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21章 怨念化婴童(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你这话什么意思?!”洛珠上师闻言之后,眼眸中明显露出一抹慌乱,不过这神色却是转瞬即逝,而后紧盯着多吉老人,沉声道:“多吉,他们不知道我的为人,难道你还不清楚么?!难不成你要眼睁睁看着他们如此血口喷人,把这屎盆子往我头上扣!”

“林先生,我和洛珠上师相交多年,而且村落中的许多事情都仰仗他才得到解决,他绝对不是那种人。”多吉老人神色略一犹豫,看着林白缓声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里面到底是不是有鬼,等会儿应该就能见分晓了!”林白不动声色一笑,大含深意的朝洛珠上师扫了眼后,却也没再继续纠缠这件事情。

阴兵借道的事情本就极其罕见,而且好巧不巧的降临在这村落中,即便是打死林白,他都不相信这里面没有半点儿蹊跷。而且走进这帐篷后,林白更是感觉到帐篷内除了那股阴煞寒意外,还有一股极淡的术法波动,显然是先前有人在此处开坛做法。

村落之内除了自己等人之外,能做出这种事情的就只有洛珠上师一人,但此人却对这些事却情绝口不提,显然里面是藏着什么隐情。而且刚才自己出言提点时,洛珠眼中的慌乱之色如何能逃脱林白的观察,这就更坐实了此人和阴兵借道之事有所关联。

虽然不知道此人究竟是想做什么,但林白心中清楚,只要自己将这小家伙身上的怨念祛除,那么自然而然就会和洛珠产生感应,到那个时候,就算是洛珠再巧舌如簧,也再无法隐瞒他在这件事情里起到的作用,真相自然也会水落石出。

“多吉,难道你要坐视他们如此侮辱我不成?!”洛珠上师双眼中怒火如炬,紧盯着多吉老人,沉声开腔,话语中满是恼羞成怒之色。

“是非公断,等会儿自然就有结果,洛珠你这么紧张,难道心中真的有鬼不成?”多吉老人见洛珠上师如此紧张,心里也是不禁有些怀疑起来,冷冷回应一句后,转头看着林白,缓声道:“林先生,请您赶快施援手救人,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小老儿讲!“

“不费什么事情,不过等会儿你可能要受些累,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一定要保持心境的平和,这样才能把这小家伙从鬼门关抢回来!“林白温和一笑,向床上的央吉玛缓缓道。

“先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只要能为我们家男人保住这点儿骨血,就算这辈子做牛做马,我也一定会报答您的!”听到这话,原本因为洛珠上师的话,已经完全失去方寸,脸色苍白的央吉玛挣扎着从床上起身,就要向林白行叩拜之礼。

这个可怜的女人刚失去丈夫,好容易想着有了儿子可以能让自己有个依靠和寄托,但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甚至洛珠上师都说出要把小家伙扔到高山上的决断。如今听闻林白有办法把这小家伙从鬼门关拉回来,她如何能不感恩戴德。

“大嫂不必如此,这事情只要是有点良知的人看到都会出手相帮。”林白见状,急忙伸手拦住央吉玛,温声笑道:“而且大嫂你等到这小家伙好转过来,再谢也不迟!”

话说完之后,林白便从格桑活佛手中将这小家伙接了过来,然后放置在一侧的床上,而后从随身带着的褡裢里摸出了几枚白玉,按照九宫八卦方位摆成固魂阵法。俗话说的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林白不管去哪,都随身带着这些阵法材料,以备不时之需。

世间万物分阴阳,人体分阴阳,魂魄神识自然也分阴阳。阴兵借道产生的怨念悉数汇聚在这小家伙身体内,如此之多的阴寒煞气,恐怕已经将他魂魄中的那一缕纯阳消磨的差不多,若是保持现在的状况,即便是不会给村落带来什么恶果,这小家伙长大后也是个痴傻之人。

而想要把他从鬼门关上救回来,就必须要让他身体内的阴阳恢复平衡,让魂魄中的纯阳重新汇聚,得阴阳互补之效。而固魂阵法就是以人体为根本,借助天地元气为辅助,打开人体阴阳的缺口,然后弥补其中的阴或者阳,以身躯养神,使神识重新归化。

不过固魂阵法虽然有这种功效,但施展起来却是极为艰难,因为按照现在这小家伙的情形,要把阵法保持在阴弱阳强的形势,这样的话,就能够造成一个不平衡的点,使阵法汇聚的天地元气分化,能够让阳气汇聚入人的身体之中。

虽然阳气分化,但人体乃是很玄奥的构造,而且人求生的本能欲望之强更是不可估量,即便是初生的婴儿也一样,当阳气出现后,小家伙的身体自然而然的就会去吸取。这就像是离乡的游子虽然多年未归,但他闭上眼睛,也还能照样找到回家的路。

不过这小家伙毕竟太小,无论是阳气还是阴气稍稍出现差池,都可能会导致无法估量的危险,所以林白就必须找到一个人来担当这股阳气的引路人。

而想要担当引路人,最好的自然就是有着血缘至亲的央吉玛。母子连心,血脉相通,以央吉玛的身躯来调节阴阳,然后再让阳气进入小家伙体内,就等于让回家的路走得更平坦些。

看着林白的动作,多吉把心都悬在了嗓子眼,虽然不明白林白这究竟是在干什么,但凭借老年人的智慧,他还是能看出来,林白的这些手段似乎和藏区的一些巫师有些相似,不过这年轻人阳光的紧,倒不像那些巫师一样阴森可怖。

而且他的目光更是不由自主的汇聚到了格桑活佛脸上,就他所知,好像藏区这些活佛和巫师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融洽,可为什么格桑活佛会对这个叫林白的年轻人如此推崇?!

听着林白的话,格桑活佛心中不禁微微感慨。在刚开始和林白的接触中,他只以为林白是个术法修为比较高深,而且性子又有些坚韧而已,对班禅那般看重林白着实有些不解。但直到今日,他却是明白这个年轻人以后定然是华夏相术界,乃至于世界奇门江湖的一代宗师。

年轻人血气方刚,自然是喜欢好勇斗狠,尤其是有了本事后,更是嚣张跋扈,可林白如此年纪却是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少年老成,惩强扶弱,已有国手风范!

不仅仅是他,洛珠上师的双眼也在不停的打量着林白的动作,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上心中却是无比忐忑。他发现自己有些看不透眼前这年轻人,此人虽然年纪轻轻,但不管是术法手段,还是为人处事之处,均是透着一股大家风范。

而且这小家伙究竟为什么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若是被人发现他的谋划,就算往日他为村落做出过贡献,但假若阴谋败露,多吉绝对不会宽恕他。

难不成自己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的谋划,真要栽在这个年轻人身上?!惊疑不定的看着林白手上的动作,洛珠上师精神高度紧张,如今他只能寄希望于眼前的林白虽然话语咄咄逼人,但手段修为能够与他的年纪相仿,这样才能不使自己的谋划败露。

“北斗七璇慰身形,魂魄五脏隐玄冥!天地阴阳纷纭来,日月五行为探看!”深吸一口气后,林白双手微微捏成印诀,然后食指并在一起,朝着那小家伙额头处便指了过去。

话语声方一落下,只见林白放在床铺上的那几块白玉便开始朝外散发出悠悠温润光芒,而且随着光芒的散发,帐篷内的气温顿时变得暖融融一片,叫人觉得心神舒畅无比。若不是众人都知道外面风雪之大,说不得都要以为短短一夜之间,就从初冬进入了暖春。

多吉老人哪里见过这种手段,望向林白的眼神犹如望向天上下凡的神祗,而且他此时心中更是无比坚信,林白绝对能够将央吉玛家中的这小家伙从鬼门关拉回来。

洛珠上师见状,面上神色愈发犹疑不定起来,事到如今他怎能看会看不出林白的手段之高明,而且从眼下的情况看来,林白很有可能会将小家伙从鬼门关口拉回来,等到那时,自己该如何自处,眼下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尽快从这些人眼前离开。

心中想着,洛珠上师朝诸人扫了眼,悄没声息的便朝帐篷口摸了过去。可还没等他脚挨着帐篷,胳膊却是一把被张三疯扯住,而后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问道:“洛珠上师,你这是做什么去,难不成真跟我小师弟说的一样,是心虚了不成?“

张三疯何等狡猾,听了林白的话,便觉得事情透着蹊跷,所以一双眼睛从开始到现在就一直没从洛珠上师身上离开过,果不其然,这货还真被他抓了个现行!

“放肆!我不过是觉得帐篷里憋闷,想出去透透气!就你们这些宵小手段,你以为我能看在眼里?“洛珠上师双眼一瞪,对张三疯呵斥道,不过额角冷汗直冒,眼神涣散惊慌。

“啊!好烫,我身上好烫!“就在此时,原本靠在病床上神色安详的央吉玛神色却是突然大变,顺额头冒着热气,颤声道:”救命, 赶快救救我。我要被烫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