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17章 洛书之谜(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手刚一伸入那天地元气凝聚而成的滴水潭中,顿时便从指尖传来滑腻之感,而且仿佛正是由什么东西在顺着自己指尖的毛孔朝身体之中钻,而且体内的法力更是不自禁的转动起来,游走一圈归于丹田之后,竟然比先前壮大了许多,而且更为精纯了几分。

这液化的天地元气居然有如此神异的功效,感触着体内法力的变化,林白心中赞叹不已。不过想想这事儿倒也不算奇怪,天地元气本就威效极多,更不用说是这天地元气汇聚之后,形成的最精纯部分,若是没有这样神异的功效,只是如白水一般,那才是出了邪。

不过最让林白诧异的还是,当他的手指伸入这积水潭之后,浸泡在其中的河图洛书居然产生一阵颤动,仿佛是已经迫不及待要让林白把自己握在手心之中。

手指刚刚碰触到河图洛书,林白顿时便觉得脑中轰然一声,而后场景瞬间变化。这河图洛书和先前却是又有了极大的不同,诸多古朴花纹此时已然尽数消散,化为种种玄奥的符号,虽然只是瞟了这么一眼,林白便觉得这些符号蕴含着宇宙之间的五行至理大道。

无论是地火水风,还是天金雷木,都以极其简练的符号刻画在其上。虽然笔画寥寥,但若是细细端详,便会发现这些图纹乃是在不断变动,似乎是在按照某种既定规律运行。

至于那些上古先民祭拜的图纹,此时已是纤毫分明,而且更有一种立体3D之感,仿佛上面刻画的人物随时都有可能走出画面,出现在现实中。

至于‘推、术、运’三字更是凝滞无比,字体更是从古篆改换为如甲骨文般的东西,字体间的墨汁犹如还未干涸,不断在其中游走,就像是有一个小人在那不断改换姿势,按照每一卷上记载的内容在不断变化自己的动作行为,苍凉古朴,神圣无比。

随着林白心念的变动,河图洛书缓缓转动,这三页的内容缓缓展开,而后杂糅在一起,一道璀璨无比的光芒突然出现在林白身前,将其彻底笼罩其中。而与此同时,禁地内那些几乎要凝成实质的天地元气更是颤动不已,犹如臣子在叩拜君主,满是臣服之意。

“这是怎么回事儿?!真主安拉在上,请您指引我,让我明悟这一切吧!”看着眼前这诡异无比的一幕幕,阿卜杜拉神色变幻,双腿抽搐不停,若不是他信仰伊斯兰教这么多年,心中信仰坚定无比,恐怕此时早已跪倒在地,对着林白的背影膜拜不止。

也亏得阿卜杜拉现在看到的只是背影,若他现在站在林白的对面,怕是再无法控制内心的恐慌。此时此刻,在林白的双眼之中正朝外绽放两道吞吐不定的光芒,原本有黝黑无比的禁地,在这光芒照耀下显得光亮无比,其色中正平和,不可侵犯。

“传承之中记载,天相自淳风祖师而起,但以我之见,天相传承之远怕已不可推算。此秘宝为上古先民占卜之物,河图现而伏羲演八卦;洛书出而大禹平水患!此中种种不可思议之术,若只有淳风祖师一人,如何推衍得知,且此物第三卷祖师都未开启!”

单单是映入林白眼帘的这第一段,便已叫他心中生出一种震颤之感,这段话不但质疑天相派祖师究竟是何人,而且更是直言不讳以淳风祖师当年无法开启第三卷的修为,根本无法正确解释这河图洛书究竟是有何玄机。

此人口气极大,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位祖师所留!林白心中震慑莫名,在肚内暗暗腹诽了一句,不过心中虽觉此人口气过大,但如果细细思索,却觉得他所说也有几分道理。思忖少许之后,心中的好奇早已按捺不住,林白低头便朝下看去。

“此物自淳风祖师传承之时,只有先天洛书一侧,吾以血引开之,得第三卷残本,终觉心中有憾!机缘巧合之下,于洛水之地偶得河图,两者相合,第三卷方开,知晓世间居然尚存操纵气运之法门,为之惊叹不已,更赞叹先人之神秘,竟能流传此物于世!”

等到这句话看完,林白对留下此言之人是再没有了半点儿脾气!他原以为这世间只有自一人凑齐了河图洛书,却是没曾料想,早在自己之前,居然就有人已经将这二者交融,甚至打开了第三卷,修习了其中种种妙术,着实叫人赞叹。

“余观此书,尚觉三卷仍有不全之处。其上恐有第四卷存在,百般揣摩之下,大胆测之为信仰之道。诸佛何以加金身?三清何以传信仰?种种传承,岂不都只关信仰二字!”

此时此刻,看完这句话后,林白心中已然对在河图洛书中留下此文之中没有了半点儿不尊,只觉得此人定然是有经天纬地之才。要知道得到河图洛书开启第三卷之后,饶是林白都已觉得这第三卷乃是最终之章,却是没想到此人竟然还能生生推演出其中尚存第四卷!

“可叹世间多宵小,吾本想静心揣测第四卷内容,但天道不予,多出赵宋后裔相师为祸,竟想引走华夏之气运,使此地重入战祸之中。战火一起,便要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观之念之,吾又如何能让祸患重起,只得愤然抗争!”

“以三卷气运之术,二卷术之道中记载种种阵法,参详三月有余,终得八门锁龙局!以八地镇压华夏气运,封锁龙气外泄,纵是宵小有心想要觊觎神器,但终无力图之!”

“八门锁龙即成,但吾已老矣,心神皆伤,第四卷终无力再寻!时也?命也,缘何天道不许我百年之期,即便朝闻道夕死,吾也足矣!可悲可叹,可恨可笑,青田刘基!”

随着林白的阅读,河图洛书之上的字迹缓缓消散,最终消散无形,归于虚无之中。林白双眼微阖,心中感慨莫名,当看到‘八门锁龙局’之时,林白心中便已确认此书乃是六代祖师刘伯温所留,而最后青田刘基四字,更是确定了他心中的想法。

虽然只是短短几百字,但从字里行间,林白却是清楚感觉到这位六代祖师心中的愤恨苦恼之意,纵然学究天人但终究抵不过时势所逼迫,即便是如六代祖师这种天资卓绝之人,最后都只能含恨而终,叫人叹息之余,心中也多出些愁苦之意。

但不管怎样,这几百字却还是等于给林白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河图洛书源远流长,传承来历皆无法考证,这第四卷虽然只是六代祖师的揣测,但恐怕和真相相距不远,也许只有等到第四卷打开之后,才能真正得知这河图洛书的秘辛所在。

淳风祖师,六代祖师在上,我林白有生之年不论艰辛,不管未来如何坎坷,但一定要将这河图洛书的事情搞个明白,将其中的隐秘尽数查寻清楚,来告慰你们的在天之灵。

随着林白心中的想法变幻,他眼中的精光渐渐消散,而这禁地又重新归于昏暗。而那天地元气凝聚而成的滴水潭也开始缓缓蕴入河图洛书之中,消散不见;室内的天地元气朝着四下逸散开来,再没有先前的种种异象,彻底归于平静中。

深吸一口气之后,林白缓缓伸手,将这承载了天相一脉太多荣誉,还有太多疑惑的河图洛书持在手中。和以往冰冷的触感不同,现如今的河图洛书仿佛有了如人一般的温度,触手温润,而且叫林白觉得似乎和自己的血肉融于一体,有如指臂使之效。

虽然此时尚未催动,但林白便能感觉到,如果以后和人相争之时,这河图洛书将会运行的比以往更为顺畅,而且只要自己心念一动,便能顺势施为。而且此物对于法力和天地元气的操纵也将变化的更为精妙,分毫元气,便能被他催化出无数妙用。

“林小友,怎么样了?刚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儿?”见禁地之内异象终于消失,阿卜杜拉心中悬着的大石总算落下,朝四下扫了几眼后,小心翼翼的看着林白轻声道。

“只是我这件法器出了些变故。”之前发生的种种,在林白看完刘伯温留下的几百字内容后,心中已然清楚,恐怕是河图洛书分化龙脉,吸收气运之后,已然达到了即将晋级的临界点,而与此同时,恰好那块承载了无数伊斯兰教信众的黑石来到,两者相融,便出异象。

不过河图洛书虽然玄妙非常,但究竟拥有此物是祸是福,林白还是也无从判断,而且再加上赵家二祖告诫之言,林白感觉知晓此事之人越少越好,是以随口找了个幌子便掩饰过去。

阿卜杜拉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如何能听不出来林白话语中的意思是不愿和自己多做解释,干笑几声之后,便也没再多问,只当一切都没有发生。

低头朝持在手中的河图洛书扫了一眼之后,林白轻吁了口气。来此地之前,他心中是一点谱儿都没有,如今虽然经历颇多事情,但不管怎样,也总算是将其完美解决。

明日把气运运回华夏之后,自己等人也是时候回去了,这么久没有给国内消息,不光是漫云她们等的着急,恐怕就连老爷子都在背后隔三岔五骂自己几句解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