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72章 死生契阔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夜色虽然低迷,天幕之上虽然不停有鸟叫,而十万大山中也会时不时的传来两声毒虫的惨嚎,但在苗寨里却是热火一片,篝火亮堂的似乎要把漆黑的天幕映亮,酒香味道更是随着夜风朝四下散播开来,即便隔着老远,闻一口都要醉人。

连日的担惊受怕总算是告一段落,疲累的身躯也总算是找到了休憩的时刻,此刻再不尽兴,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更不用说,诸人还目睹了郑范畴和褚中天这对老友重逢的感人画面。

时光匆匆,红颜弹指老,白发瞬息覆盖黑发!几十年光阴虽然看似漫长,但其实却短的可怜,若是不能趁着现如今纵酒欢笑,难道要留到九泉之下再去后悔?!

尤其是看着酒酣耳热的郑范畴和褚中天二人,诸人心中的这种感觉就越强烈!两人怕是已有几十年没有见过面,而且就现如今郑范畴的身体状况,生命潜能基本上已经耗尽,怕是最多只有半年的寿元,每一次欢笑都可能是生命的最后一次!

要说此处最心不在焉的当属高姓院士莫属,当他在苗寨中看到林白等人时,心里便已经确定了这些朱雀鸟儿违背自然规律汇聚此处的原因,定然是这些人施展了什么手段!当他出言询问之下,林白等人也是没有避讳,直接道出!

听着林白等人的话语,高姓院士那叫一个诧异!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对他这个坚定的无神论者而言,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虽然林白所说的东西他并不能理解,但是在直觉上,他却是明白,自己根本找不出任何辩驳的理由,而且觉得林白说的的确很对。

“想不清楚就不要多理会,你看到的世界越大,不明白的事情便越多,要是都想弄清楚,那不是要把人累死!”看着自己弟子苦思冥想几乎把头发揪掉的模样,褚中天笑眯眯劝道。

张三疯闻言乐呵呵看着高姓院士道:“我托大叫你一声小兄弟,这些事情不是你一天两天能够想清楚的,现在还是赶紧喝酒吃肉,这酒的味道可是真不孬!”

“张老兄的话的确没错,只要记住咱们华夏有太多的神秘东西就行了,别理会这么多!”褚中天微微点头,笑道:“而且这酒的滋味可真是不错,我带来的那两瓶酒虽然也是陈酿,但是和这酒比起来,可是天差地远,到底是从哪弄来的?”

“这事儿就得问凤凰这丫头了!”郑范畴闻言笑道:“这些酒浆是我当年从茅台镇弄出来的,陈放的年数怕是有五十年左右,而且带到苗寨之后,凤凰这丫头更是借助蛊术,在酒里添了些料。现在这酒,味道醇厚绝不在百年酒液之下,而且更有强筋活血功效!”

听到郑范畴这话,林白不禁暗暗咋舌。当初在燕京的时候,他跟着刘经天也没少出去吃饭,对市面上酒液的价格也算是小有了解,现如今这年头,五十三度的飞天茅台一瓶就在千元上下,这种陈放了五十年以上的原浆,早就到了有价无市的地步!

而郑范畴所说的添了些料,想必是凤凰在酒液中加了些十万大山特产的药材和毒虫,经过这一番制作后,拿到市面上,就算是千把块一杯估计也有不少老饕愿意品尝!与其说现如今自己这些人喝的是酒,还不如说喝的是黄金,而且比黄金还要贵重!

“郑老你应该早些说,这酒如此贵重,现在咱们这么鲸吞牛饮,实在是有些可惜了!”沈凌风闻言之后,连连摆手,脸上一幅惋惜模样。

“可惜……这可算不上可惜……”郑范畴闻言微微一笑,然后饱含深意的朝凤凰看了眼,笑道:“这批酒当初我给凤凰的时候说了,就当是我送给她的嫁妆,等她找到了意中人,要结婚的时候再拿出来喝,咱们这可是得感谢凤凰!”

听到郑范畴这话,沈凌风脸上满是窘色,面红耳赤不发一言,而一旁的凤凰也是羞涩的低下了头,不过眼珠子却是不停的朝沈凌风那边瞟个不停。

“沈局长和凤凰姑娘都是奇门中人,咱们奇门江湖里面男女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只要两情相悦,规矩都算个屁。凤凰的一颗痴心,沈局长你想来也看到了,而且你为人我也看到了。我早把凤凰看做亲闺女,今儿我做主,想把她托付给你,不知沈局长意下如何?”

也许是多喝了几杯,也许是知道自己大限快至,郑范畴的兴致无比高昂,仰头喝了杯酒后,笑眯眯的看着低头沉默不语的凤凰和沈凌风二人,缓缓道。

听到郑范畴这话,诸人也是纷纷放下杯筷,笑眯眯的看着沈凌风和凤凰二人,想要看看他们会有个怎样的章程!这些天下来,凤凰对沈凌风的心意,诸人早已看得明白,捅破这层窗户纸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乱象当世,这些事情,越快定下来越好!

“沈老弟,你就答应了吧!凤凰姑娘年轻貌美,有她作伴,是你几辈子修的福气!”张三疯酒气冲天,大着舌头道:“我丑话说前头,你要是不乐意,我可就替你了!”

“师兄这话虽然说的糙了点,但也是实话。沈哥你也总不能这么拖着,咱们等得起,人家姑娘可等不起,现在你要是回绝了,以后回到燕京,懿兰问起来,到时候沈哥你恐怕少不得要挨一顿骂,说不得还要逼着你回来找凤凰姑娘!”林白也是笑吟吟道。

陈白庵和鲁燕赵也是不甘示弱,一个个急忙出言,示意沈凌风将事情应承下来。

只是他们这些人虽然是好意,而且一个个手段不凡,可以说是当世英雄,但都算不上是什么好媒婆!听着他们这些话,沈凌风不但没有表态,反倒将头垂的更低。

就算是个瞎子,也能看出来凤凰对沈凌风的心意。沈凌风不瞎,而且眼睛很明亮,所以他很清楚凤凰的心思。但面对这终身大事,他却是不能不慎重再慎重!

虽说八门锁龙局已经破开七处,但还有最后一处没有找到,而且用脚趾头想,赵宋后裔相师都绝不会善罢甘休!而且还有今日这种种异象,日后等着他的少不得还有更多危险,而且这些事情也都要他亲力亲为,必然是出生入死,险之又险。

如果说他一个人光棍一条,那也就罢了,但若是同意了郑范畴的话,以后就不能不考虑凤凰。若是自己有了个什么三长两短,人家姑娘正青春年少,说句难听的,若是让她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就算是到了九泉底下,沈凌风都不能原谅自己。

“郑老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现在凌风还没有成家的打算……”思虑良久之后,沈凌风缓缓抬头,歉疚无比的看了凤凰一眼,声音有些嘶哑道:“凤凰姑娘,儿女情长之事,对沈某而言,实在是有些不合适,你年轻貌美,以后自然有更合适的!”

话语一出,举座皆惊,气氛一时紧张沉默无比,只剩下篝火燃烧之时发出的噼啪之声。而篝火旁的一众苗女更是用要杀人般的目光紧紧看着沈凌风。

“沈哥,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林白如何能看不出沈凌风的苦衷,叹息着劝道。

沈凌风摇了摇头,道:“林白,我意已决,你不用劝我,凤凰姑娘和我不合适!“

“放你娘的臭狗屁!”话音甫一落下,白鹇拍案而起,伸手指着沈凌风彪悍无比道:“我家凤凰姐姐哪点儿配不上你这个王八蛋,也亏得你还生了个男子模样,推三阻四的,连我这个娘们儿都不如,算我先前瞎了眼,还当你是个汉子!”

苗女剽悍无比,而且对凤凰无比尊重,此时沈凌风这般推阻,让她们心中极为不悦。白鹇这一番话说完,一众苗女纷纷拍桌而起,怒容相向,眼瞅就要和沈凌风做过一场!

“白鹇,不要动粗!”凤凰冷然起身,伸手一摆,然后缓步走到沈凌风身前,俏脸一仰,缓缓道:“你不愿意我不逼你,只是我们苗家女儿又规矩,心上人若是不能答应自己,那活着当真是一点儿乐趣都没有,既然这样,今日咱们便做个了断!”

话音一落,还没等诸人反应过来,凤凰手中寒光便迅速闪动,一把短小的匕首朝着她的喉咙处便刺了下去!沈凌风见状长身而起,惶急无比,堪堪在匕首到达脖颈之前,劈手将匕首夺了过来,跳脚道:“你这丫头,这又是何苦!”

“你不舍得我死,自然是对我有意,你又是何苦?!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苦楚,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怕自己出了什么事情,才百般推脱!”凤凰凄楚一笑,道:“我苗疆女子,只管现在,不管未来。你们汉人说的执子之手,死生契阔,我们比你们懂!”

沈凌风嘴唇翕动,想要再说什么,但面上神色略一变幻,然后重重一跺脚,伸手朝着凤凰纤腰伸了过去,然后当着诸人的面,低头便朝凤凰的双唇吻了下去。

尖叫声,哄笑声,篝火爆鸣声,不绝于耳!誓言,有时候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