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50章 风波漫城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车内的气氛沉闷无比,林白双眼微闭,阴云弥漫在脸上,所有人都不敢开腔。如今的林白正处在愤怒游离的边缘,若是有人在这时候去碰他的霉头,那就是自己找不痛快。

哪怕是闭上眼睛,之前发生在叶肃身上的那恐怖的一幕幕仍旧在林白眼前徘徊,不过在他的意识中,叶肃的那张面颊却是换做了萧薇。

面貌娇羞如花的萧薇如今狰狞着脸,披头散发,在床上不停的抽搐,口中不断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嗷嗷叫声。心爱的女人受到这种痛苦,不管是多么粗线条的男人,都无法忍受。

而且与此同时,在林白心中仍旧在徘徊着陈白庵先前给他讲述的那桩往事。他似乎能够看到在那个破旧逼仄的牢房中,那两个死刑犯心惊胆战,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就像是畜生一样,做那疯狂之事,一口口将咽喉咬断,就算是血液堵住了喉头,也不会停下动作。

事到如今,就算是没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不管是叶肃还是萧薇的事情,背后有着同一个主使者。但是让林白想不通的是,那个主宰这些事情的人,为什么会去这样做。叶肃久居金陵,也许会触动那人的某些利益,但萧薇初来乍到,他怎能下这样的狠手?!

最要命的是,这种诡异的情形,如今林白根本捉摸不到头绪,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情发展。他不敢想象,若是萧薇长久耽搁下去,变成叶肃那副模样时,自己该怎么办?!而且女人和男人不同,就算有朝一日萧薇能够好转,这件事情又会对她造成何等恐怖的影响!

紧握着拳头,林白在心中暗暗发誓:不管是什么人,不管这些人到底是为了什么,也不管他们是用了什么法子,他林白都要将这些事情尽数破解,而且要让这些人付出绝对的代价,让他们知道触动自己的逆鳞,将要承担怎样的雷霆怒火!

“萧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才出去多久,萧薇怎么就成这样了?”车子风驰电掣驶到茶庄门口的时候,萧允和何少瑜两人已经站在门口焦灼等待,而且额头更满是汗珠。

萧允听到这话,脸上满是苦涩笑意,伸手拭去额头上的汗珠,急声道:“就是那么一会儿的功夫,萧小姐就成这样了,我实在是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原本我是在跟何少说话,后来闻到一股腥臭味道,出去一看,却是发现萧小姐居然成了这幅模样!”

就这么几乎话的功夫,萧允脸上已满是汗珠,而他刚被风吹干的衬衫又被汗水沾湿,后背上的汗水甚至已经开始顺着脊椎往下流个不停,将鞋子都彻底打湿。

如果不是林白,他如何会有今日的富贵地位。如今林白好容易交给他这么个任务,他居然都办不好,让林白的女人出了这样的岔子,就算林白能饶了他,他都不能原谅自己。

“林哥,这事儿来得太突然了,我和萧老板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萧小姐就变成了这模样!”何少瑜轻叹了口气,看着林白道:“你还是赶紧进去看看萧小姐吧!”

林白点了点头,没再吭声,疾步朝屋内便走了过去。

人还没走到萧薇的住处,那撕心裂肺的嘶吼声已经传入林白耳中。那声音就像是屠夫提着锋利的杀猪刀,一鼓作气捅入猪脖颈的时候一样,震耳欲聋,叫人心神欲裂。

“萧薇,我是林白啊,你快醒一醒!”看着心上人的模样,林白疾步走了过去,紧紧握住萧薇的手,颤声开腔。就是这么短短的一会儿工夫,萧薇原本粉扑扑的小脸,已是苍白如纸,而且隐隐然透着一股铁青死气,而且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似乎在忍受无穷的痛苦。

话音刚一落下,萧薇的身子却是突然剧烈抽搐起来,额头上满是大汗,身体更是弓得如煮熟的虾米般,双手紧紧的握着脖颈,嘴里嘶嘶出声,就像是快要喘不过气了一样。

但林白知道,萧薇这不是喘不过气了,而是被疼痛侵袭的已经超出了身体承受的范畴,只能如风扇般呼哧呼哧的呼吸,而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有本事的就明打明的冲我来,躲在背后对一个女人和老人下手,算什么本事!”林白双眼欲裂,拳头紧握,喉头不断发出低低的怒吼声,似乎恨不能将幕后之人撕成两半!

疼痛让萧薇的身体颤抖不断,也让她双手紧紧握住被褥,十指原本保养的极为靓丽的指甲如今已完全断裂,而且被她紧握着的被单更是生生被捏出了几个窟窿,甚至手心开始往外渗出血丝,而她的嗓子此时也已彻底嘶哑,不断发出如干枯木头摩擦般的刺耳声音。

“林白,现在不是动怒的时候,就算有火气也得先把对付叶肃和萧薇的人找出来才行,不然的话,再这么耽搁下去,他们俩的命恐怕都要保不住了!”陈白庵看着林白的模样,轻叹了口气后,缓步走到林白近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

张三疯也收起了往日玩世不恭,一切都不放在心上的态度,温声道:“林白,陈老说得对,现在咱们就是再恼火也没用,当务之急就是找出解决事情的办法!”

林白如今真的是动了怒气,而且是从来没像今日这般恼怒。奇门江湖中有老话,叫做祸不及妻儿。如果那幕后黑手和自己真有纠纷,那就对自己动手,如今把黑手加到萧薇身上,动辄就让萧薇成了这幅模样,他如何能忍受得了这份愤怒。

“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如今这情况,恐怕是有人把杀猪的痛苦转嫁到了萧薇和叶肃身上。权宜之计我看还是减少这种宰杀牲畜的事情,稍稍减轻一下他们的痛苦,与此同时林白你尽力寻找破解的法门,尽快将他们从水火中拯救出来,这才是正道!”

眼瞅林白眼中怒火稍稍有了消减之色,陈白庵轻叹了口气,缓声劝慰道。这么久接触下来,他很明白林白的脾气,如今这些人把黑手加到了萧薇身上,不知道要勾动他多少怒气,以林白今时今日的手段来看,就是一个行走的火药桶,若是出了什么偏差,那可不好。

“陈老说的在理。”张三疯重重点头,对林白诚恳道:“你现在就就算是当心也没用,当务之急就是把那王八蛋揪出来,狠狠的削一顿,才能解开咱们心头的怒气。”

“好,那就听陈老的,咱们兵分两路。我来找萧薇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师兄你和陈老去金陵周围看看能不能终止那些杀戮的事情发生,好减轻他们的痛苦。”沉吟良久后,林白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心中的愤怒之意,缓缓开腔道。

萧允闻言后犹豫了片刻,疑惑道:“林少,这件事情既然发生在金陵,要不要通知江书记,有他帮忙的话,陈老和张老他们的事情处理起来应该会轻松很多。”

当初金陵的事情结束后,田克勤倒台,江流顺理成章上位,取代了田克勤的位置,成为了金陵市党政一把手。在萧允看来,江流能够上位绝对是承了林白的人情,如今林白遇到事情,那位江书记也不是不知恩图报的人,肯定能帮上一些忙的。

“江书记那边现在还是别通知了,除非事情不得不由他出面,再惊动他好了。”林白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萧允的提议。虽说有江流出面的话,事情进行起来肯定能轻松很多,但是江流身份敏感,如果贸然出手,定然会被有心人注意,若是有人借此生事,那反倒不好。

而且若是让江流帮忙,就是承了江流一个大人情。虽说人情这东西无形无质,但只要接了,以后就要还的。尤其是到了江流的这种身份地位,以后自己还的人情绝对小不了,说不得还要给刘家添许多麻烦,这也是林白所不愿意看到的。

“不用江书记出马。这种小事儿,我最拿手不过,更何况有陈老襄助,那更是如虎添翼!”张三疯嘿然一笑,伸手摸了摸下巴,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笑容,淡淡道:“别的我不敢说,但是让金陵城的人三四天不吃猪肉,在道爷我看来还真算不上什么难事儿!”

“这些事都是小事,交给我们就行。不过这法子最多只能拖个三两天,若是久了,难免激起群愤。林白你还是要抓紧时间,尽快找出来解决的办法,不然的话,结果还是一样。”陈白庵微微颔首,然后饱含深意的望了林白一眼,道:“一切就看你的了!”

“那就给你们两位添麻烦了,等萧薇好转之后,我一定让她给你们斟茶道谢!”林白拱手行礼,诚恳道。虽然张三疯说的轻巧,但他心知肚明,金陵人口何止百万之巨,拖住这几百万张嘴几日里不进猪肉,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陈白庵他们这次要出大力了。

“小师弟你这么客气做什么,这么说话就是见外了!”张三疯连连摆手,然后摩拳擦掌,眼中精光四射,嘿然笑道:“道爷我这么久没有展露些手段,也着实有些技痒了!”

萧允轻叹了口气,也不敢再多发一言,不过他心中满是好奇,想知道张三疯究竟是想到了什么好法子,才能不露痕迹的堵住金陵城内数百万悠悠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