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82章 神秘男子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从华夏并没有直达沙特阿拉伯的航班,所以林白等人想要去麦加,就必须先从番禹转机迪拜,然后再从迪拜飞抵吉达,继而才能到达麦加圣城。

但等到林白等人抵达广州之后,却是意外发现,从此处赶往迪拜的航班可谓是一票难求,不得已之下将电话打给何明林出面调停一番后,才总算给林白一行人弄到了足够的票,但饶是如此,几人在头等舱的座位却还是被打乱,不能连在一起。

“这样就成了,反正也就三四个小时的航班。何叔生平最讨厌的就是托人情办事,这次拉下脸替咱们几个弄票就够难为他的了,要是再麻烦他,我以后就没脸见他了。”

看着张三疯捏票叹息的模样,林白又宽慰道:“师兄你还真别叹气,你运气这么好,说不准邻座就坐着个大美女,到时候小聊几句,总比挨着我们这几个糙汉子强不是?”

话音刚落,候机厅内便响起空城小姐甜美的声音,开始催促诸人登机,航班准备起飞。几人互相交代了几句之后,便急急忙忙朝着飞机上赶去。

本来燕京发生的那一档子事儿,再加上昨夜以及清晨和宁欢颜之间的鏖战,林白的精神头就差,本想着上飞机后好好睡上一觉,但坐到位子之后,眼睛刚闭上,耳畔却是传来一个小小的惊呼,而后一个尖锐的公鸭嗓在林白耳畔炸响:“这不是林少么,您这也是要去迪拜?”

这阴柔尖锐的声音一出,顿时使得林白睡意全无,浑身上下更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睁眼朝声音传来的地方一看,只见一个穿了件粉红衬衫,打着根粉红领带,下身一条粉红裤子,还带了幅粉红镜框,脸上带着笑,捏着兰花指,若不是说话喉结耸动,都看不出是个男人的家伙,在那娇滴滴的在那呼唤自己。

一看到这人模样,林白便觉得一阵头大,更是下意识的将身子朝远处侧了侧。好好的一个大老爷们搞得这么骚干嘛,说话也不好好说话,还非得捏个兰花指,难不成是唱昆曲旦角唱习惯了,但出于客气,还是道:“这位先生面生得紧,咱们在什么地方见过?”

“讨厌,林先生你还是幽默,人家都这打扮,您还叫我先生,应该叫我小姐才对啦!”那粉红男兰花指一摆,做出一幅娇羞模样,接着道:“当初林少您在番禹开公司的时候,我听朋友说您手段高明,刚准备去找您,谁知道却是人去楼空,叫人家好是伤心了一阵呢!”

还好老子走得早,要不然当时见到你这个明明是男人,却非说自己是女人的家伙,不知道得给恶心成什么模样。虽然心中烦躁,但也林白不好发作,更不想多和此人纠缠,便敷衍道:“天意使然,谁都无法改变,今日相见也算咱们的缘分,不过我却是有些困……”

“不是缘分是什么啊!”那非男非女的家伙兰花指又是一摆,急声打断了林白的话,捂着嘴娇笑道:“既然林少你也讲究一个缘字,咱们相见也是缘,不如您也给我看看手相什么的,当然要是您不介意的话,我吃点儿亏,让您给我看看全身相也是可以的!”

听着这话,林白心中的寒意更甚,甚至都有点儿想骂娘的冲动。老子清清白白一个大老爷们,家里六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看都看不过来,若是看你这男不男女不女的玩意儿,那还不如把自己的眼睛戳瞎,还特么你吃点儿亏,我看是我遭罪才对吧?!

没等林白开口,飞机却是突然一阵剧烈的颤抖,而后一阵剧烈的晕眩感便传来。林白心知这是飞机起飞前的征兆,也没在意,但身边那极品此时一双手却是不断拍打着胸口,嘴里大呼小叫,眼珠子更是朝林白瞟个没完,若不是身上有安全带,怕都是要扑倒林白怀里去了。

头等舱诸人哪里见过这种情况,一个个眼神不自然的便往林白这望了过来,然后便是一脸诡异无比的笑容,显然是把林白和这极品男当成了一对强攻弱受。就连一旁的小空姐都是不自禁的捂着嘴偷笑不止,显然心里也是把林白和极品男划到了一起。

看着诸人那似笑非笑的玩味眼神,林白心头那叫一个愤懑,自己这是倒了哪辈子的霉,坐个飞机居然还能遇到来这么个极品!

“这飞机哪里都好,就是起飞的时候叫人家难受的不行……”等到飞机平稳下来,极品男笑吟吟的转过头,也不管林白是不是头侧到一边不看自己,接着道:“林少,您就给人家看个相嘛,就算是人情债肉偿我也可以啊!”

看你大爷!林白心里此时真是怒了,见过没皮没脸的,但是没见过猛到这种地步的,就这模样,除了五行缺肉,命里欠揍之外还能有什么命格!

“人家芳名吴士衍,林少您就给我算算命理嘛!”说话的功夫,吴士衍又娇媚无比的冲林白抛了个媚眼,而且那双依旧捏着兰花指的手,更是快要摸到林白胸口。

“看相可以,别动手动脚的……”眼瞅自己要是不给这货看看,说不得青白的身子就要被这不男不女的家伙给玷污了,林白急忙一躲,想弄两句万金油的话随口糊弄过去便罢,朝他扫了眼后,淡淡道:“您这命是门前有树鸟不宿,天上三星接我来……”

但来字刚说出口,林白却是一愣,剩下的话生生憋回了肚子。这倒不是被吴士衍这极品男的双手捧脸,做出一幅烟视媚行模样给迷倒了,而是被这家伙的面相给震住了。

此人鼻梁高隆,山根更是极高,鼻子占脸的比例更是极大,准头方圆,鉴台、廷尉分明,而且完全不露鼻孔。生有此种面相之人,个性往往极强,意志力和决断力更是远超常人。

这样性格极为好强之人,怎么可能会是吴士衍这样一幅娘炮打扮,而且无论说话还是举手投足之间,都没有丝毫阳刚男儿气息,一幅矫揉造作的死人妖模样。面相强悍之人却要变成这幅模样,要么是八字命格有问题,要么就是为了某些事情故意为之!

心中思忖,林白身侧的另外一只手更是不自禁的掐动起来,手指变化,想要以十二字推算法假借此人的面相推衍出他的八字,而后进行综合分析,但手指变动一番后,天机却是一片迷乱,完全无法探究此人的生辰八字,至于命理更是无从谈起。

“林少,您究竟是看出来了什么啊,怎么不接着说下去,赶紧给人家说说嘛……”吴士衍见林白不吭声,又是一个媚笑,兰花指一翘,捏着嗓子对林白问道。

林白微笑不语,但心中却是思忖不断,这不男不女的家伙不但出现的蹊跷,而且命理天机被高明手段蒙蔽,显然是有古怪在!不过这样的炸药包只有放在身边才最安全,若是让他随便乱窜,万一在自己背后点了,那才最可怕。

是以林白倒也不想现在就打草惊蛇,存心想试探试探他,看看此人伪装的不男不女外表下,到底还隐藏了些什么东西,所做这一切到底又是有什么目的。

“我看你命格之中本就沾染了些桃花,却又取了个带衍的名字,却是多了一汪水,成了烂桃花之命,怕是没少经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事情吧。而且这次你怕有血光之灾!”心中思忖少许后,林白突然改变态度,做出一幅热络模样,盯着赵士衍一本正经道。

“哎哟,林少果然是厉害,就这一眼居然就看出了人家这么多年的事情。”吴士衍一幅扭捏无比的模样,伸手朝着林白轻拍了下,抛了个媚眼,接着道:“人家这次去迪拜只是想从这里转机,去沙特找我那个灾星,问问他为什么丢下人家,哪里会遇上什么血光之灾嘛!”

去沙特,事情居然巧到这种地步,听着此人的话,林白愈发的感觉他身份的神秘,但也不戳破他的伪装,轻笑道:“却也是巧了,我这次刚好也是要去沙特,你我倒是有缘!”

“那这一路可得林少您好好照顾了!”吴士衍听到这话,伸手捂住嘴,冲林白媚笑不止,眼神转动间,轻笑道:“人生这事儿倒也巧了,说是有缘却也无缘,说是无缘,谁知道一转眼就变成有缘,倒是不知道人命是不是也跟这缘分一样。”

“人命只捏在强者的手里,是死是活也只有强者才能把握。”林白闻言朝椅背上一靠,不动声色道,但眼神中却是露出一抹淡淡的杀机,此时此刻,他已然彻底确定这吴士衍绝非什么善类,定然和自己去麦加的事情有所牵连,而且说不准已经知晓自己开始怀疑他的身份。

吴士衍闻言微微一笑,手上兰花指朝林白所在位置轻轻一拍,媚笑道:“林少你本事高强,而且我听人说你身份地位更非同一般,命运什么的事情自然是捏在你们这种强者手里,我们这种小蚂蚁估计是永远没有可能放到您这种大象!”

林白却也不去理会他,只是嘴角暗暗冷笑,而心中已是开始思忖,等下了飞机之后,该如何去试探此人的手段,又怎样去查出来他的真实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