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29章 身影再现?!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雪花如刀锋,虽还未碰触到身体,但已能感受到那股透骨寒意!

丹增明白,林白这一招绝对不止动用符纹这么简单,恐怕还加上了华夏奇门所传的五行秘术!雪花为水,金水衍变,是以才有如此咄咄逼人的锋芒,不过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林白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才会如此轻而易举的将艰难无比的五行转化。

丹增不明白,但林白最清楚,从接触五行逆转法阵开始,到如今,他对五行转变和逆转的理解,早已达到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纵然是天相派中最惊采绝艳的六代祖师刘伯温再世,在五行运转这一道上,林白都敢保证自己绝对能立于不败之地。

姜是老的辣,虽然分神,但丹增还是很快将自己心神平复,右手用力一捏紧握的凤眼菩提子,那一串传承了不知道多少年,经历了多少位活佛之尊加持的念珠居然就那样生生爆裂开来,纷繁的木屑混杂着古怪气息,朝那些蜂拥而至的雪花便迎了上去。

然而让他吃惊的是,林白以奇门术法催动的这片雪花,就像浑然超脱了这片天地般,攻击力度居然能够叠加!在感受到拦阻后,一片接着一片叠加在一起,一波接着一波,最终将力量宣泄到最顶峰位置,犹如决堤的江水般,重重朝凤眼菩提化作的古怪气息拍去。

两者陡然一接触,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便传到丹增心神间。那股烦躁郁意叫他心中躁乱莫名,丹增觉得自己越来越难坚持。

每一次的碰撞,都让他的心神颤抖不停,体内气血不断翻滚,而且胸腹间更是开始传出一股腥咸味道,头脑中更是不断有昏昏沉沉的感觉袭来,似乎闭上眼就会躺倒在地再不醒来。

即便丹增曾贵为活佛之尊,更是习得了藏密传承中的无数秘术,而且曾经跟诸多奇门江湖和藏密传承高手交过手,但也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林白这般的诡谲霸道的手段!要知道,诡异所能起到的出奇不意之效,甚至要比法力高深更重要。

在丹增之前看来,这场斗法根本就不是一个层级的,应该一招就能够定出胜负,根本不需要像现在这样,消耗这么多时间!但事实证明,他算错了,双方实力不但相等,而且在这胶着苦战下,林白的手段,甚至还要隐隐然压制他一头。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以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小小年纪,究竟是怎么拥有的这份深奥修为;又是在哪学习的这些诡谲术法。这一切实在是叫人想不通道不明。

而且眼前这小子体内法力的悠远绵长更是远出他的意料,术法操纵天地元气,更是勾画出这种种蕴含天地衍化至理的符纹,可是神色却是熠熠生辉,仿佛根本没有疲惫劳累的时候,而且术法袭击的后劲极足,纵是攻势如疾风骤雨,可体内法力却是源源不绝推动。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能够身处如此高位,丹增又岂是等闲之辈,当即狠狠地一咬舌尖他喷出一口舌尖精血,汇入爆裂的凤眼菩提子中,这才勉强控制住体内翻滚不动的气血。

而且在这一口鲜血喷出后,那原本光华渐渐减弱的凤眼菩提子陡然爆发亮光,璀璨夺目无比,在这光华下,丹增那张因为竭力忍耐的面颊,哪里还有半点儿佛门中人云淡风轻的慈悲之态,狰狞的如恶魔一般,叫人觉得毛骨悚然。

“洛珠,既然你那么没用,每次让你做的事情你到做不到,不妨帮我最后一个忙!”抵挡住那不断侵袭的雪花后,丹增转头朝一旁瑟瑟颤抖不止的洛珠上师望去,眼中满是戾芒。

话音落下,还没等洛珠上师反应过来,丹增已经逼近他的身侧,而且于此同时在他手心处多了一个通体洁白细腻的小碗,而且在这碗身上更是遍布裂纹,虽然色作纯白,但却透露出一股邪佞气息,而且那白色更是叫人觉得惊悚莫名!

“嘎巴拉碗!”洛珠上师看到丹增手中持着的小碗后,神色大变,身体颤抖的愈发剧烈,急声道:“主人,您的法旨我从来遵循,求求您不要对我下手!”

听到洛珠上师的话,林白心头微颤。他先前也听格桑活佛讲过藏密中的一些传承佛器,这嘎巴拉碗便是其中之一,乃是密宗无上瑜伽密举行生起次第时用的佛器。嘎巴拉此语是梵文藏译,意为颅骨。嘎巴拉碗也就是以人头盖骨制成的佛器。

“你的生命将与我同在,不入轮回,天地为之敬仰!”丹增桀桀发笑,根本不给洛珠上师任何躲闪的机会,手中持着的嘎巴拉碗便直直插入他勃颈下与脊骨相连位置。

脊骨为支撑人体的桥梁,人头为人身体精华所在,两者相连之处乃是周身气血最为凝练之地。这嘎巴拉碗插入之后,原本洁白之色,顺便化作通红,仿佛在不断抽取洛珠上师体内的精血,而洛珠上师的身躯在嘎巴拉碗插入后,缠头不止,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那模样看上去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这场面哪里像是宅心仁厚的转世活佛所为,甚至要比一些世俗人认为的邪道都要恐怖许多。也许只有看到那伪善面容下隐藏的真正祸心,洛珠上师才会明白他以前的选择是有多愚蠢,不过形势如此,就算他后悔也晚了。

“以你之血,献祭我魂,为我香火愿力而生……”丹增脸上没有半点儿悲悯,犹如石头人一般僵硬站立,口中更是不断念诵咒诀。而且随着这咒诀的念诵,他的身躯竟然也如洛珠上师般干瘪下去,倒是那嘎巴拉碗的红色变得愈发通透,不过那红色却是透着一股诡异。

眼前的一幕幕虽然牵动着林白的心神,说句老实话,他现在也不比丹增好到哪儿去,头脑中不断传出嗡嗡鸣叫之音,他知道这是自己勉力做出不符合如今修为事情所导致的后果,但此时此刻紧迫的情势,却是容不得他有丝毫的放松,只能竭力坚持。

强忍着心神中的燥意,还有嘎巴拉碗那诡异红光对心神的侵扰,林白的双手仍旧极为稳健的在空中虚划不停,竭力发动河图洛书,凝聚天地元气,将符纹勾勒完全。

他知道如今的局势就是僵持之局,只有坚持下去的人,才能赢得这场斗法的胜利!

但就在此时,那嘎巴拉碗上的红光却是陡然大作,而后周遭的天地元气陡然冲出,朝着红光汇聚而去,顺着丹增的身躯有一股诡谲气息也朝红光汇聚而去。虽然那股气息极为驳杂,而且玄奥莫名,但林白还是能感觉到,那恐怕就是丹增这些年汇聚的香火愿力。

不过让林白诧异的是,缘何丹增要以嘎巴拉碗来抽取洛珠身上的精血,来和香火愿力搀和在一起。根据河图洛书中所述,信仰愿力是最为纯粹之物,而且与红尘牵涉极大,像丹增这样贸贸然将洛珠体内的精血汇入其中,说不得就会闹出大的乱子!

需知道丹增在解放前,在藏区之中乃是犹如神一般的存在,信徒遍布藏南藏北,无数信众日日顶礼膜拜,那些年下来不知道积聚了多少信仰愿力。如今陡然散发出来,直叫诸人觉得身体仿佛陷入泥沼中,而且望向丹增时,更是几乎要生出顶礼膜拜感。

虽然明知对方为敌,但看着眼前的这些情景,林白心中还是止不住生出一种赞叹感!藏密传承果然非同凡响,虽然华夏奇门中对信仰愿力一事常有传说,但还真没有什么操纵的法门,而藏密传承在信仰愿力这条道路上,显然比华夏奇门走得要远许多。

丹增到底是打算害人,还是准备坑害他自己,身为活佛之尊,他怎能不知其中的道理?!

就在此时,只见丹增手上印诀迅速变动,那吸收了洛珠上师体内精血的嘎巴拉碗瞬间爆裂开来,那些精血气机朝着丹增体内涌出的信仰愿力便汇聚而去。

不过这么多的信仰愿力,若是洛珠体内的精血气机不能融合的话,恐怕场内的局势就会像一枚火柴丢进汽油桶中一样,瞬间爆裂,将周遭的一切悉数吞噬。

不过情势的发展和林白所猜测的却是截然不同,这两股风马牛不相及的气息陡然汇聚在一起之后,不但没有发生任何不良反应,反倒是极为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血色光芒朝着四下迅速散播开来,信仰愿力携带的诡谲气息更是将天地元气搅得乱成一团,而林白好容易汇聚出来的那些符纹,在这股强大的威压下,也开始颤抖不止,甚至出现了一道接着一道的裂纹,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碎裂开来。

红光散漫而开,那些被林白驱动的雪花陡然间四散爆裂,撞出一大块空地,雪尘落下之后,一道红色虚幻不定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了林白等人眼前。

而从这身影上不断朝外散发一股极为暴戾狂躁的气息,这股气息之强可谓是撼天动地,就像是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突然出现了一般!而且当这股气息出现之时,林白的神色完全大变,惊悚莫名,因为这股气息居然和十万大山中那非人身影的气机有八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