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53章 炼人成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4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天大的隐秘?!究竟是什么样的秘辛才担得起天大这两个字?!

勘天郑家一族林白和陈白庵也曾有过耳闻,此族术法诡异无比,尤其在勘察命理一途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而且在天道反噬一道上研究也是极深,是以才有勘天之称!不过此族在奇门江湖中销声匿迹已久,他们实在是没想到郑范畴居然是此族之人。

而且直到此时,他也总算明白凤凰方才为何会冲出来拦阻金蚕蛊对郑范畴的攻击。勘天郑家虽然对命理和天道反噬极有钻研,是以才能在苗寨中将天道反噬方向偏离,但他们家族攻伐和守护术法却是寥寥无几,如果金蚕蛊逼近的话,恐怕就只能听之任之,死于虫吻之下。

不过按照勘天郑家的手段,能够躲过他们的隐秘可谓是少之又少,这十万大山之中的虫患究竟是有着怎样的隐秘,居然连勘天郑家和刘伯温这能够摆不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八门锁龙局的一代耆宿都要将其隐瞒,这种秘密的震撼程度恐怕绝对不会小到哪儿去。

“上一次虫患爆发的时候,我在虫患爆发之地,依稀见过蛊虫,但只以为是错觉,也没有深究!但是这一次居然连金蚕蛊都出现,算是坐实了我心中的想法!”郑范畴犹豫片刻之后,看着篝火旁的林白等人,沉声道:“依我之见,脱脱恐怕未死!”

一言发出,四座皆惊!所有人顿时都沉默了下来,目光也都是紧紧的盯着郑范畴!脱脱之死已是记载入元史之事,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真的如郑范畴所说,脱脱现在还活着的话,那岂不是将近有七百余岁,几乎和华夏历史上以长寿著称的彭祖有得一拼!

“这事儿绝无可能!”陈白庵思忖片刻,断然摇头,沉声道:“虽然世上有传说彭祖活了八百余岁,但只可能是后人杜撰!我陈氏陈抟老祖养生有道,但终年不过一百九十八岁,而我陈某人活了二百余载,身躯早已疲惫,寿元最多恐怕也只有二十余载!”

陈抟老祖养生之术举世无双,陈白庵得了他的真传,寿元之久远举世无双,对于人体机能的研究更是无人能及,所以他是世间对脱脱是否死亡之事最有发言权之人。

对陈白庵的话,林白也是颇为赞同。虽然说华夏相术神异,也曾有过不少长寿的传说,但传说毕竟是传说,根本没有实据。陈白庵身体机能损耗严重,当初服用太岁补充寿元时,他的收效也最为微弱,脱脱纵是有天大的本事,又怎能打破生老衰亡这个定律。

“凤凰,你应该还记得我当初将你们从那个魔窟带出来的事情吧?”郑范畴没有回答陈白庵的问题,只是将头一偏,看着凤凰沉声问道。

“救命之恩,怎能忘怀。”凤凰点了点头,但脸上却是露出惊惧之色,似乎往昔的事情对她而言极为恐怖,“当初我在苗疆的村寨被妖人占据,要将我们村寨中的所有女子炼化为蛊,如果不是郑老你出手救助,我和我母亲,还有白鹇她们,怕是都要成为毒虫口下的亡魂!”

林白闻言不禁有些慨叹,此时此刻,他总算明白为什么百灵当初对他们腹诽郑范畴表现的那么在意!如果不是这位老人的话,这些弱女子现在恐怕早就葬身于毒虫腹中,这样的恩情,她们如何能允许有人对这样的老人横加指责。

不过即便如此,林白还是不明白凤凰族人来历这件事情和脱脱是否死亡这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能够有什么牵连,难不成是郑范畴想要以此来消解自己心中对他的愤怒?!

“当初在苗疆的时候,我只当那妖人是炼蛊炼坏了脑袋,才会想出将人炼制成蛊这种丧心病狂的主意,是以施展手段加重他的天道反噬,将他击毙!”郑范畴似乎是看出了林白的犹疑,缓缓接着道:“凤凰,你可知道蛊虫的寿命有几何?”

“泥鳅蛊,石头蛊这种寻常蛊虫的寿元大概在十载左右;而往上一些的蜣螂蛊,蛇蛊则是可以达到五十年之期;而到了蛊虫金字塔顶端的金蚕蛊和曼陀蛊,则是可以达到百年寿元,而且若是二次蜕变成功,寿元更是可以加倍,若是以心血秘术饲养,还可更长!”

凤凰闻言点了点头,将自己对蛊虫的见识娓娓道来,但她心中却也是有些疑惑,实在是不明白为何郑范畴会向自己问这个问题,虽然她培育了不少蛊虫,但是对其中的见解和郑范畴相比起来,却是有着天壤之别,连九牛一毛都不能达到。

听着凤凰的话,林白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他现在觉得郑范畴这些话显然不是无的放矢,每句话都有着极深的用意,而且若是将这些话堆在一起,更是能够得出一个叫人吃惊的结论,不过那个结论实在是太过夸张,即便是林白都觉得有些不可置信!

“蛊虫等级越高,蜕变之效愈强,寿元便能越多!”郑范畴微微颔首,显然对凤凰的解说极为满意,停顿少许后,他转头看着几人接着道:“以毒虫培育出的蛊虫便能够拥有此种功效,如果说将人炼制成蛊,那这等级又该如何计算,寿元之久远更是可想而知!”

炼人成蛊,这未免也太有些像那种志怪演义演义小说的内容了吧,但即便是心中惊疑,林白等人却是完全找不出反驳的理由。虽然这说法有些过于虚无缥缈,但并不是没有办法做到,只要先将人体注入各种毒素,然后与蛇虫相搏,未尝不能炼化为蛊!

不过这种毒气反噬,以及与蛇虫相搏之时产生的种种痛苦,单是想想便觉得叫人心寒胆颤,不过若是心中有着大仇恨或者大隐忍的人,也未尝不能抵挡得住这种痛楚。而脱脱身负家破人亡深仇,在形势威逼下,未尝不会尝试走这步险棋。

而且也只有这个可能,才能解释为什么虫患中会有这么多的蛊虫出现,而且还有金蚕蛊这种极难培育的顶级蛊虫。不过如果事情真是如此的话,这几百年下来,化身为蛊的脱脱该要积聚出一股何其恐怖的势力,而他自身的手段又该到何种地步。

蛊王!如果一切真的如郑范畴推测的话,那脱脱绝对当得起这个称号!

“我还是不能相信脱脱活着这个事情。就算如你所说,这么几百年下来,与毒虫作伴,恐怕他神识也早就失守,不可能有灵智存在,而这样没有了神智的东西又怎能称为人!”沉默良久后,陈白庵缓缓摇头,再次否决。

不过即便是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虽然他这话是否决之语,但其中却是已经开始有些认可这种推算。但是陈白庵这话也的确没有说错,人类最大的天敌应该就是寂寞,炼人成蛊,日日月月年年与蛊虫相伴,这种寂寞恐怕要比身体的痛楚还要折磨人。

没有人交流,没有人陪伴,只能面对那些身上有着极重毒性的毒虫,这可是比好莱坞电影《荒岛余生》中那个深陷荒岛的主人公还要惨烈百倍的事情。非人的折磨,孤僻的环境,就算脱脱心神再强大,这几百年下来,恐怕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心神,说不得已被毒虫同化。

“这可能是前人特意交给我们找出答案的一个谜题!”郑范畴又轻叹一声,然后紧紧盯着林白,轻声道:“在我家祖上留下的遗训中,曾说过虫患之局单凭勘天郑家无法根除,除非天选之人出现,一切祸患才能消弭!而小紫儿曾和我说过,你极有可能就是天选之人!”

天选之人!林白闻言浑身如遭电击,心神都为之颤抖!赵家二祖曾说过的这四个字已经在他心中带来了太多的疑虑,现如今怎么从郑范畴口中又听到了这四个字,这让林白感觉这就像是一个缠绕在自己身上,根本无法甩脱的魔咒一般,叫他坐立不安。

“天选之人究竟是什么?”深吸了一口气,林白好容易才让自己的呼吸变得平稳了一些,这才对郑范畴沉声发问,但饶是如此,他说话的声音却仍是有些颤抖,足见心中的紧张。

“天命之人只是一个传说!祖上也只是有个简短的交代,但按照我的理解,所谓天选之人,也许就是能够取得亘古以来所有相师无法取得的成就之人,而且身上应该还背负有什么宿命!”郑范畴朝林白扫了一眼,然后接着道:“虽然小紫儿觉得你是,但我并不这么觉得!”

“就我这吊儿郎当模样,实在是担当不起什么历代相师都无法取得的成就,还有那什么宿命!”听到这话,林白脸上满是喜色,连连应道。

天选之人,这玩意儿虽然听起来噱头足够大,但自己现在麻烦已是不断,这玩意儿实在是承担不起,谁爱干谁去干,自己只要能种好这一亩三分地,消停一些就已经足够了!

“水!我要水……”就在此时,篝火旁的沈凌风却是突然睁开眼睛,嘶哑着声音道。

林白闻言脸上露出一抹喜色,正想要伸手将水囊摸过来,但手还没伸出去,却是发现在自己身旁的凤凰已经将水囊握在手中,然后一点点的喂给沈凌风喝。

难不成自己真的一语成谶,凤凰就是上天派下来解救自己这位大舅哥右手的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