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41章 风波起(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3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不得不说,萧允此人还真有几分本事。当初林白等人从金陵离去时留下的那个烂摊子,被他给拾掇的妥妥当当,而且在原有的布局上更是加了些布置,几株料峭寒梅和傲霜的秋菊植于边边角角之间,使得原本古朴的茶庄,多了几分雅致和生机。

林白几个糙老爷们倒还好,虽然觉得这茶庄布置的着实不错外,倒也没什么特殊反应。倒是萧薇这爱美的小姑娘,进了这院子后,那叫一个稀罕,四下看个不没完,脸上满是欣喜的神色,显然是没想到,在莫愁湖这种偏僻的地方,竟然有这种别致的地方在。

“现在是秋末,这边的景色还好,等明年夏天的时候过来,莫愁湖十里荷塘就正对着咱们茶庄,等到傍晚的时候,那叫一漂亮!”看萧薇兴致极好,萧允就笑眯眯发出了邀请。

这就是萧允做商人的精明之处,他深知以林白的身份,对这些事情定然不会在意,倒是萧薇这种女孩儿,对美好的事物总是满含期待,而且枕边风比什么都来得直接,只要讨好了萧薇,林白那绝对少不了自己的好处。所以伺候好这位小姑奶奶,比巴结什么人都有用。

“萧老板真是费心思了,把这处宅子收拾的这么雅致,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林白心思何等通透,焉能听不出来萧允话里的意思,微笑道。

“萧老板的确是有本事的人。”何少瑜闻言微微一笑,接着道:“林哥你是不知道他如今生意做得多好,金陵城里但凡是出名些的会所,哪个没有萧老板的股份!走到哪儿去,甭管是白道还是黑道上的人,哪个不得叫他一声萧哥,毕恭毕敬的当菩萨供着。”

“都是别人看得起罢了,而且这哪里是我的本事,都是林少的功劳。如果不是林少提携,我哪里能有现在的成就!”萧允闻言连连摆手,望向林白的眼神崇拜之余,更多了些敬畏。

如今他是实打实的得了林白的好处,在没遇到林白他们提携前,他萧允虽然有本事,但根本没法子施展拳脚。在得了林白指点,改动了家中老宅和祖坟风水走向后,身体无灾无厄不说,生意那叫一个顺利,即便是偶尔出现什么偏差,也会有贵人伸手相帮,有惊无险度过。

短短半年时间,他几乎就把整个金陵城的娱乐场所彻底整合。这让他在得意之余,对林白等人也愈发敬畏。风水之效,威力居然恐怖如斯,生生扭转了一个人的命理运程。

而且他是聪明人,所以并没利欲冲昏了头脑,而是深知这一切都是林白等人给他的,既然给得了,那自然也拿得回去。这种情况下,他如何能不对林白感恩戴德,小心逢迎。

“萧薇,你最近就在这里待几天。萧老板那边的会所有几名精通琴棋书画的姑娘,你有空可以跟她们亲近亲近,等风波平息后,再出去。”林白温和一笑,没再多言语,自己能帮萧允的也都已经帮了,是不是能把握住这福分得看他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处理好萧薇的事。

即便是在藏区那种偏远的地方,都有萧薇的粉丝,足见这小妮子的受众之广。如今她在失踪后突然露面,还说要退出娱乐圈,在短时间内定然会在华夏大地引发一轮地震般的娱乐狂潮,如果不处理好这件事情,说不得那些狂热的粉丝会对萧薇做出什么事情。

“嗯,我知道的,林白你尽管处理自己的事情好了,这些事情我都会谨慎处置的。”萧薇脸上带笑,缓缓点头,然后接着道:“报刊的事情倒是次要,他们在怎么炒作也不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主要是我和经纪公司有关合同上的一些矛盾,这些东西处理好就行了。”

话说到这里,萧薇眼中不自禁的露出一抹犹疑之色。她很清楚自己经纪人的本性,虽说那人往日也算规矩,但主要是看在自己名望极高的份上,如今自己贸贸然宣布退出娱乐圈,定然会引起他的反感。不过在萧薇看来,她这些年也为公司赚了不少钱,应该不会太难为。

“那就好,如果事情搞不定的话,就找少瑜和萧老板帮忙,要是连他们都处理不好,就告诉我,我来帮你出头!”林白略一沉吟,道。萧薇宣布退出娱乐圈的事情,的确是牵扯到了合约,也算有错在先,如果她的经纪公司那边不刁难,他自然也不会怎样。

而且金陵这边的事情如今也确实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如果不尽快查清楚《卜易天书》和那句偈语的来历,林白绝对是食难安寝难眠。而且这些事情就像悬着的炸药包一样,极有可能威胁到自己亲人的安危,林白不能不暂时把萧薇的事情放到一边。

萧薇微笑点头,她识大体,知道让林白如此焦灼的事情,定然不是小事,不能因为自己的这些小事儿耽搁了他的正事,到时候就算林白不说,旁人心里也难免会有腹诽。

“少瑜,萧老板,这两天就劳烦你们多帮着点儿萧薇了。有叨扰的地方,以后我定有厚报!”话虽如此,但林白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叮咛了何少瑜几句后,转头对吴良道:“臭小子,带路吧,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能写出《卜易天书》这样的奇书!”

“师父您就放心吧,我就算是骗天王老子也不能骗您不是!”吴良嘿然一笑,然后眼珠子转悠了两下,忝着脸笑道:“不过咱们过去的时候,能不能开两辆好点儿的车过去。师父您也知道,现在有的人就是狗眼看人低,我怕他们有眼不识您老为泰山!”

“自己想出风头,偏要拉上我做大旗!”林白闻言苦笑一拍吴良的脑瓜门,然后笑吟吟对萧允道:“我这徒弟好容易提了次要求,做师父的也不好回绝,就麻烦萧老板了!”

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林白焉能不知道吴良的心思,不过他先前也知道吴良本是个孤儿,长这么大恐怕没少受人白眼。如今拜了自己为师,有了依仗,自然是想向当初那些小看了他的人显摆显摆,如果连这忙自己都不帮,那还算什么当师父的!

林白要他帮忙,萧允哪里敢有丁点儿不从。当即便打电话招呼司机,将公司两辆充门面的劳斯莱斯幻影给开了回来,然后拉着眉开眼笑的吴良便朝他指的地方开去。

华夏每个城市都有一个江湖术士汇聚的地方,那里鱼龙混杂,有戴着墨镜你不知道是否瞎眼的老神棍,也有残了身躯声称能逆天改运的道人,当然其中也不乏那种真正大隐隐于市,想要凭借自己的术法,为寻常人指点迷津,好让他们趋吉避凶的得道高人……

这个地方便是火车站,或者是火车站附近的天桥。而吴良要带林白他们去的也正是这样的地方,正是在金陵站一侧玄武湖畔的某个风景秀丽之所。

“你确定写出来那什么《卜易天书》的老人是在这的?”眼瞅着车子一路开过去,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写着看相、批八字、阴宅阳宅一指点、铁口直断、一卦千金的摊位,林白心里边着实是有些狐疑,不禁转头向吴良疑声问道。

这倒不是因为林白对这些街头算命之人有所歧视,而是因为这一路行来,他在路边这些人身上没有感受到分毫术法波动气息,而且看那些人清一色墨镜道袍的装束,就算是用大脚趾头想,都能猜出这里彻头彻尾是骗子聚居地,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人写出《卜易天书》?

“师父,就算是再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骗您不是,您就等着吧,咱们再往前开一会儿,就到了叶大师的摊位了。”吴良嘿然一笑,缓缓放下车窗,朝外面逡巡不断,“这位叶大师是奇人,传说是一夜得道,梦中有人授业,就写出了《卜易天书》,从此铁口直断,绝无偏颇!”

一夜得道?!听到吴良这话,陈白庵和张三疯等人不禁摇头苦笑,虽然华夏典籍中有颇多此类传说,什么白日飞升鸡犬升天,但实际上按照他们对相术的理解,天资过人的确能速成,但若是想达到著书立说传世的地步,没有几年的水磨工夫,绝对不可能做到。

吴良口中那叶大师,恐怕也是如此,至于什么梦中授业的事情,只是街头巷间胡说罢了。

眼看诸人不信,吴良便苦笑着向诸人讲述起来。当初吴良学了些相术的皮毛功夫,以为自己能独当一面,就开始在此摆摊,但他那半碗水的功夫,如何能哄骗人,生意寥寥无几。可和他紧挨着的叶大师就不一样,生意虽然也是寥寥,但向来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就吃三年。

虽然叶大师索要的酬金之高甚为吓人,但还是有不少人趋之如鹜。而且时间久了,他更是发现,这叶大师和那些寻常摆摊算命的人不一样,他索要酬金也分人,若是寻常家庭,就只要少少酬劳,若是那种为富不仁的,不论是哄,还是吓,他几乎能把人家家产掏出大半!

吴良这小子当初虽然术法低微,但心性却是极好,而且难能可贵的是心思活泛,来这没多久就看出了叶大师的不凡。是以有事没事就跟叶大师谈天论地,供应奉承那位老人家,后来讨了他的欢心,才拿到那本《卜易天书》,习得了望气之术。

“不对啊,叶大师的摊位一向是雷打不动,风雨无阻摆在这个地方的啊,怎么今儿连人都没看到!”就在此时,吴良脸上却是露出一抹惊愕之色,示意司机停车,疑声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