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75章 逆天寻人(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燕京城内,昨夜狂风骤雨,电闪雷鸣,而且在这突发的异象出现后。在大街小巷更是突然出现了许多警车,更是有警察奔赴街头各处,盘查不已。

尤其是燕京城的那些小旅馆和娱乐场所,更是成了警察查询的重中之重,甚至各别区域,一晚上居然有三波警察来袭,规模之大,可谓是罕见至极。而且让这些人更为不解的是,这些警察盘问的问题就只有一个,有没有见到有陌生人带着小孩子出现在此处。

而且紧随警察其后,更是出现了一大群身着黑色西装的神秘人,而这些神秘人所要做的事情也同样是要找出那个孩子的下落,但和警察不同,他们则是许以重金,只要谁能够提供线索,便可以拿到十万的奖励,如果有人将孩子带去,则可以拿到百万巨额奖金。

难不成是因为丢了个孩子,所以四九城的这些警察才惶急成这幅模样?!而且到底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些神秘人居然会许以如此厚利来找寻那个小孩子?!那些遭到盘查的老板和路人,听到这问题之后,均是好奇无比,甚至开始揣测究竟丢了孩子的是哪家!

这番苦苦寻找下来,一众警察虽说却是揪出了不少以前没发现的龌龊之地,更是逮到了不少罪犯,但那个孩子仍旧没有丝毫音讯;而那些许以高价的神秘人,除了应付些想钱想疯了的家伙外,也没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那孩子就像是从医院偷出来之后,便人间蒸发了般。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让赵九思带着那么一大帮人前去抢个孩子都能给我办砸,还有你们这些人,找个刚出娘胎的毛孩子,居然都找不到,我养着你们还有什么用!”燕京城某会所内,一名留着寸头的年轻人对昨夜寻找小孩的那群黑衣神秘人痛骂不已。

听着这年轻人的话,那群黑衣人虽然心中有所不忿,但却是连一个字都不敢多说。他们很清楚身前这个年轻人究竟是有多暴戾,如果在气头上招惹他的话,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大佬,燕京是交通枢纽,那孩子被偷出去之后,恐怕就被人给运出去了,我看不如咱们缩小范围,把注意力集中在车站和机场这些地方,也许能查出来些有用的消息!”看着年轻人的模样,他一名手下,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道。

年轻人闻言朝着桌子一巴掌拍了下去,朝战战兢兢的诸人扫了眼,沉声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找去!那孩子是早产,得有暖箱,肯定有人会注意到!”

一众黑衣大汉听到年轻人这话,哪里敢再多逗留半分,转头朝着屋外便溜了出去。

“林白,我赵士衍一定会在你之前找到潜龙的下落!他身上承载着的气运和希望,只能为我赵宋后裔相师所用,任何人都抢不走!”等到一众黑衣大汉走出房间之后,赵士衍紧紧握住身下老红木座椅的椅角,面容狰狞道。

话音落下,砰然出声,那坚硬无比的老红木椅角竟然生生被他捏了下来,手劲惊人至极!

……………………

“林白,警部那边也还是一点儿头绪都找不出来!”昨夜的事情早已将贺老爷子惊动起来,大半夜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坐镇医院,一个接一个电话开始催促警部的人着手处理,昨夜燕京城之所以能出动那么多警力寻找,有一大半都是他老人家的功劳。

但让贺老爷子没想到的是,他昨夜托了那么多人情,几乎是厚着这张老脸把所有能动用的关系都动用了,可居然还是没能找出来丝毫线索,这事情真是奇了怪了!

“你说就这么个孩子他们能藏到什么地方去!”刘老爷子朝走廊外已经有些熹微的天光扫了眼,然后忧心忡忡的看着林白,沉声道:“天一亮漫云就要醒了,到时候咱们这些人可怎么给她交代!一群大活人连个刚出娘胎的小毛孩都看不住!实在不行,老子就调人来找!”

“老爷子,这事儿使不得。贺老调动警部就已经落人口舌了,若是咱们再把部队涌上,恐怕少不得有人来请你们喝茶了!”烦躁无比的在头上抓了一把,林白温声对两位老人劝道:“漫云那边我给她交代,两位老爷子,你们还是赶快回去休息吧,这都熬了整整一个晚上了!”

“事情处置的怎么样了,孩子找到没有?”说话的功夫,张三疯等人却是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昨夜林白跳伞之后,飞机迫降天津机场,他们一行人没敢耽搁,一路紧赶慢赶,总算是在天亮之前赶回了燕京,然后到了这医院。

一看诸人脸上的神色,陈白庵便知道事情恐怕出了变故,当即便急忙改口,劝慰道:“放心吧,那孩子不是福薄的命相,天下没人能害得了他,绝对能够化险为夷,平安归来!”

事实上陈白庵这话却也不是假话,廖漫云在怀上这个小家伙之前,她父亲在骊山的墓葬因为五行逆转,从大富之穴变为登龙之穴,气运已然开始加身。这小家伙受孕之时,命格便受到庇佑,为潜龙之象,富贵逼人,这种生来便有大气运的人,怎么会轻易夭折。

“我倒是不担心他会出事儿,我心里边怕的,您老应该也清楚……”听着陈白庵的话,林白苦笑出声,脸色要多难看就多难看。

有关那个孩子的命格,陈白庵知道,他林白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但越是这样,便越是叫他心里边惶恐。这就跟小时候大家伙常看的《葫芦娃》那般,本事最大的七娃被蛇精弄走,从小灌输蛇毒,长大后就和蛇精沆瀣一气,跟兄弟们对着干。

动画片里面还能有个什么莲台来使这七个小葫芦娃同心协力,但现实中哪有这种东西!若是这孩子真被自己的冤家对头弄走,说不得以后调教成什么样,而他身上那股子滔天气运,注定以后成就非同小可,愈是这样有本事的人,一旦心思乱了,危险就越大!

“林白,漫云醒了……”就在诸人唉声叹气之际,从产房门口突然传来贺嘉尔的声音。

林白闻言一楞,面上苦涩愈发深重。常言说得好,母子连心,廖漫云辛辛苦苦把孩子生下来,可如今却闹出来这样的事情,自己该如何跟她交代……

不知道到底是走了多少步才走进病房,但林白知道自己每迈出一步的都仿佛比以往沉重了千百倍般,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廖漫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个初为人母的女人。

“怎么一幅愁眉不展的模样,是不是小宝宝出什么事儿了?”廖漫云先见贺嘉尔神色不大对劲,此时看林白又是一幅愁眉不展的模样,抬手便想去掀身上的被褥,急声道:“小宝宝在哪里,我要去看他,医生不会不让我见的!”

“孩子没事儿,就是出了点儿小小的意外,被送进新生儿特殊护理病房后,不知道被什么人给抱走了!”看着廖漫云吃力无比的模样,林白急忙伸手摁住她,然后哽咽着嗓子道。

话音落下,廖漫云整个人犹如遭到雷殛般,重重靠倒在病床上,面色更是如死灰般,而握着林白手腕的手则是不自觉的抓紧抓紧再抓紧,甚至已将林白的胳膊捏出了几道紫印。

“老爷子他们已经派出人手去寻找了,应该能找到一些线索!你放心,不管是谁偷走了孩子,也不管他躲在天涯还是海角,我一定去抢回来!”看着廖漫云失魂落魄的模样,林白心中不禁一酸,眼圈已是有些发红,神色说不出的凄凉。

“是我没照顾好你们,要是我在你们身边的话,就不会出这种事情!”林白缓缓走到床头,将已是泪眼婆娑的廖漫云抱在怀中,沉声道:“漫云,你要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我一定会把他找出来,也一定会让那些抢走我们宝宝的人付出代价!”

廖漫云沉默不语,只是将头紧紧的埋在林白怀中,手紧紧的握着握着林白的手腕,此时此刻,除了用眼泪来宣泄心中的悲哀之外,她真得再找不出其他可以释放心中悲伤的途径。

产房内凄凉无比,而产房外气氛也好不到哪去,宁欢颜、司马懿兰、沈小艺、贺嘉尔、羽山月叶和夏小青六女也是抱作一团,眼中泪水不断涌出。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几人情同姐妹,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如何能不让她们心伤,如何能不让她们绝望。

而张三疯和陈白庵等人看着几女这幅模样,也是不自禁的开始抬手抹起了眼角,虽说这么多年下来,生离死别的事情他们早就经历了不少,但在这样的时刻,心中那些悲伤的情绪却还是根本无法掩盖,只能任由泪水来冲刷。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我也不管你们究竟想要做什么,更不管你们究竟有什么手段。既然你们将我儿子夺走,而且让我的亲人和女人这么伤心,那我林白就算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找出你们的所在,不把你们这些人碎尸万段,如何能让心中愤怒舒缓。

“陈老,准备阵法,我要逆天推演,找出他的下落!”沉吟良久,林白神色坚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