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74章 孩子究竟去哪了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人都被你踩在脚底下了,哪还有人动手!”虽然发丝凌乱,面容憔悴,但宁欢颜和羽山月叶还是第一时间就听出说话之人乃是林白,双眸之中不由得有些泪珠闪现,娇憨道。

林白听到两女这话,这才感觉自己脚下边是有些不大对劲,身子朝旁边一挪,看到脚下赫然踩着一具尸体,肋骨断折从胸口戳出,眼看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林白,你怎么从天上蹦下来了?”朝着林白身上缠着的降落伞,宁欢颜疑惑道。

“一句两句现在也说不清楚……”林白笑着摇摇头,伸手扯下捆在身上的那些线头线脑,然后赶紧活动了一下身体,从高空跳落下来,虽然有赵九思给自己当了人肉缓冲垫,但双脚却还是有些发麻,“漫云那边怎么样了?母子平安么?”

宁欢颜轻笑道:“我们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走吧,赶紧看看她们去!估计漫云现在也想你的紧,生孩子前还在那念叨你怎么还不回来!”

“你们俩先回去,我和许老有几句话要说!”转头朝许叟、李观鱼和柳闲鹤三人扫了眼,林白摇头道,他和这三人之间还有些事情未了解,刚好趁着今天得见,将事情一并解决了。

“二十余年前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了吧,我不否认那些事情……”等到两女的背影从小树林内消失之后,许叟苦笑着微微摇头,而后突然挺直身躯,抬起头颅,闭上眼睛,朗声笑道:“这也是我欠你们林家父子的,你要是想要我的命就尽管来拿吧!”

李观鱼和柳闲鹤二人听到许叟这话,一个个神色也是变得难堪至极,不过却也都没多说什么话,学着许叟的模样,想要来个引颈就戮!

但良久之后,许叟却是见身前没有半点儿动作,不由得睁开眼睛,朝林白看去。

“如果换做以前,我肯定会要你的命。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也明白,有时候想做成事情是得有牺牲;而且事情的对错就算是后人都很难去判断,更不用说是当时置身事内的人!”林白轻笑道:“二十余年前你害我林家一条命,二十余年后又救了一个,就算抵平了吧!”

“林白……”许叟此时已然不知道该如何说话才好,在看到林白神兵天降之后,他想了很多种可能,甚至还想过自己死后会被埋到什么地方这个问题,但均是没想过,林白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断,这一切都是他所始料未及的事情。

“几位前辈冒着天道反噬的危险前来帮助林某一家老小,实在是高义之人,如果对这种人出手,那我林白岂不是猪狗不如!况且在昆之时,我已答应陈老,诸多往事,尽付笑谈中。”

朝面如金纸,已然昏倒在地的李观鱼扫了眼后,林白接着道:“李前辈方才施展术法时引发天道反噬,怕是伤了生命本源。两位前辈还是尽快带他回去调养,等此间事情了结之后,我会派人送太岁到神算局,以此为李前辈恢复生命本源!”

“多谢!”许叟和柳闲鹤相视一眼,而后冲林白拱拳行了一礼,沉声道。

如果说先前对林白一笑泯恩仇是敬佩,那现在就是敬服,他们本以为李观鱼定然难逃此劫,但却没想到林白居然舍得拿出太岁那种异物,来替李观鱼弥补生命本源,延长寿元!相比于他们做的事情,这份恩情可就大多了!

“几位前辈不要客气,华夏现在还离不了你们几位坐镇!我做这些事情,不过也是尽些绵薄的心力而已!”林白见状也急忙拱手还了一礼,而后轻笑道:“太岁我会让陈老尽快给你们送去,如今我就不多陪几位了,还是先去医院看看我家妻儿!”

话音落下,林白便也没再耽搁,朝着医院大楼便走了过去。看着林白的背影,许叟和柳闲鹤脸上满是感慨之色,相视一笑之后,伸手搀起地上的李观鱼,朝着医院外缓缓赶去。

冲进妇产科大楼之后,林白却是发现大楼内的气氛古怪无比。原本得知自己归来,而且廖漫云又生了个大胖小子的喜讯,应该特别喜庆的刘家人却是显得无比沉默。而且在一家人身周都还围着几名医生,面上带着忐忑之色,似乎正在解释什么。

而刘老爷子更是如一头愤怒的雄狮般,在走廊尽头,手持电话大声咆哮。

这和常理截然不同的画面,登时便让林白的脚步沉重了许多,看着所有人的面孔,林白心中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自己梦中看到的那些事情,真的成为了现实?!

“林白……”当看到林白的身影缓缓出现之后,正被贺嘉尔揽着不停安慰的夏小青猛然抬头,泪眼婆娑,朝着林白便奔了过来,紧紧抱住林白之后,哽咽道:“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没有看好小宝宝,你要怪的话,就怪我好了!”

“小青姐,你先别哭,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说清楚!”听着夏小青的话,林白心中愈发的没着没落起来,他实在是不明白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赵宋后裔相师被许叟等人拦在大楼之外,更是尽数被歼灭,怎么会有其他人闯入这里面。

夏小青抬起朦胧的泪眼,轻声道:“本来是我在新生儿特殊护理室前看守的,但是突然出现了几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着担架车,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担架车上那人就朝我喷了些喷雾,然后我就昏倒在了地上,小宝宝也被他们给偷走了!”

“医生刚才给小青姐验过血,那些人冲她喷的是给麻醉做开颅手术病人的高浓度乙醚。”贺嘉尔轻叹了口气,然后道:“老爷子已经开始联系燕京城内的公安部门,准备开始全城搜索,就这么点儿时间,他们应该跑不远的!”

话虽如此,但贺嘉尔脸上却还满是担忧之色,如今科技进步日新月底,交通手段更是先进无比,虽然事情发生距今只有短短一个小时,但却已经足够发生太多事情了。而且小宝宝还是个早产儿,只能在暖箱护理,这么长时间,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意外。

“小青姐,事情发生的突然,换了谁都不会想到居然有人乔装打扮成医生,这事不能怨你。”林白轻轻拍了拍怀中夏小青的肩膀,安慰了她一句后,忧心忡忡的朝产房那看了一眼,轻声道:“漫云知道这件事情么?”

“漫云姐还在术后的昏迷中,估计要到明天早上才能清醒过来。”贺嘉尔咬紧嘴唇,沉声道:“林白,今天晚上到明天早上,是救人的黄金十二小时,如果天亮之前还是找不到小宝宝下落的话,恐怕就……”

虽然贺嘉尔话没说完,但林白很清楚她后面的话是什么意思。如果在十二小时内还找不到的话,那他就有可能出现在全国任何地方,甚至可能走出国门,到时候人海茫茫,就如大海捞针一般,就算林白推算之术高明无比,怕也是无能为力。

而且这十二个小时内,若是小家伙没有得到足够好的照顾条件,恐怕也保不住性命了!

“既然我回来了,那你们就放心好了,一切有我!小家伙他福大命大,这次绝对不会出事儿!”贺嘉尔等人不知,但林白却清楚廖漫云肚子里这个小家伙乃是潜龙之命格,贵不可言,遇难定能化险为夷,拍了怕两女后,接着道:“你们看着点儿漫云,我去问问老爷子!”

贺嘉尔闻言伸手将夏小青从林白怀里掺扶过来,虽说林白回来,对几女而言就像是顶天柱重新出现般,但如今这样的情况,却也仍叫她担忧无比。

“烟!”见到林白走过来之后,暴跳如雷的刘老爷子冲林白伸出手搓动两下,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重外孙从眼皮底下被人偷走,这对打了小半辈子仗,搞了一辈子战术研究的刘老爷子而言,无异于狠狠抽了他一耳光,除了烟之外,还有什么能排遣这份郁闷!

林白叹了口气,但却也能理解老爷子的心情,还是递过去根烟,而后道:“烟这东西,还是少抽为好,我这次回来带了些之前在缅甸找到的好东西,等等给您些,泡酒喝!”

“你小子别给我打这些马虎眼,你现在心里是不是怨死老爷子我了,你一大胖小子,活脱脱在我眼前被人偷了!”刘老爷子抽了口烟,摆了摆手将林白的话打断,而后道:“该布置的我都已经布置下去了,今天晚上就算是把四九城翻个底朝天,我也要把小家伙找出来!”

“我知道老爷子您一定会尽力,这事儿我要怨的话,就只能怨偷走小家伙的那些人!只是我实在是不明白,我什么时候结下了这样的冤家对头!”沉默良久后,林白也给自己点了根烟,深吸一口,然后面上满是苦涩之意,道。

刘老爷子闻言叹了口气,然后抬手轻轻拍了拍自己这大外孙的肩膀,他知道,现在虽说所有人心里都苦,但恐怕也苦不过林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