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28章 强强相碰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村落内的天地元气狂暴无比,朝着四下蔓延不定,就连周遭的空气都受到了牵连,犹如浪涛般,朝着四下不断拍打,噼啪如浪潮拍向悬崖的气爆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而林白双唇翕动之下,念诵出的咒语彷如石子般坠落进这疯狂的气爆声中,不为人所闻。

此时此刻的林白,神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肃穆,精神更是集中到了一个巅峰位置。他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丹增此人既然能入德朱活佛法眼,选为转世灵童,自然有不可言说的本事,而且藏密传承之久不在华夏奇门术法之下,此人既然为活佛尊,自然知晓甚多。

这份紧张要比他当初在十万大山面对存活于世七百余年的脱脱时还要更甚一些,原因很简单,不管怎样,即便脱脱手段再神异,他都是不该存于世之人,一举一动自然受到天地桎梏,而丹增则不同,活佛转世为天地所容,他是天地恩赐的宠儿,自然无需受到那么多桎梏。

最重要的是,从开始相拼到现在,丹增还完全没有用上香火愿力。虽说他从藏区逃离,但威望仍在,尤其是一些老藏民,更是对他无比笃信,日积月累之下,积聚的香火愿力绝非等闲,既然他现在没有施展这手段,那自然是在等待什么时机,一个能够一击毙敌的时机!

河图洛书环绕身躯旋转不定,天地元气在身周徘徊不止,而林白的双手则是微微捏动,时而如拈花,时而如蝴蝶飞于花丛,但双手的每一个动作都极为凝重,仿佛在他是双手手心之上托举着不为人所见的千钧重物,在空中划出一个又一个极为玄奥的符纹。

双目微眯,精光凝练无匹,紧紧注视着手上的每一个举动,当一个符纹刻画完毕之后,便操纵河图洛书缓缓归于那符纹位置,然后朝外带出,如此周而复始,不见止歇。

如潮水般涌动不断的空气中,林白所做的这些动作刚开始之时极为不起眼,但随着他手上掐动印诀的速度缓缓加快,那些被他刻画出来的符文一层接着一层开始叠加起来,彷如地底不断翻涌的地心岩浆般,正在不断累积,而后选择突破口,宣泄而出!

围绕着林白身周的空气越来越沉重,甚至都隐隐然开始出现肉眼可见的波纹,在符纹的威压之下,空气先是膨胀,而后压缩,再然后膨胀,再压缩,一切就像是混沌未开,天地尚未分之时的场景一般,而林白就是执掌这片混沌天地的主使之人!

此时林白使用的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符箓,而是河图洛书再第三次进阶之后衍化出的那些玄奥符纹。符箓以意达天地,符纹则为天地衍化生至理。两者虽然只有寥寥几字之差,但实际意义上却是天差地远,而威能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符纹不断累积,而丹增也没有任何停歇,手上那串凤眼菩提子转动的速度也越来越迅疾,最后在他手中变成一团淡淡的灰色虚影,而被他以藏密手段催生而出的瞳术幻象,也犹如一团绿色的迷雾般,以肉眼可见的模样将林白彻底包围,往他身躯侵袭不停。

林白从来没有承受过这样的压力,而且就林白看来,这份术法手段根本不是他现在所能够施展的,这就像是小孩儿拿着重于自己体重百倍的巨斧挥舞般,吃力无比。若是林白不能凭借这一手打开丹增施展的万瞳之域,那就只能被术法反噬,心脉遭到一击即溃的重创。

藏密手段和东密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丹增的瞳术越是侵袭,林白心中便越是惊悚,又有些庆幸!惊悚的是这瞳术已臻至化境,侵袭的不是你的观感,而是你的神识,虽然不见其声,不见其形,但却如潜移默化般,不断侵袭着你的大脑,让你做出一些不受自己控制的事情。

而庆幸则是庆幸他当初在扶桑时遇到的是东密,而不是如丹增这样的藏密高手,如果是那时候的他遇到丹增,绝对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

瞳术对心神的侵袭越来越强烈,那一双双眨动的眼眸在这一刻都似乎带上了感情般,如情人的眼睛,如亲人的眼眸,而且都开始具象化,和李天元、贺嘉尔、刘蕙芸这些与林白生命息息相关之人的眼神开始转化,这让林白根本无法去面对。

虽然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心神在瞳术困惑下营造出的幻象,但林白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心神,尤其是心底深处的那种悸动感。这悸动感无处不在,就像是成千上万只痒痒挠在不断抓他的身体般,让他觉得周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是自在的,极力想要宣泄出一些情绪。

竭力稳固着自己的心神,林白双手就像是丧失了意识一样,在空中勾画不停,不断凝聚出符纹来压制心底深处这股悸动的情绪,想要将它们封印起来。

随着这两股气息的波动,林白和丹增两人的身体周边渐渐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档,无论是杀红眼和村民,还是那些狂躁的狼群,都不敢多往这里迈出一步,似乎在这片空荡荡的地域中,潜伏着一头带着可怕杀伤力的洪荒巨兽,一抬手,就能把它们夷为齑粉。

而在这片空旷中,唯一站立的洛珠上师分外扎眼,不过这倒不是他不愿错失观摩这两大高手交手的机会,而是在如今的情势下,他根本无路可退。那种种玄奥的元气波动,将他前后左右的路线封锁的死死的,他感觉每一处都是潜藏的危险,若是往前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元气波动之下,洛珠上师只觉得自己快要精神崩溃,血脉迸裂,鼻翼之间急促的喘息不停,脖子和额角的血管高高隆起,一张脸就像是被人扇了无数耳光般,肿胀一团,分外可怖。

他可怜巴巴的望向丹增,只希望这位自己曾经的主人,如今欺骗自己的人,能够手下容情,让他从这个怪圈中走出。但现如今的丹增哪里有闲心去管洛珠上师的状况,他心里原先的那些轻蔑和不耻,已经完全消散,再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倾尽全力和林白做着抗争。

以他先前的感觉,林白最多只能在自己手下撑个十来秒便要束手就擒,实在是没想到局势居然就这样僵持下去。而且林白身体周遭的那股气势更是在不断的增强,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掀起滔天巨浪,将自己围绕着他身躯做出的一切封锁功夫都化为泡影。

而且在如今的情势下,丹增实际上也并不好过。虽然林白看似只是在防守,但从他双手衍化出来的那些符纹却是诡异莫名,而且似乎带有某种不可言说的玄机。丹增施展的瞳术在遇到这些符纹时,便会遇到阻隔,根本无法侵袭进入。

而且越往后,丹增心中的惊疑便越是深重!虽说林白没有做出有效的攻势,但他防守已然到了完美的境界,这股坚韧劲儿叫丹增无比诧异!怎么可能同一个人会出现这样大的诧异,甚至在瞳术侵袭下,还能如此,这实在是叫人无法理解。

难不成是现如今正在围绕着林白的身体不断旋转的法器的原因?!丹增心中暗暗揣测不停,他早就听闻在华夏相师之中有许多人炼制本命法器,增强术法威力,这种手段和藏密之中供奉器皿,日月受香火膜拜,直至成为佛器的做法极为相似。

想着林白先前的表现和现在的表现,丹增心中暗暗拿定主意,想要在击败林白后,将他身旁的那件法器夺走,好好的研究一番,看究竟是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但就是这一瞬间的思忖,却是叫他分心了!高手斗法,争得就是那一线机会。要知道如果是两者实力相差极大的斗法,自然可以分心他顾,但如林白和丹增这样的高手,更何况是在二者陷入了胶着的状态中,这简单的分心又岂是说说那么简单。

虽然丹增迅速便意识到了自己心神出现悸动的不应该,手上凤眼菩提子转动的速度陡然加快,想要弥补这个过错。虽然他动作迅速,只可惜林白的动作更快。

丹增这一分心,瞬间便被和他牵连在一起的林白发现。没有任何犹豫,手上捏动印诀的速度便加快了几分,然后催动符纹开始运转,朝丹增攻袭而去。

“乾山艮,山主持重!巳为水,水控灵动!离阳火,焚尽天下!”口中迅疾出声,林白手上微微一摆,而后双眼中精光暴射,沉声道:“五行转,天地行,为我用!”

话音落下,只见这天地间原本不断漂浮着的那些晶莹剔透雪花,在这一瞬间犹如是遇到了什么吸引般,朝着林白身周就汇聚而去。雪花旋转不定,似乎将林白的身体当成了风眼。

雪花越积越多,而转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甚至连地面上的一些积雪都开始汇聚,一波接着一波,一波尚未平息,一波重又升起,如此这般来回反复,然后层层叠加,最后居然在转动时形成了极为恐怖的巨大术法波动,然后这些雪花朝着丹增便涌了过去。

雪花本来就是天地衍生之物,而林白所施展出的符纹也是天地衍生出现的至理真言,自然对这一切有操纵之效。这些原本弱不禁风,落地便会化为水的雪花,在这狂暴天地元气的催动下,居然开始破空出声,寒芒四射,彷如一柄柄锋锐无比的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