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63章 仙人遗骨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突如其来的异象,惹得十万大山之下驻扎的那些抵挡毒虫进犯的士兵们心头压抑无比,莫名其妙的他们感觉心神在此刻变得极为压抑,而且就连他们身前这些对峙了许多日夜的毒虫,在这一刻都变得躁动不安,甚至还有想要回撤的迹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此时此刻在这些士兵心中满是疑问,他们在此地驻扎已久,对这些毒虫的习性也算是有了些了解,但还从来没见过这些玩意儿像今天这样慌乱不安……

好大的动静,难不成林白那小子还真有回天的手段,能将此次危局度过去不成?!赵静廷如何能看不出来这天雷的端倪,感触着周遭狂乱的天地元气,他心中已是多了几分犹疑。如果林白提前将毒虫之事解决,那他已经既定好的布局岂不是尽数落空?!

看来是时候再往这把篝火上浇点滚油了,若是不把事情闹大,说不得真会有变数出现!

皱眉思忖稍许后,赵静廷朝帐篷外扫了眼,然后从口袋中摸出手机,拨出去一长串号码,而后沉声道:“老祖,事情我这边已经弄好了,您再帮我浇点油,让它烧的更旺些!”

话一说完,电话那边没有应声,便迅速挂断。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嘟嘟声,赵静廷脸上满是狞笑,悬在身侧的右手也不自禁的捏成了拳。赵士衍,二祖,你们两个没用的废物,你们在九泉之下睁大眼睛看着,我赵静廷是怎么样一把火将林白那小子烧个干干净净。

“臭小子,这是又闹出来什么事儿了,怎么搞成这样?”天上的动静实在是太大,刘军武站在帐篷外,紧紧盯着乌云低垂闪电盘旋的十万大山深处,眼中满是担忧之色,手指间捏着的烟头燃尽,灰烬撒了一地,余热烧到指尖都浑然不觉。

不单单是刘军武等人所在的地方,华夏各处的能人异士此时都已感觉到西南边陲这巨大的震荡!天道反噬之威以往极为少见,但最近这段时间却是接二连三来个没完没了,而且此次声势浩荡如此,实在是叫这些相师心中担忧,难不成天道对自己这些人的清洗之时到了?!

而知道其中隐情之人,如许叟之流,则是担忧无比!这股天道反噬内的气息,他们可谓是熟悉无比,其一为林白,另外则是陈白庵。虽然说曾经也见识过他们抵挡天道反噬的手段,但是这次声势浩荡如此,吉凶恐怕难以揣测,只能期冀不会闹出什么乱子。

“懿兰妹妹,欢颜姐,你们俩这是怎么了?”眼瞅司马懿兰和宁欢颜不约而同的朝着院子里走去,房间内的沈小艺眼中满是疑惑之色,低声向她们二人问道。

司马懿兰和宁欢颜闻言相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温声道:“没事儿,就是有些想林白了,也不知道那花心大萝卜现在在做什么,会不会又给咱们找个妹妹带回来……”

“怎么会……”沈小艺闻言微微摇头,不由得想起了当初林白带自己回燕京时候的场景,嘴角微微翘起。不过在她眉心之间,却还是有些疑惑。

她知道司马懿兰和宁欢颜二女和其他人不同,她们两个也是华夏相师之中的佼佼者,能够发现些自己等人不知道的东西。她们两个刚才虽然百般遮掩,但眼神流转间还是有些关切之意露出,而能够让她们两个如此的,只有林白一人,恐怕她们是感受到了什么!

“懿兰妹妹,欢颜姐,你们就放心吧,林白福大命大,而且小黑和鲁师兄他们俩也赶过去了,肯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思虑片刻,沈小艺缓缓起身,走到两女身侧,柔声道。

话语落下,司马懿兰和沈小艺不禁微微叹了口气。沈小艺不懂相术,自然不知其中蹊跷。

西南方位天道反噬之威强烈到了世所罕见的地步,即便她们两人远在燕京,却依旧有心惊胆战之感。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们完全不知道林白现在究竟怎样,只是两地相距甚远,即便是有心背插双翅前去探望,却也无门,只能暗暗在心中为他祈祷平安。

林白,不管怎样,你都要记住,燕京城内还有我们几个,哪怕就算是只剩下一口气,哪怕身前是刀山火海,你都要保护好自己的小命,不然的话,我们都不会原谅你!

“小王八蛋,你特么别再催我了……”鲁燕赵朝着肩头上正在张牙舞爪咆哮不停的小黑猫看了眼后,伸手揉了揉被这暴躁家伙撕扯出来的红印,恼羞不堪说了一句,正想继续骂这王八蛋的时候,却是猛然抬头,看着山中深处,颤声道:“这……这是……”

不仅是他,就连他肩膀上原本暴躁不安的小黑猫此时也平静了下来,朝十万大山深处不断闪烁的电光扫了眼后,小黑猫原本就深邃的眼眸变得愈发不见底,嗷呜鸣叫一声,身上毛发根根竖立,双爪又开始在鲁燕赵肩头不停的私抓,似乎是在催促他!

“王八蛋,我知道紧急!”肩头的疼痛将鲁燕赵心头烦乱的心绪瞬间抓回,扭头朝小黑猫怒骂一句之后,没敢再犹豫,手脚并用,朝山麓上便攀爬了过去。

天道反噬之威恐怖如斯,而且小黑猫又焦灼成这幅模样,恐怕是山中的林白等人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麻烦,如此情势下,的确连一分钟都不能多耽搁!

山中的战斗仍旧在继续,纵然电弧在周身不断侵袭,但还是是看不到什么结果,脱脱的神色仍旧如往常,而且和小紫儿的融合也变得越来越紧密,两人的身体几乎已经黏合在一起。

眼看局势久久僵持不下,郑范畴很清楚时间越往后拖延,对自己便越不利,而且在不断催动电弧下,他生命潜能透支的越来越严重,脸上的疲态和苍老之色也越来越深重,和这种存活了已经将近七百年的老怪物相拼,哪里会是简单容易的事情。

口中咒诀轻吟,郑范畴的手却是微微变换了动作,从随身带着的行囊中摸出了一罐东西,那是一个透明的水晶容器,在其中盛了一段红色骨骼,犹如红宝石般晶莹剔透。而且不知为何,看着手中紧紧握着的容器,郑范畴脸上露出一抹不舍和沉痛之色。

看着郑范畴手中的东西,脱脱脸上明显露出了提防和警惕之色,口中咒诀急速加快,紧紧的将小紫儿拉扯到了自己身前,黏液此时已经彻底将两人胶着在一块,而且从他身体中更是不断有东西从他体内涌出,进入小紫儿的身躯,这老家伙脸上的痛楚之色也越来越深重。

与此同时,郑范畴眼中闪过决绝之色,没有任何犹豫便将右手捏成剑诀模样,朝自己眉心处那极为诡异的符纹用力按了下去,恍若天雷勾动地火,围绕他身周的雷霆砰然出声,而从他眉心所在位置便迸出一滴鲜血,落在了那红色骨骼之上!

天地分阴阳,人体如是,本命精血也不脱此例!胸口鲜血、舌尖血为本命阳血;而指尖血与眉心血则为本命阴血,林白实在是不明白,郑范畴此举为何意。

而且就连他手上持着的那鲜红骨头,林白也完全看不出来历,虽然是骨骼的造型,却晶莹剔透;说是骨骼舍利的话,其中也不应该有那种流动的红色液体;而且在这块骨骼上更是布满了诡谲的符文,和华夏相师勾勒出的符纹有些相似,但即便是林白也无法究其来历!

眉心本命阴血滴到那红色骨骼上之后,郑范畴翻身跪倒在地,全身不断抽搐,连连叩头不止,双唇喃喃翕动,似乎是在祈祷着什么,而且此时此刻在他的脸上满是虔诚之色,而且在虔诚之余,更是还有伤神感怀之色,叫人殊为不解,但占据他面颊更多的还是狂热!

那种在疯子脸上经常能够看到的癫狂之色,那种将心中所有思绪尽数放下,解脱之后,想要来个痛快的神色!别人不懂这种神色,但林白却心知肚明,他清楚,当初自己为了解救小景行出生的危局,背着降落伞从高空跃下时,一定也是这种神色。

就在此时,脱脱和小紫儿的融合彻底完成,他原本非人非蛊的的身躯如蛇蜕一般软塌塌的落在地上,其中的精华似乎尽数汇聚到了小紫身上,融合之后小紫的面颊满是诡异的嫩红色,仿佛是初生的婴儿一般,但双眉却总是皱起,显然真正小紫的心神再和他进行抗争。

扭动了下身躯,似乎是在熟悉小紫的身体般,冷眼朝郑范畴扫了眼,脱脱缓缓开腔,不过这话从小紫儿口里说出,怎么听怎么觉得诡异,“仙人遗骨,勘天郑家果然名不虚传,居然还有这种东西,不过就算是真正的仙人降下,又能奈我脱脱何!”

仙人遗骨?!林白的心此时变得越来越凌乱起来,脱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难不成传说之中神通广大的仙人真的曾经存在过?!还是说这里的仙只是一个名词?!但不管这句话里的仙究竟是什么涵义,都已经超出了林白的理解范畴,叫他全然无解!

“逆天借来的命终究还是虚妄,坚持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勘透这一切了!”郑范畴没有理会脱脱的话,只是缓缓抬头,淡漠无比接着道:“而你的一生,也终究不过是一场红尘幻梦罢了,纵是过了这七百余年,你仍旧是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