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27章 别离伤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4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林白心里烦闷,在四合院等待消息的七女心神则更是烦闷的不着边际。

她们希望林白能够陪在自己等人身边,但也明白这个想法是有多不现实,能力有多大,需要担当的责任便有多大。有些事情是林白,即便是她们都无法拒绝的。所以现在她们只盼望事情能如张三疯所说的那般简单,不会有多余的枝节。

但林白迟迟不归,已经叫她们心中有些惴惴不安,就连四合院内常有的欢笑声都明显比往常少了许多。小景行和小利贞这两个小家伙,眨巴着乌溜溜的眼睛盯着母亲和姨娘,也不知道这两个小家伙是否也感觉到了四合院内已经开始微微漾起的那股离别之伤。

就在几女焦灼等待之时,四合院房门吱呀一声推开,而后林白便从里走了出来,轻轻揽住离自己最近的廖漫云,然后双唇轻吻她的面颊。看着林白的举动,诸女没有动作,但身体却都是微微颤抖,此时此刻,她们已经明白,接下来等待着她们的恐怕还是一场离别。

“如果我过两天就再出一趟远门,你们会不会怪我?”林白轻叹了一口气,但双手却是不老实的伸入了廖漫云怀中,轻轻摩挲那松软的丰腴。

廖漫云身躯微微颤抖,酥麻感从心底深处开始向各处弥散,但却是没有挣扎,也没有抵抗林白的小动作,任由他继续吃些豆腐,良久之后,才温声道:“放心吧,我们都会好好的,你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会在家里等你回来,我们也相信你会回来!”

既然不能拦阻,那就只能守候,但无论是廖漫云还是剩下的几女心里都清楚,林白值得她们守候,这个掏心掏肺只为了她们安好的男人,值得她们做任何事情。

春宵苦短,别离最长。只隔了一夜,沈凌风便打来电话,西南虫患的事情愈发严重,虽然已经向重灾区调拨了军队,但虫患发展的态势却是丝毫没有停阻,而且十万大山如今就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虫巢,无止境的孕育毒虫猛兽,甚至官方都迫于压力,开始公布消息。

离别总是世间最难熬的东西,虽然说知道终究会有相见之日,但是内心却总是在不自已的思忖在分开这段时间内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几女也都是泪眼婆娑,但在林白的坚持之下,终究还是没有到机场亲自送别,而是止步于四合院门口,不让她们再过多心伤。

机场的情绪也是无比紧张,林白到达的时候,陈白庵和沈凌风身周几人正在不停交谈,一个个眉头紧皱,似乎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而上次遇到的那几名中科院出来的生物学专家们,也是一个个拿着图纸,唾沫星子横飞,似乎是在辩论什么问题。

让林白唯一感到不解的是,除了这两拨人之外,在飞机旁居然还聚集着另外一拨人。这些人衣着打扮华丽无比,面容无比精致,脸上架着巨幅太阳镜。在几女的熏陶下,林白如今对名牌奢侈品之类也算有些了解,这群人身上的衣服恐怕都价值不菲。

这群人如今正在高谈阔论,不时还从他们口中爆发出一阵阵笑声,似乎是说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而且这些人不时还将目光投到沈凌风以及那群老专家身上,口中啧啧有声,眼中满是鄙夷之意,似乎是极为不屑和他们这些人站在同一个地方。

尤其是看到身上穿着破旧道袍的张三疯之后,那些人眼中神色更是怪异到了极致,一个个捂着嘴吃吃笑个不停,眼神流转间,就像是在打量着什么快要灭绝的稀奇动物。

“准备登机吧,大家都到齐了,就等着你一个人了!”眼瞅林白走来,沈凌风疾步迎了过来,然后笑眯眯朝林白身上打量了一番后,调侃道:“全须全尾的过来了,我还以为几位弟妹说不得要留下你身上些东西,才肯把你放出来呢!”

“少在这调侃我,这话要是被懿兰听到,她以后怕是难认你这个师兄了!”林白闻言嘿然一笑,然后朝那群高谈阔论之人扫了眼,压低声音道:“这些人是个什么来路?”

“文艺界来的一些人,都是些明星大腕什么的,要跟我们一起过去,然后搞几场文艺汇演赈灾!”沈凌风闻言之后,神色有些尴尬,小意向林白解释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华夏有了这样一个习惯。只要一个地方出现什么灾患之类的事情,少不得就要有一些文艺界的人过去搞和汇演之类的事情。

其实按照本意而言,这事儿也的确是件好事儿。灾区情势危急,人心低落,救灾的那些子弟兵和志愿者们也是心绪低落,来几场这样的文艺汇演也能提高一下士气。但是现在情势和以往不同,这些小明星哪个还能吃得了苦,到了灾区少不得要这要那,折腾来去。

救灾物资之类的东西本来就吃紧,条件更是艰苦,这些家伙到那之后挑肥拣瘦,再提这样那样的要求,说不准还要耽搁救灾的进程。而且从现在的模样看来,这次来的这些人恐怕都不是什么好相处的家伙,到时候少不得要闹出来些事端,带上这些人殊为不智!

“这事儿也是上面的交代,也是往年的惯例,拒绝不了。你就多担待担待,等下了飞机之后,我专门找人安排这些家伙!”沈凌风见林白眉宇间隐约多了些郁色,便急忙出言解释。

林白闻言叹了口气,也明白沈凌风到了这个位子上之后,要思考的事情自然是和自己等人不同,也没多说什么,而且如今也不过是只一起坐次飞机而已,忍忍也就过去了。

“这是什么飞机嘛,人家以前出去演出,坐的可都是头等舱,这里这么挤,怎么坐得下人嘛!”林白和沈凌风二人刚登上飞机,便听到从机舱里面传来一阵喧哗。

还没等他们俩开口,机舱内又是一片赞同之前那开口之人话语的声音传出,而且这些人更是同仇敌忾的盯着林白。看着他们这架势,林白当即便明白了这些人如此作为的原因所在,在他们娱乐圈有这么个不成文的规定,越是大的腕,出场便要越晚,这样才能说明身份。

但是如今林白姗姗来迟,让他们这些人在机场等待林白的到来,显然是触动了这些人脆弱的神经,让他们感觉不到身为公众人物的优越感,是以才会如此闹腾。

“咱们这是去救灾,又不是赶场走穴演出,或者是去开演唱会什么的,条件肯定会稍微刻苦些,也就是几个小事而已,大家忍忍就过去了!”就在这时候,从那堆人里传出一个娇美的女声,对这些正在拿座位问题大做文章的小明星温声道。

这姑娘不说这话还好,一开口,从人群中登时便传出来一阵嘲讽话语声:“我听人说萧薇小姐你家世不怎么好,家里还欠了别人不少钱,没出道的时候受过不少苦,这种苦你自然是受的了,但是我们这些人身上娇贵,哪能和你多苦多难的萧大明星相比啊!”

“就是,自以为演了几部红点的电视剧,出了两张唱片就成腕儿了啊,还对我们指指点点的,也不想想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人堆里更是传出阵阵附和之声,对萧薇不停嘲讽道。

听着这些人的话,林白目光不自禁朝着萧薇望了过去,只见这小姑娘身段绰约,穿着一身简单朴素至极的牛仔裤t恤衫,显得青春活力十足,虽然不着粉黛,但就是那气质,生生就将身边这群单纯靠衣装和妆容堆砌起来的家伙甩出几条街之远。

萧薇这时候委实气的是够呛,本来她已经签了一单商业广告的合同,只要去站台走秀,便能拿到高达七位数的酬劳,但当听说西南虫患的事情之后,萧薇没有任何犹豫,便拒绝了这单商业活动,而是选择轻车简从,想要尽快去鼓舞救灾士气,谁知道遇到些这样的人。

“就是,你以为我们都像萧大小姐你一样急着想去西南灾区?!要不是公司规定,每年必须得有几场这种公益走秀,彰显下公益精神,我才懒得理会那里究竟是死了多少人,只要我能吃饱喝足,这些人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就在此时,又传出对萧薇不满的声音。

“原来你们不是为了赈灾去灾区的,而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和地位!”听着这些人的话,林白面上微微带上了一些笑意,然后接着道:“可惜了,我还以为你们这些人是心甘情愿去灾区看看那些精神受到重创的灾民们,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

林白话音刚落,机舱内便有人不以为然接腔道:“我们这次过去就是想看看热闹,多少年没听说过虫灾这种事情了,就是想着图看个稀罕罢了,谁管那到底是死了多少人!”

“原来如此!”听着从人群里传出的酣畅笑声,林白若有所思点头,然后跟着一脸憨厚的笑了起来,而后仿佛轻声自语般对沈凌风疑惑道:“你说我刚拍的这段视频要是传到网上之后,会闹出来多大的反应呢,他们这些人会不会掉粉啊?”

话音甫一落下,机舱内顿时一片死寂!那些之前正在针对萧蔷的小明星们愕然扭头,盯着一旁持着手机,嘴角翘起,脸上满是憨厚笑意的林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