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01章 化龙分运(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天地元气的狂乱波动导致麦加城乌云笼罩,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而降,其势头似乎是想将这座四面都被沙漠所围的城镇变为水乡泽国般疯狂。

虽然雨势甚大,但街道上却还是有不少行人停留,而且这些人的目光更是出奇的整齐划一,都是紧紧的盯着位于麦加城中心的禁寺方向,眼中满是疑惑之色,似在思考那处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才会引发如此骇人的天地异象。

禁地之内,林白脚下步伐依旧变幻不定,手中印诀运转的速度更是比起先前迅速了许多,动作变换之间更是带起许多残影,犹如是飞舞于花丛之中的蝴蝶般肆意潇洒。而他的心神则是不停的跟随周遭气运变化,朝着四处分散,从那千变万化的无常中,寻得规律。

似乎是感觉到了林白的打算,禁地内的气运变得狂躁不安起来,就连周遭那些和气运混杂在一起,渐渐朝着地脉龙气转化的天地元气和阴煞气息也跟着变得紊乱,朝着四下不断的冲撞、撕扯、纠缠,仿佛要将此处的空间撕裂,让一切能够继续下去。

陈白庵和张三疯等人紧紧盯着林白的背影,眼睛一眨也不敢眨,双手也是已经捏上了印诀。他们能够感受到周遭天地元气的变化,也能感受到气运的暴乱不安,也清楚外面这种诡异气象正是因为此处龙变之地受到外力侵入之后,导致出现的异变。

假若林白无法坚持下去,或者找出气运衍变地脉龙气的规律,那不但会导致此处地下镇压的华夏气运再无法取走,而且还会因为他施加的这些外力,导致地脉龙气在形成之后,多上几分狂暴戾气,等到那个时候,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林白的额头此时满是细密的汗珠,身体更是如触电之人般微微颤抖不停,但他的脚步却仍旧是一往无前的继续踩动,手上的印诀更是不断掐动,引导心神汇入气运,借助口中念诵的咒诀来催动河图洛书,以河图洛书对气运的操纵来影响此处气运的变动。

阿卜杜拉神色更是凝重到了极致,一来是被林白所施展出的种种匪夷所思手段震惊,二来则是因为虽然不能如陈白庵等人对天地元气的变化把握的那么清楚,但他大概也能猜到这里一切出现的原因,也明白如果出现分毫纰漏的话,会出现怎样的恶果。

天幕之上,惊天动地的霹雳陡然降下,使得四周一片通明。被雷声所动,阿卜杜拉身躯陡然一颤,不自禁的朝后退却一步,但眼神却是不敢离开林白的身姿片刻。

雷声落下,林白的脚步戛然而止,原本捏成印诀的双手突然分开,在空中掐成剑诀形状,而后划过一道诡异莫名的弧线,颤抖不定的指尖指着乾宫方位的河图洛书,面色凝重,轻叱道:“河图洛书,八卦九宫,阵列五行,生死门分,阴阳变通!”

话音落下,眼眸陡然睁开,双目之中精光暴射,而原本汇聚于他身周的天地元气刹那间便顺着指尖所指方向,朝着乾宫方位的河图洛书涌去,星星点点迷离光芒,汇聚成海流,奔腾不止,犹如是夜色中的萤火虫长河般,蔚为壮观。

“纵横纪纲,阳以相阴,阴以含阳,阳生于阴,柔生于刚,阴德洪济,阳德顺昌,是故,阳本阴,阴育阳, 天依形,地附气,此之谓化始……”

“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中五立极,临制四方……”

“八门变幻,生死逆转,气运和合,天盘直符,地盘六庚,天分星宿,地列山川,气行余地,运归于天,因形察气,地龙化,气运开,河图转!”

林白的身躯缓缓颤动,但口中念诵出的声音却是没有丝毫颤动,每一句话都如洪钟大吕般庄严肃穆,犹如带着命令的语气,双手捏成的剑诀在空中不断转动,那些如萤火虫般汇聚的不断从麦加城涌入河图洛书的天地元气,更是不断围拢在河图洛书周围,催动它转动不止。

与此同时,整座麦加城似乎变成了一个孕育着巨大婴儿的胎盘,和阿拉伯半岛龙脉紧紧牵扯在一起,在狂乱的大雨和疯狂的闪电之中,开始于天地之间产生了某种感应,按照某种既定的规律,开始缓缓吞吐着元气波动,似乎在酝酿什么惊人的变化。

陈白庵和张三疯等人面色阴晴变化愈来愈甚,这种天地元气的诡异变化,和华夏相术传承之中龙变之地即将完成最后的转化之时会出现的异象一般无二。气运之道,诡谲无常,衍化地脉龙气时更是瞬息万变,若是此时林白出现一丝纰漏,后果不堪设想。

林白双眼重又缓缓闭上,但印诀的掐动仍旧迅疾,剑诀陡然横于面门之前,紧闭的双唇猛然张开,口中厉声叱道:“阴阳转,化龙分运!”

话音方落,先前他以印诀凝聚的诸多虚空符箓哧然一声,迅速爆裂开来,火光溅起,光亮耀眼夺目,但所有一切光华均只是一闪即逝,光芒散却之后,禁地之内依旧一片漆黑,周遭清净无比,仿佛刚才那极其玄奥的一幕只是诸人的幻象而已。

天地元气狂乱暴动,河图洛书在虚空之中更是光华流转,原本被墙壁封堵得严丝合缝的禁地居然无端端生起一阵怪风,风声呼啸之间,更是叫在场诸人面上发疼,犹如是无数把锋利的小刀在不停的挥舞宰割般,辛辣刺骨,而与此同时,林白的嘴角已有血线出现。

但在场诸人却均是没有被这凛冽的狂风所惊扰,身体一动不敢动,牙关紧咬,丝毫声音都不敢发出。他们知道,如今已经到了林白施展手段,分化此处龙脉,将气运从其中剥离开来的紧要关头,若是有半分惊扰,说不得就会闹出什么乱子。

“河图洛书,转!气运,封!龙脉,化!”强忍胸腹之间躁动不安的郁意,林白双眼微眯,紧紧盯着乾宫方位的河图洛书,口中猛然念诵咒诀,开始催动河图洛书第三卷‘运之篇章’中记载的针对气运的种种手段,镇压此处龙脉,截断气运化龙的局势。

声音一落,河图洛书登时便开始朝外散发出柔和光芒,而且其上的种种玄奥花纹在此处气运的催动之下,更是变得愈发凝实,每一次转动,周遭那些原本狂乱的天地元气便平复一分,而此处原本浓郁无比的地脉龙气也跟着变淡一分。

就连麦加城外天幕之上的那团团乌云,此时都开始向着四方消散,狂舞的电蛇和纷乱的雷鸣也紧跟着消减,重新露出点缀着星子的漆黑夜空。

林白的身体此时却是连连晃荡,猛然朝后退却几步后,一屁股便跌坐在地。胸腹间的郁意陡然涌到胸口,喉头间更满是腥甜之味,刚想喘息两口,从嘴中却是喷出两口鲜血。这两团鲜血已然变得发黑,显然是被林白在胸腹间压抑了许久,已经有些凝固的趋势。

淤血吐出之后,胸口才稍稍清明了一些,林白伸手抹去额头上细密的冷汗,大口大口喘息不停,想要用清冷的夜间空气,来消弭胸腹间仍然残存的些许恶心烦闷之感。

“小师弟,没事儿吧?“看着林白的模样,张三疯疾步上前,脸上满是担忧之色,道。

林白现在是一句话都不想多说,微微摇了摇头,转身靠在一旁的巨石上,闭上眼睛不停的喘息。良久之后,呼吸才渐渐平和了下来,身体却还是一动不动的靠在巨石之上。

龙变之局的匪夷所思,远超林白想象。他原本以为,按照自己对河图洛书第三卷‘运之篇章’的理解,只需凭借河图洛书对气运的牵引功效,然后借助心神,就可以顺利找出其中规律,然缓慢平复此地的变动,但却没想到,实际操作要比之前的谋划艰难得多!

尤其是在自己找到气运转化龙脉规律的那一瞬间,此局更是想要直接尽数衍变,若不是他拼上老命,使出《青囊经》总纲之中记载的种种奥术,而且更是以河图洛书暴力镇压,怕是此地的气运就真要全部转变为地下龙脉,永无运回华夏的可能。

虽然最后关头功成,但河图洛书却是要放置此处,继续消磨地龙,将其中气运分化而出,自己最近这段时间却是无法依仗此物。不过不管怎么样,事情还是都办成了。

麦加皇家钟塔饭店顶楼,赵士衍站立于宽大的落地窗之前,居高临下望着夜色之中仿佛在朝外散发出一种柔和光芒的禁寺,眉头紧皱,拳头更是紧捏。

之前的天地元气波动,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他都能想得到是林白等人所为,但现在一切都重新归于平和,那就说明,不管他们是在做什么,这一切都已经得逞。

昨夜到底发生的是什么事情,为什么天地元气会有如此大的波动,为何甚至还有出现天道反噬的倾向,又为何更是有海量的地脉龙气从此处蒸腾而出?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就在此时,一阵电话铃声却是突然从他口袋响起,尖锐刺耳,十万火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