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01章 何为转世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制度,是藏传佛教和其他宗教和佛教其他支派的最为独特方面,活佛的转世空没、玄妙,更是增强了藏传佛教的神秘色彩。

活佛转世制度创立于公元十三世纪。最早起源于噶举派中的噶玛噶举派。公元1333年,噶举派黑帽系第三代主持——让迥多吉受到元帝国皇室的邀请,赴京参加了元顺帝的登基典礼,受到了元朝青睐,然后取代了当时身为藏传佛教中主导派系萨迦派的地位。

当让迥多吉第三次上京访问时,不幸染病圆寂,临终前留有遗言,说自己将在西藏的工布地方转世。他的弟子在他圆寂后,根据多种迹象和征兆,在工布寻访确认了他的转世,成为第四代主持。 从此,活佛转世制度开始出现。藏传佛教各派竞相仿效。

按照林白先前的了解,在藏传佛教教义中的说法,活佛的圆寂,乃是灵魂的转移,化身为另一肉体的人而已,化身随机显现。初时他也这么认为,但从眼前这小喇嘛眼中的疑惑看来,显然即便是藏传佛教之中的人,对这转世之说,也颇有疑虑不解。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我所想的究竟正确与否,朱古你姑妄听之便可,不必深究!”沉吟良久之后,林白盯着身前的小喇嘛:“不知道朱古你有没有在佛法之中看到过三身之说?”

“法报应三身,此为佛法之秘,我如何会没听说过。”小喇嘛缓缓点头,然后对林白问道:“难道你认为,活佛转世和佛法之中所说三身有着关联?”

“身即聚集之义,聚集诸法而成身,故理法之聚集,称之为法身;智法之聚集称之为报身;功德法之聚集称之为应身!法身湛然,无二无别,为证显实相如之理体;报身酬报因行功德而显现相好庄严之身;应身顺应所化众生之机性而显现之身。”

林白微微颔首,朝那小喇嘛看了眼后,接着道:“六道之中生生灭灭,轮回流转不定,而活佛却要在这世间保持一颗清净之心,不悲不喜,不怒不愠,如何难能可贵!如果一定要我说何为转世,恐怕这法报应三身合一,才可能是其中的缘由!”

“荒谬!三身即为三身,法身为毗卢遮那佛,即为佛法真理;报身为卢舍那佛,因功德而得佛国,享净土之身;应身即释尊,为度众生,随缘所现变化!这三者如何能混为一谈!”林白话音落下,一旁的大喇嘛脸上现出郁色,显然对林白的大胆假设极为不满。

“不可妄语!”小喇嘛闻言连连摆手,然后转头对林白道:“他性子粗鄙了一些,说话也有些直,你切莫往心里去,继续讲下去,我想听听你有什么高论!”

虽然话语中没有表露任何情绪,但林白还是看出,这小喇嘛显然对自己的话也有所疑虑。三身之说在佛法之中至今仍有争议,就如同基督教中的‘三位一体’般,既有拥泵,也有反对者,像自己这样贸贸然将其归于一体,着实会让人产生歧义。

而且小喇嘛着实有些好奇,看林白的面容和手段,并不像是精修佛学之人,但讲起来三身却头头是道,深入浅出,就像是烂熟于心,着实叫人有些诧异!

不过这小喇嘛却是不知道,林白之所以研究这些东西,实际上还是和十万大山里那个诡异身影有着关联!无论林白怎样思考,怎样参悟,仍旧感觉那个身影不应存在于世,突然出现,突然消失,恍若投影,殊为蹊跷。

而在见识了格桑他们的手段后,见识到了所谓凝聚法身之术,林白便开始有些意动,开始思忖,那个身影会不会也如格桑他们汇聚出的法身一般,都是某种事物汇聚而成。所以才开始悉心研究这佛学中的典籍,想要寻到一些端倪,今日算是活学活用。

“法身空寂,本自清净;报身行一切善法观照自心修证圆满;应身千万,随缘应机!虽有不同,但你可否能说,除却应身之外,其他两者不是释尊?”林白微微一笑,轻声道。

话语落下,那大喇嘛虽然嘴唇翕动,但却是完全说不出反驳的话语。诚如林白所言,法报应三身在佛经之中,虽然不尽相同,但皆为释尊所创,如果说这法报两者便不是释尊,那他们又是从何而来,从何而至,而诸人信奉的经文便也成了一纸空话。

小喇嘛眉头微皱,心中也是思忖不停,林白这说法的确是极为新鲜,而且如果真用这种说法来解释活佛转世之事,倒也这能说得过去。活佛转世,灵性不泯,这便为法身,而形容面貌和前世截然不同,便为应身;而之所以有此两种显化,便是报身护佑。

不光是他们,就连周遭那些围观之人,听着林白的话,此时也是觉得心神似乎有些清净,冥冥中仿佛是把握到了一些东西,但却又说不出自己究竟是得到了什么!

“众生无量,佛也无量;世界无量,佛土也无量!六道不止,三身便亘永存在,应机缘于世间显化众生。活佛转世便是以世间善法为基础,修一切善断一切恶,然后更进一步修善不执着善,契悟空性,观空不住空,惑破尘沙,成就法报化一体三身的佛果!”

稍稍停顿片刻之后,林白脸上笑意满满,看着小喇嘛缓声道:“朱古,不知道您觉得我这说法可有偏颇之处,又是否能够解释你心中之惑?”

“您将永远是我最尊贵的客人!”小喇嘛没有表露态度,不过从他望向林白时,双眼之中的敬佩足以看出,对于林白的这说法,他极为赞同,稍作犹豫,小喇嘛摘下手腕上的珠串,轻笑道:“有缘物送有缘人,你与我有大机缘,此物便送于你了!”

“不可,这东西如此贵重,朱古您怎能随便拿出来送人!还请您好好思虑!”小喇嘛话音刚落,一旁的那几名大喇嘛脸色惶急无比,疾步走到近前,沉声道。

眼见得这些大喇嘛的态度,林白虽然不知这珠串为何物,但也明白此物定然极为贵重,便连连摆手,笑道:“还请朱古收回此物,林某何德何能,当不得这份厚爱!”

“缘法以至,留着吧!”小喇嘛微微摆手,屏退身边那几名大喇嘛后,看着林白笑道:“此物与我缘法已尽,而与你的缘法才刚刚开始,即便我留它在身边,也没了灵性,还不如成人之美,还望你莫要再推辞,如此波折,倒是要叫我小觑了你!”

林白也是个光棍的人,听着小喇嘛的话,知道他已经笃定主意要把此物赠送给自己,若是再推辞,的确显得自己有些虚伪,便笑着伸手将珠串接过,然后带在手腕上,拱手道:“既然如此,在下就却之不恭了,我一定会随身佩戴,谨记此份恩情!”

“如此甚好!今日讨教,多有所得,我就不继续打扰了,有缘以后再见。”小喇嘛双手合十冲林白行了一礼后,对身侧那些大喇嘛微微颔首示意,没再停留,转身朝路口便走去。

“朱古,那手串的珍贵您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能随随便便就送人!”等到走远之后,再看不到林白的身影,那大喇嘛急声开腔,道:“而且我看那人说话疯疯癫癫,恐怕也和那小年轻一样,是个招摇撞骗之徒,您这手串送出,岂不是明珠逢尘,再无放出光明之日!”

“明珠逢尘,不见得吧?!”小喇嘛微微发笑,心中不禁想起了之前收到的一条讯息,沉吟片刻后,轻笑道:“这年轻人真有些意思,看起来此事还真是非他莫属了!“

听着身前小喇嘛这没头没脑的话语,大喇嘛不禁暗暗腹诽,您不也一样只是个年轻人,要不然怎么会荒唐到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随随便便就送给一个招摇撞骗之人!

不过这话他却也只是敢在肚子里暗暗腹诽,说却还是不敢说出来的,回头朝林白等人所在的方位看了眼,有些懊恼的跺了跺脚,这大喇嘛再不敢多言,紧紧跟在小喇嘛身后,朝前走去。若是林白在此处,定然会愕然发现,这大小喇嘛的去处赫然便是哲蚌寺!

看着那小喇嘛的背影,林白心中满是疑虑。这珠串佩戴上身,便觉得出心中清净无比,而且刚才他以天眼观看,更是看出此物之中满是金黄色气息,显然是汇聚了不少的信仰愿力,恐怕应该是佛门的一件护教法器,这小喇嘛居然随手送出,着实叫人好奇他的身份!

等回到哲蚌寺内,一定得向格桑盘问一番,看看这小喇嘛究竟是什么来头,法场又是在什么地方,要不然平白无故就得了别人这样的好处,着实有些说不过去。

缓缓将珠串收好之后,林白平息了一下心情,转头便朝人群里扫去,想要找到之前在那招摇撞骗的那小年轻。此人拥有望气秘术,而且和仓央、古大师一般念出那句咒诀,定然也是有什么极大的隐秘在身上,从他那里下手的话,定然能够查出来究竟。

不过这一眼望去,林白却是哑然失笑,那小年轻居然不逃不窜,但身体却是颤抖不止,就像是追星族遇到了心仪的明星,望向林白的双眼写满了狂热崇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