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55章 秋风秋雨秋杀人(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9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七星挪魂针神异非常,林白那边的举动刚出来。天后宫中的诸葛老道便发现房间角落象征着萧薇的那个稻草人居然发出一层朦胧的白色光芒,就像是神话传说中的圣光一样,不停的洗刷那些污垢,而且在草人内部束缚着的某些东西,似乎在不停的冲击,想要挣脱束缚。

“七星聚煞,阴阳轮转,生死成劫,魂魄扭转,动!”

天后宫处,诸葛老道威严的低沉声音响起,在道观内逼仄的空间徘回一会儿后,继而犹如无视周遭那些高耸的墙壁楼台一样,裹挟着呼啸的秋风,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随着这声音的扩散,在天后宫中陡然迸发出一股级强烈的威压感,而且这股威压也如声音般,朝着四面八方传播开来。在这威压下,原本就漆黑如墨的天幕,此时更是变得如锅底一般,不见半点儿天色,而那倾盆坠落的暴雨,更是隐隐带上了腥臭气息。

而且随着这声音的落下,角落那小草人身上的朦胧白光一闪即逝,迅速恢复成先前的模样,而且草人身上更是多了许多裂缝,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碎裂开来。

莫愁湖畔,茶庄中,站立在原地双手不断掐动的林白,缓缓睁开双眼。虽然喘息了一阵,但凝聚出祛煞符之后的疲惫仍然存在,他的脸色仍旧没有一点儿血色,苍白无比。

而此时躺在床上的萧薇,法丸宫处的葫芦重新变回绿色,那几块鸡冠血玉玦也恢复了原样。那些散发出的邪煞气息此时重新归于萧薇的身体之中。而且在林白天眼注视下,更是看到,在萧薇头、手、肩、肘、胯、膝、足这七星方位,每处都有一团浓稠的黑雾在翻涌扭曲。

随着这黑雾的扭动,萧薇的身体颤抖不停,而且从她口中又开始发出阵阵凄惨的嚎叫声,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冒,脸上更是弥漫着黑气,似乎随时有可能一口气吸进去,再无法呼出。

林白眉头紧皱,萧薇如今的情况他心知肚明。恐怕是那幕后之人重新出手,调集了更海量的邪煞气息威压,所以才会迫使葫芦和鸡冠血玉玦内的邪煞逸散,而且这七股邪煞盘旋于萧薇身体七星位置,若是不能及时出手祛除,恐怕萧薇就要承受五马分尸的痛苦。

奇门争斗,祸不及妻儿,这幕后之人此时的手段已经犯了大忌讳。而且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将如此强烈的痛苦加诸在萧薇身上,这更是在挑拨林白的逆鳞。此时此刻,在林白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不管用什么手段,这幕后主使之人,都再留不得,等待他的,唯有死路一条!

没有任何犹豫,林白左手缓缓掐动,那悬浮在虚空之中的金色祛煞符宛若被一阵阵微风吹动般,散发出淡淡的金色波澜,不断的碰撞着萧薇身上的那些邪煞气息。

与此同时,林白右手已将河图洛书持在手中,两指并成见剑诀,口中喃喃念诵有声。一阵阵玄奥莫名,叫人无法听懂的咒语在房间内徘徊不止,而后迅速消散在屋外的风雨之中。

屋外的风声愈发狂暴,雨点坠落发出的轰鸣声也越来越大。这情景放在普通人眼里,就是一场浩大无比的秋季暴雨,但由奇门中人看来,却是能够看出,整座金陵城的天地元气都在以林白所在的房屋为中心,不断的汇聚,朝着四下震荡不止。

天地元气的异动迅速影响到了玄武湖周遭的磁场,周边数十座灯火通明的住宅楼灯光同时熄灭,一时间整片天地都变作一团漆黑,叫人心中不禁生出寒颤。

天后宫内,那小草人身上的光华流转不定,黑白两色缠绕,犹如两条正在争斗的巨龙。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极为灵动,但只有身处其中的林白和诸葛老道两人心知肚明,两人的碰撞此时早已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若是林白有一点儿偏差,萧薇就只有死路一条!

风声雨声呼啸不止,诸葛老道脸上已经完全收起了之前的轻视,眼中更满是诧异。他实在没想到,林白能够这么迅速就对他的反攻做出应对,而且在这一刻,在他心中隐隐有一股不妙的感觉在不断生出,耳畔萦绕的风雨声中,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

诸葛老道初时还觉得心中惊奇,一边催动术法以德哥将死之身上抽取活死人气息为引,调动邪煞侵袭草人;一边皱眉好奇的想要分辨出耳畔那隐约响动的声音。

不出他所料,在这风雨声中果然是多了些东西,一些若隐若现的咒语念诵声。但这声音和风雨交加在一起,似乎在耳畔响起,又像是从遥远不可知的地方传来。

紧接着他便感觉,整个人犹如站立在倾盆的暴雨中一样。初听时,那暴雨声和咒语声仿佛格格不入,但在他听到之后,便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应。雨点和风声仿佛变成了战场上剧烈的战鼓一样,咚咚响个不停,而且声音越拔越高,更有一股令人心悸的磅礴气势冲天升起。

这一听不要紧,只是连一秒钟都不到的功夫,诸葛老道便忍不住抬手堵住耳朵,脸色如猪肝,满是痛苦之色,而且在他的太阳穴和脖颈处更是出现了肿胀的通红色。

林白这是要把自己陷入死地,以天地元气混入风雨,以声波轰死自己!诸葛老道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猛然一咬舌尖,而后双手迅疾挥动,在他手中突然多了一个闪烁着碧绿色光华的草人,与此同时,德哥尸骸的胸口方位,一抹心头血迸射而出!

碧绿光华的草人和心头血接触在一起,光华瞬间暴涨,耀眼夺目!而且一股冲天的能量波动,瞬息间循着天地间风雨和元气波动产生的渠道,朝着林白反噬而去。

波动冲天而起,天后宫附近街道上那些造价不菲的路灯骤然爆裂开来,噼里啪啦之声不绝于耳,焦灼暴露在外的电线和雨点接触后,不断发出闪烁的靛蓝色光弧,骇人无比。

凶悍的气息宛若超脱了空间和时间的局限,顷刻间便已到了林白所在的房屋,带着无与伦比的骇人声势,朝着林白和床上的萧薇便扑了过去,似乎要将他们夷为齑粉。

感触着攻袭而来的术法波动,林白不动不摇,面颊微微扬起,双唇迅速开阖念诵咒语,而原本微眯着的双眼陡然睁开,双目之中神光湛然,那模样恍若天上神祗!

暴风雨哗啦啦敲打着房顶,萧允和那些莺莺燕燕紧张无比的盯着黑魆魆的窗外,神色惊恐无比。虽然他们对相术一无所知,但还是能感觉到那惊天动地的波动。

林白双唇翕动念诵出的咒语细微无比,迅速被风雨声和那股暴动的气息所吞没,显得极为无力,而他整个人也如站立于狂风中般,摇摆不止,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但这一切波澜似乎都没影响到林白一般,他的神情依旧肃穆,左手掐动印诀缓缓推动着祛煞符在萧薇身体上空盘旋,磨灭那些邪煞气息。而右手则是掌心向上平端着河图洛书,动作缓慢无比,仿佛举着千钧重物一般,在空中划出一个又一个诡异的图纹。

就是这样简单的动作之后,在林白脚下缓缓生出一幅先后天八卦图。黑白两气交织,游走不停,转动之余仿佛带动了这天地的运转,仿佛整片房屋和这块天地,都在随着这幅先后天八卦图的运转而扭动,转动速度虽慢,却有着无法言说的和谐,仿佛一切就该如此才对!

若是有奇门高手在此,定然会惊愕出声。以卦图陡转天地,这是何等恐怖的修为才能做到的事情。而且在这阵图的旋转之下,那悬浮在半空中的祛煞符缓缓散发淡金色光芒,犹如生出一道道树木的根须般,将他们两人紧紧包裹其中,阻挡邪煞气息的侵蚀。

“咎由自取,这世间再留不得你了!”林白微闭的双眼陡然睁开,光华吞吐不定,而且语气更是带上了几分威严之感,犹如执掌天地之间杀伐的战神一般,口中缓缓念诵出声:“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天地为我掌,风雨为我用,杀伐!”

话音落下,房间之内光华陡然收敛。不管是那淡金色的祛煞符还是阴黑的邪煞气息,在这一刻悉数散去,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而屋内的灯光,连带着周遭建筑的灯光同时亮起,仿佛重回清平世界朗朗乾坤。

和莫愁湖相距十余公里的天后宫中,地上德哥的尸骸刹那间化作粉碎,紧接着象征着萧薇的小草人被淡白色光华笼罩,砰然灼烧,不留尘埃。而诸葛老道手中持着的小草人也发出一声脆响,无数草屑向着四下疾飞而去,剧烈的术法波动,轰然击开窗户,风雨倾盆而入。

一切来得是那么突然,诸葛老道脑中轰然巨响,脑袋在这一刻仿佛都要涨裂了一般,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无数嘈杂的思绪连带着狂乱的风雨已将他完全包围。

“不……”诸葛老道张大了嘴巴,但此时此刻的他,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噗噗……那些寻常轻缓无比的水珠,在这一刻,仿若钢珠般,直接洞穿他的身躯,击出串串血花后,仍旧没有半点儿停歇之意,竟然在诸葛老道身后的墙壁上,击出串串印痕!

兵夫,形象水,水至柔,其动也刚;风至缓,骤起已可催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