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36章 彪悍苗女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场内情势一触即发,陈白庵等人心中都是忐忑不安,将目光都紧紧的汇聚在林白身上。要知道此处这些女人虽然看上去人畜无害,而且美艳无比,但实际上都是些蛇蝎美人,说不得就在酒中搞上了些什么蛊虫来祸害林白。

酒液虽然闻起来腥臊无比,但入喉却是芳香四溢,还有一丝甜味,下肚后更是从胸腹间生出一股热线,朝着身体各处经脉游走而去,叫人只觉得浑身上下暖融融的舒服。

“既然你们是第二次过来,想必也知道我们这些人是做什么的。还敢如此鲸吞牛饮,难道你就不怕我在这酒里面下蛊?”那领头苗女看着林白的模样,脸上微微露出一抹欣赏之色,但心中警惕却是丝毫没有放下,淡然笑道。

“想要进入苗寨便有此饮酒风俗,而且远来是客,我想姑娘你们不会在客人的杯中下毒吧。”林白脸上笑意深重,一抹嘴角,朗声道:“而且此处有美景美色,我所喝的更是美酒,就算真是姑娘你在酒中下蛊,纵然是死在此处,我也算得上是人生无憾!”

和蛊毒相比起来,人心往往更为可怕!苗人生性剽悍,但却颇为豪爽,如果你给予他们足够的尊重,定然不会刀兵相见。看现在这局面,恐怕之前刘军武派来的那名战士就是不敢饮下此酒,所以才会被这些美艳苗女以蛊毒略施惩戒。

而且虫患之甚,暴与猛虎!除却让这些苗女让出洼地之外,再无其他方法。所以为了见到苗寨首领,与其晓以利害,就算是刚才这苗女端上来的真是放了蛊毒的毒酒,林白也要甘之如饴般将其饮下,以此来表明自己此行的诚意,打消这些人心中的芥蒂。

话音落下,在场的诸多苗女均是眼中露出灼灼之色,紧紧的盯着林白,而且还有颇多苗女脸上露出娇羞之意,一幅春心萌动模样。苗人最为敬重的就是这种豪爽之人,而且作风泼辣大胆,林白现在的这话语可谓是极对她们的胃口。

“能够饮下杯中烈酒的都是我们苗人最尊贵的客人,请进寨!”领头那苗女闻言之后,脸上也满是爽朗笑意,但等她看到陈白庵等人还有戒备之色,笑眯眯解释道:“刚才你们朋友喝下的是我们蛊苗以五毒为引,米酒为源,酿出的补酒,只会对身体有好处!”

听到苗女这话后,陈白庵等人面色这才稍霁。不过在进入苗寨的时候,却还是发生了一些小小的插曲,带领林白等人前往苗寨的那小战士却是被拦在了门外,这些苗女说什么都不让他进去,理由更是简单无比,此人上次前来之时不肯饮酒,胆怯懦弱之人,无缘苗寨!

林白本想从中说和几女,但那小战士却是已经被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闪身便走到了苗寨村口,找了个平地坐下,再不肯往里多走一步。

林白见状也不好勉强,只好跟着这几名苗女朝着村寨内走了进去。十万大山内毒瘴颇多,而且因为靠海,水汽极重。所以苗寨内的房屋大多都以木质结构为主,更是以木桩将房屋撑起大概有半米左右,将地表的瘴气和水雾尽数隔绝。

不过不知为何,即便是走进苗寨之内,诸人仍旧是没有见到半个男子,而且让林白最为不解的是,不知为何,走在这村落之中,他总是感觉到空气之中似乎隐隐约约有一种寒意在不断蔓延,而且还有逐渐提升的趋势,委实叫人觉得无法理解。

不过蛊术也是奇门江湖之中的一个分支,而且传闻之中这蛊术更是在上古之时从蚩尤那里传承下来的,他们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并不比华夏相术少到哪里去,有些不解倒也算正常的事情,所以林白也就没把这些事情放到心里边去。

而且自己此行乃是有求于人,现在更是上门做客,作为客人的贸贸然去询问主人的秘密,定然会引起反感,就算事情还有转机说不得都会因此而断绝。

一路行行停停,村寨门口的那些苗女却是没有一人散去,都是跟在林白等人身周,这种亲密的姿态叫人感觉他们仿佛不是一个部落,而是一个相亲相爱的大家庭。

等走到村口的吊脚楼后,那彪悍苗女领着诸人走了上去。和这彪悍苗女大刺刺的举动截然不同,这吊脚楼内整洁无比,处处不染尘埃,而且还有一股馨香味道,仿佛女孩儿的闺房。

交代其他苗女收拾筵席,为客人接风之后,那彪悍苗女便大刺刺的当着诸人的面席地坐下,似乎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动作幅度过大而导致裙内春光外泄,进入诸人的眼眸之中。

就在林白等人偏头之际,那苗女眼中却是露出促狭的神色,然后哂笑道:“你们汉人就是这些繁文缛节太多,我自己乐意露给你们看,你们看便是,何必掩饰心里边的那些想法, 故意躲躲闪闪的,反倒是叫人觉得你们太过虚伪!”

林白等人现在有求于人,哪里敢和她讲什么礼节之类的东西,只能讪讪一笑,也不分辩。

“这位姑娘,我们的来意想必你也清楚,不知道你们苗寨的首领什么时候能够过来?还是说你就是此处的首领,不知道你对我们先前的提议考虑的怎么样?只要虫患一过,我保证在此处重新为你们修建与现在模样一般的苗寨!”停顿片刻之后,林白拱手询问道。

那苗女却也不理会林白的问题,朝着陈白庵等人扫了眼之后,淡淡笑道:“你喝了我们的酒,是我们的朋友。但你这些朋友还没有喝!我们蛊苗只和朋友论交情,不和外人谈买卖!”

说话的功夫,其他苗女却是已经将酒菜端了上来,然后站在那彪悍苗女的身后,紧紧的盯着林白等人,想要看看他们对这话会是个什么反应。

没等林白等人开口,那彪悍苗女却是已经握住了酒壶,连倒三海碗酒,然后伸手从怀中摸出些古怪的黑色颗粒状物体,朝着酒液里面一扔,两者一接触,顿时便彻底消融,最后使得那酒液变得浑浊不堪,不过从其中却是有一种怪异却扑鼻的香味传出。

这样的动作,再配上这样的酒味,再加上先前林白喝下的那酒的腥味,没来由的就让人想起‘越毒的蘑菇就越艳丽’这句老话,着实是叫人心里惊惧。

“你们不是畏惧我们蛊苗的手段么,那我现在也不妨告诉你们,这几杯酒里已经被我下了蛊毒,只要你们将它喝下,咱们才能坐下来谈事情!”这彪悍苗女脸上满是促狭笑意,朝着陈白庵等人扫了一眼后,厉声道:“怎么着,不敢喝么,还是不把我们当朋友?”

听到苗女这话,林白眉头微皱,伸手便朝那酒杯抓去。“我来替他们喝!”

“不能喝!”话音一出口,陈白庵等人便伸手拦住林白的动作,疾喝出声。

但凡是个明眼人就能看出来,这酒里面绝对是有什么古怪,而且他们刚才更是亲眼看到那苗女将黑色颗粒状的东西丢进了这酒液里面,那些玩意儿的模样怎么看就怎么像是虫卵,若是将这酒喝下肚子,岂不是引狼入室,把性命交到了他人手上。

“你喝了也不算,只能他们来喝!”那彪悍苗女眼中笑意愈发深重,朝诸人扫了眼后,淡然笑道:“难道你们就只能让朋友替你们来出头么?”

“好!我们喝!”陈白庵、张三疯和沈凌风三人相视一眼,然后伸手便握住了桌上的酒杯,仰头咕嘟咕嘟便把那碗酒给喝了下去!那股豪爽劲儿叫在场的苗女眼中光芒更甚,甚至有女孩儿更是大声叫好不停,犹如看着英雄般看着几人。

此时喝酒的器皿乃是海碗,这里面盛的酒液绝对有半斤之多。苗人尚武喜酒,更是喜欢那种能喝酒的汉子,在场这些人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敢有胆识将这来路不明的酒液尽数喝下肚中,这份肝胆相照的豪气,足以叫在场的这些苗女为之倾倒。

眼瞅着这几人喝下酒,那彪悍苗女眼中的神色尽数收敛,对此次前来的几人有些另眼相看,然后看着他们轻笑道:“这下了蛊的酒味道如何,还算得上美味吧?”

“味道不错,再来三碗也无妨!”陈白庵豪迈无比将海碗重重搁在桌上,一捋颌下胡须,目光灼灼盯着那彪悍苗女,沉声接着道:“现在酒也喝了,按你的话说,咱们也算是朋友了,现在能不能坐下来谈谈交情,说说关于这洼地的事情?”

听着陈白庵这话,那苗女眼神中颇有些崇敬之色,她现在着实有些佩服这些家伙,他们究竟是有着怎样的胆识,才会将生死扔到身后,不管不顾的豁出命来和自己商谈这些事情!

“喝了酒就是朋友!”思忖片刻之后,那彪悍苗女缓缓开腔,“你们的胆识和勇气让我佩服,你们的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但是关于洼地的事情,还是没得谈!”

林白等人正想发作,吊脚楼外却是突然传来一阵猖狂大笑声:“成了,终于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