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53章 秋风秋雨秋杀人(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仿佛如盛夏时节的那一场狂风暴雨再现,原本日光璀璨的金陵城只是短短片刻后,天色就变得如锅底一般漆黑,呼啸的狂风在所有人头顶不停徘徊,发出阵阵如鬼哭般的呜咽声,而那倾盆坠下的雨点,更是疯狂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似乎要将这城市变作水乡泽国。

“林少,这阵雨来的邪门,是不是有人在施展什么术法啊?”眼瞅只是短短片刻的功夫,莫愁湖的水位就上涨了一个位数,而湖面上那些荷叶更是尽数没入水中,萧允没来由的有些惊慌,和林白等人接触久了,他难免也多了些警惕性,对术法之事也算是有了小小的见解。

“没错儿,这风雨就是冲着咱们来的!”林白听着窗外雨打芭蕉发出的哗啦啦声响,脸上神色不变,朝床上的萧薇扫了眼后,郑重其事道:“萧老板,你还是不要待在这里了,去跟茶庄那些女孩儿待一块好了。等会儿恐怕会有些异动,叫她们莫要惊慌,一切有我!”

萧允嘴皮子动了动,想说些什么,但还是没说出声,毅然而然的转身朝屋外走去。事到如今他终于明白为何林白不让派人跟着德哥,不因为其他,而是因为在林白眼中,那就是一个死人而已,而且此时此刻,他很清楚,事情的发展已经不是自己能参与的了。

茶庄清净淡雅的包厢内,那些往日言笑晏晏的莺莺燕燕,此时俱是小脸青白,眼神中满是慌乱神色,听着外面惊心动魄的雨点声,嘁嘁喳喳不停。在这一刻,她们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莫愁湖畔鬼夜哭的夜晚,但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人能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那些女孩儿惊慌失措的缩在一起,战战兢兢的朝门口处望去,生怕再如当日般看到什么鬼魅的身影。但让她们庆幸的是,走进来的是无比熟悉的萧允,而且一个大老爷们的出现,也让这些小姑娘惊慌的心稍稍平复了一些,不像先前那般惊慌。

“萧哥,这雨下得古怪,是不是那边那位弄出来的?”有一个胆子稍大些的姑娘犹疑不定的朝林白所在的方向看了眼后,心有余悸道:“萧小姐的病怎么样了,好些了没有?”

林白一行人早对萧允下了封口令,是以这些姑娘只知道林白等人是了不得大人物,但却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做什么的。萧薇来了之后,她们更是无比惊诧,一位往常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大明星突然出现在身边,不管怎样都让人觉得有些紧张和期待。

而且慢慢接触下来,她们更是发现萧薇完全没有大明星的架子,对她们也格外照顾,还给她们每个人都送了小礼物,这就让她们对萧薇的观感愈好。可惜的是,萧薇突然生了这样的怪病。这么好的人儿,却遭了这样的灾难,她们如何能不为萧薇祈祷,希望她早日好转。

“不该问的别问。萧小姐吉人自有天相,肯定能化险为夷的。”萧允缓缓摇头,但双眼中却还是带着犹疑之色,不自禁朝屋外阴晴不定的天幕望去。萧薇的状况他不是不知道,那情况就连金陵最好的医生都束手无策,纵然林白手段高超,却也不知道能否让她安然无恙。

话音刚落下,屋外的雨势陡然又加大了几分,雨点将黑瓦敲得噼啪作响,而那呼啸的狂风中更是夹杂着一阵阵如泣如诉的呜咽声,就像是有无数孤魂野鬼在这一刻聚集在了茶庄周围,想要进入屋内一般,叫人心中没来由的便升起几分毛骨悚然之意。

屋内的莺莺燕燕听到这声音,更是忍不住尖叫出声,小脸吓得愈发惨白。而萧允的眉头也愈发紧皱,他紧张无比的望着窗外,在心中慢慢祈求,希望林白能够如以前那样,将这些祸患完全消弭,让莫愁湖重新迎来美妙的明媚阳光。

“好大的阵仗,看起来小师弟是和那幕后之人硬碰硬对上了!”金陵郊外一处破旧面馆内,张三疯突然放下手里捧着的羊汤面,脸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忧心忡忡的对陈白庵道:“陈老,您觉得这次小师弟能不能应付得过来?”

“既然这小子能找出来幕后的人,应该手里会有十足十的把握!咱们还是像以前那样相信他就成,这小子什么时候让你我失望过!”陈白庵喝了口面汤,笑吟吟道。

张三疯脸上露出骄傲之色,伸手一抹鼻子,乐滋滋道:“那是,您也不看他是谁的师弟!”

陈白庵朝埋头大快朵颐的张三疯扫了眼后,苦笑摇头,心里却是生出些慨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像张三疯一样,为林白的成就自豪,认为世上没他不能完成的事情。

燕京城,京西宾馆内。原本坐在阳台上,沐浴着深秋时节温暖阳光,翻阅手上一本古朴无比线装书的赵静廷突然抬头,而后目光缓缓向着东南方向望去。

但凡是修习相术之人,对天地元气的变动都极为敏感。如今金陵地界林白和诸葛老道虽然还未搭上手,但却是已经影响到了周遭的天地元气。虽然赵静廷身处燕京,但仍旧还是能把握到那一缕极为细微的天地元气波动,而且轻易便分辨出这是林白所为。

“果然有点儿门道,这么快就找出了诸葛老道。”赵静廷放下手中书籍,轻笑一声后,眼中露出一抹阴鸷之色,淡淡道:“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这边,就算是你林白,还不是一样要被我玩弄在股掌之间。等这乱局结束,封印破开,到时候就算你肠子悔青,又能如何!”

话音落下后,赵静廷缓缓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似乎将一切都把握在胸中。

“果然是这样,这奇门江湖还真是不能让人小觑,居然藏着这么多奇人异士,时不时就能蹦出来点儿叫人诧异的家伙!”窗外鼎沸的风雨之声仿若未觉,林白双眼微闭,修长的食中两指轻轻搭在萧薇的脉门之上,思忖片刻后,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笑意。

在感触到德哥身上的那股诡异术法波动气息后,他对萧薇的情况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揣测,如今仔细摸索脉门后,心中更是有了定论。

萧薇和叶肃的情况,并不是因果,实际上而是华夏失传已久的一项术法,七星挪魂针,以银针贯穿人体头、手、肩、肘、胯、膝、足这七星,而后使神魂出窍,以天葵之污秽祸乱神识,将世间各种惨烈痛苦加诸其上,让被施术之人承受种种痛苦。

这桩法门实际上在华夏奇书《封神演义》中‘子牙神游昆仑山’中便有记载,姚天君施展落魂阵,将姜子牙三魂六魄尽数拘出,若不是南极仙翁回报太上老君,恐怕西岐伐纣大业就要自此落空,而姜子牙也要神魂覆灭于冥冥之中,永陷沉沦。

此前刚看到叶肃那模样的时候,林白也不是没想到这关节。但这落魂之术早已失传,《封神演义》上所记载的也不过只是寥寥几言,而且经过了许多艺术加工,林白自忖世间应该不会有人习得此法,但却没想到世上居然还真有人修成此法,而且拿出来对付人。

“白纸幡摇黑气生,炼成妙术透虚盈。从来不信神仙体,入阵魂消魄自倾!”林白眼眸如电,缓缓在萧薇身上扫视了一遍,而后摇头轻笑道:“这法子若是姚天君施展出来的话,我没那神仙手段,自然无计可施。可如今失传已久,纰漏颇多,想拦住我,却是难了!”

话音落下,林白从萧允提进来的一大堆东西中取出一个碧绿的葫芦,将萧薇漆黑如墨的发丝拨开后,放置于她的天门法丸宫位置;而后又取出七枚以纯白公鸡鸡冠鲜血浸泡过的玉玦,放置于萧薇头、手、肩、肘、胯、膝、足七星所在位置。

葫芦这东西虽然寻常可见,但实际上在相术中却是颇有奇效。要不然的话,在华夏诸多神话典籍中,也不会有那么多有关葫芦的描绘,而那些医药行当,或者凉茶店前台,也不会挂着一只硕大无朋的镀金葫芦。万事存在既有道理,葫芦这般受人推崇,自然也有独到原因。

上古先贤早有发现,看起来极不起眼的葫芦只要处理得当,不但可以消灾,更是可以化病。但凡是家中摆放此物,就可起到为家中之人祛病消灾的功效,而且男女老幼皆可适用,即便是不通风水,胡乱摆放在屋内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古语有云,雄鸡司晨,乃是至阳之物。而白公鸡效果更是非凡,鸡冠乃是公鸡最为飘逸美丽之处,也是血气汇聚之所,更是阳气充斥之地。以鸡冠血祛除煞气,有鸿运当头之意。

如今萧薇身受灾劫,可谓是陷入重病之中,以葫芦放置天门法丸宫,自然就是吸取体内邪气;而鸡冠血白玉放置七星方位,则是克化这七处的煞气,只要桎梏消解,萧薇遗失在外的神魂自然能够回还,以后再不会出现如今这样的惨事。

“木葫芦吸邪化煞,鸡血玉石纯阳化阴,我倒是要看看,即便你搞出来这般的阵仗,又如何能拦得住小爷我夺回萧薇的神魂!”林白手上印诀缓缓掐动,眼中精光闪烁,嘴角更是露出一抹嘲讽笑意,似乎已经看到了那幕后之人身死道消的下场。

秋风裹挟秋雨,雨雾风声弥漫全城,几乎将这片天地都化作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