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69章 九曲连环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6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山洞之中啪嗒啪嗒滴水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且空气也变得有些湿润,林白明白,恐怕是暗河的机关又被打开,深潭如今又被水充满。不知道看到这样的情况,岸上的萧薇会怎么样,恐怕那小妮子如今已是哭得梨花带雨,只恨自己不能背上生出双翼,飞出去安慰安慰她。

随着曼珠沙华效力的退散,林白脑海越来越清明。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纷乱的思绪清空后,林白手上印诀缓缓掐动,催动精神力朝着那青石便蔓延而入,想要看看这石壁后面,究竟是不是有暗河的存在,这一勘探不要紧,眼中传回的结果却是叫林白心里生出阵阵寒意。

精神力蔓延出有十米左右,这青石竟然还没有到头,而且这勘探之下,林白更是发现,这石室并不是天然形成,而是被人以大青石垒砌而成。不过石缝相连之处,浑若天成。林白不敢想象,古人怎么会有这样精密的工艺,这石缝即便是薄刀片,恐怕都插不进去。

“娘的,就算是这石壁后面真有暗河,又怎么能出得去!”感触着这些严丝合缝的石壁,林白眉头不禁皱起,他如今可以完全断定,这石室就是那姚广孝故意布置下来的牢狱!

片刻之后,林白的精神力陡然一松,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进入了水中一般,不过凭借精神力传回来的感觉,他脸上的苦涩之意却是愈发深重。

如果说这些石壁对他们而言就是牢笼的话,那石壁后面的暗河,就是守卫这牢笼的狱卒!暗河绵延不断,恍如一条地下的巨龙,而且他感受到河水中充斥着术法波动气息,历经千年而不衰,显然当初布置这黑狱的姚广孝,已把功夫做足,不给人半点儿逃离的机会!

“他娘的,有这东西拦着,就算是神仙到了这里,又怎么能逃得出去!”林白心中叹息不止,如此缜密的布局,别说是毫无准备的他们,就算是那些手段高超的盗墓贼,在这地方,也只能束手无策!哪怕以利器破开石壁,马上也会被外面那暗河的阵法所吞没。

就在此时,在石室内观望不止的陈白庵突然蹲下身子,拿着手电筒照亮身前一处后,眉头紧皱,转头望着林白沉声道:“林白,你过来看,这是什么?”

林白闻言一愣,心中不禁生出侥幸感。他们进入洞穴之后,心神慌乱,而且后来因为暗河的事情,注意力更是都集中在墙壁上,的确是忘记了勘探地面。也亏得陈白庵饱经世事,心思缜密,不然的话,说不准就要被他们错过什么蛛丝马迹,到那时反倒不妙。

两人疾步走到陈白庵身前后,朝地上望去。只见在石室平整的地面上,赫然阴刻了一条蜿蜒盘旋的龙纹,而且这龙身更是分为青、红、蓝、黄、白五色。

但凡是修习相术的人,只要看到这五种颜色便清楚,这代表的是五行之说。但林白却是有些不明白,这龙纹又算是个什么说法。这两者杂糅在一起,又有着怎样的涵义。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地上这栩栩如生的龙纹,林白总有一种眼熟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龙纹,龙从云,浴水而生!龙既是水,这龙纹便是外面暗河的水文图!”闭目思忖片刻之后,林白心中咯噔一声,顿时明白自己那种眼熟感是从何而来,这龙纹的回旋模样,和他精神力探测到的石壁后的暗河模样犹如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好毒辣的心思!看着那龙纹,林白不禁轻叹出声。这姚广孝实在是狠辣歹毒到了极致,不但布下这不见天日的牢狱,将人困于其中,而且还算准了困于其中的人会将主意打到暗河上,所以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暗河的布局勾画出来,让人知难而退。

希望明明在眼前,却被无情拦阻,只能沉沦绝望中,这是比困在山洞中承受寂寞,更重的痛苦。不知道姚广孝究竟为何如此忌恨六代祖师,居然下了这样的辣手。

“小师弟,你觉不觉得这龙纹和八门锁龙的龙纹有些相似,不是形似,而是神态极为相仿,似乎是同一个匠人雕琢出来的一样。”张三疯端详了那龙纹半天后,有些疑惑道。

林白闻言端详了半天,果然如张三疯所说,这龙纹一笔一划极为灵动,虽为阴刻,却是栩栩如生,龙形翩翩,几乎有御风飞起之势,和八门锁龙局那龙纹的灵动之意极为相似。

“古时龙为皇家采用之物,有那勾画龙纹能手,自然会被皇家收为所用。这两种龙纹出自于同一人手笔,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陈白庵微微摇头,道:“如今不是纠结这些小节的时候,既然林白你的精神力能穿透石壁,就好好观摩那暗河,看能不能破开这束缚!”

林白闻言点了点头,缓缓起身,额头紧紧贴着石壁,右手紧握着河图洛书。河图洛书这华夏身为华夏第一法器,的确不是浪得虚名,林白之前就已发现,此物中不但记载种种秘法,能够吸收阴煞阳煞,而且还可以壮大人的精神力,如今使用起来,的确是恰到好处。

精神力透体而出,顺着青石便朝外蔓延散开。不过片刻功夫,石壁后的景象,便如投影般,出现在了林白眼前。在这石壁后面,一条暗河蜿蜒盘旋,不过暗河分成九条支流,恰好将石壁围在其中。而且看着暗河的模样,林白甚至都怀疑,这暗河是不是也是人工布置而成。

所谓暗河,在地理学上也叫‘伏流’,指代在地面之下流淌的河流,属于地下岩溶的地貌,主要由地下水汇聚而成,或者是地表水沿着岩石的缝隙渗入地下,经过侵溶岩石,坍塌土层,经过水液的搬运,然后形成的地下河道。钟山邻水,是以地下暗河颇多。

而且在风水学中,但凡是堪舆地脉,暗河也是不可不考虑的因素之一,甚至有风水家称其为暗龙,认为暗河水向的游动,甚至要比地表的水龙还要重要许多。如今这石壁后面的暗河,显然就是经过了风水学的布置,河水连绵,永无断绝,分为九股,死死锁住石壁。

而且当看到暗河的全貌后,林白终于明白了为何当初布置这山洞的姚广孝,会那么堂而皇之的将地下河道的布局刻在地面,因为这根本就是个死局,所以他才会如此有恃无恐。

这种形态,按照河图洛书上的记载,为暗河九曲连环局。水分九脉,脉断五行,以暗河水龙之效,混杂五行之力,这两者相合,这石洞恐怕比世上最牢固的监狱都要稳妥许多,但凡是被困在这里的人,哪怕是有上天入地的本事,也无法从九曲连环局中逃脱。

“奶奶的,姚广孝这是铁了心要把人困死在这里!也不知道他当初是用的什么法子,才布置出了这么条包藏玄机的暗河。”感触着九曲连环局的效力,林白不禁皱起眉头,脸色更是无比难看。这是死局,也唯有这样的风水局,才能将六代祖师困在此处。

陈白庵见状,小心翼翼的向林白问道:“林白,你看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出去的可能。”

“出去的可能性不大,这地方就算是说成天罗地网都毫不为过……”林白苦笑摇头,轻叹了口气,转头朝张三疯望了眼,道:“看起来咱们三个真是要把这当做棺材了。”

“他娘的,别让老子出去,等我出了这山洞,一定要把姚广孝那王八羔子的墓给挖了,挫骨扬灰,看他还用这样歹毒的计策!”张三疯恨得是牙痒痒,重重一跺脚,怒气冲天道。

话虽然说得凶狠,但张三疯明显泄了一大口气,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拿着手中的手电筒朝地上那龙纹照个不停,越是看,脸上苦涩之意般越明显。明明知道石壁之外是有什么,却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看时间流逝,此时手电筒还有光亮,等会儿连光都没了,可如何是好。

“等下,这龙纹有些不对劲!”林白轻叹了口气,刚想安慰张三疯,但眼神余光却是扫到在手电筒照耀下,忽明忽暗的龙纹,脸色瞬间凝重几分,蹲身朝着那龙纹扫视再三后,闭目开始和先前他看到的暗河进行比照,而后脸色稍霁,露出几分喜色道:“也许还有戏……”

听到林白这话,原本委顿不堪的张三疯瞬间提起精神,一个鱼跃从地上跳起,眼都不带眨一下的。这石洞中,时间就像是被放慢了几百倍一样,简直比坐大狱还叫人难受。

“这个地方,还有这个地方,龙纹上的图样,和暗河水流的图纹有些不大一致。”皱眉以精神力朝石壁外的暗河探寻少许后,林白缓缓睁眼,伸手指着地上的龙纹,沉声道:“虽然偏差毫厘,对大局没到谬之千里的地步,但谨慎把握的话,也不是没有出去的可能。”

也亏得先前张三疯拿手电筒朝地上的龙纹胡乱晃动,若不然的话,林白说不准真还不会注意到暗河和这龙纹之间的差别,若是任由时间拖延下去,等到神溃体乏之时,就算发现了这个差别,也无法改变,只能眼睁睁的看时间流逝,将生命消散在此间。

不过对这个偏差,林白着实有些狐疑。按照石室的布置,姚广孝的心智如此缜密,如何会让暗河出现异动,不过这想法在林白脑海只是一闪,便被否决。毕竟石室布置的时间,距今已有七百余年,在这七百年间,又不是没有发生过地脉改动的事情,有偏差也属正常。

“趁咱们还有力气,赌一把,尽人事听天命!”张三疯目光烁烁,伸出手,斩钉截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