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80章 道别离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96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小宝宝被人偷去了麦加?”当听完林白的话之后,廖漫云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感不自禁袭来,她实在是没想到,只隔了这么短短的一晚,从自己肚子里掉出来的那块肉,居然跨越了千山万水,去往了那么遥远的一个地方。

林白见状伸手揽紧了廖漫云,轻声道:“漫云,相信我,不管小家伙被人带到了哪里,我都能把他全须全尾的带回来,要是有一丁点的闪失,我叫那些人拿命来赔!”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却又是要出去冒这种险。也怨我不争气,要是能坚持坚持,再晚上两三个月把他生下来,也不会有现在的事情。”廖漫云轻叹了口气,有些哀怨道。

说实话,林白方才刚走进医院的时候,委实是把她给吓了一大跳。身上衣衫破破烂烂,不少地方都成了焦黑状,而且身体上还有不少没结痂的伤口,一走进病房,就带着那么一大股血腥味道,若不是几人朝夕相处许久,廖漫云恐怕都要认不出这是林白。

此时在听到林白又要前往麦加寻找小家伙,廖漫云心中没来由的便有些担忧。单单是为了卜算小家伙的下落便落得这样的下场,若是去了麦加谁也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在等着林白,如果出了什么三长两短,廖漫云不想刚失去孩子,又丢掉丈夫。

“这些事情哪是我们可以控制的,而且你也不是不知道这孩子的命格,哪怕你像李靖夫人那样怀胎三年零六个月,也一样少不得有人来争抢。”林白轻轻拍了拍廖漫云的小脑袋瓜,笑道:“放心吧,只要事情忙活完了,咱们有的是时间在一起,只怕你们到时候嫌腻歪!”

廖漫云听着林白这不着边际的玩笑,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那模样煞是可爱。

“哟,你们这小两口真是把这里当自家后院了,讲的什么笑话乐成这样,也说出来让我们开心开心。”就在此时,一向大大咧咧的宁欢颜却是走了进来,朝两人扫了眼后,打趣道。

廖漫云捂着嘴笑道:“我们在商量该怎么惩治欢颜妹妹你呢,要治你一个看守不利的罪名,好好毒打一顿。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拿我们寻开心!”

看着两女打趣的模样,林白从进房门开始就悬着的一块大石终于坠落于地。麦加那边的事情,事实上他并没有那么担心,他担心更多的则是廖漫云,害怕她承受不住这个打击,若是自己去了麦加之后,碰上事情,耽搁些时日,她心里保不齐生出什么念头。

但现在看宁欢颜和她之间的相处,林白心中这个想法总算消解。自己不在的日子,有亲如姐妹的几女这么照顾着廖漫云,却是能减去不少自己的后顾之忧。

“林白,你赶紧下去吃饭吧,老爷子他们可都在等着你呢。漫云姐这有我陪着就行了。”闹腾了一会儿后,宁欢颜这才把来意给说了出来。

林白笑着跟二女打了招呼后,便朝着楼下餐厅走去。一来二去耽搁了这么久,两位老爷子怕是都等急了,如果再不给他们说说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怕是要上楼来拿人了。

等到林白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后,廖漫云缓缓撑起身子,靠在床头上,然后看着宁欢颜轻笑道:“欢颜妹妹,小青姐现在肚子里也有小家伙了,就剩下月叶、小艺和你了,你要是再不抓紧点,说不准可就要落个最后一名了!”

“我跟他的时候就说清楚了,我也不要什么名分,生不生孩子也是我自己做主。我才不像你和嘉尔那么急,我还没做好要个小宝宝的打算呢!”宁欢颜闻言脸上不禁露出一抹赧红之色,但一张嘴却像是煮熟了的鸭子的,硬的不得了,丝毫不肯松口。

说句老实话,这事情哪里是宁欢颜不想,小景行一天一个样,变着法儿的可爱,早就让她眼馋无比,也想有个自己小宝贝带着,但这事儿哪是她一个人就能急出来的,而且别看她平时大大咧咧,但真到了这种事情上,脸皮却比其他人都薄。

廖漫云眼光何其毒辣,而且加上平时的那些表现,如何看不出来宁欢颜心里边的这些小九九,当即笑道:“你过来,我教你一个办法,保准有效!”

“真的?”宁欢颜一听这话,双眼中登时便放出精光,但旋即觉得不大对劲,刚回过神来,却看到廖漫云正带着一脸促狭的笑容望着自己。

“想就是想,不想就是不想,傻妹妹你何苦这么骗着自己!”廖漫云轻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压低声音道:“我今天晚上就把林白交给你了,到底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

“林白他今晚不是要陪你么……”宁欢颜面颊此时红的更像是要滴下水来般,而且连耳朵根都变成了粉色,恐怕打死林白都想不到宁欢颜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廖漫云嘿然道:“姐姐我可是把机会给你了,要不要把握,你自己看着办就好。”

宁欢颜沉默不语,只是在那低头撕扯着衣角,一幅未过门的小媳妇儿模样,不过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珠却是骨碌骨碌转动不停,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事情。

将小家伙的事情悉数告知两位老爷子还有一众亲人后,林白自是陪着他们慨叹了几句。遇上这么件事,再加上奔波劳累了一整天,众人哪还有什么胃口,草草吃了两口饭后,刘老爷子便带着刘家亲眷回了大院,刘母本欲留下,却也被林白给劝了回去。

四合院被毁的也七七八八,病房虽说是高护单间,但地方却也并没有那么阔绰,几女排好了给廖漫云守夜的顺序后,便去医院外的酒店开了几个房间。按着林白的原意,是打算在离京前多陪陪廖漫云,但谁想到这小妮子居然死活不依,非让林白去酒店睡。

百般无奈之下,林白只得悻悻然去了酒店,思前想后将白日里的事情捋了个清楚后,困意终于袭来,他这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但没成想,睡到半夜之时,却是突然听到房门咔嗒一声,而后一个人蹑手蹑脚的走进房间,掀开被子便进了被窝。林白本就是个练家子,感受到身边的动静,当即便清醒过来,手朝着那钻进自己被窝那人的胸口位置便兜了过去。

但手刚一伸出,却是碰到温香软玉一团,而且更是如颤颤巍巍的果冻般弹性十足,而且那手感和幽幽香味更是熟悉无比,只是这么短暂一接触,林白便生出一阵口干舌燥之感。

“欢颜,你大半夜的不睡觉,怎么偷偷跑来了我这?”一边伸手在宁欢颜身上肆意逡巡,将那些久别的美不胜收之处尽皆抚慰了个遍,林白这才轻声问道。

宁欢颜早被林白的魔鬼之手撩拨的神魂颠倒,一双火热的嘴唇在他身上乱亲个不停,而后颤着声音道:“嘉尔有了景行,漫云姐有了那个小家伙,就连小青姐都有了,说起来我跟着你的时间也算第二,到现在还没动静,不被姐妹们给笑话死……”

“小青有了……”林白闻言一愣,脸上喜色还没露出来,身旁的宁欢颜却是已翻身上马,将自己紧紧压在身下,火热的小舌在身上肆意舔舐不停,口中迷乱道:“今天晚上你是我一个人,谁都别想抢走!”

话音甫一落下,林白便觉得从腰下传来一阵湿濡紧皱之感,而且更是有不少春潮将自己的双腿都打得精湿一片。那种酥麻舒爽的感觉一会儿飞向九霄,一会儿又冲到云端,着实叫人无比沉醉。

而宁欢颜此时更是心神俱乱,在林白身上疯狂扭动不止,双手更是不自禁的抱紧林白的脑袋,将其紧紧捂在自己高耸柔软弹嫩的胸腹之间,不断从口中发出如泣如诉,如同阳春三月小猫叫春时候发出的那种呻吟声。

室内虽然黑夜笼罩,但春色却是美不胜收,春光一片更是将那离别之意生生冲淡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