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30章 惊人毒物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车子还没停稳,林白等人便已经听到从医院大厅内传来的喧闹声音。

眼瞅林白眉头紧皱,康平则等人也是紧张无比,生怕是医院里面闹出来什么事情,好巧不巧的被这位主儿看到,等以后回京之后,说不得就要给自己等人的政绩上抹黑。

等下车一看,康平则悬在嗓子眼的心才总算是落了下来。医院大厅的喧闹不是因为那些病患,而是门口抱着两个孩子,被一群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围在中间的赵静廷引发的。

“赵先生,请问你出于什么原因才会第一时间赶往绿城,而且将演唱会的酬劳全部捐了出来?”一位某知名门户网络的娱乐记者拿着麦克风对赵静廷急声询问道。

“为了他们!”赵静廷抱紧怀中的两个小家伙,温声道:“我也是华夏人,也是炎黄子孙。俗话说得好,一方受难,八方支援!我所能做的不过也是尽些绵薄之力罢了!”

“那赵先生你觉得这次虫患能否在最短时间内解除呢?”那名记者听到赵静廷这话,在心中暗自感慨一声,脸上露出狂热追捧之色,急声追问道。

赵静廷将那两名小孩抱得更紧一些,然后道:“他们就是希望,只要我们华夏能够团结一心,我相信不管是多大的天灾,不管虫患怎样,都能够得到妥善的解决!”

“说得好!只要我们努力起来,不管是怎样的事情都能够解决!”听着赵静廷的话,康平则脸上露出赞许神色,疾步向前,然后朗声接着道:“我们呼吁有更多像赵静廷先生这样的有识之士能够加入到救灾的行列中,力求在最短时间内消灭虫患!”

“康省长也来了……”听到这话,那些围着赵静廷的记者顿时转头,等到看清来人之后,顿时欣喜若狂,举着话筒围了过来,急声道:“康省长,您是桂省的父母官,也是这次虫患的领导人,请问您对赵静廷先生现在的举动有什么看法?”

“我的看法很简单!赵先生现在做的一切,都将被我们所铭记,我承诺虫患解决之后,将请赵静廷先生担任绿城的形象大使,以他的精神品貌为我们绿城代言!”康平则朗声开腔,然后接着道:“我身边的这几位是……“

话刚说出口,康平则却是发现之前还在自己身边的林白等人却是已经失去了踪迹,不知道去往何处。不过此时记者都被他的前半段话所震惊,也没注意到他的后半段话。

就在康平则刚才前往人群的时候,林白就已经悄悄从他身边错开,朝着医院内部走去。他这次过来要做的就是将虫患消弭,找出发生这一切的原因所在,作秀这种事情,实在不是他擅长的东西,而且将自己暴露在镜头之下,也不是他所乐意的事情。

在走进医院大楼的时候,林白却是好奇的打量了那被记者紧紧围着的赵静廷两眼。让他觉得有些惊疑的是,即便是他的修为,也看不出此人面容能够表现出的任何命理,显然这幅面容是他经过后天整容后所弄出来的东西,存妄去真,无从辨别。

不过虽然从面相上没看出来什么,但林白对这赵静廷却是依旧没有什么好感。虽说表面上看,此人极为热心公益,但实际上他怀中抱着的两名孩童除却衣着破旧一些,面颊脏了一些,但在闪光灯下却是没有丝毫的怯懦,显然是久经这东西的拍摄。

所以林白几乎可以百分百确定,这俩小孩儿怕是赵静廷花高价请来的托儿,看似高尚,实际上却是处处存着龌龊,只不过是想趁着现在虫患的机会,把自己的名声托起来罢了。

一行人刚走到外科住院部的楼道口,一股恶臭便扑面袭来。那是肉腐烂之后发出的臭味,无孔不入,即便是捂住鼻子,也觉得那股味道在胸腔中不断盘旋。林白等人还能忍受,但褚中天带来的那些中科院院士却是有些扛不住,有那年轻的女博士喉头更是发出干呕之声。

而且在病房中更是不断传出剧烈的咳嗽和呻吟声,声音此起彼伏,显然是有不少人在忍受疼痛和肉体腐烂的折磨。这让林白心中愈发愤怒,赵静廷依靠自己的影响力将媒体拦在了大厅门口,必然会令媒体丢掉许多对虫患影响深重的报道,国内各方的支援也会减小不少。

推门走进通道最外的病房,林白已是完全说不出话来。只有十几平米的病房内,此时居然并排摆着十来张病床,而且上面躺着的病人情势一个比一个严重。胳膊大腿青紫一片,鼓起老高,就像是透明的水泡,似乎稍稍一碰触就会破裂。

而且那股站在楼道口便能闻到的恶臭就是从这些人身上发出,如果不是从他们口中不断发出痛楚的呻吟声,单看这些人身上那些破裂的伤口,还有脓疮,怕还要以为是死人!

“为什么不把这些人分开?”高姓院士朝着屋内扫了一眼后,转头看着一旁正在给病患扎针滴消炎药水的小护士沉声道:“难道你们就没有考虑到交叉感染的可能么?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如果出现什么意外,说不准就会爆发疫病,到时候后果可要比现在还严重!”

“你这人说话这么大声做什么?难道你以为我们就没想到这些事情?”小护士艰难的从那些病患身上找到血管所在,缓缓将针头扎进去之后,转头看了眼诸人,不卑不亢道:“外科病房早已经被填满了,每个病房都是这样的状况,我们现在也没有办法!”

说话的功夫,高姓院士也是看到那小护士眼珠子上布满了红丝,脸上满是倦容,显然这段时间已经度过了无数个不眠之夜,不觉对自己先前的大呼小叫感觉有些羞愧。

“这是被什么毒虫,怎么会凶猛到这样的地步?!”褚中天看到眼前这一幕之后,也是震颤莫名,缓步走到那些病患的身前,小心翼翼伸手在那些人体表溢出的液状黏液摸了点儿后,也不管恶臭,便放到鼻尖,轻轻嗅了起来。

高姓院士见状也是没有任何迟疑,在病房内来回不停行走,更是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本,在上面勾画不停,显然是想要按照这些病患的症状找出能够造成这样病理特征的毒虫身份。

“你们究竟是些什么人,他们现在又是在做什么?”那小护士看着高姓院士和褚中天两人的模样,想要拦阻,但看着两人投入的模样,以及他们娴熟的手段,却也知道来人怕是来历不凡,只好向一旁看起来和自己年岁差不多相同的林白疑惑问道。

“他们是中科院的院士”说句老实话,看着高姓院士和褚中天两人的模样,林白先前对这些人的厌恶彻底烟消云散,能够不畏恶臭,做出这样的举动,这股投入劲不管是谁都要生出尊敬之情,“我想他们现在应该是在按照病患的症状,找出咬伤他们的毒虫的身份吧!”

“找不到的……”那小护士闻言眼中并没有露出什么惊愕之意,她亲眼目睹了虫患祸害之剧,心知此时不管来什么人都不奇怪,缓缓摇了摇头之后,叹息道:“我们已经按照病理学推断过,都一无所获,这些人不是被一种毒虫咬伤,而是被几种甚至上百种毒虫咬伤的!”

说话的功夫,病床上的一名患者剧烈尖叫起来,身旁的监控仪器也是尖锐鸣叫起来!小护士神情顿时大变,夺门而出,便开始急声呼唤医生前来此处。

但这小护士前脚刚出房门,躺在床上的那病患身上肿胀的那些透明水泡却是开始爆裂开来,而且水泡爆裂开来之后,流出来的除却恶臭难闻的液体之外,更是有许多不断蠕动的白色小虫,而且这些不断扭动身躯的小东西刚一出现,便朝着体内深处钻了进去。

病床上那患者的尖叫声越来越微弱,床头放着的心电图机器跳动的幅度也渐渐变小,最后缓缓变成了一道直线。虽然所有的生命机能都已经消失,但病床上那名患者脸上的神情却是依旧扭曲,牙关紧咬,双目圆睁,似乎是在仇视着什么东西。

而就在此时,小护士带着医生也已经冲了进来,但当看到眼前这一幕之时,缓缓停下了脚步。那名疾步匆匆的医生轻叹了口气,没再多停留,朝外重又走去,病患太多,在生死线之间挣扎着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多为逝者哀悼一分钟,便有可能再多丢掉一条人命。

那小护士怔怔的站在门口,看着病床上的逝者,布满红丝的眼珠此时更是变得通红,泪水在眼眶内不停打转,不断传出低低的抽泣声。她已经不知道这是最近几天第几次见到病人离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几次落泪,但除了眼泪之外,她真找不到其他方法宣泄悲伤。

看着病床上不断挣扎的被毒虫咬伤之人,还有那名已逝之人,林白面容悲怆。大音希声,大哀无言,而且如今也不是悲伤的时候,如果不尽快将虫患解决,像现在这样的情况会发生的更快更多,而且蔓延开来,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不管到底是什么原因,不管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这件事情我林白都要将其一力承担起来,我要这世间再不会有如今这般的悲怆之事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