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46章 真有因果(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1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吴良,找到叶老了么?你们怎么都是这幅表情,究竟是遇见了什么事情?”眼瞅诸人神色极为沉郁,林白不禁疾步迎了过去,有些狐疑的看着吴良道。

话音刚落下,却是没成想吴良缓缓抬头,眼圈通红,眼珠子里带着泪水,哽咽着嗓子道:“师父,这世上究竟是不是真的有因果报应这说法,这东西又能不能人为中断?!”

因果报应?!但凡是提到因果一说,世人皆会以为这是佛家的东西,和相术没有什么关系。但实际上除了佛家《涅槃经》中讲过‘业有三报,现报,生报’外,其实因果报应之说在华夏相术中已是早就存在,只不过并不为人知晓罢了。

唐代以后阴阳学从华夏消失的《大唐阴阳书》就有关于因果报应的记载。而且书中认为因果报应可以中断。而且分为两种手段,一种是人为意识中断,一种是通过结印中断。

古代常说的“冤冤相报何时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就是出自《大唐阴阳书》里面关于人为中断因果报应的描述。不过因果报应只有在特殊情况才能中断,而且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不过由于失传已久,而且因果其说太过虚无缥缈,是以此说知晓之人甚少。即便是林白,也只是从河图洛书中得到了相关的只言片语,并无深研。

林白实在是想不明白吴良怎么会出言打听这些事情,而且吴良这家伙一向乐天,即便当初在高原,深陷狼群追击之下,都能时不时的出言插科打诨,讲几句俏皮话调节气氛,如今怎么会变成这幅模样,恐怕这事情和叶老之间大有牵连,若不然他绝对不会如此。

“胡老沙话没说错,叶肃那边的确是遇上了些麻烦,而且是极大的麻烦!恐怕就算是你我,都不好把这件事情处理妥当!”陈白庵轻叹了口气,拍了拍吴良的肩膀,然后转头朝萧薇扫了眼,沉声道:“萧薇解约的事情你们处理的怎么样了,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萧薇这边的事儿好办,不过是牵扯到一个四九城里的小纨绔罢了,这事情我会让少瑜联络经天表哥处理,费不了什么周章!你们这边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儿,一个个神色仓皇的?”

对于德哥所说的那劳什子王少,林白实在是没往心上放。当初对陈北煌一役,可谓是杀得燕京城一干大小纨绔惊心动魄,早对林白是服服帖帖,更不用说如今刘贺两家家世昌隆,极受当今那位依仗,这些燕京城里的小纨绔,又有哪个敢触犯林白的霉头。

是以在林白看来,根本不用家中长辈出面,只要刘经天那混世魔王联络下他在四九城里的小兄弟,就能让那劳什子王少服服帖帖放手,再不敢去牵扯有关萧薇的事情。等到那个时候,萧薇的经纪公司到时候迫于压力,应该也不敢太过深究,事情自然就可以不了了之。

“你们这没事儿就好。”陈白庵闻言点点头,然后轻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抹苦笑,缓缓道:“今儿倒真是遇到了一桩奇事,饶是老夫活了这么久,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古怪的事!”

听着陈白庵的话,林白脸上的狐疑之色愈发深重,他实在是想不通这短短一行究竟是遇上了什么事情,让吴良和陈白庵愁眉不展至斯,甚至让陈白庵说出这样的话。但不知怎地,林白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似乎接下来发生的事会极其出乎他的意料。

“和胡老沙说的一样,叶肃的确是遇上了事情,而且是大事,现在人昏倒在床,无法醒转。”陈白庵斟酌再三,才选好了措辞,缓缓开腔,准备为林白解开心中的疑惑。

但听着他这话,林白心里的狐疑更重起来,不过是昏迷罢了,又算得了什么大事儿!而且就这种事情,根本不用自己亲自出马,就算是陈白庵也能解决,他怎么会如此吞吞吐吐。

“如果只是昏迷也就简单了,叶老如今是彻底人事不省,无论他人怎么呼叫,都无法醒转,而且时不时从他嘴里还会发出奇怪的声音……”吴良哑着嗓子,哽咽了许久,似乎在压抑自己心中的什么情绪,才缓缓道:“就像是杀猪时候,猪发出的声音一样!”

听到吴良这话,林白终于明白为何陈白庵为何斟酌再三之后,用词还是那样含糊。这种事情无论是什么人遇到,都会觉得无比诧异,更不用说还是发生在吴良的至亲身上,这不能不让陈白庵斟酌用词。不过究竟是为何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虽说奇门江湖中某些术法的确是会叫人产生一些异状,但无外乎身体酸乏无力,沉睡不醒,或者是如中邪般做出种种怪异之事,但像叶肃这般,从口中发出类似杀猪时候的凄厉吼叫声,着实是叫人无法去理解,也无从解释。

“林白你是没过去,那声音隔着三里地都听得见。周围的邻居已经把他们一家人赶到山上去了,而且不少人说,这是叶肃上辈子或者这辈子造了孽,所以才会受这种杀猪的痛苦折磨!”陈白庵轻叹了口气,缓缓道,虽然用词含糊,但足见形势之凄凉。

听到陈白庵这话,林白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从出道至今,他也算见识过了不少诡异的事情,但像如今叶肃这样的情况还从来没遇到过,而且这和华夏奇门江湖中的手段完全不同,即便是林白,听到此事的第一反应都会不由自主联系到虚无缥缈的因果之说上。

“师父,求求您一定要救救叶老!我知道您神通广大,一定会想出法子的!我给您下跪了,我给您磕头了!”就在林白皱眉思忖之际,吴良却是翻身跪倒在地,朝林白连连叩头不止,额头与地面相触,发出砰砰的剧烈响声,足见他想要救叶肃之心的急切。

打死吴良都没想到,他只是去了藏区这么一趟,叶肃居然就出了这样的事情。虽然早先他接触叶肃有些许利用之心,但老人待他如亲生子侄,后来更是传他秘术,虽说手段按林白所说有所残缺,但就是这举动,却是完全改变了吴良的人生,他如何能不感恩。

等赶到叶肃家附近,看到那些街坊邻居对他指指点点的模样,他便知道事情出了大差错,但即便如此,他心中希望仍然未灭!可是当他在诸人指引下,去了安置叶肃的荒山后,看到老人削瘦惨白的面容,口中不断发出的惨呼,一颗心彻底沉入谷底。

握着老人不断颤抖的双手,吴良从才没有像这一刻般无力。在那时候,他恨自己没有能力拯救老人与水火之中,他很自己没有上天下地的本事,质问这天地为何要如此对待老人!而在他的认知中,能帮他的唯有林白一人,是以才会如此疯狂的跪拜,希望林白伸出援手!

伸手扶住吴良,看着他泥土和鲜血混杂在一起的额头,林白不禁轻叹了口气。自己收的两个徒弟,尚卓才虽然性情孟浪,对相术也没甚天分,但性子却是无比刚烈;这吴良之前虽然做的是坑蒙拐骗的事儿,却也是端的是一条重情重义,有骨头有血肉的汉子!

“吴良,你放心,这个忙我一定会帮的!”林白沉声回应了一句,但面上也满是凝重之色。虽然陈白庵和吴良两人说得极为笼统,但林白仍能觉察到这件事情的古怪,他心中甚至隐约感觉,这件事情恐怕和那句偈语之间也有所关联,不过一切都要等叶肃醒来再说。

“孩子,快起来吧,你师父不是已经答应帮你了么?”陈白庵有些怜惜的看了眼吴良,然后转头对林白沉声问道:“林白,这件事情究竟是不是和因果之间有所关联?”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事不宜迟,我看还是我跟你们走一遭,去看看叶老的具体情况,再做定夺。因果之说太虚无缥缈,而且这手段从盛唐便已在奇门江湖失传,我也不好下结论。”

林白微微摇头,然后转头看着萧薇,缓声道:“萧薇,我跟陈老他们出去一趟,看看那位叶老的情况。解约的事情我会交给少瑜去办,应该不会再遇到什么阻力,你安心在这边等着即可,不用再担心,那些小虾米在小池子里,是不会翻起来什么波浪的!”

“嗯,我知道了,你出去也要多加小心。”萧薇抬手为林白收拾了下衣服,然后笑吟吟的看着林白,轻声道:“德哥被你那样收拾了一顿,谅他也没胆子再过来了!”

“叶少你放心,我已经联络金陵这边的安保公司,让他们派人过来在这边守着。只要有闲杂人过来,一缕都会赶出去,萧小姐的安全就交给我负责吧,绝对不会再出现任何差错!”

萧允见状,急忙拍着胸脯打下保票!之前德哥突如其来的事情,已经让萧允极为自责,他很清楚自己能够有如今的地位都是林白给的,如果自己连林白的女人都照顾不好的话,那林白扶持他又还有什么意义,是以才会希望林白能再给他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己。

“行,那萧薇的事情就拜托给萧老板了。你记得尽快联系少瑜,就说是我说的,让他联系经天表哥,派人去敲打一下那个王少!”林白微微颔首,沉声道。

在林白看来,只要事情牵扯到权钱二字,而且还是在华夏境内发生的,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但他却没有想到,就是这短短的一会儿功夫,却是会发生那么多叫他措手不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