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68章 黑狱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2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这里毕竟是前人布置的机关,这么多年过去,说不准年久失修,也许会有出去的路。”眼见这一对神情颓丧,陈白庵叹息连连,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慰他们,只得岔开话题。

话音刚刚落下,一阵窸窸窣窣的冷风陡然吹来,叫诸人身体不禁打了个寒颤。

虽然这寒风出现的极为短暂,但还是让他们脸上露出了些喜色。山洞深入地下,是极为严密的构造,按照常理而言,是绝对不会有什么风吹来才对。如今既然有风,就说明这山洞有和外界相连的地方,不然的话,不可能会有风吹过来。

朝前又行走片刻后,道路回转,诸人眼前豁然开朗。手电筒照耀之下,只见他们身前不远处,多了一个石室,而且在这石室内,还有石制的桌椅,就如同古时的卧室般。若是换做平常,诸人说不得还会惊叹两声,可如今看着石室地面上的白骨,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且路到了此处,也终于到了尽头,周围变得死寂一片,再没有半点其他声音。

而先前吹拂到诸人身上的那阵冷风更是彻底失去了踪迹,再没有出现过一次,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甚至叫人怀疑,那是不是幽魂经过他们身旁,才带起的阴风。

看着这寂静的石室,还有空空落落的桌椅,林白更是不由得悲从中来。他几乎可以想象,当初六代祖师进入此地后,在石室内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当初跟随他进入山洞的朋友,一个个颓颓死去,只剩下无边的黑暗将他包围,是怎样的痛苦滋味。

在孤寂和腐臭中死去,也许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六代祖师的眼镜都无法闭上吧!到底为了什么,姚广孝居然要行这样的狠招来对付六代祖师,难道是因为害怕六代祖师的存在,破坏了他未来筹划的靖难之役。功名利禄迷人心,这话果然是一点儿没说错。

只可惜,自己也要和六代祖师一般,永远沉沦于这石室之中,和外界永远分离,在孤独寂寥和腐臭中死去。不知道九泉之下的六代祖师见到此情此景,心中会有何感想。

“再仔细找找,说不准就能找到通往外界的暗门或者风口什么的!”陈白庵在石室内转悠了一圈后,伸手在石壁上敲击了几下,皱眉看着一旁神色恹恹的林白道:“我一把老骨头尚知道惜命,你们俩年纪轻轻,外面还有那么多牵挂,难道就真要老死在这里?”

听到陈白庵的话,林白心里不禁一凛。诚如陈白庵所言,他进入石室后,情绪有些不大对劲,没了往日的活力,倒做那伤春悲秋的慨叹模样,恐怕是曼珠沙华的效力没有完全消退。

也亏得陈白庵经过大风大浪,心神沉稳,出言提点,要不然六代祖师在地下看到自己如今自怨自艾,自暴自弃的模样,羞也要羞死了。

陈白庵一番话惊醒梦中人,林白和张三疯二人也开始在这石室内搜寻不断,仔细的敲打着石壁,不时还用手电筒朝四下照射,想要看看这石室里面,是否有暗门的存在。蛋等他们认真的观察了几个来回,过了半晌后,却还是以无奈告终,各自叹息摇头不止。

石室之内静谧无比,三人背靠着石壁,面面相觑,良久之后,张三疯突然苦笑道:“陈老,小师弟,你们俩有没有发现,这石室的布局,倒像是个大棺材!”

“倒还是真像个棺材,而且就算是把咱们仨装进去,也算宽敞!”陈白庵拿起手电筒,朝四下打量了一番后,只见这石室一头宽一头窄,一头高一头低,果然和棺材相差无几。

听着这话,三人不禁苦笑出声。在如今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情势下,除了苦笑他们还能做什么。三人那低沉的苦笑声在石洞中徘回,却是比哭还难听,也更叫人心酸。

到了如今,他们如何还不明白,这湖水下的石洞,哪里是什么传说中仙人居住的洞天福地,反倒说是个把人幽禁在此处,任其自生自灭,抬头不见天日的黑狱更恰当些。

“不对,你们想,这山洞是在水下建的,咱们刚才进来的时候,湖水全部消失,说明这山洞下面有排水的暗河,而且山洞这会儿还在不停滴水,说明暗河和这里相距不远!只要找到暗河,咱们就能逃出生天!”听着寂静中水滴低落的声音,林白脸上突然露出喜色,道。

陈白庵和张三疯二人闻言顿时喜出望外,急忙侧耳附在石壁上倾听不止。诚如林白所言,之前湖中那么多水,想要排出必定得有条暗河才行,而暗河又势必与外界相连,只要找到暗河,诸人使出龟息之法,定然能够按照河水流出的方向,逃出生天。

山洞内林白等人惶急寻找出洞的法子,而岸旁的萧薇、吴良和叶肃三人也是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围着那深潭周围转个不停,不时朝下面呼喊出声。但不管他们怎样呼喊,深潭下却是没有半点儿回应,仿佛林白他们三个人间蒸发了一样。

“师娘,你别着急,师父他老人家本领高强,肯定不会遇到什么事情的!也许是这深潭下面有其他的去处,师父他们一时间听不到我们的声音罢了。”眼瞅泪珠子都开始在萧薇眼眶里打转,吴良伸手抹去额头的冷汗,语无伦次的对萧薇安慰道。

萧薇俏目含泪,没有回应吴良的话,只是俯身在潭边,对着身下黑魆魆的潭底呼唤不停。她不敢想象,如果林白在这深潭下面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她该如何自处!

“叶老伯,您帮我照顾下师娘,我下去看看!”看着萧薇惶急失措的模样,吴良一咬牙,冲神色也无比紧张的叶肃叮嘱了一句,然后伸手扯住深潭边的麻绳,往自己腰上一系,向萧薇叮嘱道:“师娘,您就放心吧,师父绝对不会有什么意外的,我这就下去喊他老人家上来!”

话一说完,吴良转身便要朝深潭底跃下,只是他脚步还没迈出来,脸上却是露出惊悚莫名的神色,双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仿佛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物。

看到吴良这模样,萧薇身体一愣,疾步朝着潭边便冲了过来。朝着黑魆魆的深潭只望了一眼,她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朝着湖面噼里啪啦坠落而下。

只见那原本空洞无一物的湖底,此时居然莫名其妙的又有水液上涨,而且上涨的速度极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短短几秒钟内便将深潭完全填充。湖面仍旧平整的如一块镜子,没有丝毫涟漪波动,仿佛先前的一切都只是幻象,而林白等人也深陷入湖,再无生还可能。

“师娘,您放心,师父他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吴良见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伸手掺扶住脸色青白,几欲昏厥的萧薇,颤声接着道:“他们一定能找到上来的方法!”

“他们会上来,一定会上来……”萧薇仓皇无措的紧握住吴良的胳膊,惊惧无比的朝波澜不惊的湖面望了眼后,颤声接着道:“林白,你一定要上来,我要在这里等你上来!”

“混小子,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他们的朋友打电话,派人过来救人!”眼瞅吴良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做什么是好,叶肃只得强作镇定,急忙向吴良训斥道。

吴良闻言一愣,而后没敢有任何犹豫,急忙从口袋掏出手机,将电话朝何少瑜拨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市政府办公大楼内的何少瑜,从早上开始就有些心神不定,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将手头的公务简单处理完后,转身朝着大厦外的天幕望去,心中不由得有些感慨,若不是林白出手相援,如何会有他何少瑜的今天。

这想法刚在他心中出现,口袋内的手机便突兀响起,看了眼上面的电话号码后,何少瑜急忙接通,听着电话那边慌乱无措的声音,何少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把挂断电话后,把椅子上的外套往手里一抄,再不去理会办公室内其他人诧异的眼神,疾步便朝外冲去。

林白湖底遇险!想着吴良电话里那个爆炸性的消息,何少瑜的心就如十五只吊桶打水般,七上八下,他不敢想象,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的话,会引起怎样的一场风波。

如今的何少瑜已不是当初在番禹的那个愣头青,他很清楚林白在刘贺两家联盟这个庞然大物中的地位,如果林白遇险,这个庞然大物就要失去前进的方向。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若是这艘巨船出了什么偏差,那不光他何少瑜,还有这华夏大地上许多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林哥,千万别出什么差池,一定要像当初在番禹那个劳什子地狱之门的时候一样,好好的出现在我们面前!何少瑜在心底默默祈祷不止,只希望上苍能够听到自己的祈祷。

外界的慌乱,林白他们如何能知。张三疯侧耳趴在石壁上倾听良久后,脸上露出一抹喜色,转头看着诸人沉声道:“这面石墙的后面有水声,我想暗河应该就是在这个地方。只要把这栋石壁挪开,咱们就能借助暗河,从这黑狱里逃出去!”

诸人闻言脸上顿时露出喜色,但那喜色却是一闪即逝!这石墙重逾千斤,厚度更是不可估量,单靠人力,如何能将它挪开。难不成上天就这样残忍,把希望摆在眼前,却无路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