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56章 迁出七宝山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秋风秋雨秋杀人!

诸葛老道身体躺倒在地,双眼圆睁,无神的望着已被术法波动气息掀翻的屋顶。死神已将他的生命剥夺,而且死状之惨更是无以复加。身体上满是千疮百孔的血洞,零零碎碎的血块洒满了屋子,就像是被无数杆冲锋枪轮番扫射,打成了马蜂窝一般。

任是诸葛老道到死都没想到,最后要了他性命的居然是这司空见惯的秋风秋雨。而且就这种寻常之物到了林白手中居然也能变为伤人利器,而且是残暴到如此境地的利器!

对诸葛老道而言,这是死神降临的日子;而对金陵城内的市民而言,这同样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突如其来的暴雨,再加上随着暴雨降下,心中莫名生出的恐惧无力感,最要命的是,就在暴雨结束,天际绽放出光亮之时,在金陵城西郊,莫名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爆响。

那爆响声音之大,就像是有无数吨炸药同时点燃一般,就连那些屹立的高楼都晃动不止,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塌。如果不是这爆响和晃动只是持续了短短片刻,便消失殆尽,恐怕所有人都会以为,是有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席卷了这座城市。

饶是如此,这场震动仍引来了不少恐慌。无数市民走出街头,涌向空旷的广场,惊恐的望着四周,而且不停的借助手中的社交工具查询这场震动的源头。

不仅仅是他们,金陵市地震局的头头脑脑此时也如热锅上的蚂蚁般,慌乱不安的调查这震动的来源。但不管他们费尽什么手段,哪怕是出动最先进的探测仪,却是查不到半点儿地壳活动的迹象,而金陵附近的化工厂,也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哪怕是相隔多年,无数金陵人想到这个黑暗的下午,都会觉得惊悚不安。而有关那没有任何缘由就出现的震荡,也成为金陵建市以来最大的未解之谜。

几家欢乐几家愁,金陵市内他人心慌慌,但林白胸口悬着的那块大石终于轰然坠地,朝躺倒在床,虽然昏迷未醒,但神色已然好转了许多,小脸更是有些几分红晕的萧薇扫了眼后,林白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不止,嘴角更是流出一抹血线。

虽然这算不上是一个层级的斗法,但诸葛老道的手段着实邪门得紧,七星挪魂针更是诡异无比,若不是河图洛书晋级之后,林白对符箓一道有了新的认知。恐怕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萧薇与自己天人相隔,就算稍有转机,以后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也只是个行尸走肉的活死人!

当两人术法相争结束的最后一刻,那响彻天地的轰鸣声也叫林白诧异无比。虽然他和诸葛老道相斗激烈,但他心知肚明,这种程度的斗法还远没到这种天地生出感应的地步,而且此时已到深秋,更是罕有盛夏时节的雷暴天气,这响动来得着实诡异。

最要命的是,在那响动声过后,林白觉得在金陵城内似乎陡然多了一股强大无比的气势,几乎能与当日十万大山内那身影有的比较。而且他心中隐隐有一股不安的感觉,就像是有一只歹毒无比的猛兽潜伏在侧,随时都有可能给予他致命一击。

不过此时他疲惫不堪,实在无力去追查什么。而且萧薇受了这样的折磨,如今好容易解决了她身上的情况,若是这小妮子醒来见不到自己,说不得以后心里会留下什么阴影,若是开导不及时,这小妮子沉陷于今日所受的苦难中,日日精神恍惚萎靡不振,到那时反而不美。

而且林白认为一饮一啄皆有天数,不该来的哪怕苦苦追寻也追寻不到,而该来的即便是百般躲藏也还会落到自己身上,一切疑问自然有水落石出的时候,与其在这些疑问上纠缠不清,反倒不如把握好当下,惜取眼前人,才是正途!

“林白……”就在此时,病床上的萧薇双眼缓缓睁开,没有任何犹豫,缓缓转头,朝一侧的林白望去,美目中含着泪光,哽咽着嗓子道:“我做了一个噩梦,梦里面发生了很多恐怖的事情,我以为我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你了,以为上天注定我们有缘无份!”

“傻瓜,只是一场梦而已。只要有我在,谁都不能从我身边把你抢走,就算是上天入地,我也会把你抢回的!”林白挣扎起身,将萧薇紧紧揽在怀中,温声道。

微微的抽泣声在屋内响起,萧薇粉颊上满是晶莹的泪珠。这短短的几天,她却是像受尽了世间的所有委屈,吃遍了这世上所有的苦头,但不管怎样,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林白在自己身边陪着,那些苦头也就算不上什么,而且这也让她明白一切都是那么的弥足珍贵。

缓缓拍着萧薇瘦削的肩膀,林白双眼微眯,眼中满是狠辣之色,拳头紧握,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王道善,既然你打定了主意要给自己找不痛快,那就别怪小爷我下手不留情,等我再回燕京之时,便是你王家垮台,往日富贵化作过眼云烟之日!

说句老实话,林白的性子并不像有些奇门中人那般乖戾,虽然也是快意恩仇,但别人不把他逼到十分十上,他往往也不会赶尽杀绝,给人留下一线活路!

但如今金陵的局势却是清楚无比,依照德哥的能耐和人脉,没有那种关系,也没有能耐请得动精通七星挪魂针的奇门高手,所以林白可以笃定,萧薇遭受这灾劫绝对是王道善授意。既然这小子敢把主意打到自己女人身上,而且让她受了这样的苦,那林白也无需留手!

“成了!”千里之外的京西宾馆中,一直闭目坐在阳台上,神情紧张莫名的赵静廷陡然露出激动笑意,就在此时,屋内的电话突然传出刺耳鸣叫声,但他仿若未觉,笑道:“牺牲一个蠢材,送上一条纨绔的命,再扔掉一个相师的命!这些付出,林白你以后都要悉数偿还!”

话说完之后,赵静廷冷眼看了下屋内暴鸣不止的电话,没有任何迟疑,伸手提起一旁不知什么时候就已准备好的行李,大踏步朝屋外走去,脸上满是阴谋得逞的笑意。

“妈的,怎么会这样?!赵静廷那小子不是给我打了包票说事情不会出差池的!怎么会弄成这样?!”四九城王家老宅内,那些小保姆们惊愕发现,往日风轻云淡的王大少就像吃了火药般,暴躁不安,在那跳脚大骂个不停,似乎在为什么事情生气。

这些小保姆实在是不明白,这世上有什么事情能够惹怒这位家大业大的王少!

这些小保姆不知道,但王道善心里却是跟明镜一样,林白往日在四九城的作为他都看在眼中,那可绝对不是个善茬儿,如今自己开罪了他,肯定吃不了好果子,尤其是还是女人的事情,要知道男人最好的就是个面子,若是林白腾出手来,不知道要怎么收拾他!

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在屋内连连走了几圈之后,王道善额头上已是急出了一层大汗,而且大耳刮子更是不知道甩了自己多少个。他现在真是后悔,自己到底是被赵静廷那王八蛋灌了什么迷魂汤,才会糊涂到和林白争女人,难道陈北煌的事情还不够当教训么?!

不管怎么样,都得把这件事情好好解决了,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价,忍痛让出一些在四九城里的势力,也不能让那位煞星把矛头对准自己!

四九城里的弯弯绕绕,王道善清楚得紧,如今的局势下,若是林白针对自己,根本不用刘贺两家出面,其他家族恐怕都会把王家这块蛋糕吃干抹净。墙倒众人推,这句俗语可是已经被华夏无数前人经过仔细的论证,绝对不会有任何错误的地方。

“娘的,拼了!把王家的势力分割出来,哪怕以后做刘贺两家的附庸也可以,只要还能保住自己的这条小命!”王道善沉思良久后,一把拍在身前的玻璃茶几上,眼中带着郁色道。

但话音刚一落下,他口袋里的手机却是突然嗡嗡蜂鸣起来,掏出手机一看,只见是一个燕京地区的陌生来电。王道善略一迟疑,只以为是赵静廷又要给自己出什么馊主意,迅速接通后,大骂道:“赵静廷,你特么的还敢给我打电话,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

“王少好大的火气,这是什么人惹到您了……”没等他话说完,电话那边便传来呵呵的笑声,然后温和道:“我们可不是什么赵静廷,李静廷,我们是七宝山公墓的!”

“七宝山的,这又不是清明节、建军节的,你们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王道善听到这话不禁一愣,然后有些狐疑的对电话那边吼道,但不知为何,他心中却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电话那边的声音依旧柔和,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叫他像是坠入了寒冰中一样,全身冰冷。

“燕京今年天气不怎么好,秋雨多了点儿,王老爷子骨灰在的位置有些漏水,咱们这要整修,怕老爷子在地下面受了什么委屈。王少你有时间的话,过来把老爷子的骨灰取回去吧!”

听到这话,王道善手中握着的手机砰然坠地!他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再无任何翻身的余地。迁出七宝山,这是一把将王家的荣誉彻底抹干净的节奏,脸面不在,小命又有谁去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