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77章 撞衫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61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何世伯,好;周世伯,好;崔世伯,好……”进入大厅之后,马祖良脸上的淫秽笑容尽收,极为熟络的跟在场的诸人打着招呼,而这些人闻言也是笑眯眯回礼。

被他称为何世伯的人,名叫何遒光,虽然年纪极轻,却是何鸿焱最小的儿子。是老赌王亲自指定的何家第二代接班人,是如今葡京赌场名义上的所有者,也是替老赌王主持这次见面会的人选。传闻之中,等何老赌王百年之后,何家的一切产业便是由他主导。

而那位被马祖良称为周世伯的,则是澳门博彩业的另一位行业领袖,虽然没有何鸿焱老赌王知名,但在澳门也是跺跺脚,地面就抖三抖的人物;至于那位崔世伯,更是了不得大人物,产业横跨澳门各行各业,尤其是他们家族的后辈,如今忝任澳门特首,政治地位无两。

“这位小姐不知道如何称呼?”马祖良和这几位竞拍赌牌的见证人打过招呼后,缓步走到贺嘉尔身前,笑眯眯问道:“此次竞拍赌牌有小姐这样的佳人参与,实在是蓬荜生辉。”

“马先生客气了,叫我贺小姐就可以了。竞拍赌牌公开公平,只要有财力就能参与,即便是我不参加,也会有更出色的人前来的。”马祖良刚才的话看似恭维,其实却是以主人之态来对待,贺嘉尔怎么会听不出他话中的深意,温和一笑,不卑不亢回应道。

话音落下,在场的这几位见证人脸上顿时露出笑容,心中暗暗为贺嘉尔叫了个好。他们刚才也只以为贺嘉尔只是某个财团扶持出来的傀儡,为掩人耳目,装个花瓶样子罢了,却是没想到这小姑娘端的是冰雪聪明,竟然圆滑无比的将马祖良的话给回了过去。

“好热闹,没想到我晚来这么一会儿,就错过了这样一场好戏。马大公子,你这拈花惹草的本性可真是一点儿没变,走到哪都忘不了,可别吃不到鱼却惹到一身腥!”就在此时,从门口处传来一串如银铃般的声音,而后一个女子迈着摇曳多姿的步子走了进来。

那女子留着齐耳短发,看上去干净利落,言行举止间更是带着高傲气息。而且最为叫人诧异的是,这女子居然和贺嘉尔穿的是一件一模一样的红色鱼尾长裙,不过贺嘉尔雍容大方,芳华绝代;而这女人却是艳丽多姿,有一股烟视媚行的妖艳味道。

“窦大美女,你不也还是一样,见到我就先调侃几句。”马祖良见到那女人后,眼皮不禁猛跳了一阵,脸上陪着笑容,道:“怎么着,难不成你们窦家对这次竞拍赌牌也有兴趣?”

“马公子你虽久居澳门,但是消息看起来也不怎么灵通啊。”贺嘉尔闻言微微一笑,脸上带着促狭神色道:“在场的谁不知道,窦家已于昨晚决定参与此次竞拍赌牌!”

马祖良的神色瞬间沉了下来,窦家也要参与此次赌牌竞拍,对他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

澳门老一辈的传奇人物,除了何鸿焱这位赌王之外,还有就是这位窦大美女窦菱家里那位已经过世的老爷子,而且那位老爷子在商政两届的名望,更是远在赌王之上。

窦家老爷子出身微寒,积攒多年后,创办银号,在金融界大展身手。而且这位老先生发达后,也不忘回馈父老。在澳门处于葡治的时候,多替华人仗义执言,当年不知道有多少澳人受过他的恩惠,在澳门民间甚至有‘影子澳督’和‘澳门王’的美称。

虽然窦家老爷子过世,但是窦家雄风不减当年,而且在窦家接班人的操持下,声名甚至还远在当年之上。不过窦家一向极为爱惜羽毛,轻易不插足博彩的事业,如今窦家要出面竞争赌牌,那么不管是何鸿焱,还是参与竞拍的人,哪个不要给他们几分薄面。

而窦家一旦参与,马家还有何优势可言,从之前的大热门,瞬间跌为冷门。马祖良在家族会议上大打包票,说竞拍绝对能成功,如今窦家参与,胜算一下子跌了一半不止,若是不能拿到赌牌,恐怕家族中觊觎他位置的同辈,瞬间就会群起而攻,除其而后快!

而且窦家突然参加竞拍不说,还将事情瞒的如此隐秘,实在是叫人不知道他们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马祖良怎么想,都觉得事情不止窦家来分一杯羹这么简单。

“怎么,难不成在你马大公子心里,就只有你们马家可以参与竞拍赌牌的事情,我们窦家就不能参加么?还是说我们窦家有什么窦家不能插足博彩业的祖训?”窦菱显然火气极大,听到马祖良这话后,老实不客气的咯咯娇笑了几声后,冷声道。

听到窦菱这话,马祖良连连摇头,心里更是埋怨自己没来由去碰这位姑奶奶的霉头作甚!但凡是澳门有头有脸的家族,谁不知道这位窦大美女不但容貌身材火辣,脾气也是如小辣椒般呛人,不知道有多少世家公子受过她口下的羞辱。

不过马祖良却是不知道,窦菱之所以如此气愤,并不是因为马家参与竞拍赌牌,给窦家参与竞拍多了些阻力。马家虽然势大,但是根本就放不到窦菱的眼里。马家再牛,不过也是个商业家族,在澳门地下势力有一席之地而已,相对窦家而言,这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她之所以如此恼火,是因为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家族要搀和竞拍赌牌的事情!

窦家老爷子临终前的确有遗训,三令五申窦家不能参与博彩。窦菱最为敬重自己那位过世的爷爷,自然对家族长辈的这个决定感到不解。而且在她看来,所谓博彩,纵然是说的天花乱坠,其实也不过是赌罢了!而一旦沾上这个东西,就是一辈子无法抹除的污点!

窦家一向爱惜羽毛,如果参与博彩的事情,就会落人诟病!而且窦家的经济重心也一向不在赌场这些事情上面,如今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还指名要让最不屑这些事情的窦菱来参加,实在叫她无语!若不是碍于家族长辈面子,这场见面会她根本不愿参加。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窦菱冷哼一声,再不去理会马祖良,转头朝场内扫视了一圈后,一眼便看到了穿着和自己一模一样衣服的贺嘉尔,微微皱眉道。

听到窦菱这话,马祖良嘴角顿时浮现笑意。无论是娱乐圈,还是这种上流社会聚会的小圈子,最忌讳的就是撞衫这样的事情,萧薇这个初来乍到的陌生女人,居然穿着和窦菱一模一样的红色鱼尾长裙,而且还是在窦大小姐心情不好之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一定很好玩。

以窦菱的脾气,她们接下来打起来也不是没有可能,能够看两位国色天香,各有风韵的美女打架,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有的眼福!马祖良不禁端起下巴,玩味的望着场内,想要看贺嘉尔如何应对窦菱这咄咄逼人的气势。

不仅仅是马祖良,就连在场的那几位见证人,此时也是一脸玩味的看着场内。