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12章 天选之人(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0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紫微为垣,是故天星相合,与地相融,则天地孕育。五行生克,元气和合……”

口中念诵出的咒语声平静无比,但其中却满是庄严肃穆之感。而且每随着林白脚步的踏出,天幕之上的紫微垣便会明亮一分,与北斗七星之间的感应紧随而生,瞬息之间星气重又凝聚,汇于此处,和天地元气、五行元气以及地脉龙气相融,缓缓运转。

这四股气息刚开始的时候极为微弱,但随着林白手上印诀的催动,口中咒语的念诵,声势却是越来越大,而后更是如一条萤火虫汇聚成的长河般缓缓出现,按照林白神识的操纵,朝着远处赵家二祖所在的方位缓缓侵袭而去,想要将那些血煞气机尽数消弭。

“星气为符,天地为箓,爆!”等到身子距离赵家二祖所在位置差不多还有三四步之时,林白脚步骤然停止,而后手上捏成剑诀,竖起在面门之前,口中轻叱出声。

话音方落,空气中顿时传出微弱的轰然一声!只见先前原本被林白以星气汇聚的那些虚空符箓登时燃烧起来,光华耀眼夺目,而且长燃不止,仿佛永远没有熄灭之时。

四周的元气重又开始不断颤动起来,而后这些光华缓缓汇聚,就像是有无数金芒缓缓将林白的身躯守护在其中,将那些血煞气机尽数阻挡开来!虽然这光幕轻薄无比,而且更是透亮如玻璃,但那些疯狂暴戾的血煞气机只要一接触到光幕,就消散一空,完全无法撼动。

而且当这血煞气机消融在光幕之上后,其中蕴藏的那些雷纹图形居然开始出现,使得光幕愈发玄奥,这模样就像是有人用全息投影映射出来的画面般拥有极致的美丽。

“你绝对我法拦阻下我的脚步!”赵家二祖睚眦欲裂,猛然一咬舌尖,一口鲜血喷在手中千年桃心雷殛木剑之上,不断催动血煞气机,想要使其变得愈发凝实,而后将这光幕穿透,将林白的心神彻底摧毁,使他再无力抵挡自己要夺走潜龙的谋划。

嗡然有声!这些凝聚的血煞气机就如同是一个硕大无朋的钢钻般,不断朝着光幕侵袭,想要将它钻出个窟窿,然后将其彻底击溃,穿入其中,攻陷林白,赢得最后的胜利。

林白双眼微眯,没有任何神色变化,手上剑诀缓缓变动,而后环抱于胸前,随着他的动作,光幕陡然开始变换起来,身处其中的林白,身影变得如真如幻,似虚还实。

而且与此同时天幕之上的紫微垣光芒骤然大作,光幕开始缓缓转动起来,犹如高速旋转的太极图纹般,视那些血煞气机为无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冲到了赵家二祖身前。

不甘心!我不甘心!赵家二祖看着朝自己狂奔而至的元气波动,眼中露出绝望之色!原本他以为自己施展出这雷霆一击,就算是不能将林白击溃,至少也能打他个措手不及,让林白暂时落到下风,而后自己能够乘势追击,将胜算扳倒自己这边。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使出这雷霆一击居然生生被林白所化解!虽说林白借助潜龙命理,调动了紫微垣的守护之力,但自己手中握着的也有千年桃心雷殛木剑。对相师而言,拥有法器和没有法器,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但就是有着这样的落差,自己怎么还会落败?!

这个年轻人的相术怎会如此之高?而达到这样高度之人又怎会如此年轻,难不成他是前辈高人的转世,娘胎之中就开始精研?而且这般发展下去,又会到达一个怎样的高度?!

此时的林白,心中早已没了先前的种种负面情绪。他知道到了现在的局势,自己已然是到了稳赢的地步,这一波术法波动侵袭之后,赵家二祖定然要败!

说时迟,那时快,林白心中的思绪还没落下,元气波动已然将赵家二祖包裹在内,但只是持续了片刻,这股气息便顿时消散于无形,而那些血煞气机也尽数消散,场内只剩下夜风吹拂发出的沙沙之声,仿佛先前的一切光怪陆离都未曾出现。

赵家二祖的身形虽然还站立于原地,但面容却是扭曲无比,鲜血更是从七窍溢出,而他面上那道原本洁白的疤痕,此时变得赤红一片,仿佛其中灌入了无数鲜血。

“你输了!”缓缓朝前踏出一步,朝赵家二祖扫了一眼之后,林白单单道。

话音虽淡,脚步虽轻,但听在赵家二祖耳中,却像是从九天之上直接劈下一道闪电,将他脑海震动的咣当作响,昏昏沉沉之间眼前天旋地转,喉头腥咸翻涌不止。

噗!赵氏二祖口中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而后身子一软重重摔倒在地,地上此时已是存留无数尖锐的砾石,撞击之下,深入他身体之中,鲜血不断逸散。

眼看着身前赵家二祖口吐鲜血,身形委顿的凄惨模样,林白轻轻吁了一口气,说句实话,他也实在没有想到局势的变化居然到了如此瞬息万变的地步,处处险象环生,若是没有小家伙命理特殊,能够引动紫微垣守护,自己此时怕是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奇门江湖之中仍旧还是不能小觑,高明不世出之人比比皆是,如今的自己恐怕还算不得人中之龙。心中虽然如此之想,但大战之后,林白却也没那么好受,被夜风中的血腥气味往鼻子里一灌,五脏六腑间的气血也是涌动不止,身子跟着一个踉跄,若不是手撑住地面,只差那么一点儿便要摔倒在地,但就是这一晃荡,却是叫他忍不住弯腰哇哇呕吐起来。

这一吐果真是天昏地暗,最后连胆汁都吐了出来,直叫林白觉得天旋地转,头脑昏沉。,

与此同时,距离此处不知千万里之遥的蓉城山间道路上疾驰的一辆越野车中,那对正赶往十万大山的郑姓老人却是忍不住突然转头,朝着夜幕上空望去。这一眼望出,他眼眸之中瞬间便堆满了苦色,眼神更是深邃如道路前方漆黑的夜幕,阴沉的无边无际。

“唉……老天,你这是真要把我郑氏从这天地间抹除么?”老人轻叹了口气,然后看了眼副驾驶上正歪头靠在车窗上发出一阵阵均匀鼾声的小紫一眼,愁苦之色愈甚。

紫微垣动,星气大乱,十万大山之中的局势此时怕是已经乱了!

……………………

赵氏二祖此时浑身上下满是血痕,七窍之中更是不断有鲜血朝外溢出,法力涣散之后面容也跟着变得苍老,那原本如重枣的面色此时变得就跟白纸一般,凄惨之余又有些可怜。

天色黑暗无边,天上的紫微垣以及诸多星宿似乎已经将星气尽数用完,都隐去了身形。

“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良久之后,躺倒在地盯着天幕的赵家二祖却是突然开腔,神色中已然没了先前的暴戾之感,而且还多了几分慈祥,仿佛是一位垂危的邻家老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已经将这世间的一切,将所有的东西都看得通透了许多。

这一吐把嗓子眼都弄得干疼无比的林白闻言一屁股跌坐在地,也顾不得地上的东西硌不硌,便躺倒了下来,好容易喘了口粗气后,促狭道:“咱们华夏那句俗语你又不是不知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们赵宋后裔相师做的都是些什么事儿,这也是你自找的!”

就在此时,跟随赵家二祖的那些手下终于从幻境中反应过来,再一看到赵家二祖的模样,朝着此处便围了过来,一个个眼中凶光毕露,似乎恨不能将林白生吞活剥。

不过陈白庵等人却也不是吃干饭的主儿,见势不妙,也拉开架势,手上印诀掐动,法器持在手中。只要这些人敢动手,就要和他们做上一场,让他们也步这赵家二祖的后尘!

“找死!”林白挣扎着便要起身,双目之中寒光凛然,冷然朝那些赵宋后裔相师望去。

“住手!”赵家二祖缓缓抬手,制止了这些手下的举动,而后朝林白扫了眼,轻声道:“这些小家伙儿都是我一手带出来的,跟着我这个脾气差的人太久了,有点儿脾气也正常!”

“有相应的实力才能有相应的脾气!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却有了大脾气,不是牛逼,而是傻逼!”林白冷冷朝那几人扫了一眼后,淡然道:“若是再有第二次,我绝对不会手软!”

“这话说得有意思,不过我一死,他们也活不长,有些脾气你也莫怨。”赵家二祖眼眸间难得的露出一抹怜悯之色,而后转头朝林白望去,盯着他的面容看了良久之后,轻笑道:“林白,死我也要死得明白,在我临死之前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你不能瞒我,要据实回答!”

“问吧,我不会隐瞒!“说句老实话,看着如今的赵家二祖林白倒也是有些感慨,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看得出来,此人以前怕也不是这种心狠手辣之人,在他身上怕也是发生过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若不然的话,也不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不过他倒是也有些好奇,这隐藏了许多秘密的赵家二祖在弥留之际究竟会问什么问题!

“我的问题很简单。“赵家二祖提起体内仅存的那丝体力,以秘术将声音压成一线,缓缓传入林白耳中,道:“你听没听说过天选之人?又是不是天选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