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84章 迪拜遇袭(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迪拜机场此时已然陷入混乱之中,这些乘客大多身家不菲,此时眼见得出现这种清苦,都只以为是有人想要伺机对自己下手,那叫一个抱头鼠窜的厉害,而且到了这种地步,已然不是机场治安可以控制得住的画面,而一队持着太刀杀来的黑衣人也更是不吸引人主意。

狙击手再加这么一大队黑衣人,果然好大的阵仗!当林白见到身前那一队黑衣人的时候,本能的就想施展术法,但手上印诀还未掐成,却是又感觉到不对劲,从吴士衍身边挣脱。,一个纵身朝着身前处那个领头的黑衣人便扑了过去。

这黑衣人似乎并不畏惧林白的动作,又或是已经抱定壮士断腕的必死之心,眼瞅林白朝着自己扑来,手中太刀高高举起,朝着林白的身子便斩了过去。但还没等他刀势落下,林白的身子已然如游鱼般已经黏到了他身后,而后一个肘击朝着他的后背便攻袭而去。

一切均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那黑衣人根本就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林白这势大力沉的一击朝前推搡而去!砰!又是一记极为轻微的强响声传来!

那黑衣人还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动作,脑袋便被从对面高楼上射下的子弹击穿,鲜血裹挟着脑浆迸射而出,浓烈的血腥味道散了一地,使得场内诸人愈发惊慌失措起来。

“救命啊,杀人了,林少,快来救救我啊!”就在此时,一名黑衣人却是突兀的出现在了吴士衍身侧,手中森然刀光迸射,似乎一刀就要将他砍成两段!

虽然说林白心中有些怀疑吴士衍和这些黑衣人以及那狙击手三者之间的关系,但此时一切还未大白,林白存心想要再试探一番,看看自己的判断到底正确与否。脚下一顿,朝着吴士衍所在的位置便扑了过去,动作迅速如脱弦之利箭,甚至都要带起残影。

而就在此时,那刀光已然到了吴士衍脖颈之处,似乎只要再有一秒钟的耽搁,锋利的刀刃就要将吴士衍的头颅和脖颈分家。但对于林白而言,这一秒却已经足矣!

大手一伸,林白的手朝着那黑衣人便伸了过去,但就在此时,黑衣人手中的太刀锋芒却是生生掉转,擦着吴士衍的肩膀,朝林白倒斩而去。林白小擒拿手段重又施展,身形一侧,如泥鳅般躲过刀芒,而后身形一变,就在这小小的间隙中,却是握住了这黑衣人的手腕。

手上略一使劲,便传来关节断裂的咔嚓脆响;而后林白捏着手腕,身形又是一转,一脚朝着这黑衣人裤裆便踹了过去。一记断子绝孙脚,那黑衣人应声倒地。

“林少,还是您勇猛,要不然我就死在这家伙的手里了!”吴士衍眼角假惺惺的流下两滴泪水,朝着林白就扑去,而后双手抱紧林白,将他后背生生扭转,给高楼那留下了空档。

好机会!楼顶的那年青男人看到这模样,心中大喜,毫不犹豫便扣动扳机,砰然一声,飞弹朝着林白所在的方位便飞了过去,这种弹头经过螺旋纹改造的子弹威力极大,钻入人体之后,更是会爆裂开来,造成毁灭性的伤害,就算是一块钢板挨上一下,也要被钻出个窟窿!

林白,你这次必定要死在我的枪下,就算是神仙下凡也绝对救不了你!

而与此同时,吴士衍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笑容,狠辣无比,哪里还有之前的矫揉造作之态。

“这样抱不舒服,换个姿势!”就在此时,林白脸上却是突然露出一抹笑容,而后在吴士衍耳畔轻轻开口,还没等吴士衍反应过来,林白以双脚为支撑点,却是突然一个转身,就在那颗子弹离自己仅剩下几厘米距离时,生生将吴士衍的身躯扭转,朝子弹迎了上去。

砰!一团血花溅出,吴士衍脸上的表情僵硬到了极致,而那些狰狞之色尽数收敛,盯着林白,做出一幅好像什么都不明白的模样,似乎是想要搞清楚林白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一切。

“贼子,居然刚伤害这么一个无辜的人,我跟你们拼了!”强忍住心中的笑意,林白转头朝着那些已然被眼前的状况搞得有些愣神的黑衣人扑了过去!

直至此时,林白心中已然确定吴士衍和这些偷袭自己的人之间定然有着绝对的联系,要不然不会他只要靠近自己,而且使自己的身体暴露在外时,对面高楼上的那狙击手就开枪。

事出反常必有妖,不过此时林白却是不知道这吴士衍究竟是哪路妖怪,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在刚才扭转身躯的动作中,林白将吴士衍的身子稍稍动了些,那颗子弹只是射中了他的肩膀,却并没有插进胸腹,应该能留下一条小命!

而此时在楼顶握着tac-50的那名年青男子面上已是铁青一片,从出道至今,他手里这把几乎和生命完全融为一体的狙击枪下,还从来没留下过活口,但在遇到林白之后,却是接连失守,连续三枪均是没有击中目标。

三次失败对狙击手而言意味着什么,就意味着行动完全失败,别人完全也可以通过这三次枪击判定出你的位置,甚至可以对你开始反狙击,这对一个狙击手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

闭眼深吸一口气后,这年轻男人好容易将不断波动的心神安定下来,而后从狙击镜又朝对面街道望去。但这一望,却是叫他脸上不自禁的又出现了一抹苦笑。

那群原本以高价请来,配合他刺杀的黑衣人,此时居然如土鸡瓦狗般正在被林白随意屠杀,而且从动作看来,林白的反应迅速无比,看似随意的动作,往往带着不可言说的诡异变化,在人群中居然如一只敏捷的猎豹般,将身周可能的弹道尽数封闭。

也就是说,林白此时敏捷诡异的步伐,让楼顶的这年青男人无法判断出林白下一步落脚的地点,也无法判断出林白动作的规律,更不用说准确的去瞄准击中对方。

到了这地步,楼上这年青男人已然明白事不可违,自己就算再继续开枪,恐怕也会被林白识破,而后误伤更多的人,而且时间若是继续拖延下去,总会有人发现自己所在位置的不对劲,说不得就会有警察上来搜寻,等到那时事情可就不妙了!

少爷,对不住了,事到如今我就只能先撤了!心中这么一寻思,那年青男人却是也不敢再多在此处逗留,将tac-50分拆完毕装箱之后,便想往楼下冲。

“平白无故射了小爷四枪,现在想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这世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感触到对面大楼上那股气息渐渐想要消失,林白也懒得再和这些黑衣人多动手脚,手上印诀掐动,开始勾动阴煞气息,而后顺势牵引,朝着大楼那年青男人的位置便攻袭而去。

迪拜这地方这些年虽然看上去富丽堂皇,但早年间却并不太平,此处一来是个港口,二来更是毗邻那些产油丰富之地,当初没少引发争端,枪炮轰鸣之间,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这么些年下来,阴煞气息更是浓郁无比,此时被林白印诀这么一掐动,阴煞登时倾巢而出。

“这是什么感觉?”就在那年青男人走到楼梯口之际,却是突然感觉从楼道深处,一股莫名的阴冷气息扑面袭来,这气息刚触碰到他的身体,从他心中没来由的便生出一种颤栗感。

这一步踩出之后的感觉,就像是叫他突然从太阳地下突然走到了冰原上般,温度骤降,就连心神都开始变得有些不安起来。身为狙击手,保持心态平和是重中之重,他已经训练过无数次次,只以为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却没想到今天居然出现这样的变故。

但还没等他收敛心神,脑海中却是已经有种种幻象出现,往日那些惨死于他枪械下的亡魂此时仿佛突然出现,顺着楼道向他攀爬而来,鲜血淋漓,蝇虫飞舞,委实叫人心寒。

“不可能,你们这些人都已经死了,不可能复活,绝对不可能!”那年青男人颤栗莫名,身子不自已的朝后疾退,但瞳孔却是已经散开,显然已经被眼前的异象吓得失魂落魄。

手中装着tac-50的黑色行李箱砰然落地,那些杂七杂八的枪械零件散落一地,而他身子却是不断朝后倒爬,最后紧紧靠着墙壁,瞪大了双眼,如痴呆之人般紧紧盯着门口。

雇佣兵圈内的一代狙击高手,就这样生生被眼前的幻象吓成了痴呆,连视若性命的枪械都再要,这事情若是传出去的话,不知道旁人会做何想?!

“想跟小爷我斗,也不先掂量掂量自己究竟有几两肉!”感触到楼顶处的气息变化之后,林白脸上露出一抹冷笑,转头扫了眼仍在抽搐的吴士衍,淡淡道。

街道上的战斗此时也落下帷幕,陈白庵、张三疯等人跟随林白在外游历这么久,种种术法小手段早已是修习的炉火纯青,这些黑衣人在他们眼中就如土鸡瓦狗般不堪一击。

就在此时,一阵警笛呼啸而起,迪拜警方终于在大幕落下的时候姗姗来迟。

听着忽远忽近的警笛声,吴士衍原本因为吃痛而扭曲无比的面颊,此时居然露出了些许笑意,他知道不管过程如何,自己的任务已然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