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78章 真正下落(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70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天地之间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雨给冲刷的干干净净,那些夏日里的浮尘尽数被驱散,而蔚蓝无比的天空,此时更如一块通透的蓝宝石般,叫人望之便心旷神怡。就连那些路旁的植被,都被雨水冲刷的干干净净,碧绿的枝叶散发着生机。

但在林白那四合院内此时到处都是淤泥,花花草草更是被方才的雷暴摧残成了碎渣,原本一处富丽堂皇的院子,此时变得比那收破烂的地方还有些不如。

“林白,你没事儿吧……”陈白庵和张三疯挣扎起身,走到林白近前,温声问道。

“没事儿,歇会儿就好了,死不了人!”林白如今实在是没有半点儿力气,微眯着眼睛,应了句后,轻声道:“陈老,你帮我解解天火同人六二变后的卦象。”

“驿马动,火迫金行,大利西方这句话简单,说的乃是离火变动,改换方向,朝西而去,便会会有意外的收获。用在我们的身上,说的便可能是那小娃娃现如今正去往西方!”

“上乾下离,天火同人,六二,吝道也……”听着林白讲出来的卦象,陈白庵眉头紧皱,思忖片刻后道:“此乃易经第十三卦,象曰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利君子贞。而六二之变则意为因遇危难,聚同族于宗庙,占卜吉凶!难道那小娃娃是被某个垂危的宗教绑走了?”

听着陈白庵的话,林白和张三疯两人眉头均是紧紧皱起,开始在心中仔细思忖这个即在西方,而且又有些垂危的宗教究竟是什么。但西方宗教繁杂诸多,除却天主教派之外,其他各种宗教都可以说是岌岌可危,想要从这里面确定出来一个无异于大海捞针。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有个大概的头绪,知道该往什么地方下手了。等休息会儿让老贺联系下宗教事务局的一些头头脑脑,看看他们那边记录的有没有近前前往燕京的宗教团体,这样挨个排查的话,应该会简单一些!”陈白庵轻叹了口气,沉声道。

说句老实话,对得到如今这个结果,虽然说算不上失望,但心中难免有些不值的感觉,如此辛苦推算只是得出这样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委实叫人心里难受得紧。

不过这事情倒也不能怨林白,普天下能够推算亲近之人命理还能从天道反噬下存活的相师少之又少,而且那小子因为受外公升龙之穴福佑庇护,生下来命格便为潜龙之数,本身气运滔天,寻常相师想要推算他的命理和运程已是艰难无比。

而林白能够打破天机屏障,得出‘西方’和‘教派’这两个要素,也算极为难能可贵,甚至在古往今来的奇门江湖历史长河中,都能数得上号!

“小子,我看你这四合院这段时间怕是住不了人了,你们又那么一大家子,我那什么东西都有,你跟你媳妇儿她们说说,都让她们搬到我那去吧!”陈白庵喘了口气,朝着狼藉一片的院内扫了眼后,冲林白摇头苦笑道。

听到陈白庵这话,饶是林白身体有恙,却还是强撑起身拱手致谢。要知道陈白庵此举可不单单是拱手送出一套在燕京城寸土寸金的四合院这么简单。

三人此时所在的这四合院因受到天道反噬的原因,天地元气纷繁,五行错乱,若是贸贸然住人,难免牵扯因果,甚至有可能惹上林白身为相师命格中所有的五弊三缺之变。而陈白庵让几女前往他的住所,便等于是将这因果承担于己身,这如何能让林白不敢动。

“老朋友你果然好大的手笔,你那处四合院我之前听说一名富豪说了那么多次,而且开到那种价码你都不肯相让,如今居然拱手送人,实在叫在下佩服!”就在此时,从门外却是突然传来一阵爽朗笑声,但听声音,便能判断来人定然是位慈悲善目、精神矍铄的老人家。

“王敬斋?”陈白庵闻言脸上也是露出一抹笑容,而后疑惑道:“你不好好的在牛街礼拜寺做你的阿訇,跑到我们这里做什么?”

“你们在这闹腾出来这么大的动静,别说是燕京城,就算整个华夏奇门,怕都是把目光聚集在这。我离得这么近,顺道路过的时候难道还不能过来看看?”

大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而后从门外走进来一位,头上带着白色小圆帽,架着一幅金边小圆眼睛,颌下留着一大把胡须的年迈老人,不过虽然有眼镜的遮挡,但这老人双眼神光凝而不散,聚而不威,显然也是一位奇门中的高人!

“天地元气紊乱到如此地步,而且地脉龙气更是变化这样之大,想来方才此处的天道反噬威力非同小可啊!”走进院内后,王敬斋老人朝着四下逡巡一番后,倒吸了口了冷气,转头看着一侧的林白,沉声道:“早就听闻林小友手段高明,却没想到竟已到了这样的地步!”

“前辈目光如炬,一切无所遁形,不知道您来此处究竟是有何事?”天道反噬刚刚结束,这王敬斋便出现在了此处,事情哪会像他说的只是路过那么简单。

陈白庵挣扎起身,轻笑道:“你们穆斯林规定,禁止找抽签者、算卜者、看相者、算命者,以及相信他的话。咱们俩知晓对方也有多年,我怎么不知道你的脾性,如果真是图个看热闹的话,你怎么会来此处,坦白吧,究竟为了什么事,竟然打破了你坚持这么多年的规矩?”

“在你面前,的确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既然如此,那我就明人不说暗话。你们几位方才硬抗天道反噬,都要行那占卜之事,是不是为了寻找林小友那名刚呱呱坠地的婴童下落?”王敬斋闻言眼中精光闪烁片刻,而后转头看着林白等人沉声道。

话音落下,场内一片寂静。虽然说为了寻回林白丢失的儿子着实出动了不少人力物力,但对外却均是没有透露出丝毫消息,即便是燕京奇门中人恐怕也还没得知这个消息。而王敬斋此时突然出现,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如何不叫人心惊。

而且更为使人惊诧的是,这王敬斋信仰的乃是伊斯兰教,教众向来有规定不允许和林白、陈白庵这种人接触,但王敬斋此时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前来,定然隐含深意。

“王老先生说的不错,不知道你可否知道犬子的下落?”林白闻言眼中精光闪烁,双手抱拳朝王敬斋一拱,沉声问道,话语声中满是不可拒绝的质询之意。

“不错,我的确知道贵公子现在身在何处……”王敬斋此人倒也利落,听到林白话后,再没半点儿推脱,脸上笑容未减,温声道:“但是我要和林小友你谈个条件,只要你能满足我的这个条件,我就把贵公子的去处告知与你!”

“王老先生请讲,只要能找回我儿子,不管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林白闻言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挣扎起身,冲王敬斋一躬到底,急声追问道。

需知道这孩子可以说就是廖漫云的命,而且他身上干系甚大,若是以后真出了什么变故,恐怕到时候就算是林白都摁不下来。最要紧的是,诸人费了这么大功夫,推算出来的结果还笼统无比,而王敬斋此时的话就像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林白如何能不抓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