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02章 十万火急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士衍,到底林白他们是在做什么,会让麦加变成这幅模样?我感受到这座城内的天地元气和地脉龙气起了极大的波动,甚至隐隐然有天道反噬的出现?”

电话内传来的声音就像是一把钝刀不停的在锯齿上滑动般,尖锐刺耳,虽然只有声音,却是已叫人心中无比恐慌,更不用说,如果说这话的人真到了面前会是个怎样的恐怖景象。

“他们没让我跟着,我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天地元气的波动是从禁寺中传来的,应该是那里出了什么问题。二祖,不会出什么事儿吧?”听着电话那边的声音,赵士衍咽了口唾沫,小脸变得有些惨白,颤声问道。

在赵宋后裔相师之中,最有威严的,不是现任的家主,也不是术法修为最精神的三祖,而是这位二祖!传说之中,在这位老人身上背负着上万条的人命,周身凝聚血煞,在赵宋后裔相师聚居之地,这位二祖可以说是他们这些年轻一辈的梦魇,多看一眼都要有天大的勇气。

“废物!让你跟在他们身边,却是连这点儿消息都打探不出来,要你还有什么用,我赵宋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怎么会生出你们这些没用的玩意儿!”听到赵士衍的话语,电话那边的二祖显然极为不爽,言语之间满是阴戾气息,甚至隐隐还有一股杀意。

“二祖,请您放心,我一定会询问出来的!”虽然对付手下那些人,赵士衍也可谓是凶神恶煞,但在这位老人面前,却是连半点儿脾气都不敢发,犹如温顺的绵羊般服服帖帖,似乎生怕电话对面的二祖心中不悦,又连忙说了句:“您老人家放心,这次我一定能办好!”

“不必了!”但他话还没说完,电话那边却是传来了拒绝之声,而后冷然笑道:“我们在麦加兵营找到了多神教那些人的所在,也见到了潜龙,你想个法子告知林白等人,请他们入瓮,等他们两伙人两败俱伤,便是我出手之时,也是我赵宋相师渔翁得利之时!”

“二祖您要亲自出手?”听到这话,赵士衍脸色大变,心中大吃一惊,颤声道。

“怎么,不希望我出手么?”二祖冷冷一笑,沉声道:“你们这些小崽子太没用,费了这么多时间都一无所获,家族对以林白作为你们历练对象这件事情已经失去了兴趣。而且我也有些好奇,想要看看能够接二连三坏了我们如此多布置之人,究竟有多大本事!”

“二祖您亲自出马,定然能马到成功!”听着电话对面冷厉的话语声,赵士衍哪里还敢再多说什么话,急忙赔笑应承道,但话刚说出口,电话那边却是已经传来了挂断的嘟嘟声。

只是那么短暂片刻的交谈,却已让赵士衍胸口和后背沁出大量的汗水,足见他心中对这位二祖的恐惧。心中踌躇片刻之后,赵士衍轻叹了口气,二祖都已经打算要亲自出手,那自己还平白无故担心什么,按照二祖的手段,就算林白再有本事,怕也无法从他的血煞里逃出。

不过如何该如何告知林白,找到了潜龙的下落,倒是个大难题!这段时间的接触下来,他很清楚林白等人的心思缜密程度,若是一个不好,说不得就要泄露身份,导致二祖的布置落空,到那个时候,先不说林白对付不对付他,单就是二祖那一关恐怕就过不去。

娘的,试一试好了,反正二祖也在这里,就算是真出了什么事情,他老人家也绝对能应付的下来!思忖少许之后,赵士衍心中拿定主意,朝着哈曼丹王子所在的位置看了眼,而后脸上露出一抹阴险笑容,疾步便走了过去。

胸腔之中仍旧还有盘亘不散的积郁之感,在天地威压之下积聚的淤血显然还有残存,不过脑海总算是稍稍清明了一些。想着方才的一切,林白心中仍旧心有余悸。诚如号召改革开放时候那位老爷子说的,实践才是检验真知的唯一途径。

不管怎样的谋划,不管怎样缜密的心思,都只有真刀实枪的去做之时,才会明白其中的艰难。不过愈是如此,林白愈是觉得当初刘伯温手段的高明,这位六代祖师到底是有着怎样的本事,才能布置出八门锁龙局这样逆天的阵法。

甚至此时在林白心中隐隐然有这样的一种感觉,也许六代祖师刘伯温才是第一个开启了河图洛书之中种种神秘功效,甚至将第三层的气运篇章都打开的第一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林白根本找不出,他老人家究竟是有怎样的学识,才能谋划出这一切。

“好点儿没有?”就在林白思忖之际,陈白庵缓缓走了过来,递给林白一杯清水,道。

“好些了!”林白接过清水,饮下半杯后,又是一阵剧烈咳嗽,口中的血沫更是直接将杯中水浸成鲜红,吐出这些带着腥咸味道的液体后,林白脸上挤出一抹笑意,道:“可惜河图洛书却要放在此处镇压阵局,磨灭龙脉,分化气运,最近倒是无法使用了!”

“只要能够办成就行!”陈白庵伸手拍拍林白的肩膀,轻笑道:“要不是亲眼所见,我实在是无法想象世间居然真有龙变之地的存在,也不敢想象,居然有人能够将龙变之地这种玄之又玄的天然风水局解开,更遑论是从其中分化出气运,你小子实在是……”

“老爷子,您就别捧我了,再说下去,饶是我这脸皮怕都要红了!”林白不禁哑然失笑,摆了摆手,颇有些尴尬道。

陈白庵不以为然一笑,道:“这有什么好谦虚的,当今奇门江湖之中,能有这种本事的,除却了你林白之外又还有谁,就算说你是学究天人都意外!若不是我跟着你小子这么久,说不准真要以为你小子会不会是天相派那位老古董宗师转世投胎奇人……”

“陈老你越说越离谱了……”林白不禁一阵头大,这真是生平第一次感觉被人夸都是这么难受,轻笑道:“机缘巧合罢了,我不过是有些小手段,比起祖师们,那可是差远了!”

陈白庵刚想开口,却是从禁地门口急匆匆冲进来一名缠着白色头巾的禁寺神职人员,朝着四下扫了眼后,附在在一边仍旧惊魂不定盯着林白,想要揣度他刚才手段的阿卜杜拉耳畔,嘀嘀咕咕在那说个不停,而且更是不停的拿眼神朝林白等人扫个没完。

随着这人的话语声,阿卜杜拉脸上惊疑不定的神色渐渐消减,而后则是直接换上了无比沉郁之色,眼眸之中更是隐隐有惊慌出现,似乎是在思忖着什么。

“你先等等!”阿卜杜拉一摆手,示意耳畔那人停下话语,而后转头看着林白等人道:“禁寺外来了一位你们的同伴,说哈曼丹王子遇到了危险,希望你们去救助!”

同伴?!林白闻言眉头一皱,思忖片刻,才想起来阿卜杜拉口中所说的这同伴应该是赵士衍那贼子,不过此人说哈曼丹王子被人劫持掳走,这又是出了什么事情!

“此人心思歹毒,不可不防,说的话也只能信其一,剩下九成都要仔细推敲才行!”陈白庵闻言心中也是一凛,忧心忡忡朝林白望了一眼,缓缓道。

“阿訇大人,此间事情已经了结,走吧,咱们出去听听,看看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林白点了点头,然后脸上露出一抹阴狠神情,道:“若是此人敢有什么居心,那就做了他!”

几人刚走到禁寺大厅,便看到站在屋内坐立不安的赵士衍,额头大汗淋漓,眼中满是焦灼之色,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尤其是他看到林白之后,更是焦灼无比的赶了过来,扯住林白的胳膊,急声道:“林少,出大事儿了,王子殿下被人绑了!”

“别拉拉扯扯的,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慢慢说!”林白往后退了一步,躲过赵士衍的拉扯后,冷声道:“你最好不要想着出言哄骗,否则的话,我会让你知晓什么才是真正的痛苦!”

“林少,您还是不相信我!”赵士衍作势抹了把眼角,做出哀怨模样看了林白一眼,而后轻声道:“之前我们好端端的在饭店里面聊天,后来王子殿下接了个电话,我听到似乎是在说什么小孩子,什么潜龙,什么麦加兵营,然后王子殿下就急匆匆出门,再没消息!”

潜龙?!林白和陈白庵等人闻言之后神色大变,他们很清楚赵士衍这番话的含量,如果此人的话没有作假,那自己儿子现如今恐怕就是在麦加兵营内。不过赵士衍身份可疑,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实在是叫人无法确信,谁也不知道他心里究竟是藏着什么小九九。

但如果将此人的话语置若罔闻,若是自己儿子现在真的是在那什么麦加兵营那边,错过了这个机会,说不得就要被多神教那些人以他的鲜血献祭,而哈曼丹王子怕也是要为此了献出自己的性命,到那个时候就算是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我就相信你一次,但如果你有什么隐瞒,就别想周全!”沉思片刻,林白盯着赵士衍的双眼沉声开口,话语之中戾气十足,周身更是有杀机隐然若现。

陈白庵闻言轻叹,眼中满是忧色,如今河图洛书被限,林白身体有恙,此战怕要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