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16章 阴兵借道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眼前这一幕,绝对是林白生平仅见,而且这股骇人劲儿更是无法言表。

林白从来就不是那种胆小的主儿,刚学会走路就敢在茅山早夜道,而且在奇门江湖游历的这些年,更是遇到了不少诡异的事情,什么化形阴灵,什么教宗巫女,什么存活了七百余年的老怪物,这些都让他见怪不怪,但此时,他真的是吃了一惊!

大队大队的人马,像是突然从另外一个世界走出般,出现在诸人的面前。而且在这一的天气之下,这些车队人马都像是在雪地上滑行一样,根本没有留下任何印记!这种情况,即便是林白有法力护佑身躯,也都无法做到。

而且最为诡异的是,这一队人马安静的有些出奇,按照常理而言,在这样的天气中前行,那些拉车的牦牛势必会耗尽全力,不时发出嘶吼之声,但眼前的这些牛马却像是完全没有那种感觉般,前进的极为轻松,就像身后拖着的东西没有一点儿重量。

但在林白他们眼中,这些车马上拉着的货物已经冒尖,而且都是枪械弹药这种极重的物品,但为何这些牛马会表现的如此轻松,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漫天暴雪之下,突然从雪层之下走出一队拖着重物的驼队,更是拉着无数量装满了枪械弹药的车辆,而且那些赶车人都是一幅面无表情的模样,只知道呆滞的往前,对身后的林白的等人不管不问,就像是完全没有看到他们一样。

而且当林白定睛仔细观察的时候,更是愕然发现,无论是这些牛马,还是走在车辆旁的人,他们都不是在用脚走路,而是像风中的浮尘一样,在朝着前方飘动。最重要的是,这些赶车人所穿着的衣服,和现代人有着极大的不同,就像是尘封了几十年的老古董一样。

山谷内寂静的吓人,无论是那长长车队里的人,还是林白他们,都没有发出任何响声。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林白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如果不是身周这些人表露出的神态和自己一般无二,林白绝对不会相信眼前的这一切是自己真实看到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这长长的车队究竟是从何而来,又要往什么地方去?!心中思忖不止之时,山峦上突然坠下一团积雪,雪粉撒了林白一脸,那蚀骨的冰寒让他的心神陡然一凛,然后他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经在河图洛书之中记载的一些内容!

阴兵借道!这绝对就是河图洛书中记载的阴兵借道!所谓阴兵借道是指古代或者近代的军队败亡后,往往这种阴兵都很团结而他们的思维都停留在了当时打仗的那个时间段,他们都认为自己还没有死还要继续战斗,维护自己的那份军人荣誉。

这些阴兵往往出现在一些偏远无人的极阴之地,所以看到过的人很少。而且每当某地发生大灾大难之后,因为地气的变幻,也会出现这种场景,华夏民间有传言说,出现这种情况便是冤魂聚集此处,所以地府就要派出军队前来拘魂,将游魂野鬼带回地府。

而且阴兵借道的事情,即便是到了今天,在华夏各地仍有纷纭传说。而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在滇省沙林某地,在一处幽深的山谷之中,时常会有人听到兵器相碰,战马嘶鸣或者大量军人出现的场景,传闻中那里便是三国时期诸葛亮和孟获交战的战场。

虽然时过境迁,过去了这么多年,但不管是野兽还是豢养的牲畜,都不敢靠近那个出现过阴兵借道的山谷,只要走到谷口的惊马石位置就会惊叫起来,哪怕是用鞭子抽打它们,它们都不会往前多走半步,只会惊惧不安的待在谷口。

而按照河图洛书之中的解释,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极为简单。出现阴兵借道之地,往往是那种经历过杀伐,积累了许多煞气的地方,而且这种地方终年阴冷,阳气无法进入。人心中有怨念,地气又如阴煞,两厢汇聚,自然就会出现此种恐惧之景。

不过这阴兵借道的场景极为罕见,即便是李天元都只是听说过几次,从来没见过,就连林白自己都想不到,有生之年他居然会看到此种场景!

车队浩浩荡荡,林白粗略的估算了一下,每辆车旁边最少有八个人守护,而车辆最少就有百八十辆,就这么略略一估算,人数都已经过千!

不过按河图洛书所说,阴兵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借道,更不用说是在这种风雪天气,林白实在想不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惊扰到地下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这些亡魂,让他们冒着风雪都要借道前往某处,这样的情况着实叫人不解。

“鬼,他们是鬼……”就在林白心中慨叹之时,卓玛却是踉跄后退,伸手指着那些阴兵,颤抖发声,神色惊惧无比。虽然在藏区也算是见识了不少诡异的事情,而且更是亲自参与到了寻找转世灵童的事业中,但卓玛终究还是普通人,对鬼神仍有敬畏之意!

不过还没等她话说完,林白就已经欺身赶到她身侧,然后伸手捂住她的嘴,做了个嘘的手势!阴兵借道虽然只是煞气怨念化形,寻常遇到对人体无害,但若是一不小心惊扰到它们,却是会发生种种诡异之事,甚至怨念还会侵蚀人体,毁坏本源!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在华夏民间还有说法称,阴兵过路就是阴兵因为要押解冤魂,才露出了原形,如果有人看到的话,过不了几天就会死去。

如今林白他们正是人疲马乏的境遇,而且在雪地里这么折腾下来,身上的法力更是根本不够自保,若是一不小心惊扰到这些阴兵,导致怨念侵蚀的话,恐怕也要化作它们中的一员。

虽然林白伸手及时,但卓玛的声音还是惊扰到了几个阴兵,面无表情的朝后扫视一阵后,再没听到其他动静,它们才缓缓转头,继续朝着山谷前方遁去。

等到最后几名阴兵在诸人眼中消失之后,诸人这才缓缓回过神来,卓玛有些羞赧的把林白手从自己嘴边挪走后,急声道:“林少,刚才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恐怕是阴兵借道吧!”还没等林白开腔,陈白庵和张三疯两人齐声开口,相视一笑后,却是觉得脚下酸麻一片,刚才太过惊愕,就那么愣怔怔的站在雪地里,这么大会儿功夫,脚早就被冻麻了,不过因为眼前场景太过骇人,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林白缓缓点头,沉声道:“的确是阴兵借道,刚才我不让卓玛主任出声,就是怕惊扰到它们,若是惹动了那些怨念,此事恐怕难以善了!”

“阴兵借道……”听到林白的话后,格桑活佛眉头拧成了个疙瘩,双手合什,喧了声佛号后,沉声道:“这些人恐怕是藏区还没解放的时候,派出去和人民军交战的那些恶人!当初他们这些人冒雪进山,后来不见音讯,原来是死在了这山谷里!”

听着格桑活佛的话,诸人也是跟着慨叹出声。他们着实没想到,这里面居然还有这层弯弯绕绕在,不过这些人倒也不值得同情,为了维护藏区的农奴制,也算死有余辜。

“娘的,这可怎么办!山上有野狼,山下又来了这么群怪物,而且山谷内的路又跟迷宫一样,咱们可怎么办是好!“一旁的吴良轻叹出声。这一天一夜经历的东西,简直要比他一辈子经历的事情还要多,其中种种凶险,更是叫他心惊胆寒。

不过也正是经历了这些事情后,诸人对林白贸贸然收的徒弟却是高看了许多。还真别说,虽然这小子时常嘴花花,而且还干过一些荒唐事,但真到了这种正经事儿上,却是坚忍的紧。一路行来,毫无怨言,而且从不跟诸人添麻烦,着实叫人刮目相看。

“还能怎么办,躲着他们走呗!反正也看不到山路的头儿,就这么慢慢晃吧,看这贼老天究竟是打算把咱们困到什么时候!”张三疯闻言苦笑摇头,伸手拍了拍吴良的肩膀,道:“你小子倒也算是倒霉,刚拜到林白门下,就遇见这样的事儿,比你那师兄还苦楚!”

“这算个什么事儿,人死鸟朝天,二十年后又一条好汉!”吴良一听张三疯夸他,心里那叫一个恣意,也不管卓玛在身边,满嘴又开始跑风。

“错了!我们不是要躲着它们走,而是要跟着它们走!”林白闻言微微摆手,然后缓声接着道:“阴兵借道往往事出有因,而且看它们的姿势,似乎也是要走出这山谷去往某处,它们对咱们来说,不但不是威胁,反而是一个好向导!”

话音落下,场内寂静一片。如林白所言,阴兵借道来得蹊跷,外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跟随它们的确有可能找到走出山谷的路,但若惊扰到这群数量上千的阴兵,后果也不敢设想!

这是一场赌博,是一场拿生命开玩笑的华丽豪赌,但若是本就再无退路,也算不上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