口罩,步履更是匆忙无比,朝着这个新生儿特殊护理病房便走了过来。

想着也许自己以后临盆之际,可能也要在这个医院,夏小青身子朝一旁微微侧了些,然后更是面带笑容冲那几名步履匆匆的医生点头示意。

蓝色瞳孔,没想到军区总医院还有外国医生!就在四目相接的那一瞬间,夏小青暗自道。

但刚一回过神,夏小青后背却是突然一阵发冷。这军区总医院刘老爷子重病的时候她来过一次,贺嘉尔生产的时候她也来过一次,再加上这次,刚好三次!但这三次她从来没有看到过像这名医生般的蓝色眼珠,更是没有外国大夫,那这人是谁?!

“来……“夏小青感觉事情不对,便急忙张口,想要呼唤刘家众人敢来,但还没等她张开嘴,担架车上躺着的那人却是突然抬起了手,将一个小小的药瓶对准了她的面孔,食指稍一用力,带着一股极为特殊香味的喷雾便出现在了空气之中。

不能呼吸……夏小青刚反应过来,鼻腔内却是已经吸进去了几大口含着喷雾的空气,一阵剧烈的眩晕感猛然冲进她脑海之中,双眼中更是不断出现幻觉,仿佛身周的一切都在围着自己旋转,而后眼前一黑,身子便软软摔倒在地。

在夏小青意识还存留的最后一瞬间,她看到那些穿着白大褂的人冲进了新生儿特殊护理室内,而后小心翼翼的抱着一名孩童从其中走了出来!夏小青竭力伸手想要去抓,想要去夺,但身上却像是放着千钧重物般,完全无法抬起手!

产房之内,廖漫云额头满是冷汗,曼丽的面颊苍白如纸,双眼紧闭,手紧紧捏着床单,口中更是不自禁的发出阵阵如泣如诉的梦呓声:“不要带走我儿子,求求你们,不要将我的孩子带走,求求你们把他还给我!林白,你在哪里?”

万里高空之上,机舱内的林白猛然抬头,额头上大汗淋漓,双眼中更满是惊慌之色。

一定不是真的,这个梦绝对不是真的,而梦里的那些事情我也决不允许在现实中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