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75章 诡异死法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4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众人心中揣着事情,一路自然无话,而且看着萧薇那惶急的模样,诸人也不好意思放慢脚步,只得紧赶慢赶朝山下驻扎的兵营处赶去,想要看看那婉姐到了现在究竟会是什么模样。

只是刚到山下,诸人便觉得气氛委实有些不大对劲,山中驻扎着的士兵一个个神情惴惴不安,而且脸色都是煞白,仿佛是受到了什么惊吓。看着这些士兵的模样,林白心中咯噔一声,暗自忖道,难不成是遭受小鬼反噬的婉姐干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惊吓到了这些人?!

就在诸人心里思忖不止之时,刘军武的小警卫员已是赶了过来,满含深意的朝萧薇看了眼后,附在刘军武耳畔压低声音说了些什么,而且从始至终,他的双眼都没离开过萧薇。

看着这小警卫员的模样,再看看刘军武紧皱的眉头,萧薇心里不禁有些忐忑,神色之间满是忐忑,小心翼翼问道:“你,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婉姐她怎么了?”

“那什么婉姐昨天晚上已经死了……”果然不出林白所料,刘军武听完小警卫员的话后,眉头紧皱,沉声说了一句后,接着又道:“不过那女人死得好像有些蹊跷,你们过去看看吧!”

听到这话,萧薇在眼眶里不断徘回的泪水不禁滚滚坠落,面颊上满是愁苦之色,朝先前婉姐居住的地方跑去。诸人也是紧跟在她身后,想要看看这婉姐死的究竟是个怎么蹊跷法。

只是还没等萧薇走近,那些之前和她一道过来慰问演出的小明星便将她拦了下来,而且一个个恶目相向,双眼紧紧盯着萧薇,仿佛站在她们面前柔柔弱弱的萧薇是洪水猛兽一样。

“萧薇,你还有脸过来!昨天晚上婉姐去找你,回来就变成这样,我看就是你对她做了什么手脚!”还没等萧薇出言,人群里就有个人阴阳怪气道。

“就是,你这个害人精,居然还有脸来看婉姐!”话音落下,人群中又有人接过话头,接着道:“别再那假惺惺的掉眼泪了,别以为装成圣母的样子,我们就不知道你的为人!你刚入道的时候,婉姐对你多好,你现在居然这样对她!”

要知道萧薇的走红异常突然,而且更是一举红遍大江南北,成了全民女神。这些往常和她平起平坐的小明星,见到这情况,心里如何能不艳羡嫉妒,不忿之意不知道积攒了多少,如今总算是找到了一个针对她的借口,怎么能不好好利用起来。

“我看咱们还是召开个发布会,把事情都说出来,让所有人都看清楚萧薇的真面目,不要被她这假惺惺的外表给蒙蔽了!”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人堆里又走出来个小妖精,道。

“不是我……绝对不是我……”看着周围那些往日和自己姊妹相称,讨好奉承不停的人,现如今变得如此恶毒,而且不停指手画脚,萧薇只觉得天塌地陷,脚下一软,跌坐在地上,啜泣道:“真的不是我,我不可能对婉姐怎么样的……”

“是不是你做的,你自己心里最清楚!萧薇,我看你还是滚出娱乐圈吧,我们不需要你这种惺惺作态的人。想想往日婉姐是怎么对你的,现在她却变成这模样,你真是叫人心寒!”虽然萧薇的模样看上去无比凄凉,但这些人见状却是愈发兴奋,在旁咒骂不停。

萧薇低头沉默不语,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不断坠落在地,啜泣声更是变得有些嘶哑。这场景着实叫人有些目不忍视,耳不忍听,而且在这些人咄咄逼人的语气下,她根本无法出言辩驳,只能如一只受惊的小鹿般,在一旁瑟瑟发抖。

“事情现在还没有定论,你们想吵闹以后自然有你们吵闹的地方!至于你们说这些都是萧薇所为,她要是有这个能力的话,现在还会让你们这些人在这聒噪!”林白看着这些蝇营狗苟之人,心中怒火难忍,大步向前踏出,拦在萧薇身前,沉声道。

泪眼朦胧的萧薇闻言愕然抬头,只见一个高大的背影正挡在自己身前,就像是一棵迎风摆动的垂柳在守候身后的野花般。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她心里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情愫,想要笑,但眼泪却先流了出来,而且恨不能让时间停在这一瞬。

“你们放心,婉姐是死在营区的,她的死因我们军方一定会调查清楚,也会给你们一个明确的结论!现在指责任何人为凶手都有些盲目!”刘军武心里清楚,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最忌讳的就是把事态闹大,是以疾步走到诸人身前,打圆场道。

不管这些小明星如何不可一世,但他们很清楚,在刘军武这种身份的人面前,他们那些所谓的耀眼光环可以说是一点儿效用都没有,而且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只消动动手指头,就能够让他们在娱乐圈里面销声匿迹,而且就连怎么被封杀的都不知道。

此时刘军武亲自开腔,他们心里纵是有一千万个不服气,就算是再怎样想落井下石,趁着这机会好好嘲讽萧薇,也都必须要忍进肚子里,还要假装通情达理,支持对方的工作。

林白见状也没再言语,将萧薇从地上挽起,朝婉姐居住的帐篷走了进去。

还没走到帐篷门口,一股浓烈的尸臭味便扑鼻而来。林白急忙伸手将鼻子掩住,但眉头皱的却是愈发深重,这种味道哪里像是才死了一晚上的人,就算是十万大山中天热雾重,也绝对不会让一个死了一晚的人,散发出这种死了几天的恶臭。

强忍住心头的恶心,朝着帐篷内一看,林白已是完全说不出话来,他的双眼完全被帐篷内的画面所吸引,而且直到此时,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先前看到的那些士兵们神色会慌乱到那种地步,脸色会苍白成那个样子,还有这些小明星眼底的惊惧是怎么回事。

帐篷内是一个极为诡异的场面!在帐篷顶昏黄发暗的灯光照耀下,婉姐的身体正穿着一袭浓黑色泽的长裙,脖子上则是系着一根红色的绳子,挂在了帐篷顶端!而且这女人的皮肤此时更是白的吓人,就像是水泡过的死人一样,顺着脚尖还往地上不停滴水……

最为诡异的是,她的四肢被绳索紧紧的缚在一起,而且双手紧紧握着,似乎里面藏了什么东西,不过这些显然还不是她的致命伤。在她肿胀发白的额头上,正有一个黑魆魆的伤口往外流出黑色脓血。远远看去,那伤口极像小孩的笑脸,而脓血则像是小孩嘴中流出的涎水。

而且帐篷内的东西此时已经被翻得一片散乱,地上散落的许多纸页上都是湿漉漉的脚印,那脚印比普通人的要小一倍都不止,和两三岁孩童的脚极为相像。而这些脚印的走向,正对着帐篷内一侧堆着的一堆毛绒玩具,这些玩具也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湿漉的吓人。

要知道昨夜正是南明离火召唤朱雀鸟儿前来的时候,有那纯阳火花在,天地间的水汽恐怕早就被彻底烤干,根本不可能会有暴雨降下,而且营地附近也没有水塘河流,这婉姐的死象怎么会和溺死之人是那样的相像。

而且假如她是溺死的话,那又是谁把她绑成了这么一个诡异的姿势,还有她双手紧握着的是什么东西?还有地上那些如小孩脚印般的东西又是怎么回事儿。屋内的一切迹象,似乎都是在向外界诉说,这个女人不但是死于非命,而且还是死于一些诡异的术法手下!

“能把她的尸体放下来看看么?”林白皱眉思忖稍许后,转头看着刘军武道。此处是刘军武驻扎的营地,不管做什么,最好还是请示他一番,才是正规途径,也不会落人口实。

刘军武闻言连忙点头,事情到了现在这地步,他是已经完全看不透这里面笼罩的迷雾,也知道这些事情的范畴早已超过了自己所能管辖和理解的范围,一切除了放手让林白去做外,再没有其他的途径来找到这些谜题的答案。

听到刘军武的话,林白没有任何犹豫,也不嫌脏,从怀中摸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朝着帐篷顶一挥,也不嫌脏,伸手便接住了婉姐下坠的身体,然后缓缓将她放在了地面上。

尸体放下来后,只见婉姐双手上的勒痕极深,不过却没有任何伤口,额头上那块如小孩面容般的伤口,似乎是被人用钝器砸出来的。

将这些伤口大致看了个遍后,林白小心翼翼的将婉姐的手掰开,只见在她紧紧握着的双手中,握着两株十万大山里极为常见的植物,不过这两株植物虽然离开土壤一夜,绿色依旧无比浓郁,生机蓬勃,仍旧是一幅刚被从土里拔出来的模样。

看着这无解的一幕,林白的双眼不由自主的朝着婉姐的脚上望去,一眼望去,只见两点儿金光朝着瞳孔刺去,林白伸手翻起她的裤腿,只见脚踝上莫名其妙还刺了两根金针。

黑衣滴水、金针、离地、手中握着植物,再加上昨日乃是南明离火焚天之时……这些东西到底是有着怎样的涵义,而出现这一切的原因究竟又是什么,他压下心中思虑,沉声向陈白庵问道:“陈老,这死象是不是小鬼反噬导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