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52章 落魂?!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5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我看你还能嚣张多少天,居然敢对我这么大呼小叫,等到萧薇快死的时候,我看你是不是要向大爷我跪地求饶,让我宽恕你现在对我的羞辱。骑驴看账本,咱们走着瞧吧!”

被那些虎背熊腰的壮汉一通乱棍赶出茶庄大门后,灰头土脸的德哥伸手指着大门,嘴里厉声咒骂个不停,眼神中满是愤恨之色,似乎恨不能再冲进去,将林白挫骨扬灰。

但犹豫再三,他还是悻悻然离去。如林白所说,他这次前来的确并没有告知诸葛老道,而且还是瞒着那老道士做的这件事情。在他看来,既然诸葛老神仙如此神异,那他就必须把当初在茶庄丢掉的脸面给找回来,等着看林白对他苦苦哀求,希望他能对萧薇手下容情。

可是他着实没想到林白居然如此倔强,对自己仍旧是那一幅不冷不热,话说半句都嫌多的态度,连半句软话都没说,甚至还如那日一般不冷不热的嘲弄自己,实在叫德哥无法接受。

“呸!”德哥恼羞成怒,但又畏惧林白再如当日那般对他施展手段,再把他吓个屁滚尿流,绕着大门转了几圈后,朝地上重重的啐了口唾沫,色厉内荏道:“姓林的,咱们走着瞧,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有种的话,以后别去求大爷我!”

德哥在门口的喧闹声一字不落的传进屋中,萧允脸上满是不悦之色,小心翼翼的朝林白望了眼,谨慎道:“林少,要不要派人出去把这条疯狗赶走?或者找几个人跟在他后头,好看看这王八蛋究竟是仗了谁的势力,才敢这么胆大妄为,对萧小姐做出这种事情。”

“不用跟着,让他讨会没趣儿自然就回去了。”林白摆了摆手,缓声道:“萧老板,给我准备个僻静的屋子,我再给你列个单子,你依样去市场上买几样东西回来,我有大用。”

萧允心中虽有狐疑,但也不敢多言,将林白列出的清单记录下来后,便朝屋外走去。说实话,萧允实在不明白林白为什么会这么镇定,如今事情明摆着就是那德哥搞的鬼,可是林白怎么忍着不对他动手,好端端放他出去不说,甚至都不让派人跟着他,着实叫人不解。

不过久在商场打滚,萧允也知道言多必失这个道理。林白不愿意讲,那自然就有他的道理,而且看先前林白对萧薇的态度,自然也是不会眼睁睁看着萧薇出什么危险。说白了,自己不过是一个替林白跑腿的人罢了,把这些事情办好了,也就足够了,牵扯太多,反而不美。

在茶庄外面蹦跶着骂了一会儿后,见也没人出来理会自己,林白更是没半点儿动静,德哥不免有些没趣,又跳脚怒骂了几声后,便转身朝天后宫赶去。而且坐在车上,他心中已有了计较,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在诸葛老道面前多挑拨一下,最好也给林白扎个草人出来。

等到诸葛老神仙亲自出马,让你也跟萧薇和那另外一个稻草人变成一样的时候,我看你小子还能不能像现在这般嚣张!德哥紧握着拳头,嘴里喃喃有声,看着他这阴鸷,开车载他过来的黑衣大汉心中不禁生出毛骨悚然之感,这德哥的脾气如今似乎越来越怪异了。

路上一边走,德哥一边在酝酿情绪,不得不说,果然是娱乐圈出来的人,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路,这哭戏是说来就来。车子刚停在天后宫,两颗豆大的泪珠就已经挂在了德哥的眼角,而且一阵阵呜咽声更是不断从他喉咙处发出,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老神仙,您可得为我做主啊。我刚才去了林白那一趟,把您老的名号报了出来,说他要是再不把萧薇交出来,就让他知道您老人家的厉害,谁知道那小子听了我的话没半点儿反应,连给了我两巴掌不说,还说您老人家算个什么玩意儿,也配我拿着要挟他!”

德哥哭得那叫一把鼻涕一把泪,袖子不停的抹脸,不过那双绿豆眼却是止不住的往脸色阴沉的诸葛老道那瞥个没完,想要看看这老家伙听了自己的话后,会是什么模样。按照他的估算,这老东西性子乖戾,如今听了自己的挑拨,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也给林白来个草人!

“你去找林白了?”出乎德哥的意料,诸葛老道听到他的话之后,脸上不但没有表现出愤怒之色,反而不咸不淡的扫了他一眼,然后缓缓问道。

“我去找他了……”德哥被老道这眼神看得有点儿心虚,朝后退了一步后,颤声接着道:“老神仙,你是没看到那小子的嚣张嘴脸,我提了您老人家的名号,他还一幅不屑一顾模样!”

“你去了他那里,还告诉了他我的名字,他还不屑一顾。不错,真是不错。”诸葛老道听到这话后,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笑眯眯的看着德哥问道:“那你回来的路上有没有人偷偷跟着你,和你一起来了这天后宫,来打探咱们的老底儿?”

“老神仙您放心,我路上小心着呢,看了好几次,没人盯梢的!”德哥听到诸葛老道这话,脸上露出得意笑容,然后仰起头,等待诸葛老道为自己的小心谨慎夸赞几句。

“没人盯梢……”诸葛老道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冲德哥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过来之后,脸色骤然大变,没有半分犹豫,大耳刮子朝他脸上就抽了过去,口中更是怒骂道:“你这个蠢蛋,真特么是愚蠢至极,老子让你出去了么,你脑仁是不是只有核桃仁那么大?!”

德哥捂着脸,讪讪然站在一旁,惊慌焦措的望着诸葛老道,浑然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对自己。老话不是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自己哭也哭了,闹也闹了,怎么只是换回了两记大耳刮子?!而且为什么诸葛老道骂自己的话,居然和林白的话如出一辙?!

“你还是想不明白对吧,愚蠢,真是愚蠢,他们怎么会派过来一个你这么蠢的人!”诸葛老道看着脸颊做酱紫色的德哥,脸上露出嘲弄笑意,冷声道:“你以为是你自己甩开了盯梢的人,我告诉你,人家压根就没派人跟着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已经把你看成了死人!”

“不会的,他畏惧老神仙你的手段。我在茶庄那听到了萧薇跟杀猪一样的吼叫声,他肯定治不好那小妮子的!”德哥连连摇头,眼中满是忌惮之色,当初林白对他施加手段的阴影仍旧挥之不去,他不敢想象,如果林白再对自己出手,会是一个怎样惨烈的下场。

“不会……你巴巴的赶过去把底儿都透出来了,人家还能找不出来解决的办法,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这样愚蠢么?!”诸葛老道眼中满是怨恨之色,重重朝德哥扫了眼后,戾气十足道:“可怜我辛苦一场,却被你这个蠢材将布局破坏的干干净净!”

德哥对奇门江湖中的术法根本一窍不通,但凡是参与施展术法之人,多多少少会在身上留下一些术法波动痕迹。而这些术法波动痕迹,便会暴露他的真实目的。诸葛老道焉能不知林白的手段,如今德哥前往莫愁湖,自然是将底细暴露,之前经营的一切算是白费了!

“老神仙,您得救我啊!我和那小子的怨结的深了,要是他对我动手,我绝对落不了好。您要帮我过了这个难关,以后我定有厚报!”德哥也是个见风使舵的人,听到诸葛老道这话,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咣当咣当就向他磕起头来,想要求得他的搭救。

“万事求人不如靠己,你只想着林白不会饶你,有没有想过就算林白饶得了你,王少也饶不了你?”诸葛老道脸上露出一抹神异光彩,盯着德哥嘿嘿笑道:“不过我这倒是有一个法子,不但能让王少不怨恨你,还能特别感激你,绝对对你赞不绝口!”

“老神仙您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王少!”听到这话,德哥就像落水之人捉住了最后一根稻草,急声开口,不过慌乱中的他却是没看到诸葛老道眼中的诡异光彩!

“就是个小忙而已!”诸葛老道嘿然向前,一双干瘦如鸡爪的手掌陡然捏住了德哥的脖颈,看到诸葛老道这动作,德哥心知不妙,正想要挣脱,但诸葛老道尖锐的指甲却已生生抠入肉中,脖颈处的软骨应声而断,鲜血喷涌而出。

诸葛老道缓缓收回沾满了鲜血和碎肉的手掌,伸出猩红舌尖舔舐了一口还带着温热腥气的血液后,朝地上死不瞑目的德哥扫了眼,淡淡笑道:“你这样的蠢材或者又有什么用,老道我这辈子用草人下咒了不少次,但是刚死的人还是第一次,以后我一定挂记你一辈子!”

话音落下,诸葛老道脸上带着森冷笑容,从一侧的木桌上缓缓取出七枚筷子粗细的银针,手腕微微一抖,朝着德哥身躯的七星方位便扎了下去!

锋锐的钢针方一落下,德哥原本肥硕的身躯陡然变得干瘦起来,仿佛周身的精血都被七枚银针抽干了一样,而且他那干瘦的身躯看上去和挂在墙角的那两个小小稻草人极为相似。

“方死之人,阳气不散,神魂聚于七星!银针刺骨,煞气环绕,草人诅咒,七星落魂!”诸葛老道绕着德哥的尸体奔走不停,那瘦弱干枯的身躯就像是风中摇曳的柳树一般,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躺倒在地,但他双眼之中的诡异光华却是愈发深重,仿若两个深邃不见底的黑洞!

暴风陡然而起,阴云刹那卷城,没有雷声,但雨点砸落地面的声音,却如敲响无数战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