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44章 苗女凤凰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4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你们是何人,为何要擅闯我蛊苗聚居之地?”就在林白小心戒备之时,从苗寨西南角落走出一名脸上满是寒色的女子,道:“我看你们先前的手段,应该是华夏相师,难道不知道养蛊地出现变动,十万大山中的毒虫便会袭击此处,难道不把我苗寨中人性命放在眼里?”

“凤凰姐姐……凤凰姐姐回来了!”听到这声音,被先前声势惊呆的一众苗女脸上顿时露出喜色,娇声细语,脸上满是喜色,朝着那女子所在位置欢呼雀跃而去。从这些女人的表情,不难看出这名叫做凤凰的女子在这苗寨中地位之高,以及得人心的程度。

林白闻声朝着那女子望去,只见此女穿着和寨中其他苗女无甚区别,都是蓝布印白花的裙装,纤腰之下围着一条色彩斑斓的短裙,胸前佩着一堆光华灿烂的银饰,面色雪白,双眼极大,而且眼眸黑若点漆,下巴尖俏,樱桃小嘴红润,端的是美艳不可方物。

看到这苗女之后,张三疯眼珠子顿时一亮,然后极为玩味的便朝着林白望去。要知道他们此次前来,抱定的打算就是打算借助林白,使用美男计,诱惑这苗女,然后让这些蛊苗从洼地搬走,使刘军武的布局完成,现在正主儿到了眼前,就看林白怎么做了。

看着这苗女的模样,林白登时便明白自己这次恐怕是遇到了难缠的主儿。此女面容虽然柔和,但是天轮,也即耳朵上部却是带尖,这在华夏相术之中为火耳之相。主不受父母祖荫,拥有这面相之人,一般脾气火爆,个性急躁。

而且此女双耳紧紧贴着脑后,双眼黑白分明,鼻梁直入天庭,更是有着坚毅不屈的性子。火爆的脾气,再加上坚毅性格,绝对嫉恶如仇,若是自己动什么歪心思,此女绝对不会容情。

“凤凰,我跟你说了多少次,脾气不要这么急躁!这位小哥存的可不是祸害你们苗寨的心思,而且按现在这情形,若是没有他的帮助,恐怕你们苗寨早就被毒虫攻陷了!”就在林白想要分辨时,从凤凰身后走出一名手上牵着个小女孩儿的老人。

白须垂胸,鹤发童颜,双眼犹如星辰般明亮,只消一眼望去,林白便明白这老人绝对是个中高手,手段绝非等闲,而且刚才出手拦阻了古大师的恐怕就是此人!他手上牵着的那女孩儿,大概只有五六岁光景,小脸虽然粉嘟嘟可爱,但眼窝却是深深塌陷。

而且不知为何虽然明知这女孩儿可能是个天盲之人,但站在她面前,林白却是觉得自己不着片缕的婴孩般,一切在她面前都无所遁形,就连命理似乎都已经被她看穿。

这一老一少的组合端的是无比怪异,但看着那小女孩儿的模样,却是叫人不禁有些心酸。

“爷爷,你身前站着的是什么人,为什么我只能看到他的一个大概,完全看不到仔细之处?”就在林白不停打量那小女孩儿的时候,这小丫头却是扯了扯老人的衣角,怯生生开腔。

林白闻言心中不禁一凛,他很清楚这小女孩所说看到大概指的绝对不是自己的容貌,恐怕是命理居多!要知道林白的命理特殊无比,即便是高深如李天元、陈白庵一流都无从揣摩,但这小女孩儿却说他能够看出一个大概,已足见其不同寻常之处。

“看不到便看不到,小紫儿你不用勉强自己!”老人闻言颇为诧异的盯着林白扫了眼,然后不动声色对身旁的小丫头说了句,然后冲林白一拱手道:“小兄弟,我家这小丫头就是喜欢说些疯言疯语,若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小姑娘可爱至极,而且童言无忌,晚辈自然不会记挂!”虽然心中波澜起伏不断,对这一老一少更是无比好奇,但林白却也明白此时事情未了,来人身份是敌是友也不能确认,言多必失,若是出了什么岔子,等会儿若是交手,自己怕是要吃些大亏。

单凭这老人刚才拦阻天劫的一手就已足够恐怖,而他身边的这个小丫头虽然看似纯真无邪,天真烂漫,但是按照林白的估计,恐怕比这老人还要恐怖许多。这突如其来的一老一少绝对不能小觑,不过林白倒是实在不解,华夏奇门江湖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高手!

先是有看似什么都不懂,但手段却是千奇百怪,甚至还拥有阴阳七星杀伐符的江湖术士古大师,紧接着又来了这样的一老一少,难不成真是华夏奇门盛世将至,奇人尽出?

“小哥儿,凤凰先前冒失了,还请你莫往心里去!”就在林白思忖之时,凤凰却是突然开腔,冲林白告了个罪后,对一旁的白鹇沉声道:“白鹇,躺在一旁地上的家伙是怎么回事儿,他们要在养蛊地动手,你为什么不拦着,难道是忘了我走前的告诫?”

话音落下,场内一片安静。一众苗女均是低头不语,目光朝白鹇所在的方向不停的狂扫。眼看着这些女孩儿的模样,白鹇更是觉得事情不大对劲,沉声又道:“白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姐妹们为什么不停的盯着你看,难道这些事情是你做的?”

“古大师的确是我请来的,我想趁着大姐你不在的时候,没想到他竟然是个招摇撞骗之辈,险些让他破坏了养蛊地,导致十万大山之中的毒虫来袭”白鹇沉默片刻,缓缓道。

凤凰闻言摇头不止,用责备的目光盯着白鹇,沉声道:“白鹇,你跟着我的时间最久,对咱们苗寨和养蛊地的事情知道的也比其他姐妹多得多,怎么会办出这样的事情!咱们寨子里的规矩你也清楚,等这些事情结束之后,自己来领责罚!”

“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些都是我的主意,也是我的过失。大姐你若是要惩罚的话,惩罚我一人便可,不要责罚姐妹们,她们都是无辜的!”白鹇眼中露出决绝之色,低头躬声道。

话音落下,场内那些苗女脸上均是露出惊惧之色,寨中规矩森严,按照白鹇之前做的事情,受到责罚之重定然不敢想象。往日里姐妹之间感情无比之好,她们如何愿白鹇受罚!

“大姐,白鹇姐姐也是想着尽快解决虫患的事情,只是没想到受到了奸人的蒙蔽,所以才做出了一些错事,不管怎样,她所做的也都是为了咱们苗寨的安危,您还是不要责罚她!”百灵一扯身边几女,使了个眼色,哀怨无比盯着凤凰沉声道。

林白见状,轻叹了口气,也在旁劝慰道:“凤凰姑娘,这古大师身上颇有玄机,白鹇姑娘被他蒙蔽也情有可原,而且寨内并没有出现什么事端,这责罚能免的话就免了吧!”

“姐妹们的话你可听到了?”说句老实话,凤凰也真下不去责罚白鹇的手,眼见得诸人求情,便顺着这个台阶下去,轻叹了口气后,缓缓道:“此间多谢林先生出手拦阻,否则任凭我这妹子胡作非为,定然要闹出天大的祸端!白鹇,你还不谢过林先生?”

“白鹇谢过林先生,若不是林先生你出手,我苗寨危矣!”白鹇闻言转身朝着林白便盈盈拜了下去,不过她现在心里可是没有半点儿抵触,而是真心实意。

之前林白的手段她也见识了,而且郑老先生和凤凰都已经说出养蛊地的事情,若是林白没有拦阻,而是任凭自己让古大师施为,养蛊地内的煞气一旦泄露,恐怕自己以及苗寨内的这些姐妹现如今都要变作十万大山内那些毒虫的腹中之物。

“言谢的事情无须再提,我做这些也有私心。”林白急忙伸手将白鹇搀起,然后转头看着凤凰沉声道:“凤凰姑娘,林某来此有一事相求。如今守卫毒虫入侵的军部想出了个法子,想要让姑娘们从此间离开,然后将毒虫引来,燃火焚烧,阻挡攻势!不知姑娘能否应允?”

听着林白这话,凤凰对他的好感顿时增添了不少。先不说此人拦阻古大师的手段,替苗寨解开危局这份恩情,单单不遮不掩,直言直语就将目的说出。这份磊落胸襟,就足够叫习惯了直肠子来回,说话做事坦坦荡荡苗寨中人敬重。

“搬出苗寨,引蛊虫来此,然后纵火焚烧?”凤凰闻言脸上露出沉思之色,然后转头盯着一旁的郑老先生沉声道:“郑老,您觉得这个做法可行么?”

听着凤凰的话,林白也是跟着转头朝那位郑老先生望去。这位老人很明显就是苗寨的主心骨,刘军武的谋划能不能成功,恐怕最关键的就是这位老人的态度。

而那些苗女脸上更满是紧张之色,她们生于斯长欲斯,如果按照林白的说法,苗寨内的一切恐怕都要付之一炬,这些给她们留下了无数美好记忆的地方都将消散,这世间哪里还能找到第二处如这里般的乐土?!

“年轻人,我问你一句,你来十万大山有多久了?可曾和那些毒虫面对面打过交道?”郑老先生没有回答凤凰的问题,而是话锋一转,向林白沉声发问。

林白微微皱眉,但碍于局势,还是恭谨道:“在下昨夜才到达,不知老人家有何见教?”

“这就说得通了,我说以你的修为怎么会想出付之一炬这么个愚蠢透顶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