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22章 转世灵童(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9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诸人闻声一愣,然后急忙转头朝床上的央吉玛望去,只见因为分娩导致苍白的面庞,此时居然如朱砂般鲜红,顺着她的额头更是不断有汗珠淌下,而且这些汗珠一出现,就被蒸发成为白色雾气,体温之高,已到了骇人的地步!

这是怎么回事儿?!诸人眼中满是犹疑之色,朝一侧的林白望去。要知道孕妇生产之后,身体本就极度虚弱,此时央吉玛体温高到这种地步,而且浑身上下更是不断冒汗,若是导致脱水昏迷,这身子骨就算是废了,后半辈子都要卧床不起。

“林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儿?“看着央吉玛的模样,多吉老人心急如焚,疾步走到林白跟前,沉声发问。那小家伙性命性命攸关,就已经够让他烦恼的了,如果现在连央吉玛都出了什么好歹,那他以后怎么向央吉玛九泉之下的丈夫交代。

“稍安勿躁!”林白眉头微皱,手上印诀不断变动,缓缓改变着床周的天地元气运转轨迹,而后接着道:“应该是出了些小偏差,但我以人头担保,绝对能让他们母子平安!”

“那就好,那就好!”多吉老人听到这话,长吁一口气,在看到林白先前的动作之后,他对林白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更何况还有哲蚌寺格桑活佛的担保。

不过话虽说的利落,但林白眉头上的犹疑之色却是没有丝毫消减。说句老实话,他也有些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按照他推断,只要固魂阵法完成,阴阳气息分离,再通过母子血缘之联,就能够调动阳气透过央吉玛的身体,传入那小家伙体内。

阵法内的阴阳气息他控制的极为微妙,虽然稍稍超出,但绝对不会打破人体阴阳平衡,而且他们母子血缘相连,自然能够分担这份阳气!可为什么现在央吉玛身上却是出现阳气过重导致的身躯燥热现象,而病床上的那小家伙却是一点儿反应没有。

出现这种现象的唯一解释就是,央吉玛和这小家伙两人并没有建立起血缘联系,所以才会让阳气郁积在她体内。可这小家伙明明是从央吉玛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怎么会无法建立血缘联系,林白实在是想不通这里面究竟是有什么蹊跷!

“烫!烫死我了,快救救我!”就在林白心中思忖之际,病床上的央吉玛已是显得极为难受,在床上翻滚不停,而且身上皮肤更是鼓起许多透明水泡,眼中红丝密布,显然是实在是撑不住体内高温带来的痛楚,那模样叫人看之便觉得心中痛楚。

“林先生,这究竟是怎么了,央吉玛怎么会成这幅模样!“看着央吉玛狰狞的表情,多吉老人实在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担忧之意,疾步上前,盯着林白哀声道:”林先生,求求您救救她,不管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我们村落都会悉数拿出来的!“

陈白庵看着眼前的情景,神色也是分外紧张,看着林白疑惑道:“林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怎么着央吉玛会弄成这样子,你还有多少把握?“

刚开始听林白信心满满,陈白庵他们只以为林白有十足的把握,但看着眼前的形势,却是不由得有些担心。单从先前这些人对待他们的态度便能看出,这村落内人心之淳朴,而且也算是对他们有救命之恩,他着实有些害怕林白万一失手,愧对村落中人对他们的恩情。

“到了这时候你还执迷不悟!多吉,睁开你的眼睛看清楚,在你身前的究竟是什么人!”就在此时,一旁的洛珠上师眼珠子骨碌一转,怒声冲多吉老人训斥道:“难道你现在还看不出来他们这些就是江湖骗子,你要是再让他们治下去,央吉玛要被烧成傻子了!”

“你说谁是江湖骗子?”张三疯一听这话,恼羞成怒,一把揪住洛珠上师的胸口,沉声道:“你一直不让我小师弟对这小娃娃施展手段,我看就是做贼心虚,藏了见不得人的东西!”

“我见不得人,我就算见不得人,也不会拿别人的性命去开玩笑!”洛珠上师脸色阴沉无比,狞笑着向多吉老人威胁道:“多吉,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让这几个外乡人把时间耽误下去,不但保不住央吉玛的性命,就连村落都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说着话,洛珠上师疾步走到林白身旁,一把扯住林白的胳膊,沉声怒斥道:“你们这样的江湖骗子我见得多了,多吉他淳朴实在,被你们蒙骗,可你们骗不过我!臭小子,还不赶快收手,难道你要把央吉玛和我们村落中的人逼到死路上去么!“

听着洛珠上师聒噪的话语,林白眉头微皱,手腕只是那么轻轻一抖,犹如闪电一般拂过洛珠上师的脉门,而后淡然道:“孰是孰非,你心中最清楚,别这么拉拉扯扯的!”

林白是何等人物,这截脉门的手段可是从一位正儿八经的古武大师手上学来的。就手这么一抖,洛珠上师便觉得自己脉门像是过了电一样,热辣辣的疼,而且这疼痛感更是向着全身蔓延。一愣之下,再不敢去碰触林白,不过嘴上他却是丝毫不饶人,骂骂咧咧道:

“还敢跟我动手,小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多吉,你就由着他们胡乱施为吧,到时候整个村子都随他们陪葬,你应该就心安了!”

听着洛珠上师恶狠狠的话语,多吉老人神色有些仓皇失措,一时间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抉择。一边是整个村寨的安危,一边又是小家伙和央吉玛的生命安危,不管是哪边,他都不想轻易放下,但眼前的情势,却是必须要他做出抉择。

“不用怕他的恐吓,我既然说了要帮你,就绝对不会让村子出任何事情。央吉玛我会救出来,这小家伙我也一样会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就算你们村子真遇到了什么事,我也会力挽狂澜!”没等多吉老人开腔,林白一伸手便扯住他的胳膊,神色沉郁,缓缓道。

话音落下后,林白双手缓缓掐动,将摆下的固魂阵法缓缓停下,而后催动身上法力,缓缓平复央吉玛体内不匀称的阴阳气机。只是一周天气的运行,央吉玛面上的赤红色渐渐消散,额头上的汗珠也完全消退,不过因为脱水太多,人却是晕倒在床。

“你就让他们胡乱施为吧,等到最后有你后悔的时候!整个村落都会因为你这错误的决定陷入困境,等到那个时候,就算你后悔也晚了!”眼瞅随着央吉玛的情况好转后,多吉老人脸上又开始露出犹豫之色,洛珠上师又开始对多吉老人危言耸听起来。

“若是你心中没鬼,就别在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拦阻!等会儿你是人是鬼,自然就能分辨出来!“林白冷笑一声,朝洛珠上师呵斥了一句后,转头对格桑活佛道:”活佛,您来一下,,我感觉想要治好这小娃娃,恐怕不能少了你的帮忙!“

“少不了我的帮忙?“听到林白这话,格桑活佛不禁一愣,俗话说的好,术业有专攻。就眼前这小娃娃的状况,他是真看不出来端倪,而且按照林白先前所说,想要和这小娃娃平衡阴阳,消弭体内怨气,只能以血亲为联,自己和这小娃娃没有半点儿关系,如何联结?

不仅是格桑活佛,就连陈白庵等人也实在是想不通林白怎么着把这事情和格桑活佛牵扯在了一起。总不会是林白发现这小家伙是格桑活佛在外面惹出来的风流债,不过看格桑活佛那模样也不像是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啊,难不成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听到林白这话,多吉老人止不住又开始有些怀疑,生怕林白这是病急乱投医,随便想出来一些法子,就来冒险试验,说不得就要闹出什么变故。

“多吉,到底是听我的,还是听他们的,你最好尽快拿好主意。这年轻人是在赌,他输得起,可你要是一步走错,这村落可就要成鬼蜮了!”洛珠上师冷冷一笑,眼中光芒歹毒。

在他看来,林白如今已是黔驴技穷,把格桑活佛拉出来也不过是想努力搏一搏而已,绝对无法解决眼前的危机。而且这小家伙之所以出现这情形的原因他又不是不知道,阴兵借道之怨气何其浓厚,悉数汇聚入人体,别说是他这么个小家伙,就算是壮汉,也得死于非命!

“我林某人说话算话,绝对能保证这小家伙和你们村落安安稳稳!”林白见状温和一笑,郑重其事朝多吉老人说了句后,转身看着洛珠上师淡淡笑道:“你就在一边安心等着,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善恶到头终有报,你种的因,就你去尝尝结的果!”

话说完,林白也没再多和洛珠上师磨叽,朝格桑活佛使了个眼色后,便让他按照阴阳鱼图,占据阳眼方位,然后将那小家伙摆在阴阳鱼图的阴眼方位,而后手上重又开始掐动印诀,双唇翕动之间,更是不断念诵玄奥咒语,那股诡谲莫名的暖意重又笼罩整个房间。

所有人的目光此时都紧紧汇聚在床上的格桑活佛和小家伙身上,生怕再出现什么诡异情况!不过注意力高度集中的诸人,却是都没发现,林白眼底深处的一抹狐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