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84章 龙眼天珠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0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小师弟,你怎么就这么出来了,你看那劳什子狗屁活佛的模样,也不出手教教他该怎么做人!早知道你这么轻易就放过他,我说什么都要出手,好好拾掇拾掇他,让他知道江湖规矩这四个字该怎么写!”张三疯走出四合院大门后,连连摇头,脸上满是懊恼之色。

萧薇默不作声,但脸上却也还是露出了些凄涩,不管婉姐最近如何对她,但以前真是拿她当亲妹妹看,这份情谊如何能轻易忘怀!原本她以为林白会替自己出头做主,还婉姐一个公道,但没想到林白居然就这样没再理会此事,即叫人想不通,也叫人心中懊恼。

难道他是为了避嫌,不想因为我的缘故,让他的红颜知己心中生出芥蒂?!女孩儿本就容易想多,再加上最近这段时间接触的事情太多,萧薇更是不由自主就把原因往自己身上猜。

“林白,难道事情就这么算了?”沈凌风眉头也是紧皱,盯着林白疑惑道。说句实话,从刚才的接触中,他如何看不出来这所谓的加措活佛是个货真价实的江湖骗子,但是林白却就此收手,实在是叫他心中不解,这可不符合林白平常的风格啊!

“没动手?”陈白庵听着诸人的言语,不禁摇头苦笑,道:“你们再好好回忆一下。”

诸人闻言一愣,然后眉头紧皱,绞尽脑汁开始回忆起刚才在屋内时的画面,没过多久,张三疯一拍大腿,仰天笑道:“小师弟你这招可真够狠的,以茶水为引,勾动煞气,引动缚身阵法,那加措活佛恐怕要在屋内坐上一整天了,现在他总算该知道水深水浅了!”

“你小子……”沈凌风也是摇头苦笑,他着实没想到林白居然偷偷给那加措活佛玩了个阴的,不过即便如此,他心里却还是有些犹疑,道:“那事情就这么算了么?婉姐的死因接下来怎么查,事情恐怕瞒不了多久,而且你要是再卖关子,恐怕萧小姐就要跳起来咬人了!”

萧薇闻言心知自己刚才的举动恐怕已是被诸人都收入了眼中,俏脸一红,低头再不敢说话,而且想着林白并没有顾忌那么多,心里的压抑感更是一扫而空,不过这么一来,却是叫她的面颊愈发鲜红欲滴,就连耳根子此时都红的快要滴水出来了。

“他不是我们要找的人。以此人的修为根本达不到施展养小鬼的地步,此人恐怕只是个被人操线把持的傀儡罢了。”林白缓缓摇头,然后看着陈白庵问道:“陈老,那加措活佛身上有一股诡异气息,似乎是从他手腕那串手链传出来的,不知道您老有没有注意到?”

“手链,长什么模样?”陈白庵闻言眉头紧皱,急声出言。他很清楚林白的修为水准到了何种地步,那串手链散发出来的术法气机能让林白觉得诡异,绝对不是等闲之物。

“我也不怎么说的清楚,从材质上看,似玉非玉,倒是有些像玛瑙。”林白思忖少许,然后略带犹豫道:“不过它的图纹倒是极为特殊,有三角形和四边形,不过最主要的是上面还有一个类似眼球般的图案,盯着它看的话,就像是要深入到无垠的宇宙星海中一般!”

诸人听到林白这话,一时间均是有些愣住了,虽然说华夏奇门江湖之中法器多种多样,但他们还真没听说有相师拥有这种法器,更不用说是做成了手链模样。

“天珠!而且按你所说,恐怕还是龙眼天珠!”陈白庵面上露出一抹惊色,皱眉思忖少许,缓缓道:“龙眼天珠在藏传佛教之中,为六字大明咒的化现,佛经的真髓,万咒之王!而且此种天珠少之又少,只有为数不多的活佛才能拥有,这倒是有些麻烦了!”

见诸人脸上仍有疑惑之色,陈白庵便将这天珠之事仔细讲了出来。天珠是一种稀有宝石。天珠为九眼石页岩,含有玉质及玛瑙成份,为藏密七宝之一,史书记载为‘九眼石天珠’。

西藏人至今仍认为天珠是天降石。天珠在藏语中的发音为“思怡”,为美好、威德、财富之意,天珠在藏族人看来是身份的象征,唯有神圣之人才可佩带。

这龙眼天珠涵义更是极为非凡,它所代表的六字大明咒,也即唵嘛呢叭咪哞,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咒,象征一切诸菩萨的慈悲与加持。其内涵异常丰富、奥妙无穷、至高无上,蕴藏了宇宙中的大能力、大智慧、大慈悲。

传闻中,此咒即是观世音菩萨的微妙本心,久远劫前,观世音菩萨即是持此咒而修行成佛,佛名正法明如来。而龙眼天珠便是从这咒语之中衍化而生,其珍贵之处可想而知。

即便是藏区的活佛,能够拥有龙眼天珠的也是少之又少,非藏传佛教大能,不能拥有此物!而且就算是拥有龙眼天珠的人,也绝不会轻易送给他人!这东西如今居然出现在加措这假冒活佛的身上,着实叫人好奇,难不成他之所以有恃无恐,是身后有藏传佛教大能撑腰?!

“这就有些蹊跷了,假活佛身上有真活佛才有的东西,难不成是咱们看走了眼,这小子还真是个转世灵童不成?”张三疯听完陈白庵的话后,也陷入了沉思之中,喃喃自语不停。

“这倒未必,不过是个物件罢了,只要是有心人费些心思,就能弄得到!现在要紧的是,找出来到底是什么人给他的这龙眼天珠!”林白缓缓摇头,然后看着沈凌风沉声道:“沈哥,你派神算局的人去宗教事务局问问,要是有麻烦,就报老爷子的名字,查查他的真实身份!”

“行,这事儿好办,我马上就带人处理!那咱们就在这告别,我一有头绪,就去找你!”沈凌风点点头,没再多言语,一如既往的急性子,从口袋掏出手机,便开始找人开工。

看沈凌风那火急火燎的模样,陈白庵摇头苦笑,然后对林白道:“龙眼天珠即便是在藏区也就只有那么几个,我去联络几个藏区的老朋友,看他们那边会不会知道些讯息。”

话说完之后,陈白庵伸手便朝张三疯扯了一下,示意让张三疯跟他一块离开。张三疯被陈白庵这么一拉,狐疑无比道:“您老联络您的人,拉扯我做什么!刘经天那小子也滚去东北了,四九城里我现在可没收留我的地方,我得跟着小师弟才行!”

“老子那还能给你支不出来一张床么?”陈白庵闻言一巴掌拍在张三疯脑瓜门上,朝林白和萧薇扫了眼,促狭道:“亏你也这么大年纪了,非要搀和在他们小年轻的事情里,难不成是想留在这当那几万伏特的电灯泡,等着人家在心里骂你不成?!”

“那也是!”张三疯嘿然一笑,挠了挠脑瓜门,然后嬉皮笑脸看着林白道:“小师弟,你万一把持不住,家里几位弟妹追究起来,查到我的时候,你可一定得跟她们说清楚,我本来是想在一边当你心灵上的指路明灯,可是被陈老给破坏了啊!”

“走你的吧!”林白抬脚作势便要往张三疯屁股上踹,这老不羞见状嘿然一笑,闪身躲过林白这一脚,然后屁颠屁颠跟在陈白庵身后,朝街道尽头走去。

看着这两人的背影,林白摇头苦笑,然后看着一旁双颊赤红的萧薇,道:“我师兄就这样,平时和我开玩笑开惯了,说起话来总是有些口花花,你别往心里去!不知道萧小姐你在燕京城有没有去处,接下来又有什么打算?”

“说起来在燕京城里打拼了这么多年,好多地方我都还只是听说过,没有去看过。这段时间我想向公司请个假,四处走走看看,以后也不会有什么遗憾……”萧薇摇头,缓缓道。

“这样也行,散散心总归是好的!”林白缓缓颔首,然后笑眯眯从怀里摸了张卡片奋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然后道:“这是我家的地址,还有电话,萧小姐要是遇到什么事情,不妨联系我,有关婉姐的事情请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而为,还她一个公道!”

萧薇微微点头,伸手接过林白递来的卡片,脸上笑容无比灿烂,但双眼深处却是有些苦涩。她很确定,若是刚才林白出言询问,是否能跟她一起游览四九城,她绝对不会有半点儿犹豫,便会答应林白的邀约,可现实却总是喜欢给人开玩笑,希望也不一定就能成为现实。

“我相信你,那你多保重!”萧薇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变得平和,没有半点儿波动,然后笑眯眯挥了挥手里捏着的卡片,轻笑道:“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话说完之后,萧薇蹦蹦跳跳的便朝着街道尽头跑去,那背影看起来就仿佛是跟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儿一般天真无邪,叫人心头生出无尽的唏嘘。

林白看着萧薇渐行渐远的身影,不禁摇头苦笑。这些弯弯绕绕他如何不懂,但有些事情只能藏在心中,一旦做出决定便伤人伤己,而且他现在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事情。

夕阳西斜,暮色四合,当天地间最后一缕光线消失之际,四合院内的加措活佛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身子如散了架般,疲软瘫倒在地,额头身躯已被冷汗彻底覆盖。伸手将额头冷汗抹去后,加措活佛将手伸进口袋,摸出手机,一咬牙,摁下几个号码:

“师尊,有人前来闹事,说的是婉姐的事情,而且好像还认出了我手上的天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