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45章 轻描淡写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436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轻描淡写之间,原本来势汹汹的三人便被林白轻易化解,而且三人的伤势更是一个比着一个重,这结果实在是叫人胆战心惊,即便是萧薇都没想到林白居然生猛至此。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还不赶紧给我从地上爬起来!把这小子给我好好收拾一顿!”德哥哪里知晓其中内情,只以为是这几名彪形大汉偷奸耍滑,当即厉声呵责。

但话音落下,他却是觉得场内气氛有些怪异,无论一旁观战的萧薇、萧允,还是林白,脸上都是一抹似有似无的淡淡嘲讽笑意,看向他的目光仿佛看向傻子一般。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朝地下扫了眼,见自己带来的那几名彪形大汉痛苦万分的模样不似作假,德哥战战兢兢的朝后退出一步,惶恐无比的盯着林白,口中不可置信道。

他实在是没想到,年纪轻轻而且文质彬彬的林白,居然会有如此骇人的战力!而且那么轻描淡写的动作,怎么会拥有那么强大的杀伤力,就那么简单几下,居然就把这几名他高薪聘请来的退役野战士兵放趴在地,让他们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可能不可能,你自己来试试自然就知晓!”林白淡淡一笑,盯着德哥冷声道。恶人该由恶人磨,对付德哥这样的人,只有以雷霆手段才能让他心悦诚服,此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撩拨,林白着实没了和他继续谈下去的打算,当即便想出手好好教训他一番。

不过和那几名彪形大汉不同,这德哥得吃些与众不同的苦头,恐怕才能了解。

眼看林白神色不善,再想到先前林白对付那几名彪形大汉的动作,德哥心中惊疑不定,再不敢在这里多逗留片刻,战战兢兢的便朝后退去,想要从此间逃离。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九字密令,五鬼夜行!”林白冷冷一笑,手上动作缓缓掐动,咒语缓缓一念,手上轻轻一抖,仿佛捏着什么东西般,便朝德哥弹了过去。

不好!还没等德哥反应过来,他迈出的脚步生生停下,而且瞳孔以惊人的速度扩大开来。第九百四十五章风起云涌

德哥已经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样走回下榻的酒店,那一段记忆就像是被人抽调了般,变成一片空白,只有被尿液浸透的湿漉漉裤腿在提醒着他,先前在莫愁湖旁的那一切并不是他脑海中的幻象,而是真真切切发生在了他身上,叫他魂飞魄散,飞出九霄云外。

如坠冰窖。除却这个词汇外,德哥再找不出另外适合表述他当时感受的词语。当时看到地上躺倒的那几名彪形大汉的模样,他已经心有余悸,已经萌生退意。但他实在是没想到,林白随手微微一指,居然就让他撞到如此诡异的状况,让他心神彻底失守。

刚才的情景,哪怕是如今回忆起来都历历在目。一指之后,他感觉阴森森的凉意从心底深处萌发,贯穿全身,而且眼前更是看到无数血淋漓的画面,而且那种感触,即便是比往日独自观看一些恐怖电影,都要来的更惊心动魄,要不然也不至于小便失禁。

到底那小子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会恐怖到这种地步?!强行按住仍旧在不断颤抖的双腿,德哥眼皮跳动不止,此时此刻,在他心中突然想起了一些华夏老人的传说。难不成那小子是传说中的巫师,施展了什么邪门的巫术,让自己撞了邪,才会吓成这样?!

“没用的家伙,老子花了那么多钱把你们叫来,连个小年轻都收拾不了!”咬紧牙关,平息了下心中的惊悚后,德哥转头看着房间内那些缺胳膊断腿的保安,咬牙切齿道。

虽然口中斥骂,但德哥心中明白,自己是绝对没办法与林白抗衡了。且不说那小子一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横练出来的功夫,单就是施展的邪门手段,就不能不让自己小心应对。要知道古武虽然难缠,但不近身还不至死于非命,可邪门手段却是能叫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连人家的衣角都还没碰到,说不好就已经着了人家的道儿,这还怎么去和人家抗衡?!

只是从燕京出来前,王少就已经给自己下了死命令,而且自己也拍着胸脯子应承下来,不管遇到什么麻烦都要把萧薇带回燕京城。可如今遇到这样无计可施的波折,又该如何去向王少交代,而且按那位爷儿的脾气,恐怕自己现在灰头土脸回了燕京,绝不会有好果子吃。

“妈的,萧薇那个臭娘们,怎么就让她找了这么个邪门的男朋友!”走投无路之下,德哥心中无名火暴涨,一拳砸在一旁的玻璃茶几上,脸上满是戾色。他在来金陵之前,实在是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如此棘手,虽然知道萧薇的男朋友必有过人之处,但没想到是这样个硬茬!

房间内那几名伤筋断骨的保镖见状一声不敢吭,只是面面相觑。要说心中的震撼,他们丝毫不比德哥少,甚至还要更多些。这几人都是练家子出身,要比旁人更为知晓林白那一身功夫的可怖之处,如今华夏古武式微,能够将这么多功法修至此种境界,该是费了多大功夫。

骂归骂,德哥如今心里就像是养了一大群猫一样,在那没完没了的不停抓挠,叫他心中忐忑无比。拼不过林白,可是王少又是完全不敢招惹的人,如今他算是夹在了中间,里外都无法做人,也只能咒骂自己请来的这些保安,不能轻易而举解决掉林白。

叮铃铃……就在德哥心中烦闷不止时,酒店房间的电话却是骤然响起。听着那一阵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德哥脸色青白,就像是听到了小鬼催命的声音般。他此行极为隐秘,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知道,而知晓他房间电话的则更是只有一人,那就是燕京城王少。

“王少……”沉吟良久之后,虽然心中惊惧无比,但他还是缓步走到电话前,将话筒抄在手中,哑着嗓子冲电话那边轻声道。若是有人在此处仔细看的话,他的双腿此时颤抖的愈发厉害,而且腿上的那一大滩水渍在这会儿,甚至有开始扩大的迹象。

出乎德哥的意料,电话那边的王少在听到他的声音后,不但没有丝毫怒气,反而带着些笑意,好像心情极好一般,“听德哥你这声音,好像在金陵的事情办得不怎么顺利啊?”

“王少未卜先知,真是神人,这边的事情的确是出了点儿小小的意外。不过请王少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处理,尽快将萧薇那小妮子带回去!”王少可以心情好,但德哥哪里敢如他一般表现得若无其事,只能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颤抖着声音回答道。

“不是我未卜先知,不过是从旁人嘴里边得知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而已。”电话那边的王少微微一笑,淡淡接着道:“金陵的事情已经不是你能处理得了的了,不过我可以给你出个主意,你有时间的话,去天后宫那边找一位诸葛老先生,告诉他我的名讳,他自然会帮你!”

“多谢王少!王少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将萧薇那小妮子带回燕京交到您手上,任您肆意鞭笞!”德哥听到这话,喜出望外道。虽然电话那边的王少话说得隐晦,但显然是已经预料到了这边的情况,要给他介绍一名同样是奇门中的高手,来制衡林白。

电话那边的王少闻言呵呵笑了两声,便将电话挂断。在听到电话那边的忙音后,德哥喘了一大口气,这才如释重负般将手中电话放下,不过原来惊惧不安的神色此时已彻底平复。

萧薇,等我找到那位诸葛老先生,我倒要看看,你这小浪蹄子还有那小白脸,又能嚣张到什么时候!等到把这小白脸解决了,再把你送给王少蹂躏一番后,大爷我一定要好好的在你身上发泄发泄这段时间攒下的火气,如果此怨不泄,我德哥便誓不为人!

不过同时,在他心中却也是多了一份小小的疑虑。究竟是为什么,虽然王少不在金陵却像是对这边的事情了如指掌,而且似乎早就料到了林白会这些诡异手段一样,才会给他指出了类似诸葛老先生这样的奇人来襄助他的计划,好让他能够不畏惧林白的手段。

不过这些狐疑只是在心中一闪即逝,此时他脑海已经完全被怒火冲昏!恨不能马上就冲到天后宫,找到那位诸葛老先生,然后将今时今日受到的屈辱,悉数完璧归还于林白!

德哥这边的事情且不去提,莫愁湖畔的那些愁云也是仍未散去。今日事情种种,着实出乎萧薇的意料,她以为公司会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对她网开一面,不会太过追究擅自退出娱乐圈的事情,但没想到德哥居然会如此咄咄逼人,甚至要带人将他强行带走。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情最后甚至和林白扯上了关联。而且若不是林白,而是换做旁人的话,恐怕今天的事情绝对善了不了。不过这么些年接触下来,她对德哥的性子也极为了解,此人小肚鸡肠,睚眦必报,如今林白这般对他,恐怕以后他少不得要给林白下些绊子。

“林白,谢谢你了!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向公司高层的领导打电话质问一下,看看能不能通过正常渠道去解决,尽量避免你再和他们起纠纷!”女生外向,萧薇知道林白是做大事的人,实在是不愿意自己的情郎在自己这些事情上耽误太多,这样会让她问心有愧。

“不用再试了,就算你打一百个电话,这件事情也不会善了了!”林白闻言摇头,揉了揉萧薇的小脑袋,然后缓缓道:“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德哥不过是披着那位王少的虎皮做大旗罢了,若是不解决了那劳什子王少,你们公司也绝对不敢善了!那位王少究竟是什么人?”

“我也不大清楚,只是机缘巧合下见过他几面,不过当时听人说他来头好像极大,家里在四九城也极有权势。不过他是个花花公子性子,不对我的脾胃,纠缠过我几次,都被我给打发了,实在没想到他居然会纠缠到金陵!”萧薇苦声道,言语中满是郁意。

当初认识王少,实际上也是基于德哥的介绍,当时公司为了挂牌上市的事情,正在大费周章,不得不走美人和金钱攻势。而那位王少家族恰好在这方面极有话语权,是以德哥才会特意将萧薇引荐给王少,希望能解决公司挂牌上市遇到的一些难题。

当时那王少就想动手动脚,便让萧薇极为不适,碍于情面见了两次面后,便推脱了他。后来那王少似乎知难而退,也没再对她如何。而且公司挂牌上市的事情也完美解决,德哥后来虽然有心撮合她和王少,但萧薇不允,这事儿也就只能作罢!

却是没想到这人居然在这节骨眼上生事,不过这也让她更担心林白,虽然知晓林白家世也极为恐怖,但她生怕自己情郎因为自己的事情,招来家里老人的什么异议。

“放心吧,燕京城也就是个小池子,盛不下多少大鱼!既然那王少想要往枪尖上撞,那也由着他。”林白见状淡淡一笑,缓声道。他在四九城里积威已久,且不说刘贺两家势大,单是当今那位老爷子对他的垂青,就不能不叫人忌惮,如今有人对付他,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萧薇闻言有些担忧的看了林白一眼,却是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握紧了林白的双臂,将脑袋靠在他肩膀上。虽然知道这些事情恐怕要麻烦林白,但这种被人保护的滋味真的很好!

就在此时,萧允的那辆黑色劳斯莱斯缓缓驶来。而且从车上走下的吴良和陈白庵等人面上皆是凝重之色,仿佛是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难题,这不禁让林白心中充满疑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