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42章 真佛面前莫作假(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纵然古大师缓缓踩动步伐,而且面上自信之色十足,举手投足之间满满的都是世外高人风姿,但实际上他心里却是有些惴惴不安。对于这次斗法,他实在是没有太大的信心,要知道这可是他第一次与人相争,而且他实在是有些不确定自己保命那玩意儿威力有几何!

在这种情况之下,而后才拉开架势的林白反倒在气势上占了上风。这么多场鏖战下来,不管是对术法的精微操控,还是对战之时的心理活动,林白都是熟稔无比,身上架势略一拉开,便与这片天地产生感应,进入外物不侵,心神不乱的天人感应状态。

此时此刻,在周遭的那些苗女眼中,似乎已经感觉不到林白的气息所在,似乎他身体的每个部分,甚至连呼吸都和天地紧紧的联系在一起,想要去碰触他,便几乎等同于要与这片天地站在对立的角度,想要以术法压制他,可谓是艰难无比。

“林白,加油!”百灵此时也顾不得白鹇究竟会说什么,小脸胀的通红,握着小拳头,站在一边开始为林白加油鼓劲儿!她这一开头,一时间加油之声便此起彼伏响个不停,这些苗女都已被林白所深深的折服,那股泼辣劲儿上来,一切都变得不管不顾!

“你现在认输的话,还来得及,我还能饶你一条性命!”身周的加油声听得古大师那叫一个心烦意乱,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对林白淡淡道。

林白闻言却是不发一声,面上更是不动声色,只是缓缓将架势拉开,然后转头朝身后的那些苗女报以微笑,接着又跟场侧的陈白庵等人比了个手势,意思是尽情看好戏吧。

看着林白的模样,古大师愈发觉得林白就是个沽名钓誉之人,之前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想在那些苗女面前出些风头,好让她们芳心暗许,泡起妞来方便一些。

就这种姿态,还想要战胜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古大师微微摇头,看向林白的双眼中满是鄙夷之色。就这小家伙这样的心性,还想和自己相拼,根本是不知死活。

但这时候的古大师却是丝毫没有意识到,现在他的心思正在一步步的被林白引入彀中。他只以为林白现在是露怯,却是没有想到,林白所要做的实际上乃是一场心理战。

需知道相师斗法考究的不仅仅是术法修为的高低,而且还是在考验术法相拼二人的体力和计谋,以及心理承受能力。只有保持心神的清明,才能发挥术法最大效力;心中纷繁复杂的情绪越多,便会越混乱,对术法细微之处的把握就会变得松懈很多,也越容易出现失误。

静默无比的站立在养蛊地周遭,林白缓缓开始调整自己的心境,以及呼吸和法力的游走。脚下地面光洁无比,而且直到此时,林白更是发现,脚下这养蛊地也并不简单!无论是脚下土层的堆积,还是台阶的修建,居然都是以六为极数。

道家有云,三千三百年为小阳九,小百六;九千九百年为大阳九,大百六。阳九,奇数,为阳数之穷;百六,偶数,为阴数之穷。故百六亦称阴六。天厄谓之阳九,地亏谓之阴六。

而此处本就是一个养蛊地,以这种阴六之法所庇护,更是能够使得此处的阴煞气机和天地产生一种呼应,而且在此处便能够进行一个小周天游走,这样即便是汇聚入周遭那些吊脚楼之时,也不至于阴煞太重而使得这些吊脚楼内居住之人受到影响。

感受着阴六引导下这些阴煞气机的转动,林白面色微微变得肃穆起来,眼睑低垂,左手缓缓抬起,而后在腰间捏成一个印诀,而右手则是托着河图洛书缓缓举至胸前三寸之处,口中不断念诵咒语,开始催动自身法力朝着河图洛书内灌注。

与此同时,古大师也开始在那挥舞着桃木剑,在场中不断来回走动,双臂挥舞不止,那模样和华夏民间的跳大神极为相似!不过直至此时,从此人身上仍旧是没有半点儿术法气息波动出现,这让一旁观战的陈白庵等人实在是感到不解。

此人怎么会不知死活到了这样的地步,连天地元气都汇聚不了,居然还要和林白这种身经百战的高手相拼,而且面上还满是自信之色,这是得有多强大的心理能力,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有多失心疯,才会做出这样根本就是自寻死路的决定。

不过这一切对于林白而言,却是根本没有在意,既然此人已经做好决定想要与自己一战,那就成全他,也好让他见识见识,究竟什么才算是真正的华夏相师手段。

手上印诀陡然转换,一股剧烈的术法波动顺着林白身体便朝外蒸腾而出,肉眼隐约可见的银色雾气在河图洛书周遭不断游动,而后跟随着林白手诀的变化,在周遭形成八卦图纹。

光芒时明时暗,朦胧至极,却带着一种诡异的美感,叫人观之便觉得心神为之沉迷,似乎目光尽数都被那不断变换的八卦图纹所吸引。尤其是陈白庵等人,更是感觉多看这八卦图纹一眼,心中对于八卦衍生之理便多明悟一分,委实叫人诧异。

只是这么段时间,这小子的术法修为居然又来了一次提升,水准施展开来居然有如此威力,若是这种势头继续发展下去,也许华夏传说中的天门大开,白日飞升也不是没有可能。

嗡然有声,古大师只觉得自己身周的空气在不断发出剧烈波动,而且这些空气更是变得如泥沼般粘稠混沌无比,阴冷气息在他身周四下不断侵袭,几乎将他吞噬。

凄厉冷寂的寒风在他身周左右不断刮动,就像是一把把冰冷的刀子不断的在撕扯他的身体。刀子戳中是从肌肤传到身体,而这种痛楚却是从心神传到肌体,虽然身躯没有伤口,但那种真切的疼痛,却是比真实的刀子戳中还要痛苦万分。

保命的招数到底施展不施展,那可是只有一次机会,如果现在用了,以后就再没机会!

“认输吧!”看着在凄厉阴风中不断颤抖,脸色更是变得灰白的古大师,林白明白刚才摆布阵法恐怕已将此人身上的法力尽数耗干,没有法力护佑,他在这八卦加持的阴煞侵袭下,恐怕连几个喘息的时间都无法坚持就要倒下。

而且阴煞侵袭之下,更是因河图洛书衍生出的八卦符纹而多了天地之威,若是长久僵持下去,其中裹挟的术法力量势必会将此人的心神撕裂,成为行尸走肉之人。

上天有好生之德,而且自从家中多了景行和利贞这俩小家伙之后,林白更是觉得自己要多做些积德行善之事,以免让自己身上牵扯的因果,因为血脉牵连的缘故加诸到那俩小家伙身上。而且此人虽然招摇撞骗,但也不是罪大恶极之辈,略施薄惩便已足够,无需开杀戒。

白鹇如今心中烦闷无比,她原本是想在凤凰不在苗寨的这段时间,依靠古大师完成阵法,将原本悬在头顶的毒虫之祸变成一件对苗寨极为有利之事,但是看现在这态势,自己请来的这古大师一直处于落后挨打状态,很显然不是林白对手,身份和他吹嘘的实在不符!

“小辈,这是你逼我的!等到了九泉之下,成了枉死鬼,别来找我!”光华环绕之中的古大师面上露出一抹决绝之色,伸手朝着道袍贴近胸腹之处一摸,掏出一张银色符箓,冲林白沉声怒斥道:“天地衍生阴阳,七星汇聚明月,杀伐煞生!”

不好,有古怪,这符箓绝对不简单!听到古大师这话,陈白庵面色大变,紧紧盯着被此人持在手中的那张银色符箓,只见上面光华内蕴,古朴玄奥的符纹就如蚯蚓般不断扭动。

“这……这是阴阳七星杀伐符?!天,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这不是从明朝之时便已经在奇门江湖之中消失了的东西么?!”每多一看一眼那符箓上,陈白庵脸上的惊色便多一分,而后张大了嘴喃喃自语道,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意,似乎见到了极为恐怖之事。

此符威力强大无比,传说中乃是明初之时一名学究天人的奇门高人所创,但因威力过强,施展此符,便会导致天道反噬,这么些年下来,传承之人早已断绝了踪迹,陈白庵实在是想不到这古大师手里边怎么会有一张这玩意儿!

林白此时也是惊骇莫名,这古大师相术水准低微,但偏生施展出来的手段均是玄奥无比,不但有陈抟老祖的传承,河图洛书中的玄奥传承,居然还有这种已经失传的符箓,实在是叫人不可思议,此人身上究竟是藏着怎样的秘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这符箓无风自燃,光华砰然爆发,和八卦符纹顿时交接在一处,两者一触,无数细碎的光华碎片闪动不止,那模样就像是燃放了无数的烟花爆竹一般,而且诸人觉得眼前更是一片白色,仿佛眼神都被这夺目的光华所闪瞎。

“小辈,受死吧!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到哪儿去!”古大师七窍之间已是有鲜血朝外溢出,神色显得狰狞可怖至极,口中凄厉怒吼,更是如从地狱深处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