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86章 幕后主使(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我查过了,龙眼天珠在藏区拥有者极少,仅有的几块现在都保存的极好,唯有哲蚌寺释迦佛像眉心处镶嵌的一块龙眼天珠,在半年前丢了!”陈白庵脸上露出抹苦色,道。

林白和沈凌风闻言不禁一惊,要知道哲蚌寺乃是藏传佛教最大的寺庙,而且是由黄教创始人宗喀巴的弟子降扬曲吉建成,而在藏语中这座寺庙的名字叫做堆米寺,意为‘米聚’,翻译成华夏语就是吉祥永恒十方尊胜洲!

单从这名字中的涵义,便能知晓这座寺庙在藏人心中的尊崇!但如今寺中最重要的释迦宝座上的龙眼天珠却无故失窃,而且好巧不巧出现在加措手中,这其中又有着怎样的隐情?!

要知道藏传佛教之中隐秘颇多,传承也极为古怪,不但有玄奥的转世一说,而且还有各种咒术,龙眼天珠所代表的六字大明咒就是其中之一。哲蚌寺为黄教中地位最高的寺院,其中能人必然云集,怎么会让这种至神至圣的东西神秘消失,殊为叫人不解。

而且就林白所见,除却手中的龙眼天珠外,加措身上的术法波动根本不值一哂,仅凭他的本事,根本不能从哲蚌寺中取得此物,他身后定然还隐藏了什么人!可是那偷盗龙眼天珠之人,为何要将加措捧上高位,而且还要在诸多明星身上施下法咒,这也是一个谜团!

“哲蚌寺的守卫极为森严,偏生龙眼天珠丢得又不露痕迹,显然偷走此物之人对寺内布局极为了解。由于龙眼天珠从哲蚌寺创建开始,便一直镶嵌在释迦眉心,供奉千年,意义重大,是以没向外界透露,只能私底下搜寻!听到我的消息后,哲蚌寺内的大师已经赶来燕京!”

陈白庵眉宇之间也满是不解之色,轻叹了口气后,盯着林白道:“加措绝对没有本事能从哲蚌寺把这东西偷来,应该是他幕后之人所为,也不知此人究竟是想做什么!”

“他不想露面,那咱们就把他逼出来!”林白沉吟少许,然后抬头看着沈凌风,沉声道:“其他先不说,加措这活佛的身份作假,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咱们就把这个当做突破口,沈哥你去宗教事务局报备,咱们带上人一起过去,戳穿他的西洋镜,不信逼不出那人!”

“行,那咱们就这么办好了!”沈凌风思忖片刻,点头便把事情应了下来,事到如今也只能用这个办法,来上一记敲山震虎,看能不能把加措背后的老虎给震出来!

这几天虽然有几女陪伴,让他紧绷着的心舒缓了不少,即便此时谋划已定,但林白心中的犹疑还是没有丝毫消减,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恐怕不止这么简单。十万大山内的那些疑问,至今还在他心中徘徊不止,这些事情不弄清楚,他实在无法心安。

燕京三环那栋五进五出的四合院内,愁云密布,那些请来的保姆园丁对加措慌乱失常的模样极为不解,他们实在是想不通这位平常多金而且手眼通天的大人物,怎么会一夜之间变成这幅模样,而且还不止一次一个人在那唉声叹气,似乎在担惊受怕什么。

对自己在术法上的手段,加措要比所有人都清楚,在这袭镶缀着宝石的名利华裘下藏着的,其实还是那个川西无知少年。尤其在林白表露了手段之后,他更明白自己拥有的这些东西,这些强人可以轻易而举的将其尽数剥夺,让他重新做回那个惶惶如丧家之犬的小神棍。

而且看先前他以手头掌握的人脉去压制林白等人时,那些人表露出的无所谓态度,再加上林白如提点般的话语,他心中更是惴惴不安到了极点,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连这点儿胆识都没有,难道这半年的荣华富贵已经把你的心眼蒙蔽。那个不择手段一心想要出头的川西少年,现在去了什么地方?!”就在加措坐立不安,惶急无比在四合院内盲目徘回之际,从四合院外却是走进了一名穿着极为老土的中年男人。

这男人无论是身上衣着还是面容都普通到了极点,但偏生是这种普通却生生造就出一种不寻常之感,叫人觉得他就像是落难的凤凰般,虽然身上满是尘垢,但仍旧无法掩饰身躯绽放出的光芒,而且那闪动的双眸,更是如电弧般,要将世间一切焚烧。

如果林白在此处的话,定然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个人身上透露出的气息和龙眼天珠上的气机极为相近,而且此人身上的那股术法气机和华夏相师截然不同。如果说华夏相术是润物细无声的春雨,那此人身上的术法就是九霄之上的雷霆,不出声则以,出声天则下惊鸣。

“尊师……”听到这声音,加措苦大仇深的脸上顿时绽放光彩,那模样就像落水之人抓到了救生圈时的侥幸般,疾步迎过去之后,双膝跪倒在那中年男人身前,然后嘴唇碰触他的脚面,虔诚无比道:“不是我被名利蒙蔽了双眼,而是那些人的强大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

说话之时,加措在看向那中年男子的双眼中,仍旧不可遏制的露出了些惊惧之感。以手指沾水,书就阵法,封闭他的五识,生生将他困了一天,只要回想起来,加措后背就冒冷汗。

“有我在,不要紧!”中年男子温和一笑,然后伸手朝着加措头顶轻轻一拂,而且此人的面容神情就如他说出的话语般,带着极为强大的自信,似乎对抵挡林白等人信心满满。

本来加措心中还忐忑无比,但就在那中年男子的手拂到头顶之时,那些困惑在心中的惊惧此时完全消解,而且无端端的生出一股气势,在心中暗暗思忖,如果这次真能躲过这个劫难,一定要将林白碎尸万段,也要把萧薇压倒在床,好好蹂躏一番,才能泄心头邪火!

“师尊,您已经想到什么解决的办法了么?”可一想到林白的手段,加措不禁就又泄了一口气,神色有些可怜的看着中年男子哀求道:“不管您有什么办法,只要能把那小子消灭掉,我都能够尽全力去配合,一定会好好辅助您的!”

“用不着那么麻烦!”中年男子微微一笑,然后缓声道:“打电话,把那些你在他们身上施加了手段的人都召集过来吧,然后我亲自施展手段把他们身上的扶乩邪煞收回!”

“这是为什么?要是这么做的话,咱们不是在向那小子服软了么?”加措闻言一惊,疑惑出声。要知道为了培养这张关系网,可是废了他不小的力气,如今中年男子一句话,就要让他把这半年的辛苦毁于一旦,他着实是有些舍不得。

“你懂什么!这叫做不授人以柄!”中年男子一幅高人风范,淡然道:“既然他们要以江湖规矩来解决这些事情,那咱们就不能让他们把这个理字占了,而且以后你还要继续在燕京城内经营事情,总不能把名声弄臭,那以后还怎么继续做事!”

听到中年男子那句‘以后你还要继续在四九城内经营’,加措心里的恐慌和烦乱彻底消散,他之所以不舍,就是不愿意那种受人尊崇的感觉被取消,而如今这中年男子既然说了此话,也就意味着这些东西即便现在抛弃,他也还能够失而复得,这便以足够。

“好,我这就去联系那些人,让您祛除他们体内的扶乩邪煞!不过那些人这些年享受名利,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妥协。”一咬牙,加措从口袋取出手机,噼里啪啦按下号码。

看着加措的模样,那中年男子缓缓颔首,面上满是笑意,似乎对加措这般听话极为赞赏。但若是此时加措抬头,看到这中年男子双眼的话,一定会发现这中年男子望向他的目光已经歹毒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就像屠夫望向耗费良久时日养肥的肥猪一般。

电话打出去之后,没过多久,一辆辆豪车便出现在了四合院的门口,而且车上走下的人,皆是穿戴华丽,贵气十足。如果有娱乐八卦记者在此的话,一定会发现,聚集在这四合院门前的人,几乎不比某些低规格娱乐盛典或者颁奖典礼的明星少。

在这些人里面不但有那种年不过三旬的当红花旦,也有看起来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而且在他们中间,甚至还有两位红遍华夏大地的中老年妇女偶像。因为地位不同,公司不同,地域不同,这里的人许多都只是有一面之缘而已,今日齐聚于此,着实叫人诧异。

但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为何会抛下手头的活儿,甚至是数百万的大单,没有任何犹豫前来此处,一切皆因为在此处的这些人,每个人身上都背负这扶乩而来的邪煞。

小鬼,狐煞,各不相同,但唯有一点一样:就算是打死这些人,他们也不会承认,自己是凭借这些扶乩而来的邪煞,才获得了如今的成就和名望。

等到这些人坐定之后,加措终于缓缓出现在了他们眼前,而且他们惊愕发现,在加措身侧还紧跟着一个打扮相貌极为寻常的中年男子,而且加措对这中年男子的态度还极为恭谨。

感受着屋内的紧张气氛,还有加措看向诸人的目光,在场的所有人心没来由的提了起来,他们突然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似乎有一个极大的阴谋在缓缓逼近他们。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加措脸上,想听听他究竟要说出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